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285章 山腹中的建筑群

    第285章 山腹中的建筑群

    大火烧毁了屋子,也烧去了屋中的战斗痕迹,只有留下的具具尸体无声的诉说着昨晚的惊心动魄。

    虽然屋中的大火并未波及到院子,但是飘落的飞灰,依然让这个原本精致的小院变的狼藉无比。

    地上的尸体上也覆盖了一层黑灰,一个仵作正在小心的清理着。

    很快尸体表面清理干净,苏涛亲自来到一具尸体前查验起来。

    尸体的衣服前襟被揭开,露出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苏涛轻轻一按,掌印四周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点。

    是铁砂掌!

    心脉已断,是一掌毙命。

    苏涛不动声色的看了一旁静立不语的青城派众人,又去检查下一具尸体。

    依然是铁砂掌,依然是一掌毙命……

    苏涛检查了一圈下来,每一具尸体都是死于铁砂掌之下,大多是心口一掌毙命。

    站起身,苏涛看向青城派众人,准备说些什么,这时院子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吴玉功带着几个青城弟子走了进来,他的面色有些红,发根处都是细汗,双目中尽是焦急之色。

    “几位长老,四周都检查过了,没有发现青城派的印记,杜师弟怕是危险!”此刻他也顾不上礼数了,一进来就急切的说道。

    “难道是被杀人者掳走了?”

    陆亿面上有些焦虑,也有些自责,杜文星是被他带出来的,如今出了事,自己要负起责任来。

    “也有可能,他就是杀人者。”苏涛看着青城众人淡淡地道。

    陆亿和吴玉功同时摇头。

    于洪海看着苏涛道:“不会是杜师侄干的,明显是陷害。”

    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又道:“若是杜师侄所为,他为何不见尸体丢入火场中,毁尸灭迹,反倒刻意留下这许多证据?”

    苏涛摇头沉吟了一会儿,随后说道:“也许是来不及,也许是故意的,就是要让我们觉得是有人在陷害他?”

    “这……”

    于洪海沉默下来,苏涛说的这种情况也很有可能。

    一直默不作声的陈艺正在细细打量这院子,突然他目光一凝,停在了一处墙根下,他指着那里道:“那里有字。”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黑灰覆盖下,一些模糊的血色笔画隐隐约约。

    “那里原本躺着的是谁的尸体?”苏涛向收拾尸体的几个捕快问道。

    “是此人。”一个捕快指着乔山的身体。

    于洪海一个箭步迈到乔山的尸体旁,只见其嘴角有干涸的鲜血,左手食指指尖上也有一抹褐色(血液干了后的颜色)。

    而陈艺已是来到墙角根,袖子轻轻一挥,将黑灰扫去,露出一个血色的“杜”字来。

    “是小杜的姓。”陈艺终于忍不住惊呼。

    苏涛则是在地蹲在乔山尸体旁,仔细摩挲这他的胸口,好一会儿后才苦笑着道:“刚才倒是我疏忽了,此人的心脏比正常人偏了一寸,当时中掌后应该尚未死透,蘸着自己的血写下了凶手的名字。”

    随后面色转冷,“凶手八成是杜文星了。”

    “未必,也有可能是凶手杀了人后,用乔山的手写下的。”于洪海依然不信。

    此刻便是陆亿也露出狐疑之色,有些分不清到底是杜文星杀的人还是别人在陷害他。

    不不不,不是文星师侄,文星师侄并没有杀人动机!?

    那么这个陷害他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陆亿心中的疑惑越发的深了。

    ……

    杜文星闷哼一声,坐了起来。

    这是哪儿?

    我怎么了?

    对了,我是被一个黑衣蒙面人打晕的……他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是一个灰扑扑的洞穴,不,说洞穴有些不大合适,应该说这是一个石屋才对。

    洞穴中,有石床,石凳,石桌,桌子上还有茶具。

    刚才他就躺在石床上,床上被褥齐全。

    他摸了摸身子,身上的东西都在,并未被人收走。

    奇怪?

    起身走到石桌旁,伸手摸了摸茶壶,发现里面的茶水竟然还是热的。

    杜文星心中一动,向石屋的门口走去。

    推开木门,门口竟然没有人看守,让杜文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抓我来的人是对我太放心了,还是觉得我根本没办法逃出去?

    石屋外是一条长廊,两边都是一间间石屋,长廊上方是岩石穹顶,很高。

    他细细打量了一番,显然这整个建筑群都是在某座山腹之中。

    好大的手笔,这帮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随意选了一侧,沿着长廊一直走下来,一路上的石屋都敞开着大门,里面空荡荡的,积满了灰尘,显然已经长时间无人居住了。

    大约走了二十来米后,转过一个拐角,眼前视线一阔,出现一个巨大的广场。

    广场中央伫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有一道道身影正往大殿中走去,这些人都穿着黑色长袍,脸上带着光滑的面具,除了两个眼洞什么也没有。

    杜文星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随着这些神秘人往大殿走去。

    四周的神秘人无人理会他。

    他心中好奇,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将自己掳来,还有为何陷害自己?

    大殿中灯火通明,一只只巨大的蜡烛上火光摇曳,他这才想起大殿外并无烛火,但是采光却是不差,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他并未看到裂缝之类的东西。

    神秘人们悄无声息的进入大殿,又悄无声息的列在两边,杜文星站在最外侧一个神秘人身边,那人扭过头看了他一眼,面具眼洞中精光一闪,却并未说什么。

    杜文星打量着大殿,除了大之外并无什么出奇,大殿正前方有一座三米高的高台,高台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金属座椅,在两边的烛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

    不会是金子做的吧?

    当——!

    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大殿正前方巨大的金属座椅上方一道身影飘然落下,轻飘飘的落在了椅子上。

    “恭迎圣主!”

    之前一直静悄悄的神秘人们突然齐声高喝,倒是将杜文星吓了一大跳。

    圣主?

    什么门派有这样奇葩的称呼?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一个尖厉的声音在金属座椅后方响起,杜文星这才发现那里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站在巨大的阴影之中,虽然没有穿长袍戴面具,依然让人看不清模样。

    不过此人说出的话,却是让杜文星悚然而惊,这什么“圣主”是把自己当皇帝了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