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第283章 好戏开始

    第283章 好戏开始

    “这就是你们的‘研究目标’,无人机已经锁定,它跑不掉的。你们可以开始进行观察和记录,暂时不要惊扰它,也不要靠近,它的危险性很高。”

    向坤一直窥听着两个厢式货车里的声音,自然听到了那标致性的、仿佛带着摩擦声的声音,也知道这声音是属于“良先生”的。

    不过“良先生”的话却让向坤有些疑惑,他们竟然没有要立刻对那“变异大鸟”动手的意思?而只是进行观察和记录?

    向坤当然知道“神行科技”不是个“变异生物保护组织”,从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他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变异生物”是有抓捕行为的。

    至于为什么现在不对那“大鸟”行动,向坤从那车厢里包括米乔、方博士在内的其他人之间讨论,也可以听出来,不仅是他,“神行科技”的人同样有些不解。

    难道是“良先生”认为靠他们在这里的人和设备抓不住那只“变异大鸟”,或是“良先生”也意识到,那只“变异大鸟”之所以守在这里,很有可能是在狩猎另一只“变异生物”,所以想要再等等看?

    向坤其实比较期待看到“良先生”亲自赶过来,他对这个明显在“神行科技”里地位很高、声音十分独特的神秘人物很好奇,而且他有种直觉,这个“良先生”,说不定和他一样,也是“吸血鬼”。

    他也会代入“良先生”或其他“神行科技”背后可能的“吸血鬼”,假设他拥有这么个有科技储备、资金实力,有人力、物力支撑的大企业,做了这么个秘密部门,他对于其他的“变异生物”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毫无疑问,探索自身和其他变异生物变异原因,找到其根本原理,并想办法掌握和控制,肯定是最重要的目的。

    不论是其他变异生物,还是他自己,都可以被当成“研究”的对象。

    当然,研究的人必须是要能信得过的,或者是他自己。

    但对于“变异生物”,同样会有不同的对待态度。如果是人类变异的“吸血鬼”,他会先进行足够的调查和了解,然后再决定是否尝试交流,是否能发展成为共同研究的合作伙伴。不过像郭天向一样以狩杀人类为血食的,会和某些极有凶性的“变异猛兽、猛禽”一起,被他划归到危险的、需要进行强制行为的目标中。

    而且变异生物似乎到某一阶段,都有吞食其他变异生物血液的“刚需”,这让变异生物之间和平共存成为一个难点,特别是那些变异前本就极有凶性的生物。

    如果有足够能力的话,他希望能找到和“监控”尽可能多的变异生物,这样能让他有更多的研究数据和样本,帮助他找到变异的原因和详细的规律。

    同时,也能对十分危险的“变异生物”采取强制措施,避免它们伤害人类,避免造成负面的社会舆论影响,避免普通人类对“变异生物”产生普遍的敌对、仇视情绪。

    也可以给一些有着足够理智的人类“吸血鬼”或是对人类较无害的“变异生物”提供帮助,给他们提供庇护和血食,引导他们找到合适的变异、进化方向,并且反过来帮助他的研究,探寻变异背后的真相。

    当然,这些只是向坤把他自己现在的想法代入到“神行科技”幕后而产生的设想,他只是在通过这个方法,再根据所了解到的“神行科技”秘密部门、“良先生”的一些布置,来反向推测“良先生”或“神行科技”幕后之人的想法、意图、性格,以及对待这些事情时所处的角度、位置。

    不过所知的信息还是太少,对“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的各种布置的了解还只是冰山一角,所以他进行了多种设想后,还是没法完全把握住那个“良先生”或其他幕后之人的想法。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确实知道“变异生物”的存在,也很清楚“变异生物”的许多特性,但具体他们中到底有没有“变异生物”,背后是对这一切感兴趣的人类、追寻自身变异原因的吸血鬼,还是和官方有联系的大佬,都还不能确定。

    仅就目前而言,“良先生”的很多行为都让他有些疑惑,比如对米乔和方博士等人,究竟是信任还是不信任?

    信任的话,为什么有很多“变异生物”的特性,他们都不知道?刚刚甚至很好奇为什么那只“变异大鸟”的温度比其他鸟低。

    不信任的话,为什么会让他们来调查这些事情,调查这些“变异生物”?

    难道那个“良先生”或是“神行科技”的幕后之人,想要看到方博士等人,自己发现?

    这有什么意义?

