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第697章 春花秋月,夏蝉冬雪

    第697章 春花秋月,夏蝉冬雪

    看了一眼沙漏,然后东方朔又看向了继任者。

    “所以说,你还是来杀我的?”

    “没人要杀你,而是你的命数将尽。”继任者道,“那沙漏里的沙子,就像你的生命,转瞬也就漏完了。”

    “命数?谁定的?老天爷吗?”东方朔嘴角一勾,“抱歉啊,我这个人是最不信命的了。”

    话音落下之后,他便坐到了茶几边上。

    伸手倒茶,完全不像是个将要死的人。

    “你不相信我的话?”

    继任者坐到了他的对面,问道。

    东方朔笑了笑:“自然不信。”

    “哪一句?”

    “每一句。”

    “是吗?”继任者摇了摇头,“可惜,你生命最后的半刻钟时间,就要被你自己给荒废了。”

    “没有任何征兆,凭什么沙漏漏完,我的生命就结束了?”

    东方朔看着继任者如此问道,而问话间,他也为自己倒了杯茶,说完便将茶水一饮而净。

    继任者看着他,而道:“因为这就是事实。沙漏漏完之后,我将取代于你,东方朔之名也将不再属于你,而将属于我。”

    “你的话,我真的是一点儿也听不懂。”东方朔道,“能给我细细讲讲吗?”

    “最后一点时间,不多看看这个世界,却要来问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我觉得这很有意义,比看世界有意义多了,”东方朔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善意。”

    继任者一愣。

    随后,他沉默了。

    是啊,自生下来便没有母亲的照拂,继母孙夫人也处处与自己不对付,八岁时离开东方家后,在玉虚峰上也只能够静静品味人间冷暖,纵然是天才也是个孤独的人。

    时至今日,已经二十一岁的东方朔,哪怕已经是青州千年来第一天才了,却也从不曾感受到这个世界有任何善意。

    “那就说说吧。”

    看了一眼沙漏后,继任者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就……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吧。”

    东方朔看着继任者。

    继任者看着东方朔,道:“我就是你。”

    “又来了。”

    “这是事实,你不信也得信。”

    “好吧,我信,那你接着编,哦不,接着说。”

    “正如我刚才所说,沙漏漏完,你的生命也就结束了,而我将是你的继任者,是东方朔这个存在的延续,我将代替你以东方朔的身份继续活下去,活到现在。”

    “从半刻钟后,活到半刻钟前?你这是什么话?”

    “你的时间不多,我就长话短说吧。”东方朔道,“之后两年,我将会以东方朔的身份做很多事,当然,有时候也会以东方朔的身份去冒充另一个身份做一些不能由东方朔来做的事情。”

    “套娃?”

    “算是吧。”继任者笑了笑,“而两年之后,我以东方朔的身份去了徐州。在徐州,以东方朔的身份见了很多人,又做了人很多事。再后来,我被一个神杀了,或者说,我杀了一个神,然后便去到了两百年前。”

    “这个故事很有创意,接着说。”

    “两百年的岁月,真的弹指一挥间。”继任者道,“在这两百年,不,应该是二百零二年的岁月里,我真的见过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或者说我是把天下间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见识了一遍,除了一个人。”

    “谁呀?”

    “你,”继任者道,“不论如何,我也从未与你有过照面。哪怕当年与你外祖父分开始,送了个坠子保你母亲平安,还是在二十年前促成了你父母的姻缘,甚至我也尝试过救你的母亲,却终没能敌过因果。这些,都与你的存在有关,可我却从不曾与你有过照面。”

    “一个是真正的东方朔,一个是继任者。这样的两个人,本来是绝无可能有任何接触的。”继任者看着东方朔,如此说道。

    “真是个简短,却又荡气回肠的故事。”东方朔道,“两百年,弹指一挥。若天下真的有这样的人生,我倒也想品味品味。”说到这里,东方朔看了一眼继任者,又看了一眼沙漏,道,“可惜,照你所说,我的命就快结束了。”

    “也是时候该道别了,东方朔。”

    继任者起身道。

    “是啊,”东方朔也随之起身,“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话。”

    “哪怕到了最后一刻,你却也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啊。”继任者道。

    东方朔垂目:“如果换做是你,有一个人突然跑来跟你说,不到一刻钟后你就会死了,而且还一点征兆都没有,你觉得你自己会相信这种话吗?”

    “倒也是。”

    继任者笑了笑。

    笃笃笃。

    “少爷,我带了些茶点过来。”

    门外,传来了东方三伯的声音。

    东方朔转头望了一眼。

    “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感谢你给我讲这样的故事。”东方朔笑了笑,“既然来了,就吃些茶点吧。”

    可此时,继任者却望了一眼沙漏。

    沙漏已经到底了。

    “没有时间了。”继任者道。

    东方朔也看了沙漏一眼。

    “沙漏的事情,就随他去吧,我东方家的茶点可是三元城一绝,不想试试吗?”东方朔道。

    继任者垂了垂神色,便是朝他一笑。

    “既然你想要的话,那我就只能奉陪到……”

    沙漏最后一粒沙子,自上而下,掉在了下方。

    吱呀。

    而也就在这个一瞬间,感到奇怪的东方三伯也推开了房门。

    房门大开。

    东方三伯呆呆地站在原地,端着手中的茶点,望着眼前的屋内。

    空荡荡的屋子,只有一些普通的字画。

    “我为什么要把糕点拿到大长老放画儿的院子来呢?”

