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6章 夏离冰的微笑

    第266章 夏离冰的微笑

    对酒吧老板秦东而言,向坤毫无疑问是今年他印象最深的名字。

    第一次遇到向坤的时候,被“揍”了一顿,虽然也没有被打得多重,但相当地屈辱,而且有很多七大姑八大姨旁观,面子都丢回老家去了。

    所以他很快就带人去那小区堵向坤,想找回他“东哥”的面子。

    结果对方不单面对他们一圈人的围堵,一点不慌,单枪匹马就在气势上把他们给压过了,最后还直接给一名刑警队的警官打了电话,反过来把他给威胁了一通。

    之后他还被本片区的警官谈了几次话,又被“请”去了分局喝了次茶,然后就意识到那个光头背景不简单了。

    后来他偷偷地查了一下那光头的一些信息,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履历上看,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族、程序员,毕业后就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七年,经历实在是简单得过分。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怀疑有问题——正常人怎么可能在面对八个人的围堵、在被半大少年拿刀顶着的时候,那样的淡定、无所谓?后来还把那少年吓得自己跑去报警?

    特别是查出了这几个月来,有好几起案件的破获或嫌犯落网,都和向坤有关,就更让秦东相信,这个光头可能有很神秘的背景,所以才会让警方的人都那么罩着他。

    至于具体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他自然不敢再去深查,他的头可没那么铁。

    后来他表弟在KTV过道和他的酒吧,两次跟向坤有些小摩擦,他本来还有些担心,想着要不要去解释一下,改善下关系,以免有什么隐患。好在两个多月过去,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没有再遇到向坤,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却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在刘飞宝打给他的电话中,再次听到了那个名字。

    秦东可不是个好忽悠的人,他一听刘飞宝说的什么“侄女看上了向坤”之类的话,就知道是随口编的说辞,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问道:

    “刘哥,你是不是……惹到那个光头了?”

    身在铜石镇的刘飞宝也很纳闷,听这语气,那向坤难道还是个名人?

    “秦老弟,你认识那人?”

    “刘哥,听小弟一句劝,这光头背景、来头不小,能退让的话,还是退让一下吧。”秦东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过对于向坤更多的信息,他和向坤接触的那些过程,以及他自己的一些猜测和判断,就没有跟刘飞宝说了。

    他和刘飞宝也只能算是认识,关系远说不上多亲近,也没有什么信赖可言。要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忙,那他顺手帮一下也没是,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说不定他也有需要刘飞宝帮忙的时候。

    但涉及到向坤,他却是一点都不想摻合进去。

    “秦老弟,你放心,我并没有和那人有什么事,真的只是帮家里的小辈打听一下。你知道那个人具体什么背景、什么来头么?”刘飞宝赶紧问道,语气变得愈加客气。

    他是真没想到,随便打个电话给那座城市认识的一个人,竟然就知道向坤,而且似乎还很了解向坤的“背景、来头”。

    他现在愈发的确定,让齐总秒怂,吓得缩到车上不敢露头的,应该是这个来历神秘的光头壮汉。

    不论是那个张倩,还是连锁超市的二代胖仔,凭靠着家世,都不可能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齐豪国吓成那样。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那个光头,会敢那么不依不饶地向他要求三千的私了。

    但秦东却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只是说道:“具体的情况,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这光头背后有官方背景,而且本身也是个狠人,不是万不得已……呃,贵侄女最好也别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官方背景?我这边查到的信息……从出生、上学,到毕业工作的经历看,都很正常啊,他既没当过兵,也没有进过任何的官方机构?”

    “这……就是厉害的地方呀。”秦东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是说……我查到的履历其实是假的?”刘飞宝心中一跳。

    “刘哥,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实在是抱歉了。”

    “哪里的话,你能跟我说这些,我已经要感谢你了,回头找你喝酒。”

    刘飞宝听得出来,秦东知道的肯定不止那些,但他已经明说了“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再问他也不会说了。虽然心里十分地好奇,但从秦东的语气来判定,他也知道再追问不会有结果。

    但这个“背景、来头不小”、“有官方背景”、“本身也是个狠人”,实在是让他浮想联翩。

    他没想到,原本的好奇,在调查了一下后,并没能得到缓解,反而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好奇。

    那个向坤是什么人,齐豪国应该知道,但他也明白,从今天下午、晚上的表现来看,齐总也是肯定不会说的。

    刘飞宝于是从齐豪国本人的经历、履历,以及今天的反应,来反推向坤可能的身份。

    但以他的想象力,实在是没办法猜到什么样的“神秘官方背景”能让齐豪国有那样的表现。

    还有后来在车上,对他们这场合作生意的一系列操作、改变,也是一副要放弃利润、“做个好人”的姿态,难道是故意要做给那个向坤看的?