    向坤又窥听了一会,听着米乔、方博士、周锐等人一边观察着从无人机上传回来的多种成像模式的画面,一边对比着他们白天所拍摄的、那只大鸟造成的狼藉景象,还有游客拍摄的那些极不清楚的照片,一边进行着讨论和分析。

    从他们的讨论内容来看,除了米乔外,其他人对“变异生物”的了解都很少。

    感觉继续窥听下去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们所展现出来的调查方式,除了那几架看着就明显不同寻常的无人机外,可以说让向坤颇为失望。

    他本来还以为能从他们这里知道一些“神行科技”针对“变异生物”的分析和研究成果,知道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信息。

    向坤又回到了之前发现“变异大鸟”的附近,一边注意着那些无人机的位置,一边藏好自己,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那只“大鸟”依然还在那个位置杵着,向坤根据过往对变异生物的接触来推测,以它的感官能力,应该已经注意到天上的几架无人机。

    但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它对自己藏匿的位置很自信,觉得那些天上飞的家伙“看”不到它。

    向坤估摸着,这大鸟也不会在这里“蹲守”太久,等到它要离开的时候,“神行科技”如果无法确定能跟住它,应该还是会下手捕捉?

    但他可没时间继续耗下去,天亮之前他必须赶回镇上,今天就要离开铜石镇回去了,他的饮血期也已经临近。

    所以他还是希望,“神行科技”能和那“大鸟”擦出点火花,让他能对两者都有更多一些的了解。

    不过现在他已经确定那些无人机上有红外热成像设备,他没法依靠黑夜和自己灵巧的身手借助山林里的地形和环境隐藏,只能是保持距离不去靠近,能做的事就非常有限。

    向坤想过,如果他能够在“超感状态”下降临于米乔身边,通过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那张纸片做“跳板”,对车厢里的设备进行影响和控制,从而达到控制那些无人机的目的,或许可以直接命令那些无人机去“惊动”那只“大鸟”。

    不过很可惜,他在“超感状态”下,对电子设备的影响程度还很有限,根本没办法做到精确控制。连准确地控制自己手机屏幕的触点都还做不到,更不用说是去控制那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设备了。

    他现在的能力,顶多是短时间干扰那些设备的操控,让车厢里的人无法给那些无人机下达命令,使设备失灵。但从他的观察来看,那些无人机大部分时间都是靠AI控制的,而非手动操作,米乔他们也只是通过车里的设备来给AI下达指令,制定具体的飞行规则。所以车里的设备短时间失效、失灵,对无人机并不会有什么即时影响。而且这样做,也无法达成他观察“神行科技”行动模式的目的。

    向坤也想过,像之前影响周锐,让他看到蚂蚁一样,给米乔或方苹芳一些幻觉影响,让他们以为那“大鸟”要跑,控制无人机逼近,让那只“大鸟”感受到威胁。但和上一个方案一样,还是很难实现,他能够让米乔、方苹芳、周锐等人看到的现实幻象很有限,只能“取材”于他们梦境里出现过的“元素”,或是依靠其他“情绪注入”物品的情绪感官投影。

    既然从“神行科技”的人这边不好下手,向坤便把主意打到了那只“大鸟”身上。

    如果让那“大鸟”发现他这个“变异生物”的存在,那“大鸟”很可能会放弃在这个地方的“守候”,转而来狩猎他。

    这样的话,倒是一下子就打破了米乔等“神行科技”的人和那“变异大鸟”的平衡,但却是直接把他给暴露了出来。

    大鸟狩猎他的时候,“神行科技”的无人机同样也会发现他。

    得在把自己藏好的前提下,打破他们的这种平衡。

    要不干脆报警,说有人在景区偷猎?破坏环境?

    不行,刚刚听那车上的无人机技术人员说过,这些无人机有在伍舒山旁边这片山区使用的许可,警方影响不了他们。

    实在不行,那也只能强行地“打草惊鸟”了。

    向坤的视线开始在周围几座山上逡巡,不断进行着计算。

    几分钟后,他开始往远处一座山上潜行。这座山开有供游客登高的石梯,但向坤为了躲避远处高空中的无人机,还是往无人机侦控方向相反的另一面攀爬。那边对普通人而言根本无路可走,但对向坤却毫无障碍。

    快到山顶后,向坤小心地转移到了向着远处山坡上大鸟的一面,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两块光滑的鹅卵石——那是他平时与人一起吃饭时,用来“镇压”胃部翻腾,抑制呕吐感的“工具”。

