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第382章 甩锅

    第382章 甩锅

    魔罗此时见孔宣已经离去,实际上就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打算了,但是,直接问出来也是有点不太合适。

    于是……魔罗便尝试着说道:“好……敖丙道友,你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想要离去,那么,我自然没有什么太多的道理要留下你。不过虽说如此……不如还是让我来送你一番吧。”

    她见在自己的行动之下苏橙没有什么反应,其实反倒是心中更佩服苏橙。

    如果苏橙轻易就被自己诱惑了的话,虽然也属正常,但却不能够真的被魔罗高看一眼。

    毕竟,欲望越多的人,虽然更好控制,但往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听了魔罗的话之后,苏橙心中对她的想法也有所猜测。

    一般情况的话,这种状态下应该赶紧是溜之大吉就好了。事实上,如果是没有去北海海眼的苏橙的话,此时估计也就早就溜走了。

    但如今却不一样。

    如今的苏橙是在北海海眼见过天魔王欲色天的。自然,对魔族有着比之前更加深厚的了解,以及更远大的理解。

    相应的,他也产生了更多计划。

    于是苏橙见这魔罗似乎还有要送自己的意思,也是眉头一挑,微微一笑道:“既然灵雀道友有如此情义,那么,我也不好拒绝。也罢,就麻烦道友了。”

    说罢,便轻轻地拉起了魔罗的手,驾驭神通,与魔罗一同向北方激射而去。

    两个人一路行了能有三千里,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魔罗有些奇怪地问道:“敖丙道友,你走的这么急,那袁洪徒弟又要怎么办呐?”

    苏橙轻轻地松开了魔罗的手,说道:“我那徒弟修炼的乃是蚩尤的魔功,而我乃是蚩尤的后裔,自然有办法能够联络到他。”

    “!?”

    魔罗闻言顿时大惊。

    她没想到苏橙竟然直接将这句话宣之于口,顿时惊讶地退后了几步。

    虽然她在看到袁洪的功法之后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可是几百年如此,刚刚的魔罗还是没有正式确认。

    再说了,就算真的已经猜到了,她也是决计猜测不到苏橙竟然敢于直接跟自己说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难不成……他猜测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那又怎么可能!?

    “灵雀道友,不必惊讶。”苏橙淡淡的说道:“适才我看灵雀道友对我一片深情,竟然肯将十二品灭世黑莲都借给了我,那么……我此时也没有想要瞒着道友的想法了。”

    “……不知敖丙道友所指何事?”魔罗不由得心念一动,开口问道。

    “实不相瞒,我虽然是龙族,但却也是得到了那兵主蚩尤传承的蚩尤后裔。”苏橙说着,便一挥手,顿时一面铁令出现在他的手中。

    正式蚩尤的令牌,神煞令!

    “神煞令!!”

    魔罗顿时大惊。

    以她的身份,自然知道这蚩尤令牌的意义。

    见此牌,如若见蚩尤本尊!

    虽然说,所谓的兵主蚩尤对于魔罗而言,其实也只是一个后辈罢了。可是即便如此,蚩尤的前身——乃是魔族与巫族。而她本身,更是人族当中一个极为强大的变数一般的存在。

    即便是魔罗,对于蚩尤也是不敢小觑的。更何况,现在的蚩尤代表的已然是另一个背景了,不是简简单单的什么兵主之类的。

    “灵雀道友,想不到你也知道这神煞令代表着什么……”苏橙见到了魔罗的反应,不由得心中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

    虽然早就猜测了这神煞令非同小可,但是此时,其实才是真正的证明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神煞令,说是令牌,其实在这个时代叫做牙璋。

    所谓牙璋是一种有刃的器物,器身上端有刃,下端呈长方形,底部两侧有突出的鉏牙。牙璋是一种礼器。考古研究表明,它可能起源于黄河中下游一带。

    在最初的早期遗址发现的时候不知道它的作用,以为是兵符,后来经过多发的考古发现,其实牙璋的真实作用是原始社会祭祀的礼器,是以其特殊功能作用于礼制王权性质的古代中国的奴隶社会。

    由此可见,蚩尤神煞令,代表的意义绝对是非同一般的!

