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第262章 向坤的“触手”

    第262章 向坤的“触手”

    “真地抓住娃娃了!”杨真儿忍不住惊呼出声。

    唐宝娜拿着那个抓出来的娃娃,也是有些兴奋,看向向坤:“你说的办法还真有用。”

    向坤同样也做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对她比了个大拇指:“我也没想到你能抓到,看来你抓娃娃挺有天赋的,不愧是江湖闻名的‘唐门铁爪公主’。”

    “呸!你还是‘丐帮铁手’呢!”唐宝娜拿着那娃娃,笑嘻嘻地反击。

    向坤一边和唐宝娜说小,一边却是在心里暗暗检讨:虽然成功地加强了那爪子上的线圈通电电流,让它稳稳地抓住了娃娃,但显然没控制好,有点用力过度了。

    好在正常来讲,不会有人会想到是他做了手脚,顶多以为是机台抽风了。别说其他人了,换在一个月前,就是他自己都想不到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向坤和杨真儿一人提着一袋饮料、零食,唐宝娜拿着那抓出来的娃娃,三人说笑着回酒店。

    他们这次一共来了八个人,刚好两两一间标间,唐宝娜和杨真儿、杨拙和小敏、张倩和杨婕,向坤自然就是和自成一间了。

    和唐宝娜把饮料、零食分给其他几个房间的人后,向坤在回房间前,将那枚之前放抓娃娃机顶上的硬币曲指弹向了她。

    唐宝娜下意识抬手接住,然后便听到向坤说道:“这枚幸运硬币送你了,你不是想学翻硬币么?我回头发个练习的视频给你,你先照着练练,有什么问题再问我。”

    唐宝娜看了眼手中这枚平平无奇、十分普通的一元硬币,笑着点头道:“好!”

    回到房间后,唐宝娜就把硬币夹在手指间,学着之前看到向坤做的样子,尝试翻动,不过硬币只慢慢翻了两圈,就过不去了,手指倒是差点弄抽筋。

    想到向坤翻硬币时那灵活的样子,她不由得有些懊恼,难道她这能够弹钢琴、玩吉他的手指,比不过向坤那敲键盘的手指?

    另一边,向坤敲了好一会门,自成才拿着手机匆匆跑来打开,而且门一开就又低头拿着手机快步地回到床上,盘腿坐好,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

    向坤有些好奇,自成一向不太看得上手机游戏啊,认为手机游戏的操作太“儿戏”了,没意思,想不到现在也“真香”了?

    不过想到刚刚和唐宝娜送饮料去其他几个房间的情况,他就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除了他和唐宝娜、杨真儿去买东西了外,杨拙、小敏、张倩、杨婕都在玩同一款游戏。

    他们五个人,正在开黑玩“王者荣耀”呢。

    果然,自成的手机里传来了杨婕的声音:“打野呢?快来啊,别光顾着打野怪了,我都快被他们揍死了!”

    自成赶紧说道:“来了来了,马上来!”

    “别啊,刘哥!你把这圈野刷完再去啊,你才3级,我们过去是送人头啊!别理我姐,她玩游戏就爱瞎嚷嚷!姐,你是上单啊,你抗压路啊,你一个人别去压两个人啊,怂塔下补兵懂不懂?”杨拙一副操碎了心的语气。

    不过下一刻,就是杨婕的惨叫:“啊!我死了!”

    “不要担心,我马上就去给你报仇!”自成赶紧说道。

    “杨拙你别跟着刘闯了,过来跟我呀,我也要被人打死了!”张倩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小敏的声音接着跟上:“来中路,老公快来中路,我要打死这个甄姬!”