    张宏朴的孙女、那个连锁超市的二代,和向坤一起出现在铜石镇,是有某些特殊的目的?

    刘飞宝呆呆怔怔地坐在书房里,虽然屋里开着暖气,却仍忍不住紧了紧睡衣,莫名地觉得有点凉。

    他隐隐觉得,齐总所惧怕的、秦东所不敢说的那些,是另一个层次的东西,让他有点自己是井底之蛙的感觉。

    或者,自己也应该学学齐总?

    ……

    早上还不到八点,向坤就把大家都叫了起来,载他们去吃本地的特色早餐。

    其实这种本地的特色美食,主要就是“特色”两个字,说到底也就是饼啊、面啊、扁肉啊之类,味道未必就适合所有人,但既然第一次来,总归要尝一下的。

    就像向坤今天要带他们去的景区,其实山山水水也就是那样,但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带他们去看一下,毕竟名气大嘛。

    铜石镇在剑州市内一直都挺不起眼的,多山多水,山路十八弯,没有什么成规模的产业,甚至同样在一片区域的山水,别人的就是5A级景区,他们的就什么都不是。

    铜石镇早年也是想大力发展旅游业的,蹭蹭隔壁的热度,反正都是一样的山水,吃不到肉,多少喝点汤也行啊?

    奈何就隔了十几公里,另一边的就是有故事、有名气,让人慕名而来,让人排队上山,而他们这边的旅游业,就是发展不起来。说到底,就是少了点底蕴,缺了点噱头,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入运作。

    昨晚玩游戏玩得太晚,被叫起来后,几个人看起来都不是太精神,哈欠连连。

    “向大厨,你看看,这个小姑娘是不是以前住你家隔壁的?”在酒店大堂等大家下来的时候,杨真儿凑到向坤边上,把手机拿给他看。

    向坤看了眼,手机上是个视频,背景应该是大街上,某家比较有名的连锁冰淇淋店外,排队的队伍中,一个看起来应该还在上幼儿园的胖乎乎小女孩,和母亲站在队伍里,一手牵着母亲的手,一手却十分熟练地用手指背面翻滚着一枚一元硬币。

    虽然手指又白又短又肉乎乎的,但看起来却很灵活,那翻硬币的速度,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向坤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明显是在被人偷拍的翻硬币女孩,就是小胖妞刘诗铃啊!

    “对啊,是之前住我隔壁的小姑娘,不过现在搬走了。”

    杨真儿回头对唐宝娜得意地说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嘛!果然没错!我认人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唐宝娜笑道:“昨晚真儿要和我比谁先学会翻硬币,然后练了半天都找不到诀窍,就上视频app搜教程,无意中找到这个特别火的小女孩翻硬币视频,我们就觉得这胖嘟嘟的小女孩看着眼熟,有点像住你隔壁的小女孩。她怎么翻硬币这么厉害?不会也是你教的吧?”

    “确实是我教的,这小家伙很有天赋。”向坤看了眼视频的评论,六成是在夸小胖妞翻硬币翻得真酷、真好看,还有四成都是在说好想掐掐她肉肉的脸颊……

    唐宝娜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手掌上的硬币:“我们俩这是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不过啊!”

