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第264章 梦境黑客

    第264章 梦境黑客

    向坤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自成还在盘腿打游戏,不过已经戴上了耳机,显然以为向坤睡了,怕放外放吵到他。

    随便扫了一眼,发现自成已经不打野了,改成玩辅助,跟着打野亚瑟跑。

    从他说的话和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来判断,显然那打野是杨婕。

    都不用去看他们的游戏情况,只听他们对话,就知道刚刚的游戏不会太顺利。

    休息了一会后,向坤重新闭上眼睛,这次没有再进入“超感状态”,而是感应了一下齐澄市米乔那里、从某本笔记本上撕下的“黑圈涂鸦”。

    那张“涂鸦”,是向坤在记录“超感状态”下,对某张建立了“情绪注入”联系的铅笔画周围环境信息观测后,做出的“标记”。

    这个“标记”并没有直接把“超感状态”下观测到的信息都转化过来,而只是很小很小很小一部分他能够“理解”,已经通过正常状态和“超感状态”下的信息进行对比后,总结出来的部分。

    比如不同人在不同情绪下的反馈信息,比如某些电子设备不同工况下的状态,比如电流大小的不同反馈信息,比如不同建筑空间结构的反馈信息等等。

    这些“标记”,其实某种程度上,就像向坤根据“超感状态”下能够“理解”的感官反馈部分,总结出来的、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得懂的“汇编语言”一样。

    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法用这语言来“编程”,只能用来解读和归纳。

    对其他人来说,那张纸上各种圆圈、弧线,看起来就像是无目的“涂鸦”或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艺术创作”。

    向坤之前在齐澄市,发现米乔的踪迹,并且确认了她所住的地方后,就将其中一张“涂鸦”折成形制特殊的纸飞机,放在了她主卧的阳台上,做成其他人无意间把飞机射到这的样子。

    根据向坤通过郭天向的记忆片段、对米乔各种物品的分析解读,所建立的认知模型判断,她对于新奇的、有“技术含量”的事物,都有发自本能的兴趣。

    所以她如果看到阳台上那只向坤折的纸飞机,九成的概率会把纸飞机留下来,进行拆解。

    因为那只纸飞机的特殊折法,是向坤自己“发明”的,各个地方的针对性配重,可以让它在飞行的时候更加地平稳,飞得更远,更久。而且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非常特别。

    当然,如果米乔对那个纸飞机进行拆解,肯定也会注意到那张纸上的“涂鸦”。

    一般人会觉得这就是乱涂乱画,但以米乔的性格,大概率能看出那些图案、线条中的“规整感”,这会促使她将那张画主动地留下来,甚至去琢磨它。

    因为在那个时候,向坤身边建立了“情绪注入”联系的物品,就只有那些画满黑圈的“涂鸦”。那些纸单张而言,有些大了。又不能撕成小块,或是进行其他破坏,所以很难像用来定位的小纸块一样塞在某些器物的边边角角里。于是向坤用了这个尝试,想办法让她主动收下来,放在身边。

    当然,这也是向坤刻意要进行的一个实验。

    他想要看看,自己通过有限信息,在未与人进行直接接触前,建立的认知模型,可否进行行为模式的有效推导。

    现在来看,米乔确实已经将那张黑圈涂鸦留在了身边,甚至曾带着去公司,去那“神行科技”的秘密研究基地。

    可见他对米乔的行为推导、预测是正确的。

    虽然向坤在画完那些黑圈涂鸦后,就知道那些纸张产生了和“情绪注入”相同的作用,但它们真的变成“情绪注入”物品,与他之间产生那种直接的感应联系,还是在前天的饮血变异之后。

    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感应了一次那张黑圈涂鸦,确实也成功地引发了米乔的梦境,也看到了她做的梦。

    但在那梦境中,向坤总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梦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是米乔坐在电脑前破解一个系统,面前的墙上挂着四台屏幕,地上到处都是电源线,杂七杂八的零食袋子各处都有,旁边还有好几瓶2L装的肥宅快乐水。

    米乔的情绪是专注、投入,以及疲惫,还有一些疑惑和迷茫,就和向坤在“超感状态”下专注于周围环境信息反馈时的情绪一样。

    但让向坤觉得有点怪的是,整个梦境过程中,他都没有找到“情绪注入”物品的情绪投影。

    在之前,他通过感应“情绪注入”物品引发其他人梦境的时候,都会在梦境中看到相应的情绪投影。

    情绪投影和他所制作的“情绪注入”物品是什么样子没有直接关系,而和他在进行“情绪注入”时的所思、所想、所感有直接关系。

    不论是小黄人、八臂八眼木雕、兔肉,还是埼玉老师、教书法的老大爷,甚至他自己的形象,情绪投影各种各样,但肯定都会出现,而且只要一出现,感知着梦境的向坤一定会知道。

    但米乔的那个梦境中,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感知到情绪投影的存在。

    而且他总有一种,自己没有看到梦境全貌的感觉。

    难道那情绪投影,在梦境中也需要进入“超感状态”才能看到?

    但在别人的梦境中,他要怎么进入“超感状态”?

    所知、所感,都是其他人的啊!

