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第284章 我送你

    第284章 我送你

    别看“大鸟”是活的,而无人机是“死”的,真比在空中的灵活性、机动性,后者却是比前者要强。

    但“大鸟”虽然无法直接扑击命中,却可以在逼近时,通过强悍有力的翅膀煽动的气流干扰无人机的飞行,如果继续进行躲闪没有反制措施的话,无人机被“大鸟”逮住,只是时间问题。

    向坤本来以为这些“神行科技”的无人机上,会装些类似“麻醉枪”或“捕网”之类对付野生动物常用的武器,但没想到的是,这些看起来十分先进的无人机们,最先亮出来的牌却是——超声波……

    这是一种比较常规的驱鸟装置,对于要长时间滞空的无人机飞行器而言,这种驱鸟装置倒是很方便。

    一般人听不到超声波,但向坤自然不是一般人,他很清楚地听到,四架无人机都对着那只“大鸟”释放超声波噪音进行驱赶。

    如果是对普通的鸟类使用,确实会有效果,特定的超声波甚至可以对鸟类造成比较强烈的生理影响。但是对上的是体型如此巨大的“变异大鸟”,这超声波却只是将它彻底激怒。

    “变异大鸟”发出一声又尖又响的啸叫声,这叫声听起来不太像鸟鸣,有点像F1赛车极速开过时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传得很远,向坤怀疑伍舒山景区那边的大部分区域都能听到。

    不过即便听到,估计也没有人会意识到,那是鸟叫声。

    没过多久,一大群各类飞鸟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比刚刚向坤的“精神震慑”引动的群鸟数量要大多了。

    向坤立刻得出判定,这“变异大鸟”拥有和他类似的群体震慑能力,类似于之前的巨型猫头鹰,似乎鸟类变异后,都会自带类似能力。

    当然,这“大鸟”的能力,比猫头鹰的要强很多。

    鸟群蜂拥而至,扑向四架无人机,完全无视它们所发出的超声波。

    显然相比起来,“变异大鸟”的威慑力要比超声波带来的刺激和伤害影响更大。

    单只的鸟要撞到无人机,或许会被它提前预判闪开,但一群鸟一起扑上来,它却根本没法躲了。

    “变异大鸟”趁着几架无人机被群鸟缠住的当口扑上,用爪子直接抓住了一架,用喙猛啄,很快那无人机便被凿烂,迸出火花,由空中坠下。

    向坤看得啧啧感叹,这“大鸟”的爪子和喙显然也都有过很大程度的强化。

    另外三只无人机飞速拉升,提升高度,拉开与“大鸟”的距离。

    有几只速度快的鸟雀,逼近它们后,却似乎被电击了,冒出电弧和火花,然后从空中坠下。

    ……

    相距几公里外的伍舒山停车场上,那两辆厢式货车里也已乱成了一团。

    他们刚刚还在讨论着那只“大鸟”是不是进入了某种冬眠的状态,所以才会那么一动不动,体温才会那么低。

    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那只“大鸟”居然就疯狂暴烈到了这种程度。

    负责无人机的技术人员只来得及激活四台无人机的自保模式,也是靠着无人机自己的闪躲,才没被那“大鸟”给一波秒了。

    “什么情况这是??这是什么情况?!”周锐看着那个被“大鸟”攻击的无人机上传回的、不断摇晃的画面,表情有些惊慌地说道。

    刚刚因为一起在分析那只“大鸟”,周锐、叶冲也到了他们这辆车的车厢里,面对这么个突然的情况,都是有些懵逼。

    不过不得不说,通过微光夜视仪传来的,那只“大鸟”突然由静转动,从山林间振翅而起的画面,确实是极为震撼,极有冲击力,像是一只沉睡的巨兽忽然苏醒,带起一阵飓风席卷而来。

    特别他们还能通过那架被“大鸟”当成攻击目标的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以第一视角眼睁睁看着“大鸟”飞速扑近,更是非常直接地感受到那种凶暴和力量。

