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282章 今晚不允许安静!

    第282章 今晚不允许安静!

    在刚刚变异不久,摸索通过重复训练引导变异的方法,加强嗅觉听觉等感官能力时,向坤经常半夜通宵在马路、街巷间晃荡,对感官进行训练,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相对而言干扰较小。

    后来向坤因为报警而牵涉到一起抢劫案,陈警官他们调取周围录像进行调查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他每天半夜不睡觉,通宵“巡街”的情况。好在那时候嫌犯已经确定并且落网,向坤在陈警官那里又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富有正义感”的印象,所以被告诫一番后,并没有引起什么后续的麻烦。

    不过从那以后,向坤对于监控什么的,就特别的注意。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能是通过多观察、多看,来发现各个地方的监控。每次要做些担心被追查到身份的事情时,都要事先踩点,确定自己能够对各个监控点心里有数,即便无法完全避开,也要避免被拍到正脸,或是尽量以其他人、车或物为遮掩。

    为了更好地找到监控、躲避监控,向坤找了很多资料,对各种监控的型号、功能、数据,各种相关的安保设备,都十分了解。

    而到了现在,依靠着更多、更强的感官能力、大脑分析能力,特别是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基本上不论多隐蔽的摄像头,他都能在远处提前发现。

    在遍布各种电子设备的城市里是这样,在深山之中就更是这样了。

    此时,向坤就非常清楚地观察到,在远处那片山林之中,分布有多个摄录设备,并且都在运行中。

    向坤知道很多人迹罕至的山林,或是有特殊保护动物的保护区内,经常都会安有林业部门的红外触发相机,用以拍摄和记录野生动物。就像他之前在秦岭无人区中,深入到那变异蜘蛛的活动区域之前,就有看到过那种布置在树上的相机。

    但从他观测到的运行特点来看,他现在看到的那些摄录设备,并不是林业部门的红外触发相机,或是其他常见设备。

    根据向坤的判断,这些设备应该是短期布置,甚至可能刚刚布置,毕竟这距离伍舒山景区很近,还是经常有游客过来。那些设备直接放那,无人看管,很容易丢失或者损坏。

    会不会是米乔或其他“神行科技”的人布置的?

    毕竟这片区域,离他们所知的游客拍摄到“大鸟”的位置并不远。

    在向坤红外热成像模式的视野内,远处那细小蓝点组成的物体、那疑似变异生物附近,并没有摄录设备分布。

    但如果那些摄录设备具备红外侦测功能的话,那以它们分布的情况来看,那变异生物不论是从空中还是地面到达那位置,途中都有可能被拍到。

    而这些摄录设备既然在夜晚也始终保持着工作状态,那有红外侦测功能也很正常。

    向坤知道,他在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下,之所以变异生物会有那么明显的显示,并不单是因为温度。他的体温、郭天向的体温、巨型猫头鹰的体温、变异蜘蛛的体温都不一样,并不都在一个区域中,更何况还有变异植物的存在。

    很显然,他这个特殊的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除了依靠各种波长的红外线来显像外,还包括某些仅和变异生物有关的判定条件。

    对于一般的红外热成像设备,要“看到”变异生物并不难,但要“注意”到它们却不太容易。

    除了摄录设备外,向坤还注意远处有几架无人机在高空中运行着,只不过距离那疑似变异生物很远,似乎是在到处搜索。

    这些无人机都在向坤的视线之外,他是依靠声音来判定它们的存在。不过这些无人机的噪音要明显比常规的民用无人机小得多,即便现在夜深人静,又是在本就比较寂静的山林中,这个距离,一般人也根本听不到什么动静。

    如果无人机和那些摄录设备都是同一批人所布置,那从无人机在搜寻的范围可以推测,摄录设备背后的人,很可能并没有发现那只疑似变异生物,否则无人机应该都在“大鸟”附近空中才对。

    可既然他们在这片区域布置摄录设备,就应该是有原因的。

    当然,摄录设备和无人机也可能不是同一拨人所布置,毕竟已经布置了无人机在搜寻,那零星几个的摄录设备意义好像不大。

    向坤又转移了一下位置,往高处移动了一段距离,让自己获得更好的视野,通过夜视模式和热成像模式仔细地分辨那疑似变异生物。

    从形态来看,有九成的概率是那只之前被游客拍到的“大鸟”。

    应该也就在是18号上午,在伍舒山朱峰造成游客坠崖意外的变异生物。

    如果是那只的话,它为什么还在这里?

