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5章 老夏的直球

    第285章 老夏的直球

    “是啊。”老夏倒是很干脆地应道。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没回来?”向坤奇怪道。

    “我不知道。”老夏说道:“你不是每天早上都很早起来跑步么?我本来是打算等你下来跑步的时候跟你说的。”

    向坤一想还真是,来铜石镇这几天,除了第一天晚上是在酒店过的外,接下来连续三天,他都是夜行办事,然后每天早上以晨跑的借口买早餐回来。

    “那我要是今天偷懒,不起来跑步呢?”向坤故意道。

    “我打电话叫我表姐起来,她昨晚说好要送我。”老夏说道。

    好吧,赖床之王杨老三……

    向坤把车开出停车场,驶上马路,正想问问昨天晚上他离开后,他们在饭店玩些什么游戏的时候,夏离冰却是先开口道:“你昨晚没见刘副主任吧?”

    向坤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副驾的老夏,说道:“有见啊。”

    “那就是你见完刘副主任,又去做别的事了,忙了一晚上。”夏离冰很肯定地说道。

    向坤没有否认,也没有立刻编个理由,而是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他心里有点毛毛的,因为老夏平常话是很少的,有说话一般也都说得很简练,一旦要开启“话痨”模式,那肯定是有事。

    “因为我刚刚问‘昨晚没有回酒店?’时,你的回答。”夏离冰说。

    “我的回答有什么问题?”向坤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回应,应该说非常地粗略,有很大的转圜和解释的余地,甚至严格说来,也不算撒谎。

    夏离冰转头看着他,徐徐说道:“你昨晚离开饭店的时候,说的是刘副主任找你。所以按你的性格,正常情况下,刚刚的回答会直接说明昨晚和刘副主任谈完事太晚了,然后在具体什么地方过夜。你比较抗拒跟相熟的好友撒谎,所以除非不得已的情况下,你不会直接说谎,而喜欢采用模糊性的语言来引导其他人往你希望的方向想。”

    向坤听得一怔,仔细一想,好像自己还真的是这个习惯,特别是在需要隐藏自己变异成吸血鬼的秘密,面对不认识或是不太熟的人时撒谎毫无压力,只会考虑有没有暴露的隐患,但在面对亲朋好友时,却希望能不撒谎尽量不撒谎——虽然有时候其实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因为他语言引导下,其实达到的依然还是撒谎的效果。

    但老夏只依靠这一点,就能断定他是去做其他事了?

    夏离冰似乎知道他的疑惑,又继续说道:“你的鞋子虽然明显擦过,但鞋面上还是有很多山里泥土的痕迹,而且相比起昨天晚上,你的鞋子磨损很严重,裤子也一样,有树木和泥土的味道,你昨天应该进山了。但你的外套没有任何痕迹,说明你进山的时候没有穿这件外套。”

    向坤默然,这一点被老夏注意到,倒是不算太意外。

    他昨天晚上按着白天窥听到的信息,前往山中游客拍到照片的区域,其实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的,只是想要看看那只“变异大鸟”可能留下的痕迹,然后重点便会放到米乔等人身上,观察“神行科技”的调查手段。

    所以他只是把外套留在了车上,其他的衣服并没有的更换,也没有像之前在多处山区一样脱鞋赤脚。进山的时候,他本身也挺小心的,没有把鞋子和衣裤弄脏。

    但没想到昨晚竟会直接发现了那只“变异大鸟”,在后来的时间里,他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自然顾不上自己的衣裤、鞋子有没有弄脏和磨损。

    在快速地于观测“变异大鸟”的位置和窥听“神行科技”的位置之间转移过程中,基本上是忽略一切艰险地形,穿梭没有路的茂林,攀爬陡峭崖壁,都是不止一次,这种强度下,留下的磨损痕迹自然不小。

    不过正常来讲,这其实也不算什么问题。

    他在上车前有专门简单清理一下衣服鞋子上的泥土和其他痕迹,然后套上没有穿进山里的那件厚实棉外套,不论是痕迹还是气味,都遮掩大半,他相信普通人是不会注意到的。这次跟他一起来铜石镇的其他九位朋友,估计都不会察觉。

