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内外兼修

    第13章 内外兼修

    此时,叶飞才刚跑到天工山山脚,而秋桑已经从山上下来了好一阵,正坐在行自如旁边说着话。

    “哥儿今日有点慢呐。”自行如冲着叶飞笑道。

    “不是我慢了,而是秋桑更快了。春桃,春桃!”叶飞对着周围大声嚷道。

    “我在这呢。”春桃的脑袋从一棵树后钻出。

    “秋桑待会要扶壁上山,你在旁边看一下。”

    “凭什么呢,这么辛苦,我不要!”

    “中午加两个菜。”叶飞道。

    “不要!”

    “加四个,五菜一汤,不要就算。”

    “成交!”春桃答应,然后兴高采烈地跑到秋桑的身旁,挽着秋桑的手,“秋桑,我们走。”

    “等一下,什么是扶壁上山呀?”秋桑好奇问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了峭壁之下,春桃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向上一跃,先是用脚在峭壁上蹬了一下,往上数米后接着用右手在峭壁上的石头点了一下借力,最后落到秋桑面前。

    “这就是扶壁上山。”春桃道。

    “哇!”秋桑由衷地发出一声惊叹,继而面露为难,“可是春桃,这对我来说是不是有些难了。”

    春桃本来也觉得:扶壁上山对才刚学会飞檐走壁的秋桑有点难,可是叶飞既然要她教,说明应该是没问题的。

    叶飞肯定不会害秋桑。

    看着春桃耐心地教秋桑轻功,一旁的自行如呵呵笑着。

    “春桃这丫头,年纪轻轻,轻功了得。”

    “是呀!都说内功好的人轻功不一定好,但轻功好的人内功肯定也好。我瞧春桃这样,八成是我家娘子没给她练过什么好心法。”

    “常常听哥儿说到媳妇,想必是夫妻情深。”

    “还不真是,”叶飞摇头,“实不相瞒,老人家,我只是个上门女婿,包括我娘子在内,娘家这边没一人瞧得起我。”

    “那她的丫鬟怎么成天跟在旁边保护你。”

    “还不是她怕我被人杀害后遭江湖非议。”

    自行如一惊,问道:“哥儿说的可都是真话?”

    “老人家,我骗你作甚。”

    “老头子我倒不是不相信哥儿的话,只是瞧见哥儿平日里逍遥快活,出入又有两位丫鬟陪伴,还以为是家中富足,不愁吃穿,无忧无虑,没想竟是这般境地。”

    “知道我是上门女婿后,老人家是不是也瞧不起我了?”叶飞笑着问道。

    “哥儿天赋异禀,心境平和,又懂得藏锋守拙,如此心智已远超其他同辈之人,将来必有一番作为。若哥儿不嫌弃,老头子我还想收哥儿为徒。”行自如道。

    叶飞笑了笑,心想着你可是当年剑道第一人,谁敢嫌弃你呀。只不过行自如的修行之法跟他的不一样,无法拜其为师。

    说起修行之法,最初这世上所有的武功,都是遵循着昆仑古派内阴外阳、内外兼修的理论。

    数百年后,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僧人院仸谐禅师舍阴补阳,武当张元师祖去阳守阴,后来便形成中原武学纯阳外功和纯阴内功两大分支。

    再过百年,西域双龙教教主摩萨兰闭关三十载,开创内阳外阴的修炼之法,后传入中原,不久又有了纯阴外功和纯阳内功,世间武学便又多了三类分支。

    也就是说,到林挽风死前,世间总有六种修行之法。这其中内阴外阳和内阳外阴都是内外兼修,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内力,成名较晚。

    像僧人院和武当的许多弟子,都是年少成名;而昆仑派的道士们,像林挽风的师父无印,则是三十岁后才小有名气。

    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门派和世家抛弃了内外兼修的修行之法,纯阴纯阳之道开始盛行。

    如今也只剩下昆仑一派还在坚持内外兼修。毕竟都是些修行的道士,不在意眼前的这点虚名,得道升仙才是毕生所求。

    行自如早年间师从蜀门剑庄,走的是纯阴外功的路子,故当不了叶飞的师父。

    “老人家,不瞒你说,我练的是昆仑古派那套内阴外阳的修行之法,不知道能否与你匹配?”叶飞道。

    “内外兼修,”自行如大吃一惊,“哥儿没说笑吧。”

    “老人家,我一上门女婿,将来注定出不了头。选这内外兼修的路子,只为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要是能在关键时候能够保命再好不过。从没想过将来有朝一日能功成名就,只求那混吃等死的日子能混得长些。”

    听了叶飞这番话,自行如摇头叹息,失望不已。

    这时候,山上传来了春桃的欢呼声。两人循声望去,只见秋桑像只壁虎一样贴着峭壁上爬。

    “那秋桑丫头呢,你打算让她走哪条路?”

    “秋桑心火旺盛,别看她瘦,但身子结实得很。若要我来替她选,应该是让她走纯阴外功的路子。”叶飞道。其实秋桑并非内热,他这么说,只是想让秋桑能够对应上行自如。

    “这丫头看似愚钝,实则天赋极高,只不过是心思单纯、还未开窍罢了。若一辈子都在哥儿身边当名侍女,着实有些可惜了。”

    “是呀,”叶飞拍了拍手,“我一直想给她找个师父,但又没那个能力,老人家你认识的人多,要不帮忙介绍几位前辈?”

    行自如勃然不悦,哼道:“哥儿这么说,不就是想让我收她为徒么?犯不着拐弯抹角,显得哥儿很不爽快。秋桑这丫头我很喜欢,只要哥儿你舍得,我倒是可以收她做关门弟子。”

    “不过我有言在先,可能再过不久,我就会离开此处。秋桑若成了我的徒弟,到时自然得跟着我一起走,哥儿你可想清楚了?”

    叶飞犹豫了好一阵,才道:“想清楚了,那秋桑以后就拜托前辈了。”

    “不许叫我前辈,就喊老人家,老头子也行。”行自如哈哈大笑,难得收了一个好徒弟。

    叶飞却有些黯然,秋桑真心待他,又相依为命多年,自然是舍不得和她分开。可为了秋桑的前途着想,他也只能忍痛割爱。

    “老人家,还有一事,我乃杭州金刀叶家之后。家中有一套祖传的刀法,想要传给秋桑。”

    “那四大名门之一的金刀叶家!”行自如吃了一惊,“难怪哥儿天赋异于常人,原来也是世家名门之后。如此说来,哥的娘家就是那城中的沈家。”

    叶飞面露尴尬,看来这吃软饭都吃得江湖人尽皆知了,连行自如这种退隐的高人都有耳闻。

    行自如拍了一下叶飞的肩膀,“哥儿莫要生气,老头子我并非是有意取笑。那哥儿猜猜,老头子我是谁?”

    “西蜀剑圣行自如。”

    行自如脸色有些难堪,觉得好没意思,一下子就被叶飞给猜出来了。他本以为报出自己的大名会把叶飞吓一跳,没想到叶飞却如此冷静地说出了他的名字。

    “哥儿是如何看出?”

    叶飞哈哈笑了两声,说道:“随便猜猜,怎么,难道我猜对了。”

    行自如有所不快,看不透叶飞说的是真是假。总而言之,这家伙很不简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