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上下杂货铺

1222.第1222章 这一次不同

    第1222章 这一次不同

    眼前的人,不再是那些随意践踏他的人,也不是那些恨他入骨之人,不再是那些伤他还畅快大笑之人。

    眼前的女人,是第一个会轻声问苏然名字的人。

    是第一个,会蹲下为他挡风的人。

    苏然知道,心里更是什么都清楚。

    一个人在长久的苦难之后,能够击穿人心,甚至是打垮他的不是更大更深的折磨。

    而是那,些许的温柔。

    那是溺水之人最后能抓到的救命稻草,也是饥渴之人最期盼得到的半壶清水。

    苏然清楚的知道,那些许的柔情是致命的,是不能接受的,是不可触摸的。

    否则,毒鸩入骨,蚀骨腐髓,无药可解,更无力回天。

    但是,苏然始终是人,他在那墙角之下,退无可退。

    当那些许的温柔袭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份柔情。

    就是那一眼,苏然终于看到了眼前的人是何模样。

    就是那一眼,九离也看到了不一样的惊艳眸光。

    苏然看到了九离眼中的温柔和惊艳,看到了那个勉强做出来的生涩微笑。

    那一刻,苏然承认他是心动了。

    万千折磨和苦难都没能撬开的心,这一刻动了。

    尽管理智一再对苏然说什么,不可动心,柔情如刀,万劫不复的话语。

    但是,苏然终究多看了两眼九离。

    忍不住,也想多看两眼。

    而九离在看到苏然那双如迷雾之下的星辰双眸时,她霎时间便被眼前的眼迷住了。

    她从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双眸竟然能美丽震撼到那种程度,那一刻,九离觉得她不是在看着苏然。

    而是在看一片星空长河。

    九离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是个囚犯,是一个长毛的野兽。

    但是,在那双眼之下,在那星空长河之下,九离觉得眼前的人,是苏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也许,一切,在那彼此对视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吧。

    之后,九离和苏然的关系越来越缓和。

    虽然依然是话语很少,但是却也互通了姓名,彼此微笑,彼此问好,彼此嘘寒问暖,两人之间也不再有半点冰墙。

    九离为苏然洗澡,理发,刮胡,苏然的样子越来越让九离喜欢。

    这小子长得还不赖。

    苏然只是默默的承受这一切,不曾有半点的排斥和不耐烦。

    开始喜欢上了那双温柔白皙的手。

    就这样,两人相处一年之久。

    虽然每天依然只有寥寥数语,但是两人却相处融洽,感情渐浓。

    有一天,九离急匆匆而来,满脸担忧,对苏然说,又一个十年要开始了。

    苏然只是淡然一笑,并不在乎,他不怕苦难和折磨,不管是十年还是百年。

    只是多看了九离两眼。

    九离是知道苏然之前的十年到底经历了多少的磨难,经历了多少的折磨和羞辱。

    那是常人不可忍受的,也是撑不下去的。

    上次,九离不在,也就没管。

    但是这次,九离已然在苏然身边,她不忍心,所以不愿苏然再受那等折磨和羞辱。

    九离站在苏然身前,看着这个男子,“苏然,你逃走吧。”

    苏然一怔,抬头看了一眼九离,“逃?”

    “对,逃,我放你走,凭你的能力,应该是可以逃走的吧。”

    九离不是在说谎,不是在欺骗苏然,她更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她是真心要让苏然逃走。

    九离想要打开捆绑苏然的铁链,但是她没有能力,那铁链是老头子亲手锁上的。

    除了老头子没人可以打开。

    九离想要带着苏然离开,可是凭她的本事,又能逃到哪里呢。

    苏然笑了笑,十分淡然。

    “谢了,我不在乎,反正我又死不了,不过是匆匆十年而已。”

    苏然的确是不在乎的,十年折磨对苏然来说不过是而已罢了。

    九离看着苏然,她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放不走苏然,也帮不到苏然半点。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然,被带走。

    十年折磨。

    九离时刻都在关注苏然在何处,是忍受什么样的折磨,她发现自己满脑子都在想着苏然。

    想着苏然的一点一滴,想着苏然的笑,想着苏然的眼,想着苏然对她说的不过而已。

    有一天,苏然被车拖拽于街道之上,身后是一道道的血迹,不过苏然依然是闭着眼,不哼一声,不皱半点眉头。

    只是这一次,不同。

    九离当街拦车,为苏然求情。

    这是多少年来,第一个站出来敢为苏然求情的人。

    折磨苏然乃是老头子的命令,九离是第一个敢为苏然公然违抗老头子命令的人。

    这样的求情注定是要失败的,也注定是要被千人唾弃的。

    于是乎,在苏然的身边,多了一个九离,多了一个被鞭子打的遍体鳞伤的九离。

    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九离没有离开,没有退缩。

    尽管伤痕累累,尽管血迹斑斑,她依然陪在苏然身边,陪着他受罚,陪着他受千人羞辱和唾骂。

    九离不如苏然,老头子不会让苏然死,但是却没有说,九离不能死。

    九离很快就撑不住了,心有力而力不足,她还想继续陪着苏然,但是她的身体终究承受不住,倒在了苏然面前。

    苏然想帮九离,但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九离倒在血中,而他被无情拖走。

    九离终究是没死,老头子出面救了她。

    并且下了一个命令,想要陪苏然,可以,那就陪他一起受罚吧。

    冷漠,无情。

    于是,那十年,九离没死,九离陪着苏然一起经历折磨和羞辱。

    那十年,两人都变得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对在苟延残喘的动物,在互相舔血,在相濡以沫。

    尽管如此,九离和苏然没有哼一声的痛苦,没有喊一声的求饶。

    那十年,苏然终于抱了九离,为其挡下太多长鞭,挡下太多铁棒。

    那十年,九离为苏然处理伤口,喂饭,烧水。

    十年的时间,九离终究是扛过来了。

    没人知道这个九离身为下面之人,为何要为苏然做这些事,也不清楚,她是如何忍受那样的折磨而坚持下来的。

    终究,九离和苏然都坚持了下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