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残

424.第424章 各般(中

    第424章 各般(中

    草河之畔,漫山遍野的草木盈盈之中。

    探报捉生队的火长易大毛蠕动着身体,努力的一点点靠近远处正在站哨的人影;就像是一团被晒得萎靡不振的草木。只听轻不可闻的突地一声,沾了箭毒木树汁的吹箭,轻易的钉在对方袒露出来的侧后颈上。

    然后,他就眼疾手快的从后方搀扶住,对方已然变得僵直的身躯;又缓缓放倒在一侧树干上,就像是斜靠着打盹一般的让人一时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老鳖你这是作甚。。”

    然而,就像是老天偏要与他作对一般的,树下另侧的死角內却是传出一声近在咫尺的轻声呼唤和询问。赫然是对方在这个视野良好而方便藏匿的位置上,安排了明暗双哨来以防万一。

    霎那间心眼都要提到嗓子口的易大毛,却是捏着自己的鼻翼摇动着尸体故作哼哼了两声。随后树干背后就探出一张有些睡眼惺忪,又满是泥垢与乱发的人脸来。

    “你在说个甚哩。。”

    然后就被易大毛一把掩口按捺住脑袋抵在树干,而另手抄着一只短匕直插道眼窝里去;霎那间对方奋力挣扎“呃呃”了数声之后,才颓然落下抽拔出半截横刀的手臂。

    易大毛如此炮制着,继续将其推扶着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抹掉面上的血浆和秽物,再用散开包头下的乱发,斜斜遮掩住脸上的窟窿。这时候,不远处再度传出了悉悉索索的行走声。

    却是在山坡下疯长过腰的草中又走来了两个,分别拄着长矛和挎着弓箭的身影。然而,这一次就不用易大毛再额外操心和应付了;

    只见在叫响的鹧鸪声中,正在交谈中落后一步的弓手,瞬间就被草中抛出的一根套索给拖倒在地。而另一名拿着长矛的方才惊觉转身过去,却被林间骤然发出的一枚石弹给砸在侧头上,霎那间就红白迸溅着侧身歪倒下去。

    却是易大毛埋伏在附近的同伴们,也因地制宜的相继出手了;比如那个使套索的叫“一根筋”前岭西山民杨大象,就擅长用兽筋制成的软索,来讨杀猎物;

    而另外一个砸倒敌人的石弹,却是来自别号“弹子张”的安南峰州猎户张悬,号称在他要死便死、要伤便伤,打晕了也能活捉的手法下绝少漏网。

    因此,在草丛里的一阵摇动之后,重新站起来两个类似衣甲的人物,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而在远近沙沙吹拂而过的风声,以及此起彼伏间杂的闷哼当中,一场光头化日之下遮遮掩掩的杀戮,也当是正在进行时中。这种风平浪静之下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戮,一直持续了好几刻之后,才被临时炊火的土灶前第一声惨叫给打破了。

    却是有一名敌兵栽倒在灶火里又被烧得惨叫起来。但这时候,这处山丘凹陷处的临时据点兼做警哨营地里。足足两个队约莫六七十号人,就只剩下四散在营帐里而被惊醒起来,而大多衣衫不整的十几位漏网之鱼了。

    因此,在短促的片刻强攻与围杀之下,这处弥漫着血腥气的荫蔽营地,也再度归附了平静当中。随着后续负责轮替人手上前,易大毛也从外围戒哨的位置中走出来,而加入到对这处营地的搜查当中去了。

    当他抵达营地当中死尸最多的位置上时,就听有人在对着这一队的捉生校尉董周道。

    “已经清点出来,所有的人都在这儿了,”

    “因为弟兄们一下没能收的住手,所以这里只剩下六个还能喘气的。。”

    “其中能在当下开口说话的只有两个。。兄弟们正在抓紧讯问呢。。”

    “老易赶紧过来。。正好有些事物要你来分辨。。看看能否找出些跟脚和线索来。。”