    而且在他看来,自己回来后直接回酒店房间,被叫起来开门的自成肯定是睡得迷迷糊糊自然不会察觉到什么问题,他洗个澡衣服一换就OK了。

    结果在大堂偏偏遇到了老夏,老夏偏偏就注意到了这些细节。

    老夏不仅眼尖,鼻子倒也是挺灵的嘛。

    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向坤并没有将酒店里的朋友们当成需要高度防范和戒备的对象。

    向坤正琢磨着应该怎么回答、解释昨晚的去向,夏离冰却是继续说道:“你昨天载我们回‘游珑饭店’的时候,我扫了眼里程表,是116456公里,刚刚上车的时候看到的是116531公里,按你昨晚行驶的距离,综合你这几天去过的地方,以及你身上的痕迹来推测,你最可能去的是崇云村附近的山区或伍舒山景区。

    “不过如果你去的是崇云村附近,你刚刚应该会很含糊地说在崇云村过夜,让我以为你是住在刘副主任家,但你并没有这么说,所以我更倾向你昨晚是去伍舒山景区了。

    “再联系到昨天白天你在景区的状态,我猜测你当时可能并不完全是身体不适,而是烦恼某件事情,昨晚就是去处理那件事。昨天那两个司机,可能也和那件事情有关。

    “你现在看起来并不怎么疲惫,所以处理的事情应该不会很耗体力,可能也有睡了一会。

    “从刚刚你进酒店时的表情和肢体动作看,虽然没有很兴奋,但也没有沮丧,昨晚处理那件事情应该还算顺利。”

    夏离冰说话的时候,向坤目视前方,安静地开车,没有插言。

    表面上的向坤嘴角带着淡淡微笑,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古井无波,但心里的向坤嘴巴已经张成一个大大的O形。

    他早就知道老夏一直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已经看出些什么,针对老夏建立的认知模型,他也一直自认为相对比较完善了。但听老夏刚刚这一说,他才发现,原本的认知模型还是有很多偏离,依然还是太“小看”老夏了。

    刚刚这一通推测、分析,除了对两个司机和事件的联系那里不正确外,其他的方向其实都没什么错。

    车厢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向坤抬眼一看,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动车站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过春节?”向坤一开口,却是和之前的话题完全没有关系的话。

    “我不回去。”夏离冰说。

    “为什么?”向坤有些意外。

    “父母在国外不回来,医院缺人值班,我就申请了。”夏离冰简单地说道,又回到了往常一贯惜字如金的状态。

    “噢,回头我送你双筷子,你记得查收。”向坤点了点头,又是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而夏离冰却也没有任何疑惑地点头应“好”。

    这时候车已经在动车站停下,夏离冰拿上背包后,也是冒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你还有幸运硬币吗?也给我一枚?”

    向坤愣了下,有些哭笑不得道:“你是说我送娜娜那枚吧?你都知道是‘幸运硬币’了,哪还有那么多?我又不是‘幸运之神’。”

    “你送给‘小苹果’那种也行。”夏离冰又说道。

    向坤奇怪道:“你还知道我送‘小苹果’硬币?”他跟“小苹果”说过“寄物感知”的事不要告诉其他人,他相信“小苹果”不会说出来的,哪怕现在她已经和唐宝娜、杨真儿、夏离冰关系很好了,也不会说。

    “这两天我们都在一起练手指‘翻硬币’,昨天晚上和她视频的时候,娜娜说她的硬币是你送的‘幸运硬币’,小苹果说她用的那枚硬币也是你送的,你没有告诉她那是不是‘幸运硬币’,但她觉得那硬币也挺‘幸运’的。”夏离冰快速地解释道,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似乎笃定向坤那里还有“幸运硬币”。

    向坤转过身面对着她,装模作样地伸出十指在她面前快速活动着,一副要变魔术的架势:“我这里确实还有一枚硬币,不过不是‘幸运硬币’,也不是‘普通硬币’,它是……万能硬币!”话音一落,一枚硬币在向坤眼花缭乱的手指动作中,翻转到他食指与中指之间,然后轻轻放到夏离冰手心。

    “这枚硬币,看着普普通通,但其实也是有点来历的……”

    向坤正准备开动脑洞给这枚硬币赋予一点什么故事,夏离冰却是直接把那硬币往裤袋一塞:“回头微信上聊。”然后提着背包下车,往入口处走去。

    看着夏离冰高挑的背影和摇晃的马尾消失在进站的人群中,向坤无奈苦笑一声,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若有所思。

    回想刚刚路上夏离冰说的话,他忽然意识到,不是他对老夏的认知模型偏差太大,而是老夏忽然改变了行事习惯。

    其实以前有很多事情,有很多情况,夏离冰看的也比其他人多,比其他人透彻,但大部分时间,她都和向坤一样,看破不说破,并不直接把别人的锅盖揭开,就算说也只说一部分,互相之间还是留有更多的余地和试探的空间。

    但今天老夏明显抛开了以前的行为模式,用的是更凶猛的直球,直接把向坤的锅盖一掀:“让俺瞧瞧你在煮的啥?”