    那魔罗好歹也是第六天魔王,又称波旬、摩罗、六梵天主,梵文名叫“婆罗维摩婆奢跋提”。佛教欲界天魔之首。

    作为未来的释迦摩尼最大的敌人,肯定是对蚩尤神煞令有着充足的认识的。

    而苏橙所做的,其实就是察言观色。通过魔罗的表情来发现这件事情的真相……

    ……

    ……

    “敖丙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魔罗不禁皱起了眉头。

    通过苏橙的话,她判断,很可能苏橙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魔罗”而不是孔雀的这件事实。

    但是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他还要将蚩尤神煞令的事情告诉自己。

    难不成……

    魔罗突然涌现了一个想法。

    难不成,这敖丙动了真情!

    “灵雀道友,既然你对我有如此心意。那我也不对你隐瞒了。”苏橙淡淡地说道:“其实,我早已经有要反叛天庭的打算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魔罗的耳边响起。

    “敖丙道友……你……”

    魔罗不动声色地看着苏橙。

    如果她真的是孔雀,此时的反应必然很是过激。可是她实际上是魔族,早就视鸿钧玄门道法为自己的敌人。天庭,自然也是敌人之一。

    所以其实她才是真有这个想法的,此时听到了苏橙的话,虽然震惊,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示。

    “灵雀道友不必惊讶。”苏橙淡淡的说道:“实不相瞒,灵雀道友或许不知道,实际上,我龙族如今如此没落,实际上是有着极为复杂的原因的!灵雀道友,请你慢慢听我道来……”

    苏橙说着,就将欲色天的话对魔罗又重复了一番。

    这些话苏橙知道,其实魔罗也知道。不过魔罗不知道苏橙竟然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此时魔罗在听完苏橙的话之后,突然相信了苏橙是真心要反抗天庭的。

    毕竟,天庭对龙族所做的事情,是真的过分!

    “我龙族这些年来对天宫忠心耿耿,可是玉帝这厮,竟然对我龙族做出如此迫害的卑鄙行径!哼,当真是令人寒心至极。”苏橙的声音丝毫不隐藏其中的愠怒之色:

    “而如今,我已经对所谓的玄门道门失望至极!决计不和他们联手。实际上,灵雀道友有所不知,我已经决定要和魔门联手,共同商议大计!”

    苏橙的话让魔罗心中又是一惊。

    尤其是……魔门?

    特么的,和魔族联手!?

    那怎么我自己不知道啊!?

    我可是魔族之主啊!你和魔族联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瞬间,魔罗还以为苏橙是在忽悠自己。

    但随即苏橙又将欲色天的事情简单的改编了一下,说明之后,魔罗终于恍然大悟了。

    原来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因果呀。

    若是如此的话,那就有的说了。

    魔罗想到这里,不由得反而是暗暗地开始称赞起了欲色天。想不到,这欲色天竟然能够将这件事情干得这么漂亮,看来,事后要嘉奖一番。

    本来魔罗还想招揽苏橙,但现在根本不用了。因为苏橙已经是“自己人”了。

    但是魔罗毕竟也是老谋深算,虽然对这一点十分的满意,但却仍旧并不露出声色,只是稍微叹了口气,道:“敖丙道友……实不相瞒,既然你对我都已经如此坦诚相待了,那……我也不瞒你了。”

    “敖丙道友,其实,我正是魔族的人!”

