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3章 回不去了

    第313章 回不去了

    较早之前。

    大年三十晚上六点多。

    在彭城市内的某条干道上,一辆黑色的GMC房车平稳地行驶着。

    房车的内部经过了很大的改造,座位只剩下一个,而且明显是定制的,和原本的不一样,要大不少。

    其他的空间,都安装了各种各样的设备,前方的隔断层上有两面并排的屏幕,屏幕下方有许多可操控的按钮和摇杆。

    后方的空间里,有更多的设备,一架架微型、小型无人机安放在固定的位置中。

    混身覆盖着蛛网纹路般带金色光泽“皮肤”,坐在那唯一的座位上,正通过屏幕看着一些数据的“人”,正是良先生。

    看完数据后,良先生按下了和驾驶室的通话键:“老谢,把我送到地方后,给你放一天假。”

    司机听到这难听沙哑的声音后,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良先生,我不用放假的,放假了……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良先生说道:“我可以多给你两天假,去看一看你家人。”

    司机回道:“不用了良先生,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也认不出来,既然没办法相认,那也没必要出现在边上了,没有意义。反正一直都可以通过您安排的监控视频看到他们,知道他们过得很好就行了。”

    良先生侧头想了想,又问道:“老谢,你跟着我多久了?”

    “算上今天,是两千零九十三天。”老谢没有任何犹豫地回道。

    “已经五年多了,你会不会觉得累了。”良先生问道。

    老谢又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是您给了我新生,如果没有您,我估计还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得别人伺候,活死人一样,平白拖累家人。是您让我重新站起来,又帮我照顾家人,我下半辈子唯一的意义,就是为您做事。”

    良先生松开了通话按键,却是直接打开了隔断层上连通驾驶室的一个小窗,他向后躺靠在那宽大舒适的座椅上,仿佛金属摩擦般的声音直接通过小窗传了过去:“你有没有觉得疑惑,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在做的又是什么事?”

    这次老谢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回道:“我读的书不多,没什么文化,太高深的道理也不懂,不过那么多博士、研究生,甚至教授都在帮您做事,我想您做的自然是大事,我既然不懂,按您说的去做就行了。”

    良先生无声地笑了起来,嘴角咧开,直到耳根处。

    没多久,黑色的房车开进了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那辆车直接开往最下一层单独且封闭得停车场,那是独属于良先生的。

    不过这一层的停车场入口处也没有人守在,是一个自动的闸门,闸门前的摄像头扫描了车牌后,老谢便放下了车窗,让一个伸过来的、金属臂连着的扫描仪扫自己的脸,一秒后,扫描仪缩了回去,厚重的闸门匀速升起。

    最下一层的停车场内乍看起来空间比上面几层小很多,停了各种各样的改装车辆、无人机和其他设备,还有零星几名正在维护无人机的工作人员。不过从旁边的结构就可以看出来,这一层还有大量隔出来的封闭空间。

    房车停在了专属电梯前,老谢下车,打开房车的对开门后,提着一个箱子走到电梯旁等候。

    老谢是个脸大身宽、虎背熊腰的中年人,光看布满蚯蚓疤痕脸就能感到一股凶悍之气,不过他走路的姿势看起来却有种怪异的不协调感。

    片刻后,老谢身旁的电梯发出滴的一声响,电梯门打开,很轻的脚步声响起。

    老谢将那箱子放到了电梯里,然后走出来,在电梯门前微微鞠躬。

    电梯门缓缓关上,开始往下——原来这里依然不是这座建筑的最底一层。

    从头到尾,老谢也没有看到良先生从车上下来,但他很清楚,良先生已经上了电梯了——这个电梯只有良先生能进得了。

    而且他也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良先生都是“看不到”的。

    电梯下行后,老谢上车整理了一下,便去了地下室的一个房间——这是他的专属房间之一,以前良先生来这里,他也基本是在这边房间等待。

    房间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椅一柜,不过看起来都很有质感,桌子可以电动升降,多角度调整,椅子也是人体工学,因为有很好的排气设施,房间内的空气也不错。