    “大鸟”的那声啸叫,不需要无人机上的收音设备,他们在这里都能直接听得到。

    而后四面八方而来的鸟群,也让他们意识到,刚刚让他们发现“大鸟”的那些鸟群异动是怎么回事了——看起来,这只“大鸟”似乎类似“鸟王”一般的存在,可以对其他不同鸟类“呼来唤去”。

    被“大鸟”干掉一架无人机后,其他三架都是飞速远离、摆脱鸟群的纠缠和大鸟的威胁范围。

    距离拉远后,米乔他们依然可以通过无人机上的摄像头看到远处空中的“大鸟”,只是离得太远了,看得不如之前清楚。

    不过在赶跑了无人机——至少在“大鸟”的认知中,无人机已经跑掉了后,它忽然又做出了米乔、方苹芳等人完全一头雾水、一脸懵逼的行为。

    这只“大鸟”猛地扎到地面,开始用它那双巨大的、无比坚硬锋利的爪子,开始刨地。

    “大鸟”仿佛狂暴了一般,爪子刨地的速率极快、刨得也极深,但它并不逮着一个地刨,而是刨了一会后,就换个地方继续。

    无人机因为离得太远,在“大鸟”落地后,被周围的山体遮挡,看不清它所处的那片山谷的情况。

    但那片区域却有两个他们下午布置的摄录设备,正好清清楚楚地拍到它疯狂刨地的情况。

    不过对“大鸟”的这个行为,车厢里的米乔等人,却是完全的一头雾水,根本猜不到它在干嘛。

    为什么会突然发疯一样攻击无人机,然后又发疯一样地刨地?

    “这只鸟的肌肉、骨骼结构,不太正常……”方苹芳回忆着刚刚观察到的、“大鸟”振翅而起的情形,操纵着车厢内的通讯设备:“‘良先生’在线上吗?”

    “我一直都在,无人机现在由我控制,你们注意观察目标的行为。”“良先生”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话,方苹芳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好像“良先生”知道那只鸟在干什么,但他并不打算告诉他们,而是故意要让他们自己去发现?

    与此同时,某座山上,同样在看着“大鸟”疯狂刨地的向坤,却是大概猜到了它在干嘛。

    根据之前的分析,它应该是在找那只“变异蚂蚁”。本来是想蹲守在这里,和那“变异蚂蚁”比耐心、比谁先到饮血期,但在发现几架无人机的“骚扰”后,它知道没法继续等下去了,于是直接开挖,强行“开奖”?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又是怎么确定那只“变异蚂蚁”一定是在这片区域地下的?

    如果能够靠近那片区域的话,向坤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尝试靠气味追踪一下。

    向坤观察到,这“大鸟”挖得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深得多,它并不像挖土机一样把土全都刨出来,而是刨开一部分后,就用长而锋利的爪子,深入地里“搅拌”一番。这样的话,下面还藏着的生物,都会被它触及。

    看它的爪子刨地、犁地,就跟用铲子在浓粥里划拉一样,十分轻松,再联系到刚刚它干掉那架无人机的情形,可想而知这爪子有多锋利、多坚硬。

    向坤仍能隐隐听到一丝无人机的运行声音,他知道剩下的三架无人机虽然拉开了距离,但并没有撤回去,而是继续在远距离“监视”着这边的情况。

    那只“大鸟”不远处也有摄录设备在运行着,自然,“神行科技”的人现在依然能够知道这“大鸟”的情况。

    他们会有什么看法?

    向坤本以为这“大鸟”会“无能狂怒”地乱刨一阵地后,就无奈飞走,放弃这次“狩猎”。

    但没想到的是,那“大鸟”刨地才刨了二十几分钟,在又一次挖开一片地面后,向坤的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中,一片蓝点从地里钻出,然后飞速向空中蹿去,只不过刚一离地,就被“大鸟”的翅膀用力一扇,拍到了地上,然后被巨大的爪子踩住。

    但让向坤惊奇的是,在他飞快地把视觉模式从红外热成像切换到微光夜视后,在那大鸟的爪子下,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仿佛他在“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下看到那片手臂大小的长条形蓝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不过切换到热成像模式后,那片蓝点依然被“大鸟”的爪子踩着,不断挣扎,扭动。同时向坤也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细微、怪异的哀号声,似乎就是从那大鸟的爪子下发出。

