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第263章 吓人

    第263章 吓人

    方苹芳抬头后,灯光就稳定了下来。

    她没有想太多,继续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

    过了一会,灯光又闪烁了一下。

    方苹芳皱眉,抬头,觉得有点奇怪。

    他们这些实验室的供电非常稳定,所以问题大概率是灯的原因。

    看来,这些灯质量有问题啊,采购的人吃回扣了吧?

    明天得跟负责设备的人说一下,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方苹芳可是很清楚,“良先生”对这些实验室有多重视,敢在这上面揩油水、恰烂钱,“良先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灯又闪了下,方苹芳索性不理了,专注地盯着屏幕,不时地敲几下键盘的翻页键。

    但是下一刻,电脑屏幕却忽然黑了。

    方苹芳身体下意识地微微后仰,看着变黑的屏幕,有些懵,显示器右下角的电源指示灯表明,电源是接通的。

    所以是主机的问题,黑屏了?

    难道这些电脑硬件也被吃了回扣?

    方苹芳皱眉弯腰去看主机,想强行重启,这时候显示器却又重新点亮,上面的画面依然还是和刚刚黑屏前一样。

    “什么情况……”方苹芳操作了一下电脑,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看起来就像是单纯的屏幕黑了一下。

    方苹芳下意识地四下看了一圈,但是这边实验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周围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和往常不同的地方。

    她起身走到门边,按下了和保卫室的通话键。

    “这里是安保室,是……方博士吗?有什么事?”通话器里传来一个有些迷糊的声音。

    方苹芳看了眼实验室里的监控摄像头,她知道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地下二层中有几个实验室内部的监控画面是另外独立在另一个系统中的,即便那些同样签了保密协议的安保人员也无权实时监看。

    “现在D2层除了我外,还有其他的研究员在吗?”方苹芳问道。

    过了一会,通话器那边的声音说道:“谢研究员和杨博士刚走,现在D2层只有您一位研究人员。”

    “安保人员呢?”方苹芳又问。

    “包括我在内,有六名值班人员正在工作,D2层有两人。”

    “好的,谢谢。”

    说完后,方苹芳向了一会,又再次按通通话器:“请问一下,你怎么称呼?”

    “我叫张耀祖,是安保3队的队长。”通话器那边的安保人员说道。

    “张队长,你在这边工作多久了?”

    “从这边建好开始,加上前期的准备和培训时间,有十个月了,确切地说应该是十个月又十七天。”张耀祖说道。

    “这边的电子设备经常出问题么?”

    通话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张耀祖才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实验室里的设备,我们是接触不到的……”

    “我的意思是,以前其他研究员在晚上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反应过设备失灵,或者电路有问题的情况?”方苹芳斟酌了一下用词后问道。

    张耀祖回道:“这倒是没有……D1的马桶倒是半夜坏过,水冲不了……”

    “呃,不是这个。”方苹芳赶紧打断他道:“比如照明设备,刚刚有没有出现过明暗变化、闪烁之类的情况?”

    “这个……应该……没有吧?”张耀祖不是很确定地说道。

    方苹芳若有所思,看来刚刚就只有她所在的这个实验室灯光有问题。

    “我想起来了,之前……”张耀祖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没了后续。

    方苹芳愣住了,连续按了几次通话键,都没反应:“张队长?你还在吗?张队长?”

    通话器只有沙沙的电流声。

    周围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沉寂,她甚至隐约可以听到电脑机箱里风扇在转动的声音。

    张耀祖不会出事了吧?方苹芳心里莫名地冒出这个念头来。

    几秒钟后,张耀祖的声音重新响起:“……所以这几个实验室的灯光,应该会比之前要暗一些。”

    “刚刚通话中断了?通话器有问题?”方苹芳连忙问道。

    安保室内,张耀祖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眼通话器的指示灯,疑惑道:“没有啊,刚刚指示灯一直是亮着的,通话一直是接通状态,方博士那边有问题?”

    “我刚没听到你说的话,你说‘之前’怎么了?”