    不过在那一通分析后,老夏又并没有要从他这里得到任何的答案,并没有要他确定那些分析和猜测到底对不对,也没有要他说出昨天晚上具体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仿佛只是单纯地告诉向坤,她看出了向坤在隐藏着些什么,以及如何看出来的。

    那么,为什么呢?

    老夏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图啥捏?

    还有硬币,她是通过分析和观察发现了硬币展现出的什么异常,还是直接对唐宝娜手中的“幸运硬币”有什么特殊感应?

    如果不是对那硬币有什么特殊的观感,按老夏的性格,是不会特意向他要的。

    这同样是在跟他表示:

    硬币有问题,我也看出来了哟!

    向坤倒是并不担心被老夏看出这些情况,因为他很确定,老夏对他并没有恶意,但也并不是纯粹的好奇,好像老夏之所以这么关注他,还有其他的动力,其他的原因。

    向坤琢磨着,等他按着之前的计划,真的成功地感知到老夏的情绪,或是引发了她的梦境后,如果能找到老夏在“情绪注入”物品之下特殊反馈的原因,并且找出她如此关注自己的动力后,或许可以对老夏稍微“开诚布公”一点,将他对老夏的认知也“分享”给她。

    ……

    动车上,夏离冰将背包放到了行李架上,不过在那之前,她将自己的黑色皮面本从包中取出。

    坐到位置上后,她从那皮面本中取出一张画满黑色圆圈和弧线的B5笔记本纸页展开,一边看着上面的线条,手指一边翻转着向坤刚刚送她的那枚一元硬币。

    硬币在她修长的手指间翻转,从拇指、食指捏住一推,中指拨动、食指推送,无名指接力,小指托住,由手心和拇指会和,又来一个轮回。

    硬币翻转得愈加娴熟,夏离冰却是愈加肯定向坤送她的硬币“手感”更好,翻起来更顺手。

    这应该并非心理作用,而是切切实实客观存在的特性。

    “会是什么原因?”

    夏离冰心里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当然,她知道向坤当时要讲的“来历”肯定是临时瞎编的,所以根本懒得听。

    刚刚在车上,她其实并没有把她所有的分析结果都告诉向坤。

    就像她说看到向坤早上的精神还很好,并不怎么疲惫,所以推测昨晚没有太耗体力,就算进山,应该也没有走很久。

    但那只是正常情况下的推测。

    实际上,夏离冰很早前就发现了,向坤的体能、身体素质非常地强,身体上有很多“非常”之处,所以不能用“正常情况”的推测。

    何况以向坤鞋子和裤子的磨损、脏污情况来看,他昨晚的运动量,怎么也小不了。

    和身体的特异相联系的,是饮食这方面,向坤同样也有非常大的特异之处。

    以他展现出来的身体素质、力量、块头,正常情况下食量应该非常大,而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展现出相匹配的食量。

    偶尔一次两次,还可以以少食多餐或没有胃口解释,但夏离冰和向坤已经一起吃过非常多顿饭了。这几天更是大部分正餐都在一块吃,所以在一直对向坤保持细致观察的情况下,她基本上可以掌握向坤的食物摄入情况。

    他看起来每餐都有在正常进食,但相比起他的消耗,还是太少了,而且也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匹配的食欲。

    就像堂哥夏添火,同样是个肌肉男,食量就非常非常地大,而且跟饿死鬼投胎似的,非常容易饿。每次说饱了不饿了,但是只要有好吃的,还是会多少吃一点尝尝味道……然后越吃越多。

    人的肌肉含量就像汽车的引擎排量,排量越大,基础消耗就越大,哪怕怠速,都能耗掉别人正常跑的油。肌肉多的人,眼睛一睁开,每天消耗的卡路里就要比其他人多很多,不吃就要掉肌肉,所以会很馋,这是身体的本能。

    向坤对食物的克制程度,很不正常。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