    向坤将一块鹅卵石重新放裤兜,把另一块握在手里,然后闭上眼睛,进入“超感状态”。

    他利用“超感状态”下对建立了“超感联系”物品的影响力,给这鹅卵石附上了一层电荷。

    脱离“超感状态”后,向坤没有任何停顿,利用有限的空间助跑了两步,全身肌肉猛得绷紧,爆发出极限力量,蹬腿转髋,将全身力量传导到手中的鹅卵石上,把它向斜上方空中掷了出去。

    那石头以极快的速度直往空中而去,当它飞到“神行科技”一架无人机下方时,忽然像是被什么力猛地拉扯了一下,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斜斜往远处山坡上“隐藏”的“大鸟”而去。

    向坤距离那只“大鸟”所在位置,直线距离就超过千米,更不用说那鹅卵石还是先往上空再往下,划出一道怪异“折线”,所以从向坤掷出,到鹅卵石到达“大鸟”身前,足足过去了好几秒的时间。

    那不过一个指头大小的小鹅卵石并没有击中“大鸟”,但依然把它吓了一跳,让它无法再“石化”下去,惊慌中扑腾着翅膀闪腾开来。

    而后不出向坤所料,那“大鸟”挥动翅膀,腾空而起,往空中一架无人机冲去。

    毕竟从它的角度,那石子来的方向,只有那架无人机,在它看来,就是那悬浮在空中的“铁憨憨”在攻击它。

    在把那颗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鹅卵石掷出后,向坤没有转移所在的位置,他很确定自己掷出鹅卵石的时候,没有被无人机拍到,那么当鹅卵石到达最高处后,后续的移动轨迹,就无法再推测出它真正被投掷出来的位置。

    向坤通过“超感状态”下给那鹅卵石附着的电荷,是结合了刘诗铃“开发”的驭控“超感联系”物品的能力,对那鹅卵石的运动轨迹和速度进行了事先的“编程”。

    向坤现在对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物品,有一定隔空影响的能力,但也只局限于类似在一定距离内改变纸飞机一点点飞行方向而已。而像射出箭后再大幅度改变箭头的方向,让它追踪目标这种操作,却还做不到,投掷鹅卵石同样如此。

    不过借助“超感状态”下对“超感联系”物品的直接影响力,向坤却是成功地结合小胖妞帮他“开发”的驭控力,给鹅卵石加了一层驱动力。在鹅卵石向上爬升的过程中,附着在周身的电荷不断积累,反过来利用与空气摩擦建立的通道进行一定程度的加速,在到达预设的顶点后,这些力又集中爆发,改变鹅卵石的方向,让它往“大鸟”所在的方向“射去”。

    就算附近“神行科技”的无人机或摄录设备有拍到那鹅卵石后半段的运动轨迹,也肯定无法反向推算出向坤掷出的位置。

    至于那颗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鹅卵石”,就算被“神行科技”的人得到,也无所谓,并无法根据那颗石头查到他身上。

    反倒可以让他再多将一个“超感联系”物品钉进“神行科技”内。

    “变异大鸟”显然受的惊吓不小,或者说是被激怒,振翅而起的动作非常大。

    在它快速、猛烈挥动翅膀拔地而起时,周围许多不那么粗壮的树木都是被带起的劲风扫得东倒西歪,“抬不起头来”,树叶、砂石和断枝席卷而起,仿佛一架鹞式战机在那里升空。

    这只“变异大鸟”造成的动静,不像一只三米多翼展的大鸟,倒像是一只七、八米翼展,上百公斤巨鸟造成的动静。

    这也从侧面说明,这只“变异大鸟”强悍的力量。

    向坤仰头看向远处的天空,看向那振翅起飞直冲而起的“大鸟”,脑海里莫名地冒出了一句李白的诗: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仅看它这突然爆发出的力量,向坤就很确定,这只大鸟应该已经变异、进化很久,不说其他特性,单就力量就能碾压向坤当初遇到的那只巨型猫头鹰。

    如果他第一次遭遇到的变异生物不是巨型猫头鹰而是这只“大鸟”的话,那最后的结果如何,恐怕还真不好说。

    空中的无人机非常灵巧地躲开了“变异大鸟”的扑击,飞速地拉升高度,闪转腾挪,看起来无比灵活,显然是自动躲避——人类操作的话怕是来不及做出这些反应。

    而这无人机的性能,也显然不是一般民用货色能比得上的,相当强悍。

    “好戏”终于开始了。

    这时候的向坤,忽然有种小学时把纸团从同桌位置弹到班长身上,“栽赃嫁祸”的恶作剧快感。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