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挨了一掌

    第14章 挨了一掌

    回到沈府,春桃先到蔷轩见沈萧清。

    见到三房的沈萧华跪在院子内,春桃好奇问道:“华哥儿,你为何跪在这。”

    “春桃姐姐,昨日我骗了你,说见哥儿有危险只是想把你支开,好让他人去对付姐夫,所以今日特来请罪。”沈萧华解释。跪了整整一个上午,他膝盖都酸了。

    听了沈萧华的话,春桃心里十分生气,就是他们害自己被沈萧清罚跪。于是她也没有再理沈萧华,走到屋子门前,轻敲了一下门后道:“小姐,我回来了。姑爷待会要多烧几个菜,叫我来问你要不要过去一块吃?”

    听春桃这么说,身后的沈萧华面露疑惑,府上的人不是都在传堂姐从没搭理那姓叶的吗?怎么看上去两人平日里相处得挺好。

    没一会,沈萧清推开了门,对春桃说道:“待会我会过去。对了,华哥儿今天是来赔罪的,你这就带他去那边请罪。”

    沈萧华脸色变得难堪,他早上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沈萧清居然真的要自己去跟那姓叶的请罪。那姓叶的算什么东西,居然还要向他请罪。想到这,他觉得憋屈的很。

    “华哥儿,马上跟着春桃去你姐夫那边。”说完沈萧清就把门关了。走到沈萧华跟前,春桃没好脾气地说道:“走吧。”

    沈萧华心里虽有千百个不愿意,可毕竟当着沈萧清的面开了口,又不得不做。沈萧清的性子他多少有些了解,很少发脾气,但发起脾气谁都担当不起,昨夜当着二伯的面教训沈萧见就是最好的说明。

    入了薇轩,见到叶飞后,他咬着牙跪到了地上,道:“姐夫莫要生气。”

    “这是演拿出呐?”叶飞问春桃。

    “昨日那些追杀你的人就是他和见哥儿喊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

    叶飞冲着沈萧华一笑,然后一边走到沈萧华跟前一边说道:“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

    沈萧华笑了笑,还以为叶飞要把他扶起来,顺势要起身去迎。

    然而,叶飞却摁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起身,说道:“不过黄金坚硬无比,怎么跪都不会坏,华哥儿尽管跪吧。”

    说罢,叶飞便绕过沈萧华和秋桑出了院子,往伙房去了。

    “待会小姐就来了,华哥儿好好跪着,以示诚意,否则小姐生起气来,没人敢拦。”

    过了半个时辰,叶飞和秋桑端着四碟菜还有一汤从伙房归来,春桃便去将沈萧清请来。

    看着四人在吃的津津有味,一旁跪着的沈萧华口水都快流干。

    “娘子,这华哥儿都跪半天了,要不就算了吧,喊他来一起吃中饭吧。”

    叶飞对沈萧清说道。

    “依你!”沈萧清回应。

    “华哥儿,别跪着了,过来一起吃饭,试试我的手艺。”叶飞喊道。

    他知道,沈萧清会来吃这顿饭,是有意演给沈萧华看,好让大家觉得他们夫妻二人关系还算融洽。如此一来,以后府里的人都不敢随便得罪他了。

    沈萧清用心良苦,他自然得要投桃报李。于是把沈萧华喊起来一起吃饭,也算是替沈萧清给三房那边留了个面子。

    上了桌,尝了一口后,沈萧华忍不住赞叹道:“真香!”

    众人一笑。无意间,沈萧清和叶飞对视了一眼,无言中夫妻两人达成了第一次默契。

    吃了饭,沈萧华就回去了。

    到了自家院子,见二房的沈萧盛正在屋内与自己的爹讲话,于是走过去,只听见沈萧盛说道:“三叔,如今大房那边是越来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昨夜清姐儿当着我爹的面教训我三弟,今日又把你家华哥儿喊去那边罚跪,到现在还没把人放回来,听说要跪到今晚,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闻言,沈萧华冲入屋子里,解释道:“盛哥哥,今早我是自己要过去清姐那边领罚,的确是我和见哥哥有错在先。”

    “她也没有罚我跪到晚上,这不我在她那一起吃了午饭不就回来了。”

    “这。”沈萧华的话让沈萧盛无言以对。

    过了一阵,沈萧盛离去,三房老爷沈卓很认真地问道:“清姐儿真没为难你?”

