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残

730.第729章 遥闻鼙鼓动地来(续二

    第729章 遥闻鼙鼓动地来(续二

    长安南郭城墙附近,一片箭楼的废墟之下,突然有东西蠕动了几下,然后伸出一支满是污秽和血渍的手臂来;然后又巴拉开压在上头的瓦砾碎片,这才勉强蠕动着弹出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头来。

    在左近熟悉的哨子和喇叭声中,本以为是必死无疑的王秋,只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泛活了过来;这可真不容易啊。要知道他们已经在这处城楼的折角上,抵挡了官军三天三夜轮番攻打而没有合眼了。

    一些士卒因为实在是太过疲累,几乎是在不断的奔走接战当中,前一刻还端着兵器或是工具,往来呼喝着号子悍战不休;下一刻松懈下来就一头栽在地上,毫无征兆的就再也没法站起来了。因此他们一退再退,身边的战友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现如今除王秋之外,当初那个总是口花花的说着荤段子,信誓旦旦要以过来人的身份带他去平康里,好好领教一下南北中三曲风光的老校尉陈观水,如今也已然不复所在了。因为,他就是倒在了援军到来之后的那个最后时刻。

    当他们这点人退守到这处箭楼据点,刀枪折断滚卷,箭矢也用尽,弓弩都砸烂之后,陈观水又用最后一点气力推倒锯断了大半截箭楼的最后一点支撑,将自己和十数名官兵一起埋了进去,作为临时的葬身之所。

    然后原本以还未见过多少女人为由被打发出去求援,然后才走出一段距离就想到不对头,反身想要来救援的王秋,也在霎那间被殃及池鱼的一块不明物件给砸昏过去;却也倒是因此侥幸逃过了官军眼上来之后的搜杀。

    只是当死里逃生之后,听着远近熟悉的喇叭和哨子声,王秋突然想要好好的嚎啕大哭上一场以为祭奠,然而却发现自己眼角和嘴唇都是干枯欲裂的,根本就挤不出多少泪水和口诞来,张开嘴巴也只有满口酸涩的土腥味,噎得他根本发不出任何想要的声音来。

    他就这么半埋在废墟里等待了片刻之后,才有脚步和人声向他靠拢过来;很快随着视野里不断晃动的青灰色袍服的人影,王秋被人给重新搬开最后一点负累而拖了出来,而有人高声叫喊道:

    “医护兵,这还有个能喘气的。。”

    然后将一壶甘霖一般的甜茶汤凑到他的嘴边,又被贪婪的吞咽狠灌了进去;顿时淤塞在胸襟的一股酸胀难名的郁气,也随着许多细碎的块状淤血骤然的反呕了出来,而变得通达和清明了许多;王秋这才能够竭力的发出几个字音来:

    “底下。。底下。。还有。。”

    不久之后,被人放在夹棍上抬过街道送往后方安置的王秋,也隐约见到了正在源源不断从城门方向,涌出来又迅速淹没过各条大街小巷的枪旗如林和甲光烁烁;然后又在催促进击的长短号子声中,一个激灵的立起身来,想要加入他们的行列,却又头重脚轻的栽倒在地了。

    然而长安城南的这个巨大变化,对于官军阵营就是不折不扣急转直下的噩耗了。尤其是作为急于阵前戴罪立功阵前的义武军使王处直,在身先士卒冲击启夏门内里的时候,却被埋伏在其中的轻炮散弹所击。

    结果就是疾呼悍战的王处直本人,连同簇拥在身边十数名持牌披甲的精锐亲兵,霎那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轰打撕扯成许多不可分辨彼此的血肉碎块。而余下跟进的官军步队更是士气大惧,而争相转身退逃而走。

    待到督阵的河东军将他们拦截下来,并且砍杀了数十名临阵脱逃的将校以为警尤,这才将其残部重整旗鼓驱使着复还来;但是这么一耽搁和退缩的功夫,却发现启夏门内已经被城外冲进来的太平贼军,给重新夺取和布阵下来。

    然后,随着更多更密集的火器,不断从城头、城下和城门便投入到使用当中,官军在启厦门正对的长街上所组织的后续攻势,也在一次又有一次被粉碎和挫败当中,变得越发疲弱和无力起来。

    然后,这些从启厦门内的反攻得手的太平军,却并没有因此满足和安于现状,又循着官军反攻不力败退时所留下的防线缺口和空虚处,辗转分出一直生力军以王彦章为前导,侧向攻杀王中路明德门的战线。

    结果正在明德门上下奋力激战当中的忠武军、神策军、泰宁军三支客军,还有负责殿后的昭义军所部,就这么被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拦腰截断了;

    于是,这些官军所部一时间的后力不济,在来自明德门内外生力军包夹反击下,很容易就被打乱了原本配合和协同,变成了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

    然后,又随着上前接应的昭义军副使孟迁,当场为炮子所中毙命,麾下所部将士惊骇之下沿着朱雀长街自行撤走;最终演变成为了着三支客军各自争相突围的大溃乱。

    因此,正在光化门鏖战不休的丰州都防御使史可及,及其麾下天德军也见机不妙之下;也抢在明德门和启夏门的援军合流攻杀过来之前;毫不犹豫的丢下了协同作战的振武军,不顾损失的抽身退走了。

    结果导致振武军衙前兵马使契苾信(节度使契苾璋之子),连同千余振武卒、回鹘兵被围困当场;一直苦战待援死伤过半至天黑之后才彻底放弃,开始自行四散出逃;而契苾信亦是被火铳击伤就擒。

    于是,官军通过连日的轮番攻势和苦战,所推进到长安南郭内城墙上的上风和优势;短时间内就在城外来援的生力军反攻之势下迅速的损失殆尽,而相继重新退回到了过火前数个城坊外,所布置最初的攻击起始线去了。

    而当行营都统崔安潜得到消息后重新站到丹凤门上来督战,却只能见到烟火中如潮败退倒卷而来的官军旗帜之际,也忍不住再度摔断了第三只手持的拂尘而对着左右怒吼道:

    “局面何至于此乎?,官军在城南的眼线和探报呢,为什么没人及时回复和报信!!!”

    “沙陀和党项的蕃落军呢,难道拓跋思恭和朱邪翼圣的麾下,都是见敌不闻的死人么。。”

    继续心烦卡文中,今天就只有这些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