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残

733.第732章 传道单于夜犹战(下

    第732章 传道单于夜犹战(下

    因为在这纵深可怜的土台上,就没有任何的水源可以挖掘,又失去了绝大多数可以用来放血解渴的坐骑和牲畜;除了一

    身汗水风吹凝结成的盐霜之外就再也别无所有。

    他们就这么在毫无遮掩的夏日炎炎暴晒之下奔逃日久,焦渴难耐的沙陀士卒们只能努力的蜷缩在稀疏可怜的荫蔽下,把

    每一片找到的树叶草枝,含在嘴里嚼烂来体会到那么一丝丝粗粝当中的滋润。

    只是当他们被苦苦人手日光炙烤,而奄然残喘的等待夜幕降临之际。底下聚拢而来的贼军却没有急于进攻,反倒是搬运

    来了更多的器械,开始对着他们所在的台地,投掷起一种特别刺鼻熏人的毒烟球来。

    虽然很快就被他们找到对策,用衣袍扑灭和压倒在泥土里;但是弥散开的烟雾却是人力无法驱逐的。这下就再也没有人

    能够忍受下去了。除了不顾一切夺路而逃之外,他们饱受饥渴与烟熏火燎折磨的脑海之中,已经想不起任何的其他事物

    了;

    虽然李克修还是想要竭力组织起一波攻势来,为自己和他人争取那么几分逃出生天的机会,但是这又何尝不在负责围攻

    的太平军捉生校尉董周的预期盘算之中呢。

    因此,早早就被重点关注和盯上了的李克修,在与亲兵交换服色之后又奋力挥舞着兵器穿过一道道烟雾,眼看就要冲入

    山脚下一道干枯河床形成的深沟中。

    却突然随着前出的人群被草木中预设的不起眼拦网铁丝,前赴后继的绊倒在了地上,更是又被兜头盖脑的扑上了好几张

    特别加固过的渔网,就此成为了接战以来第一个被俘获的沙陀军高层人物。

    而董周在初步确认了这个俘虏的真实身份之后,亦是如获至宝的将第一手消息,通过比信鸽更加稀罕但是速度和效率也

    更快,经过训练后还能主动寻找特定目标的小隼给放飞了出去。

    于是仅仅一夜之后,太平大都督府一直在商州北境集结待机的最后两万人马,也在响彻山峦的鼓点和号子声中,伴随着

    遮天蔽日的旗仗而开出蓝田关,正式加入到了关中的战场中来。

    只是当从秦岭群山夹道中蜿蜒如长龙而出的队伍,前呼后拥着周淮安的大车行走在关中大地上时,他脑中想到和叹息的

    却是另一些事情了。毕竟,这是他在这个时空和年代还第一次踏入关中,这片上古文明的发源之地和古都云集的所在。

    而这里也是八百里秦川乃至长安城的东南门户。据说八百年楚国的谢幕之战,战国晚期两为秦相,以连横之术破合纵之

    策的苏仪,以欺诈割地六百里为导火索的蓝田决战就发生在这里,

    然后在秦末群雄征战当中,汉高祖刘邦在蓝田关的前身——嶢关大破秦军而兵临咸阳的战役,亦在这里爆发的;此后历

    代兵家争夺不断,也算是一处历史悠久的古战场所在了。。

    “启禀大都督,前军已过了青泥关的旧址,抵达白鹿原了”

    负责指挥本阵第一军序列的葛从周,再度使然策马前来禀报道:

    “白鹿原啊。。”

    听到这熟悉的名字,周淮安不由随着翻沉滚动的尘封记忆而深有感触起来。却是因为后世一本作为学生时代启蒙读物,

    号称很黄很暴力的近代乡土作品《白鹿原》,而通过某个YY勤劳发家的白氏大地主,第一次知道和了解到这个名字的。

    当然了,根据最早《续汉书·郡国志》新丰县注引《三秦记》曰:“县西有白鹿原,周平王时白鹿出。”而就此得名

    。又有《水经注》、《太平寰宇记》中所称:“平王东迁时,有白鹿游于此塬,以是名。”的记录。

    因此,白鹿原原本亦名霸陵原;正好位于后世陕西西安市东灞河与浐河之间,南连秦岭,北达灞、浐交汇处,东西宽约

    十数里,南北长数十里轻缓起伏的河谷台原。而所谓的霸陵/白鹿原风光,同样也是京畿二十四景的游玩名胜之一。

    因此,李白被赶出长安前的《别韦少府》有曰:“西出苍龙门,南登白鹿原。欲寻商山皓,犹恋汉皇恩。”白居易的《

    城东闲游》也有“独寻秋景城东去,白鹿原头信马行。”;又有杜牧《长安杂题长句六首》“白鹿原头回猎骑,紫云

    楼下醉江花。”的相应句子。

    然而念出这些先人的诗文之后,下一刻周淮安却是再度生出了某种时空错位,古今交替的某种幻觉。正所谓是陈子昂《

    登幽州台歌》中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情境。

    就好像是自己不是伴随在奔腾而行的千军万马之中,而是横跨了千年的时光随着顺风搭乘的自驾行车辆,行驶在黄土高

    原的深浅沟壑之间,隐隐然的不胜惆怅和唏嘘起来。

    好在周淮安这种突然而来思古怀故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前方相继传来的战报和消息给转移了注意力去。

    “左阵的许(毅将)郎将在高台镇,遭遇盘踞的沙陀安庆部残余千人。。”

    “长安城内再度爆发战事,第二军王(彦章)郎将已经击破昇平坊的敌军,逼近延兴门所在”

    “先发的刘(六茅)右郎(将)已在滈(hào)河南岸与党项拓跋氏派出的藩军接战了。。”

    虽然随着行程递进而前方传来的消息越发纷杂,但是始终还是以围绕长安城内外发生的事件为主。关于周淮安真正关心

    的那只独眼乌鸦的消息,却是始终云遮雾绕的间接消息居多,而一直没有关键的确切点。

    “效先营的杨(师厚)都尉,在南灞桥截住了正在渡河的沙陀军后阵,约有藩落部众数千人。。正在与之周旋待援。。

    ”

    “派人加紧再探。。一定要暨此寻出沙陀军的本阵所在。。”

    直到听到这个消息,周淮安才略微振奋和提神起来;自己大费周折准备了这么功夫和投入人力物力无算,还不就是为了

    搅动关内就是的同时,顺带猎取这支独眼乌鸦及其麾下么。

    要知道,除了那个草根出身的活曹操所建立的短暂后梁之外,五代北方其他几个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政权的缔造者

    们,几乎都是在他手下河东集团的将门渊源里,给一脉相承下去的。

    因此,在周淮安制定的目标计划和底线当中,就算不能一次性解决这么个未来的后唐太祖,那尽量剪除一些他手下的羽

    翼也是好的,正所谓是有枣没枣多打几把叶子也是收获的基本道理。

    然而,正当之畔的银夏绥节度使拓跋思恭,却是忍不住要自己帐中破口骂娘了。因为沙陀军的不告而走兼带祸水西东引

    ;从大昌关和蓝田关内相机杀出来太平军大部的军事压力,几乎都让他所率的党项军给独立承担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