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残

731.第730章 传道单于夜犹战(中

    第730章 传道单于夜犹战(中

    虽然朱邪翼圣已然下令全军向长安城东靠拢,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和轻松自如;至少除了朱邪氏族为主的云中军和黑鸦骑、义儿都等序列,尚称令行禁止之外;

    其他附属的人马,比如安庆、萨葛等氏族或是鞑靼澄别部藩落骑兵,却是没有那么容易舍弃掉这段时间到手的虏获和骠抄所得;所谓的轻装上阵只携带必要淄粮的命令,也随之在扯皮和争执当中变了样。

    于是,在夏日变得愈发炎热起来的空气当中,来自蓝田城内太平军(重装)车营的一个分团,幸运或又是不幸的在追击安庆部败兵过灞水时,兜上了正在乱哄哄撤退当中的沙陀军尾巴。

    于是有些过于深入的这团先手,也成为这些落在后头的藩落兵马,所要面对和解决的第一个目标。当然了,被数倍于自己的胡骑从三面一起兜压上来的情景,对多数人而言可不是什么良好的心理体验。

    只是,当老卒们带头唱起来了《追打骑兵歌》,顿时队列中还有些躁动杂乱的情绪和士气,就变得平稳和安定了几分,手中的刀枪火铳也变得有些坚定有力起来。

    “敌人的骑兵不须怕,

    沉着应战来打他,

    人高马大又好打,

    排铳快放好射杀。

    初发抬手先射马,再发平举专打人;

    近身挺枪刺如猥,环立三叠冲不散;

    咱们瞄准他,咱们打垮他,咱们消灭他!”

    随着逐渐整齐嘹亮起来的歌声,阵前挥汗如雨作业的辅卒和工程兵,也忙不迭的将一捆捆铁丝拦网给铺展开来,又一段段的挥动大锤钉入地里;逐渐填补了那些马拉大车之间,刻意留出来的间隙所在。

    再配合着一队队将长矛斜架在半身长牌上,而严阵以待的排头白兵,顿时形成了最初步的外围防线所在。而在他们所防护的内里,更多的铳手和掷弹兵,也在号令声中有条不紊的整备起身边的器械弹药装具来。

    但是最先被推出来的,却是是几门马拉小车上的轻便铁炮;灰黑色铁壳铜膛的三寸(内径)身管,斜斜的对着远处奔卷而起的尘烟;而用木块嵌入轮毂间。

    随后一枚填满了药包和铁球的子膛,就侧向塞入后膛的缺口旋拴紧。又有一枚带着拉索的发火管,在哨子声中被塞入上方炮眼,随着骤然麾下的小旗和口令猛然一抽,轰然迸射出一大蓬灰褐色烟云和暗红火光。

    被火药化学能所加速的球弹,几乎看不出轨迹的稍闪即逝,在远处尘烟之中迸溅起几团沙土来。然而对于正在飞驰而来的沙陀骑兵,就像是扬撒过地面几滴清水而几无反响。

    反而是随后开始第一批绽响的火铳排射,让那些当先冲出烟尘的沙陀骑兵,像是被某种无形的粗梳给滤过一般,稀稀拉拉的栽倒或是跌落了十数骑身形。

    但是这点损伤就像是进一步刺激和鼓励了这些“沙陀骑兵”,他们按照惯常躲避箭矢的阵型,而迅速进一步拉开阵势和四散成一个个分头突进的小群。

    又在即将抵达大车联阵前的十数步内,轻车熟路或是娴熟默契的勒马偏转开来,而又松开手中弓弦发射出一阵又一阵稀疏或是密集的箭雨来。

    他们就像是一股股遇到无形阻碍分开的涌流一般,将更多阵前抛射位置让给后方的人马,而又环绕着这处只有三四百人和数十辆大车所构成的临时阵营,如同浑浊旋风般盘旋往复的袭掠和攻打起来。

    一时间,在滚滚奔走如车轮的扑面烟尘之中,无数破空的弹丸与呼啸的箭矢交相飞舞着;只见内外哨子与号角声争相呼应,金属和皮革、汗水与鲜血,还有新翻泥土和火药烧灼的刺鼻气息,混杂在尘嚣之上的厮杀烟云之中。

    时不时还有小股的胡骑突然就放弃了盘旋和掠阵,而一头扑上太平军车团的阵列中来。但是鏖战了数个时辰之后,居于后方压阵的首领们也终于发现了不对。

    随着他们不断派上前去的人马所营造出来的偌大声势,那些在阵前烟尘飞扬往来盘旋的藩落骑兵所射出的箭矢,却正在变得越来越稀疏和乏力。然而从贼军车阵中爆发出来的厮杀和爆裂声响,却是依旧平稳而密集亦然。

    而从正居于车阵之中,双手端持着一支短铳和后背刺剑,掩身其后待机的见习虞候王彦复视角;自己这里几乎每一轮的排射迸发,都是有胡骑或多或少被击落下马来的;

    而对面所凌空射出箭矢,却是已然没有多少力度和准头,就稀稀拉拉的落在了泥地和车厢壁板上。这就是火器依托车垒的战法,善于后发制人而持续杀伤绵长的莫大优势所在。

    至于那些自以为瞅到破绽,突然冲上前来的小股胡骑就更加倒霉和不堪了。他们大多先是冷不防被脚下的铁丝拦网给绊到了马蹄,摔滚或是扑倒又被践踏在地上;好容易挣扎爬起身之后,就被严阵以待的排头白兵,抵近距离内给用三眼铳、短铳、连弩射杀当场。

