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家法

    第12章 家法

    他看向身两边的街道,只见一群手持着匕首的生人出现,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和秋桑。

    “秋桑,不好。”叶飞连忙抓住了秋桑的手,“有人要杀我们,待会分开跑;你轻功好,赶紧回府找少奶奶来帮忙,我去将他们引开。”

    “少爷,我。”

    秋桑话还没说完,叶飞就松开了她的手往身后跑去了。

    “追,别让他跑了!”那群手持匕首的人从两头逼近。

    看了一眼叶飞的背影后,秋桑焦急地摇了摇头,只好按照叶飞说的去做。她沿着的墙冲上了一旁屋子的屋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往沈府的方向赶去。

    等到她回到沈家蔷轩见到沈萧清时,已经过了一刻钟。

    从她口中得知叶飞遭人埋伏追杀之后,沈萧清问道:“春桃呢?她没跟着你们吗?”

    “春桃被三房的华哥儿拉走了,说是见哥儿被人打了要她去救命。”

    “萧华?萧见!”沈萧清面露愠色,然后持剑离开了沈府。

    两人在万花楼附近都寻了一遍,并没找到叶飞,却见到了春桃。

    “小姐!”春桃十分意外。

    “你不是去救萧见了吗?人呢?”

    “已经派辆马车将他和华哥儿送回去了。小姐,你怎么来了?”

    “春桃,少爷出事了!”

    春桃脸色一黯!

    而此时,叶飞已经被那群人追到远离城中心的一条死胡同里。

    “哼,你这吃软饭的废物,跑得倒是挺快,我看你还能往哪逃?”

    叶飞转过身来,将手背到身后,突然咧嘴一笑道:“最近刚学了一招,正好缺一群人练练手。”

    话音刚落,巷子里响起一阵宛若狂风的尖啸。

    感觉一股强烈的杀念之后,那群人手持匕首的人面露不安。

    张望四周一圈后,这伙人将目光锁定在叶飞身上。

    这股杀念,正是来自叶飞,这个无人不知的沈家上门女婿身上。

    可不是都说他不会武功吗?为何会有那种顶级高手才会有的压迫感和杀念!

    随着叶飞嘴角微微扬起,环绕在周身的气劲袭向前方,化作了一道道无形的虚剑。

    这就是所有剑客终其一生都要达到的一种境界-以气化剑。

    也就是所谓的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当那会人意识到这点时已经晚了,他们为他们的嚣张跋扈付出了代价。

    一种最沉重的代价!

    当风声消失以后,他们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地上染红了一片。

    更加可悲的是,这些人中还有的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群人虽然倒下了。但叶飞知道,敌人还剩一个。

    他抬起头,看似对着天说道:“出来吧,从我离开沈府到现在,你就一直在跟着我吧。”

    “原来你早就发现我了。”这时候一个蒙面人从天而降。

    “你就是两个月前刺杀我的那个人吧?”

    “没错!”蒙面人没有否认,“当时我以为你已经必死无疑,没想到你还活着,更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厉害,瞬间就杀了这么人,而眼睛都不眨一下。”

    “废话不多说,我家秋桑还在等我回去。我提醒你一句,今天可能是你杀掉我的最后机会了。过了今天,你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为什么?”

    叶飞冷冷一笑。

    “我今天是不会出手了,”蒙面人道,“我知道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好在你轻功一般,我还能逃。”

    说罢,蒙面人飞身一跃,消失在落下的夕阳余晖里。

    “用的是我自创的轻功,必然是花间派的弟子;双目有神透亮,声音稍沉,明显年纪不大;内力尚可,刻意等到没有春桃的时候再出手,应该是怕被春桃认出。想要找出你有什么难的,给我等着,让你拿剑刺你祖师爷!”

    叶飞回到沈府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

    薇轩内,他看见秋桑坐在院子里失声痛哭,沈萧清站在一棵树下,春桃则跪在她的身旁,也在哭个不停。

    “娘子。春桃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她罚跪。”叶飞张口。

    旋即三人朝着他看来。秋桑欣喜若狂,春桃委屈地努努嘴,沈萧清则皱了一下眉头。

    “少爷,你没事吧。”秋桑一把扑入他怀里。

    沈萧清飘然离去,经过他身边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亥时一刻,花园中见”。

    沈萧清刚走出薇轩,春桃即刻起身,冲到叶飞面前,哭着骂道:“都是你,害我被小姐罚跪了,我讨厌你!”