    向坤可不觉得,它会把这当成栖息地,准备长久待在这里了。

    向坤很清楚,这些变异生物,都有着不低的智慧。除非他们打算狩猎人类为血源,否则的话,毗邻人类聚居地,是很愚蠢的行为。

    它徘徊此地不走,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向坤想到了那只“变异蚂蚁”,这“大鸟”一直逗留,一副“痴心守候”的模样,难道是为了它?确实还没能得手?否则的话,它现在应该缩在深山老林或其他偏僻之处消化摄取的血液,进行变异、进化才对。

    对于变异生物而言,要让它们做出违背既定模式的行为,似乎也只能是为了饮血需求了。

    或许就像之前向坤的猜测,它也和当初向坤遭遇的巨型猫头鹰,开始对其他变异生物的血液产生刚需了?

    向坤的视线又开始四处逡巡,琢磨着如果那“大鸟”的目标是“变异蚂蚁”,那它不去四处搜索,而守在这里,莫非是因为知道那“变异蚂蚁”藏身的地方就在这里,或是知道这里有什么那“变异蚂蚁”无法舍弃的东西,它必然会回来?

    想到之前发现变异生物浓重气味的那个疑似蚁穴的地下“巢穴”,向坤不由猜测,它现在不会是正钻在地底下窝着吧?

    所以那“大鸟”是在和“变异蚂蚁”比耐心,看谁先顶不住饮血期的嗜血需求?

    向坤在远处静静地观察和思考着,感官能力的增强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总是能占据先手,是进是退由自己掌握。

    如果是像秦岭无人区那种远离人烟的区域,而且有比较充裕时间和准备,天气条件能够支撑他“御电飞行”的话,向坤或许会尝试着把那只“变异大鸟”擒下来。

    但现在这个情况,他自然不会直接去招惹那只大鸟。

    向坤感应了一下留在米乔那的3x3cm纸片,发现离这里并不远,就在景区的停车场。

    他没有继续盯着那只藏在树间望夫石一般的“大鸟”,而是循着感应的方向而去。

    ……

    伍舒山景区的其中一个停车场内,两辆黑色的厢式货车和一辆MPV并排停在一起。

    米乔和方苹芳在其中一辆厢式货车的车厢里,坐在一块,看着面前一块块的监视屏幕。其中既有微光夜视模式的画面,也有红外热成像画面,有的是无人机传回来,有的是下午布置的摄录设备传回。

    在中午叶冲得到消息,有游客在某处拍到一只“大鸟”后,他们便前往实地探查。

    本来他们其实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没想到的是,到了那片区域后,还真让他们发现了不不少痕迹。

    他们并没有找到“大鸟”的粪便、羽毛,或其他身体组织,但却发现了大量断折的树枝、树干,仿佛被挖掘机无意铲过的地面,以及上面留下的各种爪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如果不是已经有在找那“大鸟”的前提在,光是看到那些痕迹的话,他们恐怕会下意识脑补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恐怖怪物。

    米乔认为,那些痕迹是“大鸟”是在和什么生物进行搏斗,方苹芳则觉得,那“大鸟”可能在某种狂躁的状态中,自己制造出来的痕迹。

    不过她们一致的看法,都是那“大鸟”很可能还会再回到那片区域。

    所以下午他们便让负责后勤、信息支持的叶冲去申请装备,然后联系上了“良先生”,上传拍摄的现场图片和视频,想要他安排全配置的无人机搜调队伍过来。

    不过“良先生”的意思却是,装备会马上给他们调过去,但搜调队暂时用不着,他们几个人就行。当然,无人机相关的技术支持人员会派过去,由叶冲统筹调配。

    从来没有实际进行过野外调查任务,只听方苹芳说过秦岭无人区的经历,米乔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会一群人进入山中,协助无人机进行探查。

    但没想到的是,下午开着两辆厢式货车载了设备过来技术人员,却告诉他们只需要在车里待着就行,直接通过车里的设备设置无人机巡查的路线,通过车里的屏幕来看无人机传输回来的画面,它会自动锁定扫描到的动物类型,至于规避障碍之类,都是自动完成,并不需要手动操控。