    “父亲,本来是我有错在先,实在该罚。”

    “你这机灵小子,怕不是知道我要教训你就自己跑过去领罚了。不过,你说清姐儿留你在那吃了午饭,可还有别人。”

    “还有姐夫,和他们的两个丫鬟春桃秋桑。”

    “还有你姐夫!”沈卓甚为惊讶。

    想了想,他拍着儿子的肩膀说道:“以后少跟见哥儿出去鬼混,有空多去清姐儿那走动走动。”

    “知道了,爹。”

    到了傍晚。

    大房那边的丫鬟来到薇轩,将叶飞喊到杜鹃园的偏厅。

    从春桃那听说了此事之后,沈萧清也赶了过去。

    两人来到偏厅,发现除了沈家的人之外,还有许多绍兴城外世家的家主。

    “女儿,你怎么也来了。”谢夫人连忙来到两人面前。

    “母亲,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这个吃软饭的,”谢夫人向叶飞投去嫌恶的眼神,“都是他闯的祸吗?”

    “我?”叶飞诧异地指着自己,“居然还有我的事。”

    “就是他!”这时候二房的沈萧见指向叶飞,“他就是叶飞。”

    随之所有人都看向叶飞,并围了过来。

    “姓叶的,还我儿子来!”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抓着叶飞的手道。

    “你儿子是谁?”

    “昨日我儿子去追了你后,就死在了于林巷里。”那中年男人道。

    “没错,还有我儿子!”周围的人附和。

    叶飞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昨晚那些追杀他的人的家人。

    “诸位别急,等我理一下,”叶飞从容说道,“昨日下午,在万花楼前,诸位的儿子们追杀我未果,后来不知被何人所杀,所以诸位来找我报仇?”

    “他们并没打算杀你,只是想给你个教训罢了。”沈萧见道。

    叶飞呵呵笑了两声,又道:“我与他们无冤无仇的,他们凭什么要教训我?难不成是因为嫉妒我相貌英俊气宇非凡,还是嫉妒我娶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妻子?”

    “再者,当时他们匕首短刃都亮出来了,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可把我们沈家放在眼里?”

    “这是你自己的事,别牵扯到我们沈家。”谢夫人刻意压低着嗓子驳斥。

    各家的家主们哑口无言。

    “各位老爷,依小辈浅见,你们还是先弄清是非为好。都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凡事都得讲个理,否则与那些山贼土匪有何区别。”叶飞又道。

    “我只问你一句,人是不是你杀的?”林家的家主林壑问道。

    “原来绍兴成内还有人不知道,我这上门女婿是个废物。说句心里话,我倒是希望是我杀的,可我没这个能耐呐。”

    “这。”其他家主面面相觑,谁不知道沈家的上门女婿是个不会武功的废物。

    “既然你不会武功,为何你被这么多人追打却一点事都没有?”李家家主问道。

    “兴许是祖宗庇佑,也兴许是老天开眼。我记得昨天那时候,天上劈下一道闪电,难道是劈中了几位少爷?”叶飞道。

    那些家主们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叶飞的意思,是说他们的儿子遭了天谴天打雷劈。

    这时候沈玉走了过来,轻声说道:“诸位家主,令郎遭人杀害,叫人痛心。诸位之心情,我能够理解,只不过我家姑爷向来文弱,这也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事情。诸位若是硬要将这罪名安在他身上,恕沈某无法接受。”

    “沈老爷,我等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犬子死得实在蹊跷,不问个清楚,怎对得起他的冤魂。”另一位家主哭丧着脸道。

    叶飞不禁发出一声冷笑,若不是他是林挽风附体,否则昨晚就死在那些公子哥们手下了。你们的儿子死了要伸冤找出凶手,可以前被你们儿子杀打死的人呢?难道别人就没爹没娘,就得该死?

    “叶飞,快与各位家主说说详细经过。”

    叶飞没想到,沈玉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一句。

    “他们一直追,我就一直跑,追了好几条街,后来我躲在南城一家肉铺的摊子底下,直到天黑了才敢回去。”

    “当时可有人证?”林家的林壑问道。

    “那时我一门心思就是逃,哪有心思留意这些。诸位若是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说不定能找个几个在场之人。”

    几位家主面面相觑,也没什么好问的了。说是叶飞一人杀了他们这么多人的儿子,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信。

    于是纷纷给沈玉赔礼道歉,后陆续离去。

    然而,就在从叶飞身旁经过的时候,林家家主林壑突然出手,在叶飞的身上击了一掌。

    随即叶飞口吐鲜血,险些晕了过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