    说完,春桃跑出了薇轩,然后走到院外门口那棵梧桐树下,抱着梧桐的树干放声大哭。

    刚才得知叶飞被人追杀后,她可是被吓坏了,生怕再也吃不到叶飞烧的菜。

    她不能像秋桑那样抱着叶飞,就只能抱着这棵不会讲话的梧桐树。

    夜已深。

    过了亥时,叶飞便来到了位于薇轩和蔷轩之间的花园。本来这蔷薇园是沈萧清一个人住的地方,后来叶飞来了之后拆分出蔷轩和薇轩两座院子。

    花园中清风徐徐,伴随着蝉鸣和淡淡的花香。

    沈萧清人还没到,身上那独有的香气便先飘入叶飞鼻中。叶飞循着香气的方向看去,只见沈萧清已飘然而至。

    “娘子,好啊。”叶飞冲着沈萧清笑了笑。

    沈萧清面色严肃,问道:“那些人为何要追杀你?”

    叶飞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刚跟春桃和秋桑三人走出万花楼,他们就突然冒出来要杀我,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那你后来是如何逃脱?”

    “我先是跑到一家酒肆,然后从酒肆的小门溜出去;接着又跑入一间客栈,从客栈二楼的房间里跳了出去,险些把腿还摔断了。最后是躲在了一家肉铺的摊子底下,天黑了才敢回来。”叶飞道。

    之所以他能够说得如此详实,是因为这是林挽风当年一段真实的经历。

    “那你猜到是谁想要杀你吗?”沈萧清又问。

    “见哥儿才将春桃拉走,那伙人就出现了,这应该不难猜吧。”

    沈萧清狐疑地打量着叶飞,冷道:“你比我想象中聪明。”

    “你仔细看着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发现?”叶飞道。

    “什么发现?”

    “我是不是也比你想象中英俊许多?”

    沈萧清怫然不悦,转身离去。

    和叶飞分开之后,沈萧清并没有回到蔷轩,而是到二房那边找到了二老爷沈汴。

    看到她后,沈汴甚是意外,问道:“清姐儿深夜突然来访,可是有要事?”

    “二叔,烦请把见哥儿叫来一下。”沈萧清道。

    沈汴皱了一下眉头,命下人去把沈萧见喊来。

    没过一会,沈萧见来到二人跟前,并笑眯眯地看着沈萧清道:“堂姐,我还打算去你那登门拜谢呢,今日若不是你的丫鬟春桃,指不定我。”

    “啪”的一声。

    沈萧见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萧清一巴掌打在了脸上。她这一巴掌下去,沈萧见直接瘫坐在地上,脑袋嗡嗡作响,头晕目眩。

    见状,一旁的沈汴大惊,问道:“清姐儿,这是为何?”

    沈萧清没有理会,而是抬起手往沈萧见身上打,直到将其打到吐血才收手。

    “爹,救命啊。”沈萧见爬上去抱住了沈汴的腿,“清姐她疯了。”

    “我为何打你,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你叫人去杀叶飞,可你曾想过,若事情传了出去,堂堂武林名门世家,竟出现小舅子杀害亲姐夫如此骇人听闻之事,你让我们沈家以后如何在江湖中立足!”沈萧清厉声呵斥,完全没了江南女子的柔情。

    “堂姐,我没有!爹,你要相信我所说的话。”

    “你有没有做,可以抓华哥儿来当面对质。倘若是我冤枉你了,自断左臂;若是我没冤枉你,打断你双腿如何?”

    听沈萧清这么说,沈萧见哑口无言。

    “你这脑子坏掉的败家子!”沈汴一脚将沈萧见,面色羞愧,痛心疾首。

    “清姐儿,那姑爷人怎么样了?没酿下大祸吧?”

    “他当时机灵,往人多的地方逃,最后藏到了一个卖肉的摊子底下,方才躲过这劫。”沈萧清道。

    听到沈萧清的话后,沈萧见面如死灰,失望至极。叶飞居然没死,他也白白挨了这一顿毒打。

    “二叔,清儿知道你一向心慈仁厚,不舍得打骂我们这几个小辈。只是这见哥儿今日险些闯下大祸,若不是狠狠教训,怕是将来仍旧不长记性。所以,还望你不要怨恨清儿不给您留面子,当着你的面训了他一顿。”沈萧清对沈汴说道。

    沈汴苦涩地笑了笑,看着沈萧清道:“清姐儿哪里的话。清姐儿是把这逆子当作亲生弟弟了,才会出手管教,二叔高兴还来不及。再者这逆子也确实该打,险些毁了我们沈家的声誉。”

    沈萧清走后,沈汴又拿出教鞭,又将沈萧见打了一顿,打得他浑身是血,好多天都下不了床。

    到了第二天,此事就传遍了沈家。听说了此事之后,三房的沈萧华立马跑到沈萧清的蔷轩,跪在了院子里面。

    “堂姐,萧华昨天糊涂,差点酿下大错,请堂姐责罚。”

    沈萧清推开门,不悦地哼了一声,说道:“不跪到天黑不许走,哪怕是打雷下雨都得给我跪着。”

    “萧华明白。只不过堂姐,萧花能不能先去姐夫那请罪了再回来。”

    “晚点再去吧,他这时已经出门了。”沈萧清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