    不过这些无人机的活动范围还是有限,搜寻范围不能超出太远,倒不是无人机性能或技术上的问题,而是他们的无人机活动高度是超过120米的,需要牌照和许可,他们是以科研项目调查为理由报备的,活动范围只被允许在这片山区内。

    “方博士,你说它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先发现无人机,被吓跑?”米乔有些无聊地看着屏幕上的一幅幅画面说道。

    “等它发现无人机的时候,无人机应该先发现它了。”方苹芳说道。

    “发现它的话,我们要怎么对付它?”米乔又问道,下午这些无人机送到的时候,她也是摆弄过好一会的,没从上面看有什么能够协助捕捉飞禽、野兽的装置。

    “这些不用咱们担心,到时候‘良先生’会去考虑,具体执行也是叶冲、李组长他们。”方苹芳说道。

    看了眼关着的车厢门,米乔忽然改变了话题:“方博士,你们在秦岭无人区找到的那个脚印,调查得怎么样了?”

    事实上,就算已经找到了那只“大鸟”的痕迹,还有其他疑似的变异“食血生物”的存在证据,米乔也和方苹芳一样,对于那个此时远在安铁镇“神行科技”某个研究中心主楼地下室实验室里的兔子木雕,及其表现出的各种异象更有兴趣。

    她觉得,那兔子木雕应该和方苹芳他们在秦岭无人区中找到的那个脚印主人有关。

    她猜测,那脚印的主人、制作兔子木雕的人,应该和郭天向一样是“吸血鬼”,那被已故薛姓主播等人发现的野猪,就是被其用特殊的方式吸食了血液。那是个和郭天向有着不同生活习惯和变异方向的“吸血鬼”,一个回归了“野性”的“食血生物”。

    因为接触过郭天向,所以她知道“吸血鬼”有些特殊的能力,比如那让她也中过招的催眠。但方苹芳描述的、和那木雕有关的异常现象,却有些超出她的理解范畴。不论是梦境乱入,还是现实幻觉,又或是实验室的灯光、电脑受到的影响,都很难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一个木雕,一个死物,如何能做到这些?

    她昨天听过方苹芳的描述后,甚至冒出过一个念头——那个在秦岭无人区洞穴中生活的“吸血鬼”,会不会是找到了什么方法,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那个“兔子木雕”?

    当然,这只是一时的脑洞,她知道这种想法太异想天开了,根本没有可能,但也正是这样,才愈加地好奇,到底那木雕上有什么秘密。

    “能大概判断出那脚印主人的身高体重,只知道应该是个一米九左右的男性,大胖子,年龄二十多……”方苹芳正说着,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看着车厢内一排排屏幕,说道:“它们在干什么?”

    米乔也注意到了屏幕上的异象,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团一团的红点,如一道稀疏的红色光流向撕开夜空,同一个方向奔流而去。

    不仅山中设置的几个摄像头拍摄到了这一景象,空中逡巡的无人机同样把镜头锁定着这些红点。

    对讲机里传来另一辆车上周锐的声音:“方博士、陈小姐,看到了吗?那些鸟好像疯了?”

    是的,那一团团的红点,就是鸟,各种鸟。

    不论是方苹芳还是米乔,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们也只是紧盯着屏幕,看着那些鸟群的行为。

    那些鸟汇聚到一起,往一个方向飞行一段时间后,又忽然“炸开”,四散分离。

    伍舒山本就是世界上鸟人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鸟多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它们这突如其来的怪异行为。

    “它们在干嘛?”对讲机里传来周锐迷惑不解的声音。

    方苹芳却是好似发现了什么,让叶冲操控无人机人镜头人工锁定一片区域。

    看着监控屏幕上的画面,米乔也是轻咦一声:“那是什么?”

    红外成像画面上,代表着树木的黑色阴影中,有一团不太明显的暗红色。如果不是刚刚那群鸟飞过去,又突然在那个位置散开的话,她们都没有注意到。

    显像系统在锁定那个藏于树木中的物体后,用绿色将其“标注”出来,让它一下子明显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是豹子?不对,这里没有豹子。”

    “应该是鸟,大鸟。”

    “是我们在找的那只鸟吗?”

