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第306章 第三百〇五章 一起过年

    第306章 第三百〇五章 一起过年

    夏离冰知道,向坤肯定明白她要玩“猜硬币游戏”的目的。

    如果是不想让她发现硬币的特异,那最开始的两次,向坤就完全可以故意猜错一次。

    如果是故意想要她发现硬币的特异,那接下来她换成普通硬币后,向坤也同样应该故意猜错才对。

    但向坤的表现,明显是在告诉她:

    不论是不是那枚硬币,他都有把握猜到。

    向坤似乎在提醒她,他的特异之处,并不单在硬币上。

    夏离冰又想起了之前在超市里,向坤突然把手推车交给她,快步出了超市的情形。

    后来她通过向坤和那俩老同学的聊天得知,两位老同学的小孩之前差点跑到马路中间去,还好向坤正巧路过,及时把孩子抱了回来。

    她当然知道,向坤不是“正巧”路过。

    但他是怎么知道那个情况的?

    他在超市里的时候,视线上是看不到超市外马路上情况的。

    又或者,向坤出去是因为其他的事情,确实是“正巧”看到那老同学的小孩有危险,然后顺手救下来。

    夏离冰又想起,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杨真儿发来视频请求,手机只有震动提示,但向坤却几乎和她同时看向了她装手机的那个兜。

    在没那么嘈杂的地方,离得比较近的话,旁边的人听到手机震动造成的声音很正常。但当时他们身处公交车上,各种胎躁风噪、车内小电视上广告声、各种乘客的交谈声手机声、车外的高分贝噪音,都让人很难听清身边的细小声音,更何况她是坐着,而向坤是站着,本就有一定距离。

    所以,向坤的听觉或许异于常人,能够听到很多细微的声音?如果是这样的话,呆也能够解释很多以前她所发现的异状。

    并且她还通过记忆里对向坤的一些观察发现,不论是昨晚在咖啡厅猜硬币,还是今天在超市、在公车上的表现,向坤似乎都隐隐在有意地给她暗示自己的特异之处,行事风格和他以往有一些明显的不同。

    看起来,铜石镇后,她的“直球策略”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但她有些疑惑的是,如果向坤想让她发现自己身上的特异,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

    还不够信任她?

    不,不是这个原因。

    如果是不够信任的话,那以向坤一贯谨慎、缺乏安全感的行事风格来看,根本不会故意跟她透露这么多信息,而只会疏远她,戒备她,暗中观察她。

    不是信任,那是什么原因?

    在这一年里,引起向坤这么大变化的人或事,可能十分危险,向坤担心她知道了真相、参与进来后,也会遭遇危险?

    这个可能性倒是大一点,更符合她对向坤的判断。

    所以现在向坤是想要让她自己一点一点地发现真相,发现他的特异之处,以及造成这些特异之处的原因,从而慢慢意识到危险的程度,自己权衡?

    又或者是通过这个方式,来“考验”她的能力,看她有没有“承担”那种危险的能力?

    但以夏离冰对向坤的认知,这么多个月来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些猜测好像都还差点什么,不能完全解释向坤的行为动机。

    然后她想到了自己身上的秘密,心中有些恍然,是了,或许就像她在改变策略探查向坤一样,向坤也在改变策略探查她。

    看着手机上那个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向坤一脸傻笑在地上爬的照片,夏离冰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在重新地制定她的策略。

    她对向坤身上展现出的特异进行的观察、分析和探寻,并不单纯因为好奇心,很大原因还是来源于她自己。

    她也要权衡,自己是不是真地有必要完全知道向坤的秘密,是不是有必要参与进他可能在做的事情,这些对她自己的事,有没有帮助?