    “噢,我是说,之前杨博士觉得实验室的灯光太亮了,有些刺眼,所以后来都更换了一批灯具,六、七、八、九、十号实验室的灯光,相对其他几个,应该会比较暗,或者说比较柔和一点。”

    方苹芳过了几秒才回道:“一会你多注意一下监控,看看我这个实验室外面、周边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如果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方博士……你说的情况是指?”张耀祖心底莫名地有点发毛。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没什么问题,你不用太在意。”

    大姐,你这么说,我更在意了。张耀祖还想再问几句,方苹芳却是已经结束了通话。

    他立刻把目光放到安保室里的多块监控屏幕上,除了几个实验室和储藏室的内部外,其他房间包括走廊、楼梯、电梯等,都在监控范围内。而且只要他愿意,不止是D2,D1和地面上的各个楼层,乃至整个园区内的监控,他都能直接调看。

    但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啊?

    然后他注意到,方苹芳博士走出了六号实验室,然后走进了九号实验室,在进门前,还特意抬头看了眼走廊上方的监控,仿佛在告诉他:“注意了,我要进去了。”

    “难道刚刚在六号实验室里,有什么异常情况?”

    回想着刚刚方苹芳通话时的各种奇怪表现,张耀祖开始紧张起来。

    以前执行一些比较危险的任务时,都没有过这样的紧张情绪,这让他十分地不自在。

    甚至忍不住去想,那些实验室和几个机密储藏室里,除了各种他见过的仪器设备外,到底都还有些什么东西?

    方博士、杨博士这些高学历的人才,又到底在这研究些什么?

    之前他和其他同事一样,都是为了高薪签了保密协议进入“神行科技”的秘密研究部门工作,但到底这个部门在研究的是什么东西,却是一无所知。因为不想失去高额报酬,他们也没有人敢去探查他职责之外的信息,只是安安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但今晚被方博士那神神秘秘、显得有些怪异话语一弄,他也不可抑制地升起好奇心来。

    虽然方苹芳博士刚来没几天,他们接触不多,之前的对话加起来也没有今晚多。但对方博士,他还是通过其他途径大概有一个印象的,知道这是个专业能力十分强,连杨博士等人都很佩服,而且性格也很爽直的人。显然不是那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过度反应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一个人在D2留到这么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方苹芳博士在D1、D2的实验室里,权限是最高的。除了她之外,其他研究员最少也需要两人以上,才能进入第六到第十实验室。

    所以,方苹芳肯定知道他们在研究的是什么,肯定知道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她能够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那肯定是有她的依据。

    正当他注意力都在监视屏上实验室外的走廊画面时,肩膀忽然被搭了一下,吓得他差点反射性进行还击。

    “卧槽!吓我一跳,你干嘛呢?”安保室内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握着对方手腕准备用力的张耀祖赶紧松手,也是吐了口气:“你怎么悄莫声息地进来,我也被你吓一跳……”搭他肩膀的,是一起在D2值班的同事小高。

    “什么悄莫声息啊,我进来开门关门的声音你没听到?”小高奇怪道,“老张,你状态不太对劲啊,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你在这边看着,我到实验区去巡一圈。”张耀祖说着,拿上了对讲机和其他设备起身。

    与此同时,在九号实验室内。

    方苹芳打开了那装着兔子木雕的容器,一个透明盒子从金属台缓缓升起后,可以隔着那盒子的透明材质看到里面那怪异、粗糙、丑陋的兔子木雕正对着她“笑”。

    毫无疑问年,这件木雕是他们此次从秦岭无人区中带回来最有价值的物品。

    在路上她和李组长就已经发现了这木雕有影响人梦境的能力,所以不论是路上,还是送到这里后,都有一个严格的存放标准——离休息区足够远。同时也禁止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内睡觉。

    不过在前天,当他们刻意要进行梦境影响实验以观测这个过程中它有哪些变化的时候,却发现在它周围入睡的人,没有再做那怪异的、有兔肉的梦,甚至有两人连梦都没有做。

    他们怀疑那木雕只能在夜晚作用,于是在昨晚又再次进行了一次实验,结果还是一样,没有让人产生梦境。

    于是方苹芳初步判断,那只木雕的能力,只有在秦岭无人区里才能起作用。

    但是今晚在六号实验室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后,她却不可抑制地想到了这兔子木雕。

    眯着眼看着那容器内的木雕,方苹芳忍不住喃喃自语:“是你在搞鬼吗?”

    她开始重复起一些之前就进行过几遍的测试项目,记录信息。

    她怀疑,这只“兔子木雕”是不是又重新进入了活跃期?

    不一会,方苹芳觉得有点口渴,于是走到实验室旁边配套的休息室内,在饮水机旁边拿了个一次性纸杯接水,接完水后,她正准备往回走,却是无意中扫到了饮水机旁的一个碟子。

    谁弄了盘兔肉放在这?而且还是没做熟的?