    “有可能。”

    “它的温度怎么这么低?”

    米乔和方苹芳都是一脸惊奇地盯着画面上那个藏着一动不动的生物,有点搞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知道,鸟的体温一般是比哺乳动物高的,通常在38.5~42℃,所以在他们现在的红外热成像显像系统里,是非常显眼的,就好像刚刚那群鸟突然飞起来,便一下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让无人机别靠太近,用微光夜视看一下。”米乔用对讲机跟叶冲说道。

    很快,他们就确定,刚刚锁定的那个猥琐地藏在山林里的生物,就是一只大鸟!

    只是为什么这只大鸟的体温这么低,它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藏在那的,他们却是不得而知。

    “小心点,别惊扰到它,看看‘良先生’有没有在线上!”米乔有些兴奋地说道,然后用车里的设备尝试联络“良先生”。其实只要无人机在进行工作,“良先生”就随时有权限接入无人机的摄像设备。

    距离停车场几十米外,山林中一棵大树边上,向坤听到那两辆厢式货车和MPV一下子热闹起来,连之前在睡觉等着起来“换班”的人,现在也都提前醒来,他也是颇感期待:

    接下来,就可以看到“神行科技”的人怎么对付变异生物了。

    刚刚他循着对米乔包里纸片的感应,潜到停车场边上,窥听近半个小时,在知道他们居然真的没有发现那只“大鸟”的时候,他就淡定不下来了——他可不想浪费一整晚在这边傻呆着。

    于是他开始想着要怎么让双方“擦出火花”,别让这夜太过安静无聊。

    他思考了多个方案,甚至想过直接自己过去引起那“大鸟”注意,然后把它引过来,让米乔他们发现。

    但这个过程,他很难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被米乔、方博士或其他“神行科技”的人发现,毕竟周围有不少无人机在空中游弋。一旦被注意到的话,就算当场能跑掉,后续也会有麻烦,有暴露身份的隐患。

    所以最终他采用的方案,是爬到树上逮了一只鸟,然后对它用“精神震慑”。

    随着第六感官的出现和增强,随着变异、进化的次数增加,随着他对“情绪同化”、“精神震慑”、“超感状态”等能力的理解,他现在的“精神震慑”,效果也已经比最初时有很大变化。就像在常彬的婚礼上,他甚至可以用“精神震慑”加“投影俱现”的“组合技”来实现某种程度上的催眠。

    现在他虽然没法直接用“精神震慑”控制其他动物,或者给它们按明确的命令行事,但通过一些技巧和方法,还是能让它们做出一些特定行为。

    比如,那只鸟被向坤“精神震慑”后,被放飞,但逼迫它只能往某一个特定的方向逃跑。

    而周围大量的鸟类,受“精神震慑”的群体效应影响,都产生了和那只鸟一样的情绪和冲动,一起往那跑。

    它们飞了半天,直接飞到那“大鸟”潜藏的位置上空,然后在感知到那“大鸟”的威慑后,被迫向四周逃散。

    这样的异象,向坤相信怎么着也该引起米乔他们的注意了。当然,如果那“大鸟”也受到鸟群影响,有所异动的话,就更好了。

    向坤此时的位置,距离那只“大鸟”已经很远,中间隔着山,也根本看不到它。但现在他的注意力都在米乔、方博士和其他“神行科技”的人身上——球传过去了,接下来就看他们怎么表演了!

    感谢新舵主书友20170903025350465,感谢书友l木玊l、无巡者、zzz666666、丠湬,起点读书 iOS、书友20180410223904581、书友20180410223904581、书友161002181718137,起点读书 iOS、书友160919174258373、千里烟波客、老子是流氓我怕谁!、煜煌夜、吞总、紫月貓,起点读书 iOS、银snake、书友20170724171140922、骑士的血脉、一点汗、Royal丶Creed、磁带大哥、灰灰灰灰冰冰、老子是流氓我怕谁!、杨阳洋杨阳洋、徐文革,起点读书 iOS、雲墨YMF,起点读书 iOS、星火3、Hell冥弑、一条咸鱼啊233、难名散人、乌鸦儒生、霪雨霏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