    东方三伯疑惑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糕点。

    于是,他关上房门,转身离开了……

    ……

    岁月江流,此刻倒转两百年。

    徐州大地上,三江龙王破开封印而出,半月之后便闯到了佛寺山门,一夜间火光倾轧、山门蹦碎,三位混元期巨擘顷刻死了两位。

    在那之后,道宗、书院先后赶至,与三江龙王大战三天三夜,虽然最终将三江龙王杀死,道宗、书院也是损失惨重。

    而佛寺,则在那一站中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混元期大能,最终退出了徐州顶尖势力的行列。

    自那以后,徐州便只有儒、道两家,与六国联盟对峙。

    为什么是六国联盟?

    魁斗郡陷落之后的第二年秋收,归海帝国再度起兵,一举令龙林帝国陷落疆域大半。尔后,和龙林帝国相隔一个山脉的贤奎帝国也加入战局,与归海帝国定下盟书,最终在战事起的次年仲夏时,便攻破了龙林帝国的皇城。

    那一日,满城火光。

    遭满门屠戮的纪昭宁,被两个对她图谋不轨的兵卒逼到了皇城观星台顶,最终是一把火将观星台连同她一起化为了灰烬,顺便也是将那两个兵卒拉来陪葬。

    自此,龙林国破,徐州只剩六国。

    而六国以归海帝国与贤奎帝国的盟约为基础,建立了六国同盟,与儒、道两家对立抗衡。

    悠悠岁月,百年无期。

    岁月江流在没有东方朔与纪昭宁相伴而行的世界过了百年。

    青州百年之变没有发生,但早已内生嫌隙的太玄宗依旧不免分崩离析,琅琊皇朝同样借故向天阳皇朝发难,最终还是以天阳帝国吞并琅琊帝国告终。

    这番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改变着世界的样貌。

    江河继续流转,岁月终于又到了两百年后,东方朔不存在,而杜清雪独自空守玉虚峰的世界。

    界外,一双眼睛静静地盯着。

    “……系统……”

    “……系统……”

    他好像在呼唤。

    “……系统……”

    “……系统……”

    他不知道互换了多少声。

    “……系统……”

    也不知互换了多久。

    “……系……”岁月前进,他忽然惊醒,“系统!”他咆哮。

    “系统!”

    他再度咆哮。

    声音仿佛回荡在整个界外。

    “主人,我在。”

    终于,回应浮现。

    而这一刻,东方朔的意识重新有了形态,身体再次有了定状。

    “我要用我全部的,剩下全部的积分,换取一个人,我要让一个人在那一刻,取代东方朔!”

    东方朔歇斯底里。

    “东方朔不存在,主人。”

    “不,他存在!”东方朔咆哮,“我存在!”

    “是,主人。”系统道,“那主人所说,一个人指的是谁?”

    东方朔在界外,望向九州大地。

    “他。”

    他的目光穿透界限。

    穿透云层,穿透大地。

    他穿透云海,厚重的云海。

    云海之下,那一片霓虹灯的世界,那个依旧被大雨滂沱所覆盖的世界。

    那里便是小世界所依托的,大世界!

    大世界中,一个被认错的可怜而又无辜的青年,在这一刻失去了存在,失去了在大世界的存在。

    而他的存在,来到了九州,来到了三元城,来到了东方家。

    来到了一个本不存在的,一个名为东方朔的人的身上。

    岁月,梦回。

    沙漏,落净。

    房中寂静,三伯推门而入,将糕点送到了东方朔的面前。

    “少爷,吃点儿吧。”

    东方三伯道,“三天之后小姐就要回来了,少爷是要……住三天吗?”

    “……欸?”

    东方朔则一脸懵逼……

    ……

    一年半后。

    继任者,经历了二百零三年岁月的继任者,他站在一处海岸边。

    这里是豫州西北角的,某处海岸边。

    浪花冲刷着断崖,断崖之上,他形单影只。

    而这片海域的对面,是一道门,一道通往这个世界真谛的大门。

    只要跨过了那扇门,小世界内,九州内所有的因果,都将一一展现在他的眼前。

    小世界的混乱,大世界的持续,将在那以后永远不停息。

    不过在大门之前,拦着一条大蛇。叫烛龙。想必之后,会是一场恶战。

    就在这时,一位身披白色虎袍的青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事情办妥了吗,肥猫?”

    继任者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问道。

    他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被浪涛拍岸的声音盖过去。

    冀衡虎则道:“若是没有办妥,我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他走到了继任者的身旁,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还有,我说过无数遍,别再叫我肥猫了。”

    “都叫了百来年了,不差这么几声。”继任者笑了笑。

    笑罢,他却又严肃了起来,喃喃道:“那么接下来,他就快要接触到青州的秘密了吧。”

    “他不就是你吗?”

    冀衡虎说道。

    继任者又笑了笑:“是啊,他就是我啊。”

    继任者回头,同时取出了龙脸面具,戴在了脸上。

    望着前方,前路茫茫。

    自此以后,春花秋月、夏蝉冬雪,都将与他有关,也都将与他无关。

    “你总是喜欢做些与天下人作对的事,可偏偏却事事都为了天下人,何苦?”冀衡虎问道。

    “我向来只为我自己。”

    东方朔笑笑,“我只是想要这个世界照常运转,我只是希望我能够在那个时间,遇上她,让所有的事情,都能发生,都曾发生。”

    “明明心向光明,却非要直面黑暗。”

    “这就是我的正义,”东方朔嘴角一勾,“不过在他们的嘴里,这叫邪恶。”

    “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干脆,光明正大地成为天下间最恶的那个人呢?”

    冀衡虎看着东方朔。

    东方朔看着冀衡虎。

    “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当反派啊。”

    ……

    ……

    (全书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