168.第168章 离别的惆怅

    第168章 离别的惆怅

    “先将水里的剑气化成数道虚剑。”叶飞吩咐。

    许久之后,看到沈萧清底下的水面涌现无数泡泡,叶飞又接着道:“再将所有虚剑合为一剑,聚集在你身后。”

    尝试了三遍之后,沈萧清才成功。叶飞看到,她身后的水面出现了一个小漩涡,随着越转越快,漩涡逐渐扩大。

    “好,最后一步,让剑飞出来。”

    随着沈萧清猛然睁开双眼,“砰”的一声,她的身后升起了一道半丈高的水柱。

    “不错,”叶飞欣慰一笑,“千万要记住刚才那种感觉。”

    “记住了!”沈萧清点了点头。

    “好,娘子,接下来教你感受一招更厉害的。”

    “嗯!”沈萧清闭上眼睛,满是期待。

    然而,好一阵后,叶飞都没有任何指示。

    “相公?”她疑问。

    她话音刚落,突然之间便感觉到自己的腰被搂住,吓得惊魂失魄。

    在她回头之前,她整个人已经被叶飞横着抱在了双臂之上。

    “相公,你吓死我了!”沈萧清柳眉倒竖道。

    “此招是不是很厉害?”

    “幼稚!”沈萧清很生气,“快放我下来。”

    “不要。”叶飞摇头,然后抱着沈萧清走到潭边的大石上坐下。

    亲了一口沈萧清的脸蛋后,他笑着问道:“是谁说想要一辈子都跟着我?”

    “没有!”沈萧清闭着眼睛道。

    此时的叶飞仍光着膀子,她难免羞怯。

    到了深夜。

    赵佑川又来了,仔细瞧了叶飞一阵后,他才说道:“臭小子,应该可以了。”

    等叶飞上岸穿上外衣之后,赵佑川又接着道:“看来这初级水性心法很快就不够你修炼的了,过两天你可以开始修炼中级水性心法。”

    “中级水性内力?赵老头,你们阴阳派就不能取个好听一点的名字,诸如神水心经,天水神法之类的。”叶飞有些嫌弃道。

    “你们这群年轻人,尽喜欢搞些花里胡哨的名堂!”

    然而,回到房间之后,赵佑川便拿出欲将送给上官翎的那本秘笈,将所有初级的心法都改为了神某属性心经,比如神水心经;

    中级心法都改成了天某属性神法,比如天火神法;

    高级心法则变成了某属性无量大神功,比如土性无量大神功。

    “火性无量大神功!”他喃喃念道,然后忍不住惊叹,“一听就很厉害!这姓叶的,总算干了件正事!”

    房间内,叶飞独自一人坐着,眼前是两个窝头、两碟小菜以及一杯热茶。

    因为马上要和春桃分别了,所以他让沈萧清到春桃那过夜,以便这两名姐妹情深般的少女能多说一些体己的话。

    然而,随后他才喝了一口热茶,沈萧清突然推门而入。

    “我被春桃赶回来了。”沈萧清看着他苦笑道,然后坐到了他面前。

    “看来在春桃心目中,你并没有多重要呐。”

    “打死你!”沈萧清轻轻拍打了一下叶飞,“还不是因为你我之间的事情。”

    叶飞笑了笑,然后握住沈萧清的手,“娘子,我们是不是也该圆房了呀?”

    瞬间,沈萧清脸蛋变得红彤彤地,便低下头,一言不发。

    “我们成亲都一年多了,而如今你也决定死心塌地跟着我了。”

    “谁死心塌地跟着你了!”沈萧清反驳。

    “那好吧。”说完叶飞抿着嘴,似笑非笑。

    他松开了沈萧清的手,左手拿了一个窝头,右手抄起了筷子。

    好一阵后,沈萧清抬眼看着他,声如蚊蝇般问道:“相公,你真的想嘛?”

    叶飞瞥了她一眼,说了一句“不稀罕”,气得沈萧清面色铁青。

    “今后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说完,沈萧清便起身到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生闷气。

    过了一会,叶飞放下筷子,喝了一杯清茶后缓缓走到她的身后,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哟,铜镜里是哪位仙姑呀,长得这般标致?”

    沈萧清只轻哼了一声。

    “其实,我早就想了,我又不是出家人,面对这般如花似玉的娘子,怎会不动心思?”叶飞接着道,“只是,此事并非小事,娘子你想清楚了嘛?”

    沈萧清转过身来,张开双臂投入到叶飞怀中,不置可否。

    ......

    天一亮。

    赵佑川便要离开。

    和武当众人一起,叶飞亲自将赵佑川送到了山门。

    “你们武当何时招收外门弟子了,记得写信告知我一声。”赵佑川对武当众人说道。

    说罢,赵佑川转向叶飞,“臭小子,但愿贫道回到西蜀的时候,你还在芙蓉城。”

    叶飞点了点头,“赵老头,那你可得快点了,我待不了太久。对了,帮我转告上官翎一声,下次见面我定能够收拾她。”

    “你这小子!”赵佑川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向沈萧清,“沈娘子,这姓叶的傻小子有时候爱犯糊涂,你是他妻子,就多担待些,别跟他一番见识,两人好好的,贫道还等着喝你们孩子的满月酒。”

    沈萧清红着脸,尴尬地笑了笑。

    随后,在众人的目送之下,赵佑川离开了武当。

    等赵佑川走远了之后,郭应之忍不住感慨道:“当年赵老头还年轻的时候,我们师兄弟几个就学着师叔喊他赵老头,如今他真成赵老头了,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你跟他客气什么!”叶飞笑道。

    回到武当院子,听说明日叶飞和沈萧清二人也要走了,武当众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

    一群人就坐在院子里,一边吃着茶一边说着话。

    中饭的时候,陈友道杀了两只鸡,还从地里挖出了师叔偷偷埋下的一坛好酒,给叶飞和沈萧清二人饯行。

    吃过中饭,沈萧清便到房间收拾行礼,春桃陪着她;而叶飞则跟着郭应之等人到山里面走了走,听了不少武当的过往,见识了一下武当的风水和气运。

    回来时,天都已经黑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当郭应之举起杯子,说了两句给叶飞沈萧清二人饯别的话时,春桃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时间,离别的惆怅写在了所有人的脸上,夜色也多了几分凉意。

    而悬在天上的明月,今夜却是大大的圆。

    直到回到房间的时候,沈萧清也绷不住了,她投入到叶飞怀中,哭了许久。

    叶飞轻轻拍着她的背,知道从早上送走赵佑川之后,沈萧清便一直在憋着。

    “相公,我舍不得春桃!”

    “我知道。”

    “都是相公不对,为什么要把春桃送到这么远的地方!”

    叶飞笑了笑,“当初你要是早听我的话,让春桃做我的通房丫鬟不就好了?”

    “呜呜呜!人家都这么伤心了,相公你还说这种讨人厌的话。”

    叶飞低下头,为沈萧清拭了拭眼泪,笑道:“别难过了,是我不对。明年我们再来武当,住腻了再走。”

    “嗯,相公你可别忘了,明年还要带我来。”

    第二日,天一亮,叶飞便和沈萧清离开了武当。

    春桃没有前来相送,而是躲在山上偷偷地看着他们离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