    向坤瞬间明白了,这就是那只他在伍舒山主峰发现的疑似变异蚂蚁的生物——它可以隐身!或许是能够折射光线,让人看不到它。难怪它敢在游客很多的伍舒山主峰生活,而没有早早被人发现。

    但很显然,那“大鸟”也不是光靠视觉来感知目标的,“变异蚂蚁”被从地下“挖”出来后,根本无处可逃。

    没想到这“大鸟”运气这么好,竟然真地直接挖到了。

    从刚刚那一瞬间展现出来的情况看,这只“变异蚂蚁”的运动能力,是被那只“大鸟”完爆的。正常来说,一个照面就GG了,能折腾这么久,必然是有其他手段。不过现在看起来,它应该也没什么手段能用出来了。

    在抓到了“变异蚂蚁”后,“大鸟”又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啸叫,就好像很烂的柴油引擎全力轰鸣时一般,然后振翅而起,爪子“握”着那只肥大的变异蚂蚁,向夜空中飞去。

    在飞到半空后,它的翅膀猛烈、高频率地煽动了几下,拍击空气,引发了一阵阵巨响,速度越来越快,以远超普通飞禽的速度向远处飞去。

    另一个方向的三架无人机也是疾追而上,但本来离的就远,现在速度也被拉开,很快就会被彻底甩掉。如果“神行科技”没有其他的定位方法的话,单靠无人机追,应该是追不上了。

    不过向坤从之前窥听到“良先生”跟米乔、方苹芳等人说的话来判断,他直觉认为,“良先生”和“神行科技”应该还有其他的手段。

    或许,他们会让那只“大鸟”觉得摆脱了追踪,已经安全,“吞噬”掉那只“变异蚂蚁”,进入沉睡期的时候,才突然降临,毫不费劲地把它活捉。

    又或许,在“大鸟”要饮血的时候干扰它,让它一直无法“吞噬”掉“变异蚂蚁”,被饮血冲动拖垮,然后用更小的代价擒下两只变异生物。

    向坤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又在那片被“大鸟”抓得一片狼藉的山谷扫了一遍,仔细地记下一些细节。

    虽然“神行科技”面对变异生物时,有些消极的处理方式,让他有些疑惑。没能看到“神行科技”更多手段和措施,也让他有些失望。

    但能从旁观测到这只“变异大鸟”的行为模式,看到它捕捉到另一只变异生物的过程,却还是给向坤带来不少的收获。

    这还是他第一次能够这么长时间观测除自己之外的另一个“变异生物”。

    从那只“变异大鸟”的行为,可以推测出它身体结构、力量、强度的变化,从而再进一步尝试反推出他的变异、进化路程,它可能生存的环境,饮血变异的次数,以及是否已经“吞噬”过其他变异生物、那些生物的特点等等。

    向坤暗感自己选择引导加强感官方面的进化,确实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如果没有这么强的视觉能力,他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观测机会。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五点,向坤没有再做逗留,对“神行科技”的后续调查,他只能是等回头借助“超感状态”或其他方式来探查了。

    他现在得尽快弄懂“超感状态”下,米乔对各种人声语音的详细信息反馈,找到一套能够快速掌握的语言翻译“编码”,这样的话,那张米乔带在身边、夹在软皮本里的“黑圈涂鸦”,就相当于一个他所安置的超级窃听器,能够知道米乔听到的各种“人话”。

    向坤往山林外走去,但没走多久,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往依然黑蒙蒙一片的夜空望去。

    在红外视觉模式下,向坤看到一个蓝点在自己头顶盘旋——那只“变异大鸟”去而复返了?

    周边没有发现无人机的踪迹,看来那三架无人机是被暂时甩掉了。

    但它现在不是应该赶紧找个地方,饮血、沉睡吗?难道是这边有什么它遗留下的东西?

    在那只“大鸟”下降了一些高度,忽然开始向这个方向俯冲过来后,向坤猛然明白了:

    这只“大鸟”是冲着他来的。

    它发现偷偷扔石头砸它的不是那几架无人机,而是向坤了?