    他坐在椅子上,唤醒休眠的电脑,直接打开桌面上的一个软件,然后便看到一个如监控主控画面般的九宫格页面。

    他点开其中一个画面,里面是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在用电视玩XBOX的视频,从对话来看,应该是兄弟俩,而他们所在的室内环境可以看出来,装修和电器都很高档,生活条件应该很好。

    老谢看着那俩少年玩游戏,又看着他们被一个中年妇女叫到餐桌旁开始吃饭,切换了另一个画面,换了其他角度后,可以看到餐桌边还坐了三名老人,那是孩子的爷爷和外公外婆。

    看着那一大家子在一起吃团圆饭、年夜饭,老谢的嘴角也不知不觉地带上了微笑,脸上的凶悍之气,一下子被冲散不少。

    ……

    坐着专属的电梯到达最底层后,电梯门打开的同时,良先生的身形重新显露出来。

    相比起之前的停车场,现在这个地方倒更宽阔一些,一整片看过去竟是差不多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天花板上都是看起来如巨大方砖般的白色灯栅,在全部灯光打开的情况下,各种设备展露在眼前,看起来极有科技感,仿佛电影里超级英雄的基地一般。

    不过这里除了良先生外,一个人都没有,让人有种冰冷、孤寂的感觉。

    良先生提着箱子,走到最中间的操作台前坐下,将箱子打开,把里面那个一身“伤痕”的兔子木雕拿了出来,放在平台边上,就像一个摆件般。

    与此同时,周边几个屏幕从天花板上降下来,上面都是一架架在全国各个不同地方工作的无人机传回的画面或建筑内部的监控画面。

    画面上都是一个个还在工作的团队的具体情况,其中也包括在伍舒山附近别墅过除夕的方苹芳团队,不过传回的画面是别墅上方的无人机,而不是建筑内部画面。

    但通过切换到红外热成像模式下后,靠窗户边上的人在活动的时候所处的位置,都可以看到。

    甚至如果他愿意,也可以打开里面团队成员所带设备上的麦克风,直接监听里面的声音,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做。

    其中一个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忽然消失,变成了一个视频请求,这是他的内部联络系统,像方苹芳、米乔以及其他“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研究团队的负责人、重要研发人员,要联系他的时候,都是用这个系统,需要有专属的硬件设备才行。

    不过现在申请视频的人,并不是他在秘密部门的任何一个下属,而是“神行科技”的大老板——鲁城安。

    良先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视频。

    当然,和他与方苹芳等人通讯时一样,也是他能看到对方的画面,对方看不到他的。

    屏幕上,一个头发染黑、梳得妥帖、面带威严之气的老者出现,他看着摄像头眉头皱了一下:“阿良,你那边的视频也开一下。”

    良先生难听的声音响起:“不用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画面上,这位“神行科技”的创始人沉默了一下,转而道:“阿良,今晚是除夕。”

    “我知道。”良先生说道。

    双方再次陷入沉默。

    半分钟后,鲁城安叹了口气:“阿良,回来一起过吧。”

    良先生的视线从鲁城安的视频上移看,没有眼皮的眼睛看向了一面黑屏没有画面的屏幕,上面因为光线的缘故,反射着他此时的样子,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听起来更难听了:

    “太晚了,回不去了。”

    鲁城安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片刻后说道:“偶尔……回来一起看看你妈妈。”

    “我有她的照片。”良先生说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

    “骨灰和照片一样,都只是怀念她的一个寄托物品,没有太大的区别。”良先生在座椅上的身影忽然消失,进入了隐形的状态,虽然他并没有打开对着自己的摄像头,鲁城安看不到他。

    鲁城安眉头微皱,问道:“阿良,你不会还在想着……要让她起死回生吧?”

    “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的。哪怕是通过基因克隆技术再造一个人出来,她也不再是她了。”良先生微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只是,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鲁城安长叹了口气,良久后,问道:“阿良……你还是我的儿子吗?”

