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84章 不见君

    第84章 不见君

    “什么!”沈萧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辈可没说笑吧,夫君既非武当弟子,且又不会武功,如何当得了贵派的掌门?”

    “沈娘子才说笑吧,能指点师父挥出开山引流的一剑之人,怎会不会武功?就算他真的不会,到了武当,有十几套心法、剑法以及拳法可供他选,总会有适合他的。另外,我武当自创派以来,从未规定掌门必须得是本派弟子才能接任。”郭应之很认真地说着。

    “可是郭大侠,容沈某说一句,武当乃中原武学两大泰山北斗之一,让一个不会半点的武功来担任掌门难免有些儿戏了吧。”

    陈友道哼了一声,不悦道:“我武当向来修的是自在,而非名利,沈大侠以世俗眼光来看我武当,恕在下不能接受。”

    沈玉脸色一阴,不好再说什么了。

    “沈娘子,若他日尊夫成了我武当掌门,你可就是我武当的掌门夫人了,不知你可否愿意跟随他去往武当山。武当山虽远不及江南,但好在无拘无束、逍遥自在。”王飞炉问沈萧清。

    沈萧清眯缝着双眼,面色尴尬。她倒是没什么不乐意,只不过她和叶飞约定好在一年后和离,到时候她未必就是叶飞的妻子,所以她没法做出决定。

    武当四人离去之后,沈家的人陷入沉默。

    沈玉和谢夫人一直希望沈萧清能甩掉叶飞,是觉得叶飞既没实力又没地位,可万一叶飞要是真当上了武当的掌门,那还能找到一个地位超过武当掌门的女婿嘛?

    萧易何和那陆逊也只是掌门首座大弟子而已,哪怕是将来真当上了掌门,地位和影响也比不上武当掌门。

    武当可是武林第二大门派,仅次于僧人院。

    想到叶飞可能会成为武当掌门,沈萧清心里一阵失落,觉得自己反倒是配不上叶飞了。

    她突然想起剑圣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相信我的话没错,你家相公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到了第二日晌午之前,所有参加此次世家大会的江南武学世家全都到齐,另几位备受瞩目的大人物也陆续抵达苏州。

    首先登场的是僧人院恒念和恒安两位神僧,两人撑着竹筏而来,靠岸时还在念着经。

    等到朗诵完经后,两人才上岸,在花间派掌门的亲自迎接下踏上虎丘山。

    两人马车所经之处,两旁围观的人群都会对着二人双手合十,以表示对二人的尊敬。

    为了一睹两位大师的风采,不少江南世家的家主和子弟们早早来到了听风湖,等待着二人出现。

    到了听风湖边上,两位神僧在张辰秋的引见之下分别和众人招呼。当介绍到沈家沈玉的时,恒念大师多问了一句:“沈大侠,不知令婿是哪位?”

    沈玉苦笑,然后道:“大师,小婿和那孟九云游在外,还不知能否赶上此次大会。”

    恒念大师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当坐下来后,沈玉颇为不悦道:“我看每个人都忘了,此次大会本是为了选出新的四大世家,并非是来看剑圣阻止孟九杀叶飞的。”

    “老爷,小声点,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叶飞好歹是你女婿,要是被人听到了岂不是会笑话你嫉妒自家女婿。”谢夫人小声提醒。

    在恒念和恒安两位神僧抵达没多久后,清音坊掌门魏诗带着女弟子秦舒月上山了。

    当听到此消息时,沈萧清心中百感交集。时隔这么多天,终于要见到叶飞了。

    就在她还在犹豫着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叶飞时,魏诗和秦舒月在众人的一片惊叹中出现。除了二人之外,还有钟书谦,并没有看到叶飞。

    “魏掌门旁边那位小美人是谁呀?”

    “她的女弟子秦舒月呀。”

    “原来她就是秦舒月,听说她年纪轻轻,琴艺就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连名家大师都自叹不如。”

    “此等姿色,不输沈家那位大美人呀。”

    周围的人也小声议论着。

    随后,花间派掌门张辰秋向魏诗引见各路高手。

    来到沈家众人面前时,魏诗笑道:“沈庄主,又见面了。”

    “魏掌门,别来无恙!”沈玉回礼。

    沈萧清视线绕过魏诗,看向了秦舒月,正好秦舒月也在看着她。对视了一阵后,两位美人才向彼此行礼。

    “小月。”魏诗拉着秦舒月往前走。

    午饭,张辰秋在听风湖边上设宴宴请所有宾客。

    刚好萧易何和钟书谦安排在和沈家的人坐一桌,沈萧清便向钟书谦问起了叶飞的行踪。

    “还没到苏州,他便说要去拜访一位故人,就先下车了。”钟书谦说道。

    “故人?”沈萧清面露疑惑,从未听叶飞说过在苏州还有什么亲人朋友。

    “沈娘子,他这些日子过得很舒服,犯不着为他担心。”钟书谦意味深长地说道。

    沈萧清皱眉,她能听得出钟书谦的弦外之音。

    此时此刻,苏州西边城门外,一位身穿灰色长衫的老者骑着一头小毛驴进城,这老者虽是耄耋之年,但童颜鹤发,精神抖擞。

    和老者同行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牵着驴走在前面,双眼好奇地在张望着两旁。

    “爷爷,马上就可以进城了。”那少年回头对老者说道。

    老者点了点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问少年:“孙儿呀,喜欢这个地方嘛?”

    见少年点头,老者呵呵笑了两声,又道:“喜欢的话以后咱们就在这住下来了。”

    “好呀,好呀。”少年笑着答应。

    就在此时,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抬头看着那老者问道:“老人家,你孙儿是喜欢这里,可你胯下这头驴未必喜欢呀。”

    老者低下头来,定定地看着男子半晌后才道:“哥儿说得有理,那哥儿说说该怎么办?”

    “将驴送给我吧。”那男子道。

    “那哥儿打算如何处置它?”

    “当然把它卖掉。我对它可没感情,自然舍得卖掉。”

    想了想,那老者让自己的孙子停下来,然后缓缓地从驴背上下来。

    “那就送给哥吧。”老者笑道。

    “谢谢!”男子笑道,然后从少年手中抢走绳子,牵着驴大摇大摆地进了城。

    “欸,爷爷,你认识刚才那位哥哥吗?”少年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他说得很有道理。”

    随后,老者在自己孙子的搀扶下进了城。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