    “是不是因为我们的手指关节太大了、硬币太小,所以不方便翻?”杨真儿给自己找理由。

    “得了吧,你手指关节还能比向坤大?他怎么就翻得那么顺溜。”唐宝娜白了她一眼。

    “向大厨不是人呗,他学什么不快?向大厨、向木匠、向射手、向歌王,现在还变成了向翻币!对啦,听张倩她们说,向坤昨晚还帮刘闯玩了一把游戏,也是非常厉害。回头他要是突然开飞机载我们,变成向机长,我都不会意外!”杨真儿耸了耸肩说道。

    “向翻币?这是什么鬼外号?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呢……”向坤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我一会发个翻硬币的攻略给你们,其实很简单的,多利用硬币本身的重量,找到技巧很快就能学会。”

    人齐后,大家便一起去吃早餐,也不用开车,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一整条街都是各类早餐店、小吃店,可以让他们各种都尝一点。

    吃完后,大家又回酒店等着,补眠的补眠,玩游戏的玩游戏,要等老夏过来再一起出发。

    看到时间差不多后,向坤便开上那辆速腾,前往动车站接人——游猛借的两辆车,昨天都让他们开回酒店停车场了。而且今天梁玉珑家里有事,游猛也得陪她回去,所以去景区,就他们九个人自己去了。

    十点多,向坤便在动车站门口接到了出站的夏离冰。

    夏离冰依然是简洁利落的打扮,一件橘色的羽绒服,一条黑色运动裤,一双高帮篮球鞋,梳着马尾辫,背着个深色的双肩包,脸颊被冻得微红,眼睛眯起来就像个月牙儿,看起来跟独自出来旅游的大学生似的。

    她本身长得漂亮,身材又很高挑,气质也非常特别,所以不论在哪出现,都容易吸引周围人的注意。

    刚出动车站,就遇到个年轻人鼓着胆子过去搭讪。

    虽然距离有点远,但以向坤的听力,自然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好,咱们在火车上是一个车厢的,都是在刺桐市上的车,你是来这边玩还是来找朋友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你是不是也是刺桐大学的?”那年轻人有些腼腆地说道。

    “我不是刺桐大学的。”夏离冰回头看他:“我是刺桐第三医院的。”然后嘴角咧开,露出一个明明很灿烂,却看不出一点笑意的“笑容”。

    看到那表情瞬间变得僵硬,眼神里甚至还闪过一丝惊恐的年轻人,向坤差点没笑出声来。既然那年轻人是在刺桐大学读书,那必然知道刺桐第三医院是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再加上夏离冰突然露出那灿烂却毫无笑意,反而带着点冰冷的笑容,确实会下意识地有些畏缩。

    夏离冰对年轻人“笑”了一下后,就径直走到路边等着。那年轻人看着她的背影,犹豫了一下,终于是没“敢”继续上来搭讪。

    向坤把车开到了夏离冰面前,在她上车后,笑着问道:“你刚跟那帅哥说什么呢?他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夏离冰抱着背包,回头对向坤露出了和刚刚同样的笑容。

    老实说,在今天之前,向坤还从来没有见过夏离冰露出这种特别的笑容,还真别说,一般人要模仿,还真模仿不来。

    向坤忍不住笑起来:“这笑容是挺有杀伤力的,能笑出杀气来,你这也是的厉害。”

    夏离冰又换了一个笑容,这次眼睛也眯起来,嘴角翘起,看向他,不过依然是看不出笑意。

    向坤笑喷了,看着她道:“还记得第一次在娜娜家玩牌的时候么,你说分别用一种动物形容你们三个,我当时就说你像狐狸,真别说,你现在这表情,COS狐狸都不用其他打扮了!”

    夏离冰收起了笑容,用手揉了揉脸,活动了一下脸颊,问道:“不觉得瘆得慌吗?不觉得害怕吗?”

    向坤摇头,踩下油门把车驶离路边,说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不认识你。”

    “也是。”夏离冰点了点头,看向前方,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似笑又非笑的表情,但看起来却是比之前柔和、自然得多。

    向坤眼角余光扫了副驾驶上的夏离冰,这个表情是平常最常看到的,老夏平常要么是面无表情,显得有些冷漠,要么就是这种表情,似笑非笑,似藏笑意。之前没觉得什么,但今天因为看过刚刚那两个笑容后,他却忽然发现,这以前觉得挺自然的表情,似乎也有点“刻意”的感觉?

    感谢书友作者得女婿、西宝兴路老浜瓜、就这样吧不改了、哭匠、Hell冥弑、莫愁Y莫愁、呼吸自在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