    ……

    剑州市,伍舒山景区附近,某别墅区内。

    本来这别墅区里住户就不多,大都是租给来旅游、度假的游客,自住的话,一般也都不会常住,毕竟这周边除了离伍舒山景区近外,除了山还是山,附近的配套生活设施太少了。今天大年三十,人就更少了,连物业、安保人员都少了非常多,整个别墅区看起来十分地冷清,甚至有点阴森。

    方苹芳、米乔等人组成的临时团队,依然还住在那栋别墅中。

    此时,他们这团队的主要成员,那最开始的六个人,都聚在别墅一楼的客厅中,等待着和良先生连线进行远程会议。

    之前的调查可以说是走进了死胡同,他们需要向良先生汇报,然后看看能不能给他们指条“新路”。

    几天的时间里,周锐在叶冲调拨的后勤人员的协助下,基本上确定了伍舒山主峰确实有蚂蚁这一种群缺失的情况,附近几座山峰区域内也发现一些明显属于蚂蚁的巢穴,很显然是有某种原因、某种存在,在影响蚂蚁的生存。

    方苹芳初步判断,这是那只能飞、能隐身的“隐形昆虫”造成的结果——很可能它是以蚂蚁为食,并且可能是赶尽杀绝,直接把蚁后吃了,才能造成这整个蚂蚁群落在这片区域消失的情况。

    但让周锐、方苹芳都有些抓狂的是,他们在确定蚂蚁群落情况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找那只“隐形昆虫”及其同类的活动痕迹,却一无所获,完全找不到一点痕迹,没找到巢穴,没找到活动的痕迹,没有粪便,没有同类,什么都没有。

    那边又是伍舒山主景区,经常有游客活动,他们根本没法做太过细致的探索和搜寻。

    而另一方面,方苹芳和米乔对那天晚上惊动“巨型猛禽”的那颗小石子的调查,同样没有任何进展。

    那石子实在是太普通了,用肉眼从直观层面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没放多久,方苹芳就直接寄去羊城的某个隶属“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的实验室,按着她的要求项目进行检测。

    但除了那石子外,那只“巨型猛禽”和“隐形昆虫”那晚造成了那么大的动静,却是一点身体组织都没有留下,明确和那“巨型猛禽”接触过的土壤、树木上,也没有检测到任何方苹芳以为能够得到的物质,这让她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现场实在是“干净”得有点过分,如果不是地上仿佛被犁过一遍的无数大坑、被横扫压折的大量植物,以及来自多个角度、多个摄录设备、多种成像模式拍摄的视频,无不证明着那晚确实发生过的事情,方苹芳都要怀疑,她看到的是不是纯是幻觉、那只巨大的猛禽根本不是实质存在的生物。

    方苹芳想要继续追寻那“巨型猛禽”和“隐形昆虫”的去向,申请技术支持,但良先生那里的答复却又是暂时还没有锁定位置,让他们先进行其他方面的调查。

    其他方面?

    方苹芳实在是不知道,要从哪些方面来调查了,那两只生物简直就像幽灵一样,完全超离了她之前学习的知识、建立的认知。

    就像在秦岭无人区发现的那个山洞,那山洞里带回来的飞禽残骸,带回来的那个兔子木雕一样。

    虽然遇到这种能够帮她打开视界,更好地探索未知的存在,她总是十分兴奋和期待,并且抱有绝大激情。

    但这些存在的很多特性,完全无法用她所学的系统知识来进行分析,却实在是让她有些头大。

    偏偏良先生又指定她来负责把总整个调查的方向,这让她有种握着方向盘却不认路也没有导航的焦躁感。

    虽然调查没有很大的进展,但这些天他们这个临时团队的所有人,却还是每天都要四处奔波,每晚都要忙到半夜,非常的疲惫。偏偏又是春节期间,其他人都是回家过年,他们却要在这里做着看不到成果的调查工作,情绪低落也是难免。

    所以看到客厅里周锐等人都是一副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模样,方苹芳也是能够理解。

    十几分钟后,和良先生的通信建立。

    和以前一样,还是良先生那边能看到他们的视频、听到他们的声音,而他们只能听到良先生那沙哑难听的声音。

    方苹芳作为团队领导者,将他们这段时间的最新调查结果汇报给良先生——其实结果就是没有任何进展,调查卡住了。

    但对这个情况,良先生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也丝毫都不担心,只是表示知道了,然后让她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进行。