    等了许久没有回答,鲁城安终于失望地结束了通讯。

    良先生的身影慢慢在座椅上显现出来,所有屏幕上的画面同时消失,屏幕升起,缩回了天花板里。

    然后他看向了空旷的室内中央,那里通过老视频画面制作出来的裸眼3D全息投影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对年轻夫妇在给刚牙牙学语的儿子过生日时拍的视频,里面的小男孩看起来活泼可爱,年轻夫妇虽然不算多帅、多美,但看起来却都颇有气质,而且是十分恩爱,正在爱怜地逗弄着儿子。

    看着这些画面,良先生那难听的、带着金属颗粒摩擦般的声音响起:

    “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

    ……

    星城市,刘诗铃家中。

    陪着女儿吃完只有母女两人的年夜饭后,诗铃妈妈一边洗碗,一边忍不住抹眼泪,然后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哭。

    她今天又和诗铃爸爸在电话里吵架了,她觉得现在一家三口待在一起就行了,之前他们的房子已经卖掉,完全可以在星城在买一套房子。相比起之前那座城市,星城的房价要更合理一些。

    而只要有了房子,其他的都好办,等到刘诗铃上小学后,她也可以开始出去工作,一起赚钱。

    但诗铃爸爸对他之前那个公司依然还有些恋恋不忘,还想再“争取”一点,想继续之前的事业,以至于年三十都没法回来一家三口一起过。

    因为这个事,他们已经吵过不止一次了,有一次甚至还把女儿吓到“离家出走”了。

    好在现在女儿懂事多了,晚上问过一次的“爸爸不回来吗”,她没有回答后,就没有再提过这个问题。

    洗完碗,收拾完厨房,回到客厅诗铃妈妈却是一愣,因为她看到客厅的中间摆了张小板凳,板凳边上还摆着一罐瓜子和一瓶可乐,而她女儿正趴在鞋柜边上。

    “刘诗铃,你趴在地上在干嘛?”诗铃妈妈赶紧问道。

    刘诗铃一指客厅中间的小板凳:“妈妈,那里是你的位置,微挨批座位!春节晚会开始前,我要给你表演个节目,你快坐嘛!吃瓜子,喝可乐!”

    诗铃妈妈愣愣地在那平时女儿坐的小板凳上坐下,因为这板凳实在太低了,坐下的时候还差点摔倒,赶紧用手撑着地才保持住平衡。

    “妈妈坐好了吗?坐好了我要开始了!”刘诗铃钻到鞋柜背后,大声问道。

    “好了好了,你要表演什么呀?”诗铃妈妈一头雾水地问道。

    “我要表演魔法……嗯……魔术纸人大战!妈妈你是第一个看到的!”刘诗铃语气颇带点自豪和得意地说道。

    诗铃妈妈笑了笑,心里有点暖,她知道,这是女儿知道自己心情不好,故意要来取悦她的。

    不管女儿表演得怎么样,有这份心,她就很高兴了。

    “我开始了!”

    刘诗铃说着,胖乎乎的小手拿了个纸鹤放到了鞋柜上,然后松开手,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可爱的、漂亮的仙鹤,她的名字叫旺仔,她在快乐山谷快乐地生活着!”

    那只纸鹤看起来和普通的纸鹤折法有些不同,看着比较肥一些,两个翅膀的一个关节都搭在鞋柜上,帮助做支撑。

    随着刘诗铃的解说,那只在鞋柜上的纸鹤,竟是开始左右挪动着两只翅膀,在鞋柜上慢慢移动了起来。

    “哎?!哎呀……”诗铃妈妈惊了,下意识想要站起来,但因为这板凳太矮了,一用力没站起来,又差点摔倒。

    “妈妈,我在表演,你要坐好了好好看呀!”刘诗铃有些不满的声音在鞋柜后响起。

    “好好,我好好看。”诗铃妈妈只好重新坐好,然后瞪大眼睛看着那只鞋柜上肥纸鹤,心态已经从对女儿的包容变成了好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