    魔罗的这句话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透露出来的一样。但苏橙实际上早就想到了有此一说,顿时适时地露出了大吃一惊的神色:“什么!?灵雀道友,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正是。”

    魔罗淡淡说道:“实际上,我早就是魔族安排到凤族的人了……只不过,一直以来都并没有什么作为,只是维系着凤族的身份。”

    不错,魔罗正是想要借着孔雀原本的身份,来忽悠苏橙。

    只不过虽说如此,魔罗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说法。她之所以要这么说,其实是为了要让自己的身份不暴露而已。当然了,也不能真的透露出孔雀曾经挑拨过三族的事情,要不然,必定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

    魔罗说完之后,突然又问道:“敖丙道友,可若是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你要让孔宣去炼化十二品灭世黑莲?”

    魔罗不禁问道。

    因为,之前苏橙的做法,其实是真的。

    如果孔宣真的将十二品灭世黑莲炼化的话,那估计自己就算不死,也要元气大伤,只怕之后就没有什么作为了。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魔罗还是很耿耿于怀的。

    不过苏橙既然敢于说出这种话,自然也是心中有打算的,闻言却是一点都不慌,淡淡地说道:“很简单。因为,我虽然与魔族联手了,但是我背地里却还和阿修罗教也连着手!”

    “灵雀道友,既然你是魔族中人,但却并不作为。那么想必现在的你也并不是真心要想着魔族的。这样的话,那我就告诉你实情吧!”

    “我虽然跟魔族联手,但实际上,究其根本,我还是为了龙族。”

    “魔族虽然强大,可是就算是再强大,那也不过是我手下的一枚棋子,一个利用的工具罢了!”

    苏橙的声音越来越凌厉:“所以,必要的情况下。只要对我龙族有益处,那么我就可以毫不留情的舍弃魔族!天底下能够与我为信任的,除了蚩尤之外,也只有龙族了!”

    苏橙的声音顿时让魔罗知道了为什么。

    原来……他竟然是这种想法。

    “不错!”苏橙脸上涌出了几分猖狂的笑容:“灵雀道友,如今你是我能够信任的人了。我希望你可以永远追随着我。当然了,如果你想要与我为敌的话,那也无所谓。”

    “虽然我没有把握能够击杀你,可是想要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别忘了,我手中的神煞令。这个位置孔宣都反应不过来,如果现在你我动手,我直接逃跑的话,逃到阿修罗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日后你我便是生死之敌……当然了,你也没有必要为谁卖命。如果你只是想独善其身的话,那也是可以的。就当我从来没说过。”苏橙淡淡的说道:“但是,如果你愿意跟我携手,那么,以后我必将你看作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魔罗心中震惊,但是脸上却仍旧淡淡的,紧接着说道:“敖丙道友……你这是哪里的话。我对你的情谊早已经有所证明了不是吗……”

    魔罗说着,微微叹了口气,又说道:“只是,敖丙道友,我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不太清楚……”

    “什么事情?”

    “你说你是为了龙族,才去谋算那魔主波旬。那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

    “魔主波旬死了,对于如今龙族的盟友魔族来说,是一个强大的打击!那么,对龙族又有什么好处呢?”魔罗不禁问道。这也是她想问的。

    “呵呵……”苏橙冷笑了半晌,道:“灵雀道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想想,之前奉命寻找神煞令的是何人?你既然是魔族,应该也知道阿修罗教的动静吧……”

    “阿修罗教!?”魔罗眼中顿时出现了几分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原来,谋划魔族的真正幕后黑手,是阿修罗教,是冥河血祖!

    那就难怪了……难怪龙族如今这等没落,竟然敢得罪魔族,却原来背后主使是这货!

    魔罗眼中顿时涌现出了一道杀意。

    “不错……那冥河血祖实际上许下了我承诺。如果我能够在此想办法遏制住魔主波旬降临人间的话,那么她就会给我极大的好处。当然了,我这个人是很讲规矩的。按理来说我也不会得罪魔族这个盟友,只可惜……阿修罗教给我的好处太多了。”

    苏橙淡淡的说道:“而且,除了好处之外,还有一点也是原因之一。那就是,我与阿修罗教的合作是建立在魔族之前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