    然后董周见到易大毛之后,不由连声道。

    随后,易大毛就待到了分类粗粗整理好的一具具尸体,以及身旁放置的小堆物件面前,仔细的查看和翻检了起来。

    虽然这处营地当中可以掩去了旗帜鼓号,和其他可以证明身份、归属的物件;但是在这些尸体上拔落下来的东西,还是可以找到依稀一些丝马迹的。

    不久之后,易大毛皱起的眉梢就再度松展开来,而对着问讯过来的捉生校尉董周道:

    “如我所料不错的话,根据随身物件和习惯所在,这些大多数都是宣歙一带的人等;根据手足上的痕迹断定,怕还不少人曾当过官军的情形呢。。”

    听到这个判断,董周不由眼神一动而在心中转过好几个念头来;作为怒风营里出来老义军资格,又担负着刺敌捉生的要任,他自然比别人知道更多消息的渠道。

    比如定期内部发布的大将军府方面动态当中;他也依稀知道在大将军府短期停驻的宣州境内,有资格和机会在当地募兵和收纳投降官军的,也就是大将军府本阵护卫力量,后军使费传古麾下的那几只人马了。

    然而,费传古那时其实已然亲率人马争战在江北,因此这个范围还可以进一步的缩小一些。这时候,又有人前来汇报:

    “那两名俘获已经开口了,他们原本是本地降服的土团所属;新近才被分派归列为一部人马;随又被指派给另一支身份不明的义军为向导和引路。。”

    “刚刚从附近的的汶口寨,给临时调遣过来把守这处的;对了,就是在别遣队遇袭的同一日呢。。至于其他更多的,则暂时还没能逼问出来。。”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所线索了。。速速派人呈秉给赵都尉吧。。。我们继续上马启程向前,沿着这条线追索下去就是了。。”

    董周听到这里也当下决定到,然而这时又有新的报告和发现。

    “东面的大路上,有一队人马向这儿过来了。。押解了好些东西呢。。”

    而在不久之后,他们就获得了更多的发现和线索。因为,在这支蜿蜒而行的运送队伍当中,赫然是驮挽和拖曳着许多看起来颇为沉重的物资。而在这些车马驮载的一些物件,看起来也是同样的颇为眼熟。

    “看来基本上没差了,这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线索了。。”

    站在高处的董周,收起水磨黄铜的千里眼叹息道。

    “兄弟们都做好了准备,好好招待一番了。。”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激烈而短促的演变之后,这次营地当中再度被形形色色蓬头垢面的俘虏和尸体,以及七倒八歪的车马给充斥着。

    而随着一声令下收拾停当换过了沾满血迹的装束,重新上马驱驰而走的易大毛,也提着缰绳在马背上突然下了一个决心。

    这次回去一定要向表明心思,哪怕对方是个带着拖油瓶的寡妇。虽然太平军一般只有老卒,才具有结婚成家的条件和资格;但是不妨碍他劝说那个叫王一琳的女人和自己先住到一起。

    这样他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军营里,但是作为自己名下的基本福利和保障,得以每月十五钱低廉租用的那间房舍,却也可以不用空置在哪儿浪费掉。

    这也是时下许多暂时办不起亲事的普通士卒,最常见的做法和选择之一;通过说合和介绍,找个无依无靠的女人且住在一起;

    日常负责照管房子和家什,顺带做一些女营里编排的杂活,就可以确保糊口,还可以让士卒偶然享受一番家庭生活的滋味。

    他如此浮想联翩着,就听到前方传来减速的哨子声;然后,就听到远处隐约可见的烟火和时断时续的厮杀声;那一刻,他们都觉得这战场的嘶鸣声,却是未曾有这么动听过。

    “马上发出响箭和焰信。。我们此行的指望怕就在眼前了。。”

    他不由重重吐了一口郁气,大声喝道

    感谢:

    用户蓝色的冰打赏《唐残》100书币!

    用户bob2002打赏《唐残》100书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