    但这不可能啊!

    当时它没有发现,那后面就更不可能发现了。

    因为感应到了向坤这个“变异生物”?

    可如果能察觉到,那之前就应该察觉到,而不是现在才发现。难不成它是刚好七转十八绕后甩掉了那三架无人机,兜了一圈回来换个方向跑路,然后“恰巧”看到地面上的向坤,并且查知到向坤是“变异生物”?

    有这么巧的事?

    看到那“大鸟”从高空中直往自己俯冲而来,向坤却并不惊慌,两手下垂,很淡定地站在地面上,思考着那“大鸟”突然锁定他、袭击他的原因,回想着自己之前是否出了什么纰漏。

    虽然没隔多远就有多棵参天大树,可以做遮挡,但他却一点躲闪、隐蔽的企图都没有,只是仰望“大鸟”,与之对视。

    他的左手握着剩下的一枚小鹅卵石,右手手掌背上两颗与他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球珠正在皮肤上游走,似乎正在进行“热身”。

    没错,这只“大鸟”拥有着非常强悍的力量和身体强度,单纯比力量和身体强度的话,在“大鸟”带着俯冲而来的冲击优势,向坤应该是比不上的,他现在的身体也无法抵抗那能够轻易撕烂无人机的爪子。

    但搏杀从来就不是单纯地比力量、身体强度,向坤并不需要与它硬碰硬。

    高空俯冲而来,越大的重量、越快的速度,代表着越大的冲击力、越大的破坏力,同时也代表着越大的势能、越大的惯性。

    向坤相信以他现在进化出来的超级动态视觉能力,完全可以在“大鸟”扑击前的一瞬躲过,方式也很简单,“大鸟”左爪依然还抓着那只“变异蚂蚁”,只需要往它左侧闪躲便行。

    然后贴近它的羽背,拉它地面缠斗,限制它起飞,又让它无法用爪和喙攻击。

    直接靠纯粹的力量击打、拼斗,可能无法给“大鸟”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向坤会把两颗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球珠直接塞进它的鼻孔里。

    或许是向坤的淡定让“大鸟”产生了警觉,又或者是它的本能察觉到了危险,总之在距地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它就结束了俯冲,振翅而起,从向坤头顶带过一阵劲风,向上飞去,很快消失在了黎明前的漆黑夜空。

    向坤眯着眼,颇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这飞禽倒是一点都没有“面子”的概念,说怂就怂,没有一点包袱。

    刚刚回想了一下昨晚他潜藏一边窥探的整个过程,向坤还是认为在那期间,他并没有被那“变异大鸟”查知,否则的话,“大鸟”不可能没有针对性的反应,如果有反应,他就不可能没有察觉。

    这只“大鸟”刚刚飞走后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向坤开车回到镇上,还是和之前几天一样,先买好了早餐才回酒店。

    不过一进酒店一楼大堂,他就看到了坐在角落沙发上的夏离冰。

    “你……这是要去车站了?”向坤本来是想问“你怎么起这么早”,但一看她边上放着的双肩背包,就想起来,昨晚她就说过,订了今天一大早的动车票,赶回刺桐市后,还能赶上上午的班。

    夏离冰看着他点头:“房间我已经退好了,你昨晚没有回酒店?”

    向坤说道:“昨晚事情办完后,已经太晚了,我怕回来吵醒自成,就干脆早上再回来。你在这坐着,是已经叫好车了?”

    “没叫车。”夏离冰看他。

    “那我送你。”向坤说着,把手里的早餐递了过去:“你拿一份,我把其他的送上去再下来。”

    把早餐拿上去,打电话把自成从被窝里叫起来,让他去分早餐后,向坤才重新回到楼下,叫上正在啃热乎乎肉包子的夏离冰上车。

    一上车,向坤刚插上钥匙发动引擎,就发现夏离冰视线投向了仪表盘。

    向坤立刻反应过来:她在看里程数。

    “老夏,你莫非在大堂就是在等我回来送你?”

    ——

    推一本讲谋略的搞笑小说《魔性修真画风》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