    期间自然也有少数侥幸躲过杀伤的漏网之鱼,得以冲到车阵的缝隙当中,或是想要从上头纵马飞跨过去;然后就很容易被数支的长短枪(刺)矛(尖),合力捅在马肚和大腿上就此变成人肉叉烧了了账。

    然后王彦复在内的少数敢战尖兵,还会乘势上前进行补刀和捕俘;因此仅仅是接战了小半天下来,车阵之内的伤亡也不过数十之数,但是车垒各处刻意留出来的缝隙,却是已然被人马尸骸给填塞过车垒高了。

    而哪怕到这时候,他们甚至还留有相应的后手而尚未使出全力呢。或者说这些藩落骑兵,就是一帮恰如其分的对手,哪怕是没怎么上过战阵的新手,也能很快从他们身上找到信心,和紧张而游刃有余的节奏感来。

    然而,这种能够充分锻炼人的局面,也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就被再度改变了。在越发西沉的如血斜阳之下,笼罩在车垒周围的最后一抹烟尘,也争相退潮一般的号角声中终于暂且落定。

    透过层叠铺开的人马尸体,远处那些退走的藩落军马再度聚集起来;然后又从中开出了一支不乏甲光闪烁却服色各异的骑兵来;却是在一番短暂而急促的内部争执之后,还是有人力排众议,集中了这些部落头领们的帐卫和护兵所在,想要在天黑之前再做一次努力尝试。

    这时候满嘴焦渴而脸上被火药烟气熏得发黄,笠帽盔下发梢干枯卷曲起来的王彦复,也终于听到了身后不远处观阵的自家车营分团校尉罗念,发出了新的号令:

    “样子队,把咱的小炮车再拉上来。。装三倍的散丸。。”

    “白兵队前出预伏准备。。”

    随后,趴伏在车垒外轮毂缝隙下的王彦复,也在自发抖动迸溅而起的砂石尘土颤颤中,明显感觉到了与之前环阵而走驰射游斗的那些蕃落骑兵,完全不同的明显震感;那是完全集结在一起的大群马队,所能够带来令人心肺为之窒息的冲击和震撼力。

    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片刻间才发生的事情,那些在西下斜阳中背光而来像是染上一层殷红颜色的敌骑,已然是纷沓而至带着一股浓郁而炽烈的风气,顶着越发稀疏杂乱起来的放铳声扑近了车垒所在阵前;霎那间得人马嘶鸣与不明怒吼声中,王彦复甚至能清晰看见对方所扬踏下的斗大马蹄。

    然后近在咫尺的雷鸣声骤然炸响,那些披甲敌骑的先头,就被从车垒缺口中骤然迸射和喷溅而出,暗红滚卷的火光和大蓬灰白烟气,还有密密麻麻细碎的轨迹线给兜头盖脸的笼罩了进去;又变得支离破碎或是百孔千创、糜烂不堪的倒退了回去,劈打和浇淋在后续跟进的敌骑身上。

    然而,这些敌骑大多数也无法再保持他们冲势和队形了,他们他们胯下收到巨大声响和火光惊吓的坐骑,几乎是相继扬蹄踢踏着停梭不前,或又是向着左右争相避让开来;然而就是阵前这么稍闪即逝的几息耽搁,已经足以让具列车垒之后的数十名投火队员,丢出第一轮的爆弹和火油弹来。

    然后,就在这些相继下马想要转为步行再战的蕃落骑兵当中,此起彼伏的轰然崩炸和爆燃开来。顷刻之间,首当其冲的王彦复也只能用一片小牌护住自己的头脸,而任由那些迸溅开来的土石和铁屑碎片,连片击打在自己身前和车垒壁板上噗噗作响。

    而那些相继冲击而来,却又被堆叠的人马尸体绊倒和阻拦着,不得不聚拢在一起想要奋力攀越和清理的敌骑,也一时间在各般凄呼惨号声中中人仰马翻倒了遍地都是;然而这时还能够站立的身影,就成为了抵近排射的火铳最直观的杀伤目标。

    而伏地掩身的王彦复,也同样手疾眼快的抬手短铳,迎面击遂了一名最近敌兵的半边面颊;又挺起刺剑扎在另一名敌骑没有防护到的胯下。。。

    当更多受阻的敌人借助着坐骑尸体的掩护,再度不顾一切冲杀上来的时候;车垒内再度炸响开来的炮击轰鸣,也毫不犹豫的摧毁和撕碎了他们又一次徒然的努力;然后周而复还的又是一轮投弹和数排齐射。。。。

    因此,当天色逐渐放暗下来的时候,车类之外的战场当中除了蠕动挣扎的伤员和陈横的人马尸体,已然再没有成建制敌军的存在了;而在即将降临的夜幕却成为远处点点火光之中,正在仓惶遁去的藩落残军的最好掩护。

    毕竟,激战了一整个白日的车团之中,也实在抽不多少力量进行有效的追击了;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很快在灞水对岸的另一头几枚颜色各异的焰箭,再昏暗的夜空当中缓缓升腾了起来。这也代表着刚刚抵达附近的生力军,已然接过他们的追击任务,而再度与沙陀军的断后人马交锋起来了。

    而在终南山下,再度从郎官镇乘夜突围至此的奉诚军使李克修,也在一块长着稀疏灌丛的小台地上,迎来了自己的末期。

    带孩子挂瓶会来,勉强再码一章还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