    方苹芳一边喝水一边往回走,脑子里闪过了这道念头。

    然后她就愣住了,连呼吸都瞬间屏住,一股凉意由心底冒起,冷汗湿透后背。

    她缓缓转身,看向那摆在饮水机旁边的花瓷碟上,切成了一块一块的生兔肉。

    右手下意识握紧,手中的纸杯被一下攥扁,好在她接的就是凉水,倒是没有被烫到。

    这是她曾经在梦里见到过的景象!

    现在是在梦中?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方苹芳闭着眼睛甩了甩头,然后掐了一下自己,那疼痛感让她意识到,现在不是在梦里,就是现实中。

    但是……真的是现实吗?

    她再次睁开眼,看向饮水机旁,那碟“生兔肉”已经不知所踪,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幻觉?

    方苹芳走出休息间,重新进入实验室,看向那隔绝于透明容器中的木雕兔子,兔子咧开的大嘴,似在对她嘲笑。

    忽然,九号实验室内的灯光暗了下来,就好像前一刻还阳光明媚,下一瞬就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方苹芳有一种忽然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的错觉感,仿佛进入了九号实验室的里世界一般。

    不过一秒钟后,灯光又恢复了原本的亮度,实验室内没有任何动静,就像她刚刚进来时一般。

    “它‘活’过来了……”

    方苹芳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这么说。

    她从来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的说法,在她的认知中,一切的现象,都有对应的原因,有些现象暂时无法解释,只是因为所知的信息还不够多而已。

    但知道归知道,很多时候,受到一些影视、艺术作品的影响,本能地总是会有关于某些事物的联想,哪怕理智知道那只是“自己吓自己”,但恐惧的情绪,是身体本能对这种未知的敬畏而产生的。

    方苹芳心跳得很快,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控制住情绪,将那木雕所在的透明容器从新收回金属平台中,与外界进行彻底隔绝。

    她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但是在那一丝丝的恐惧和害怕后,她却又产生了一丝无比期待的兴奋感。

    离开九号实验室的方苹芳,正好看到了过来巡逻的张耀祖。

    后者看到表情有些苍白、额头有冷汗的方苹芳,不由诧异道:“方博士,出什么事了?”

    他的心下却是砰砰直跳起来:果然有事发生!九号实验室里出事了?!

    方苹芳说道:“把D2……不,包括D1,都封锁起来。明天早上也暂时不要让人进来,你们到一楼的安保室值班。接下来怎么做,等‘良先生’的安排。”

    张耀祖一愣,还想要问什么,过道的照明灯却忽然变暗。

    方苹芳快步过去,推了他一把,催促道:“快走!”

    张耀祖没敢多说什么,也没敢多问一句,只是一边用对讲机通知安保室里的小高,一边回头看向那边九号实验室紧闭的大门,心中暗暗猜测着里面发生的事情。

    ……

    铜石镇,某三星级酒店,某标间内。

    躺在床上的向坤睁开眼睛,再次从“超感状态”中退了出来,深深吸了口气,缓解了一下大脑的疲惫。

    刚刚他反复多次进入“超感状态”,降临那“兔子木雕”周围,并且依靠那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骨头,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一些影响。

    在判定那周围有一个人,疑似是带着“兔子木雕”从秦岭无人区中出来的那些人之一后,他就开始各种“捣乱”,试图吸引其注意。

    他的“装神弄鬼”,为的就是扰乱那个人的心绪,然后因为曾经受过木雕影响,不由自主地怀疑是不是“兔子木雕”出问题,把注意力都放到那木雕上。

    当那人到了“木雕”周围后,向坤又尝试地使用小苹果所“开发”的功能,“调用”了兔子木雕情绪具象化的集合,将其投注到那人身上,对其情绪产生直接影响。

    向坤并不太确定这种影响会造成什么结果,毕竟在“超感状态”下,很多感知都需要他自我进行“解码”,而他现在能够“解码”的信息实在太少,不论是画面还是声音,都无法获得。

    但至少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那个出现在“兔子木雕”周围的人,情绪已经变得紧张和害怕起来。

    他的目的自然不是恶作剧吓人,而是为了引出“神行科技”背后可能存在的那个吸血鬼,希望能让其亲自走到“兔子木雕”身边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