    方苹芳只好直接说道:“良先生,你有什么建议吗?目前来看,我们只能等待羊城那边的实验室检测结果,以及一些设备运达,暂时而言,在伍舒山没有其他事可以做了。”

    然而良先生的回答依然没有变:“你做决定,需要什么告诉叶冲。”

    我要那两个生物的行踪啊!方苹芳在心里哀叹,但她知道这个需求说出来也没用,因为良先生已经给过回答了——它们的位置暂时无法锁定……但是不用担心,早晚能锁定。

    方苹芳索性说道:“这样的话,在预计的检测结果出来、最新一批设备运达前,是不是可以干脆让周锐、陈小姐他们放个假回家过春节?”

    良先生的回答又让一向沉静理智的她忍不住想抓头发:

    “你做决定。”

    结束了和良先生这场没什么实质意义的远程会议,方苹芳看向她的团队成员们,说道:“虽然今天已经是年三十,不过叶冲可以调车、安排行程,基本上最晚在正月初一晚上都可以到家,陪家人过完春节,等到调查有新的进展,我再让叶冲安排你们回来。”

    不过这话说完后,其他五人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

    过了一会,和方苹芳之前就有过合作、认识比较久的李仕玶笑道:“我就不回去了,家里本来就做好了安排,我回去反而是打乱他们的安排,不折腾了。”

    同样是负责安保工作的高树也说道:“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在哪过年都一样。”

    米乔也笑道:“我也一样,在这里和大家一块过年,还能有个伴,真要让我回‘家’,给我放假,我根本都不知道要去哪。”

    叶冲摇了摇头,简洁说道:“我也没什么家好回。”

    方苹芳又看向周锐,在她看来,他们这个六人团队里,最希望放假、最想回家过年的,肯定就是周锐了——之前还在齐澄市的时候,他就经常念叨着希望能放长假回家,好久没有回家见父母了。

    但周锐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说道:“方博士,我也不回去。”

    方苹芳皱眉:“周锐,你不要觉得只有你回去就不好意思,刚刚良先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团队都是我做决定,那你回去过年,就是我做的决定,没事的,我们不回去不是我们多热爱工作,单纯就是我们都没有回去的需求。”

    不过周锐依然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拒绝回家休假的福利。

    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整个团队都没有回去,只有他一人回去心里觉得怪怪的,每年拿那么高的薪水、又领那么高的外勤补贴、任务津贴,一个人回去休假,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而且良先生嘴上是说方博士决定,但难免心下会有介意,下次出任务不安排他,或是找机会把他开出秘密部门,那可就亏大了。

    但周锐不愿意回去,最大的原因还是他现在在调查的那“巨型猛禽”和“隐形昆虫”。

    特别是那只“隐形昆虫”的发现,让从小就很喜欢昆虫、最爱蚂蚁的他非常兴奋。

    他可不想错过对这只“隐形昆虫”的任何调查细节,他想要参与其中,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看到没有人愿意回去过年,方苹芳也没有多劝,对叶冲说道:“要是调查正在要紧时候,那自然不管是什么春节不春节了,但现在反正也没有什么事要做,大家有缘聚到一块过除夕,那还是要好好准备一下年夜饭……”

    叶冲笑道:“放心吧方博士,年夜饭我已经安排好了,下午就会有人送过来的。有饺子、有面条、有面饼,还有上万块的海鲜大锅,绝对丰盛。就是按外勤任务规章要求,不能喝酒,所以没法准备酒了,只能倍足饮料。”

    方苹芳点了点头:“那大家自由活动,晚上六点前回来,一起吃年夜饭。”

    说罢,她便上楼,准备回自己房间再整整思路。她不认为良先生会故意把他们这个团队扔在这晾着,肯定是认为这里还有东西可以调查,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良先生不直接给他们一个方向。

    “方博士,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米乔跟着方苹芳上了楼,在她要进房间前,追上她说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