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第508章 阿九有分寸

    第508章 阿九有分寸

    “你说啥?免费的?老四竟然免费给你打家具?”夏多寿惊呆了,但是更多的是嫉妒。

    他记得,当初他和老三去找老四,让他给他和老三打家具,那会儿老四可是拒绝的彻底。

    又说没时间,又说没材料的。

    到了老六这儿,就要啥有啥了。

    有这么不公平的吗?

    “这……二哥,你也别往心里去,这钱,我迟早会给四哥的。”夏多贵道。

    “哼,这可不是钱的问题,都是兄弟,我倒要问问老四,凭啥这么偏心!”

    夏多寿气呼呼的往四房的方向冲。

    夏多贵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了。

    握紧手中的糖葫芦,他冲了上去。

    原是想和二哥解释清楚,可夏多寿是个蛮牛,满身的力气不说,还差点将夏多贵推搡摔倒。

    夏多贵到四房的时候,夏多寿已经进了院子。

    正在放声大骂,“好你个老四,埋汰人,也不是这么埋汰的。同样是兄弟,老六要家具,你二话不说,一给一套,还免费。

    我和老三要你打个家具,你推三阻四的,都是兄弟,你凭啥这么不公平。”

    夏多寿的声音很大,还带着几分质问的意味。

    夏多福和夏七七放下手头上的活儿,视线落在夏多寿身上。

    “二哥,你别闹了,这件事儿,是我说错了,我会给四哥钱的。”

    夏多贵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进来就要拉夏多寿离开。

    夏多寿一个用力,推开了夏多贵。“你滚开,这里没你啥事儿。”

    夏七七走上前,去扶夏多贵。

    “七七,这是我带的糖葫芦,你一串,小花和小朵一人一串。”

    夏七七没接,而是问,“小姑吃了吗?”

    夏多贵点头,“吃了!”

    夏七七点头,这才接了糖葫芦,不过她自己没吃,两个妹妹一人一串,剩下的给了余桂香。

    再出来的时候,夏多寿还是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夏多福虽然是老实人,可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指着鼻子骂,他也不高兴了。

    “老六,你甭给他解释,你成亲的家具,就是我说的,免费送,是成亲的贺礼!至于二哥说的,你自个捂着胸口问问自己,你对我们四房有多好。

    一点点好东西,但凡四房有,就必须上交给你,你们来我这四房,找了多少次麻烦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这么对我,我凭啥对你好?话我撂下了,东西是我自个的,我想送谁家具,就送谁!就算是隔了几百里路的不认识人家,我喜欢,我也送。就算是我自个的亲人,我不喜欢,我也不送。”

    夏多福一番话,说的霸气十足。

    倒是和平常一直嚷嚷着以和为贵的他,浑然不一样。

    夏七七在旁边听的热血澎湃,就差要上去给夏多福送个大拇哥了。

    夏多寿听到这番话,大概是气疯了。

    嘴里发出一阵嚎叫之后,对着夏七七和夏多福做了一天,已经快要完成的家具怒吼。

    “啊啊啊……让你做,我毁了它,看你咋做!”

    说着,朝着家具的方向冲了过去。

    夏七七捡起地上的木板,在夏多寿冲过来的时候,猛地一木板拍了下去。

    “砰——”的一声响,夏多寿被砸蒙了。

    看了一眼夏七七之后,倒地不起了。

    一旁的夏多福和夏多贵两个,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方才那声响,跟什么炸了似得,这头,可别磕坏了。

    不等他们出声关系,陆九已经拎着夏多寿的衣领子,往外头走了。

    他去的方向,并不是老夏家的方向。

    夏多福想追出去看看,被夏七七制止了,“爹,阿九有自己的主意,你就别管了!”

    “可万一闹出人命……”夏多福还是有些忧心。

    “那就是他运气不好了,方才若不是我护着,这好不容做出来的家具,怕又被毁掉了。”

    夏七七道。

    夏多福看了一眼那些快要完工的家具,点了点头。

    “那就不管了。”

    “对了,六叔,这家具,我明儿再帮着我爹做一天,顶多再过个三五天,就完工了。接下来是刷漆,我家里有小宝宝,家具肯定不能放家里刷漆,到时候可能要放你那儿了。”夏七七道。

    夏多贵点头,“那我请个假,在家里守两日,照看这些家具。”

    刷了漆的家具,从本身价值上,就和普通的木家具,完全不一样了。

    夏多贵也知道,其中的价值,自然是小心再小心。

    “好!”

    ……

    在好几个人的努力下,给夏多贵的家具,提前完工。

    刷漆那日,大伙儿先是将家具搬到了夏多贵的院子,接着,由夏七七来刷漆。

    因为怕太阳暴晒,大伙儿提前在夏多贵院子里搭了凉棚,家具搁在里头,倒是方便的很。

    很快,夏七七和夏多福开始分开刷漆。

    第一日,就来了不少围观的。

    毕竟,大伙儿还是第一次看谁家的家具,刷漆的。

    因为是在老夏家主宅,夏老爷子也来看了。

    还问了一堆的问题,瞅见村里人羡慕的目光,他自个也觉得脸上有光。

    夏老太是快晌午的时候来的,那时候,家具的柜子,已经刷完了漆,就只剩下椅子和桌子了。

    漆的味道难闻,夏老太一进屋子,就捂着鼻子。

    她径直走到夏多福跟前,问:“这还有多久了?咋这么大的味道?”

    “娘,刷漆就是这样的,你没看我,还戴了工具?”

    夏多寿的工具,就是口罩。

    夏七七用棉布做的,戴上之后,可以隔绝味道。

    夏老太看都不看夏多福的工具,而是道:“对了,你这漆刷了,有没有剩下的?你大哥屋里,家具没点颜色,怪寡淡的,还有豆豆……”

    夏多福刚准备回答,旁边的夏七七抢白。

    “没了,没了!这漆一两银子一桶,哪有那么多剩余的。”夏七七道。

    “你个死丫头,又没问你,你插啥嘴?”夏老太怒骂。

    夏七七冲她翻了个白眼。

    漆她有多的,可是就不给这老太婆、

    “娘,你别骂七七!漆是她买回来的,确实没了。”夏多福摇头。

    一听没了,夏老太瞬间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