    上一次对米乔梦境的感知,留下了很多的疑问,所以今天估摸着米乔睡着后,他又再一次地进行感知。

    之前他更多的是对米乔梦境本身感兴趣,虽然那兔子木雕和骨头没有被送到齐澄市,而是到了另一个地方。但听过米乔和那个“良先生”的对话后,就知道,这个之前帮着郭天向“钓鱼”的女黑客,在“神行科技”的秘密部门里,同样接触了不少机密的事情。

    但现在,再次感应,触发那黑圈涂鸦进入米乔梦境后,向坤更在意的却是对自己这件“情绪注入”物品的探索。

    这次依然是刚一感应就激发梦境,代入了米乔的梦中感知。

    她正坐在一家餐厅的角落里,专注地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一个个监控画面。

    只一眼,向坤就立刻意识到,这是她在和郭天向一起追踪自己时的情形。

    不过因为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追踪向坤这件事上,所以在梦境里,本应在她身边的郭天向却是没有被她俱现出来。

    向坤对这个梦境的过程并不怎么在意,而是开始尝试在梦境中进入“超感状态”。

    但“超感状态”的前提,是他的感知能力远比常人强,甚至有着常人根本没有的“第六感知”,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大气电场变化,能够感知到一些普通人所感知不到的环境信息,综合那些感知,才能够在暂时摒弃正常五感的情况下,进入“超感状态”。

    而在其他人的梦境中,向坤的感知,都是建立在其他人的感知信息基础上的。

    就像你远程连着其他人的屏幕在看电影,那个电影就是个500mb的高压缩格式,就是对方电脑上的集成显卡解出来的画面,你自己这边的配置再高,也没有毛用。

    所以向坤琢磨了一会后,就放弃了直接在米乔梦境中进入“超感状态”的想法,转而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各种感知细节上,从画面、声音、触觉、气味等等方面入手。

    向坤开始尝试着,将这些感知反向地“转化”成“超感状态”下的各种信息,当然,是他能够“转化”和“编译”的那部分。

    而当他开始这么想的时候,米乔的梦境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周围的一切景象瞬间消失,变成了各种线条、圆圈所构成的空间,并且这些线条和圆圈还在不断地进行着变化和运动。

    向坤立刻意识到,这是那些他能够转化和编译的梦境感知部分的“超感状态”表现形式。

    不,这种表达也不准确,这和“超感状态”下的感知不同。

    “超感状态”下,那些信息都是无法用视觉、听觉等传统感官来描述的,而现在这些信息,却是直接“可视”的。

    它们并非是被“转译”成了“超感状态”下的对应信息,而是向坤自己总结出来的那种特殊标记。

    在这种状态下,向坤发现他的感知视角也不再固定和梦境的主人米乔一致,而是可以自由地移动。

    向坤明白了,这就是那张“黑圈涂鸦”的情绪投影形式,它无法用传统的感官感知到,而深藏在梦境的另一层之中,只有懂得如何“解码”,才能够进入。

    这层发现让向坤十分兴奋,因为这可以进一步帮他完善对米乔的感知信息“编译”。

    只要样本足够,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总结出一套能够在“超感状态”下翻译米乔感知信息的认知模型。

    到时候,他就可以在进入“超感状态”后,通过那张“黑圈涂鸦”降临在米乔周围,然后观测她的感知变化,从而知道她的所见、所听、所感,等于把米乔变成了他的远程“摄像头”,而且还是多种感官信息都能收集的“摄像头”。

    如果再将这种收集的方式扩大化,采样范围扩大到整个人类群体,那向坤或许以后就能在“超感状态”通过解读其他人的感官反馈,来获得更全面的环境信息。

    这样要远比直接“解码”周围的环境信息来得容易多了,数据量和难度根本不是一个量级,而且还更利于理解,等于是一条捷径!

    正想着的时候,向坤忽然发现,他好像可以控制那梦境中的“类超感状态”下的各种圆圈和线条,影响它们的形态和运动状态。

    向坤马上明白了,现在这个梦境之中,这个“类超感状态”,是建立在米乔梦境中各种感知和情绪的基础上。

    而他可以反过来,通过对“类超感状态”下各种信息的影响,来影响米乔的梦境感知和情绪。

    因为本来这个梦境,就是由那“情绪注入”物品黑圈涂鸦所引导帮助建立,可以说它就是这个梦境的平台和系统的一部分,所以向坤要通过“类超感状态”来影响米乔的感知,并不困难,远不像现实之中,他必须通过建立了“超感状态”的物品,才能进行某些针对性的、一丢丢的影响。

    过了一会,在梦境中脱离“类超感状态”后的向坤,再次以米乔的视角审视梦境时,发现眼前的笔记本屏幕变成了两米多高的长条形,而米乔敲键盘的手指也一根根变成了二、三十厘米长,非常的怪异。

    但主观视角下的米乔,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奇怪,依然用那踩高跷般的手指,敲着键盘,点着鼠标。

    向坤知道,这是他刚刚在“类超感状态”下进行了影响的结果。

    只不过现在他对那些信息的编码还不够熟悉和全面,还没法进行太过详细的修改。他相信,有过几次经验后,应该可以利用米乔已有的梦境场景,进行更加复杂的编辑,说不定能让她看到特定的画面、听到特定的声音。

    从米乔的梦境退出来后,向坤有些心满意足地深了下懒腰。

    他之前就意识到那些整理“超感状态”下反馈信息而画出来的“标记”会有特殊作用,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特殊作用。

    现在那些画着“黑圈涂鸦”的纸张,就像是能够入侵他人梦境的黑客软件一样。

    而且现在还没有人意识到这种“黑客行为”的存在。

    他看了眼旁边另一张床上还在玩游戏的自成,从其严峻而苦逼的表情来看,他们的战况似乎依然没有什么改变。

    ……

    凌晨三点多,齐澄市,某高档小区内。

    米乔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去洗手间小解。

    坐在马桶上,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翻过来,翻过去,回想着之前做的那个梦,觉得有点莫名。

    在那梦中,她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拉成了长条,看着跟个落地镜似的,而她的手指也变得超长,两个手就像两个巨大的螃蟹一样。

    现在想着那画面,是既有点好笑,又有点可怕。

    怎么会做这么个梦呢?预示着什么?

    米乔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成天想着吸血鬼相关的事情,于是觉得自己会变异成那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