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第696章 道别

    第696章 道别

    世间分九州,九州一派生机。

    而在东方青州的广袤土地之上,百国朝礼,由五大宗门分治天下。

    其一,便有这天斗宗。

    天斗宗下,有一座龙门。

    十年一度广开山门,凡能够通过龙门者,便就有参加天斗宗考核的资格。

    而天斗宗下一次广开山门的时间,是七日之后。

    故此,今日的三阳城,可说好不热闹。

    因为想要前往龙门,各方青年才俊就需要在这三阳城内落脚。

    城池之内,街道亭台楼宇数不胜数,灵药法器武学更是目不暇接。

    不计其数身负宝剑的才俊往来其间,时而询问着适合自己的法器,时而探讨着各自掌握的武学。

    而与熙熙攘攘的街道不同,三阳城东方家,此刻却是一片宁静祥和。

    “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东方三伯闻讯,便赶忙来到了府门处。

    东方朔望了府中一眼,便道:“事出突然,所以没有提前打招呼。父亲呢?”

    “大长老他有事外出,算算日子,大概要七八日后才能赶回来。”

    “是这样啊,那就这样吧。”

    东方朔点头,便继续向府内走去。

    “少爷,还有十日时间便是天斗宗广开山门的日子了,您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是……”东方三伯想了想后,才是接着说道,“是因为小姐退婚的事情吗?小姐昨日送来书信,想必再有两三日,边该回来了。”

    “不是因为龄儿的事情。”

    东方朔一罢手,伸手便拦住了东方三伯,“三伯,我今日回来可能很快就会返程,所以你不必跟着我,我自己回房去便好了。”

    “是。”

    东方三伯虽然疑惑,却也知道不该多问。

    于是,东方朔便转身快步向前走去。

    不过还没走出五丈距离,他却又忽然停了下来,转身向东方三伯道:“三伯,近日府内外可有什么可疑的人?”

    “没有。”

    东方三伯不知所云,只得摇头。

    “哦。”

    东方朔点了点头。

    “少爷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没什么,你忙你的吧。”

    说完,东方朔便继续向前走去。

    虽然已经快有一年半没有回家了,但这毕竟也是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便抄了条最近的小路返回了自己的院子。

    站在空荡荡却又十分干净的院中,东方朔眯了眯眼,环顾四周。

    确认没有异样之后,他才走到房前推门而入。

    门刚一打开,一道面向窗户,背对着他的黑袍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东方家的守备一向滴水不漏,你能够不被三伯注意而来到我的院子等我,说明你并非等闲之辈。”

    东方朔看着黑袍人,便如此说道。

    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一已经关上了房门。

    而黑袍人没有转身,只是微微回头。不过兜帽挡着,东方朔也看不见他的脸。

    “你觉得东方家守备严密,是因为你的见识短浅,不过夜不能怪你,毕竟对你来说,这天下就是天斗宗到三元城的距离,这天下之大你难以想象。”黑袍人道,“能够轻而易举闯入你东方家的人,大有人在。”

    “你大费周章给在天斗宗的我寄来书信,约我在我的院子见面,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贬低我东方家的能力吧?”东方朔望着他,凝了凝神。

    “不愧是青州千年来第一天才,一语中的。”黑袍人转身,可在他的脸上,却还带着一张面具,一张赤红色的鬼脸面具,“只不过,贬低东方家,倒也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不假。”

    “不管你叫我来是何缘由,但你不仅穿着黑袍戴着兜帽,脸上还有一副面具挡着,是害怕我看到你的脸吗?”东方朔似笑非笑地问道,“能够如此隐秘闯入东方家的人,却这么胆小吗?”

    “你想要看我的脸吗?”

    “是,不敢让我看吗?”

    “我只怕,你看到我的脸后,会吓一跳。”

    “呵,笑话。”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看看吧。”

    话音刚落,那黑袍人便是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地摘掉了兜帽,并且也用一只手捏住了面具,将其缓缓摘下。

    见他如此干脆,倒也是让东方朔吃了一惊。

    不过随即,东方朔则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脸,同时一颗心也悬了起来。

    他到想要看看,一张能够让他吓一跳的脸,究竟长什么样。

    可当那张脸渐渐浮现在东方朔眼前时,东方朔的神色也是随之一颤,双眼慢慢睁大。

    他本以为自己绝对不会被吓着,但此刻看来还是夸大了。

    “你……”

    东方朔开口。

    他说不出话。

    因为此刻站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具之下的这张脸……

    与东方朔本人一模一样。

    或者说,他根本就是东方朔本人。

    体型、相貌,甚至就连气息都一模一样。

    “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你。”

    东方朔嘴角一勾。

    两个东方朔对视,旁人根本难分彼此。

    姑且,就将摘下面具的那个东方朔,称之为继任者吧。

    “你的易容术,很高端。”

    东方朔压下了心中的惊悸。

    “我此来,不是来让你相信我的,不管你相信与否,我就是你。”东方朔道,“我此来,是来和你道别的,除此之外的废话,我不想多说。”

    “我们素未谋面,我也不知你庐山正面目,更不知你姓名,说是与我道别会不会不妥?”东方朔神色一凝,心中也紧了紧,“还是说,你是以我为目标的杀手?让我猜猜谁派你来的,太一宗?天阳皇朝?还是……我那个总是恨我不听话的酒鬼师父?”

    “你师父可不会希望你死。”

    “这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若真的是来杀你的,你还开得起玩笑吗?”

    “大丈夫终有一死,若死在强者手上,倒也无妨。”

    “可惜,我不是来杀你的。”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我说了,我是来与你道别的。”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继任者说罢,便是将目光从东方朔的身上转向了一旁桌上的沙漏,这是他带来的沙漏,“在沙子漏完的那一刻,就是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