    然后是“猥琐发育,别浪!”的提示音,想也知道,肯定是苦逼的杨拙发的。

    向坤差点没笑出声来,他也不打扰自成,自己走到桌边给手机充电。

    他将手机设置成不自动息屏,然后拿出另一枚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硬币放在手机边上,盯着桌上的手机,开始集中注意力,进入了“超感状态”。

    这次饮血后,他进入“超感状态”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只要先做好心理准备,几乎可以在一到两秒钟内就进入状态。

    在“超感状态”下,向坤自然很容易就确定了自己手机所发出的反馈信息,知道了它的位置所在。

    然后他开始试图通过那枚硬币,对手机进行影响。

    通常电子产品的触摸屏,大都是由两层透明的阻性导体层、导体层中间的隔离层和电极组成。

    当触摸屏进行工作时,两个导体层相当于电阻网络,当某一层电极加上电压,会在该网络上想成电压梯度。如果有外力使上下两层在某一点接触,则在电极未加电压的另一层可以测到接触点处的电压,从而知道接触点处的坐标。

    不过现在手机用的基本都是电容屏,当人的手指触摸在感应屏上时,人体的电场让手指和触摸屏表面形成一个耦合电容,对于高频电流来说,电容是直接导体,于是手指从接触点吸走一个很小的电流,这个电流分分别从屏的四个角上电极中流出。理论上流经四个电极的电流与手指到四角的距离成比例,控制器通过对四个电流比例的计算,得出位置,发送给处理器。

    在“超感状态”下,向坤可以通过“超感联系”、“情绪注入”的物品对周围边的人或物进行一些影响,虽然这些影响无法模拟出实质上的碰触,更多的只是对电场、磁场的影响,但有一个极大的优势,就是这种影响是可以直接深入任何物体内部,完全无视阻隔。

    在“超感状态”下,只要向坤能够“看懂”周围的环境反馈的信息代表着什么,那他就有办法进行反向影响,所有的物体、所有能够反馈出信息的物质,都相当于对他毫不设防,这是一个只有他能游弋的领域。

    理论上来说,向坤是可以直接绕过手机屏幕,对控制器发出坐标位置,甚至直接对处理器发出所要进行的操作信息。

    但可惜,那样的操作太复杂了,他暂时别说做到了,连观察和解读这些信息都很困难。所以最终他只能是通过之前观察过的、手指触摸屏幕时,所吸走的电流来进行模拟。

    经过了多次从“超感状态”中切换出来的操作后,向坤终于成功地做到了:

    随便点开了手机上的一个应用。

    是的,现在对他而言,仅是这一个操作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他甚至暂时无法准确地控制触摸激发的位置,本来其实是想点开微信,但最终点开的却是支付宝。

    不过对向坤来说,能够在“超感状态”下拥有这种程度的影响力,已经是让他相当兴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超感状态”越来越熟悉,能够解析越来越多的环境信息后,自然能够进行更多、更复杂的影响。

    手机屏幕在被他“超感状态”影响后,似乎有些“后遗症”,短时间内有些不太灵敏,触摸点似乎被固定了一般。

    好在关下屏幕,等个半分钟就恢复了。

    向坤又研究了一会,看着正玩游戏玩得聚精会神、额头冒汗的自成,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他躺到自己床上,把自己的手机和那枚硬币放在与自成之间的床头柜上,然后闭上眼睛一副准备睡觉的模样。

    实际上,他却是进入了“超感状态”,锁定了自成的手机,开始借用床头柜上的硬币来进行影响。

    “来了来了,我来了!这波能赢!”自成这局控制的是打野阿珂,但是入场后看到杨拙的辅助、张倩的射手都已经GG了,马上改口道:“不行不行,团不过,先撤,守一波守一波!”

    “撤个毛线啊!他们技能都用在我身上了,上去收割啊刘哥……”杨拙绝望而沙哑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来。

    自成还是决定先怂一波,以稳为主,而且他要保护杨婕的亚瑟撤退。

    但方向键忽然失灵了,他的人物竟然不受他控制,开始跑偏。

    “卧槽,怎么回事?屏幕卡了?我草拟大爷的苹果啊!!不对,是联通,这特么破网络!我卡了我卡了我卡了……”

    看到自己的角色往回跑,跑进了敌方英雄里,自成一边疯狂拨动方向键,尝试把它控制回来,一边下意识地猛按各种技能和攻击键,哪个技能好了按哪个。

    没有想到的是,在对方全都残血且主要控制技能都已经用完了的情况下,自成的阿珂不断地收割人头,不断地刷新技能,完成四杀,直接逆转了局势。

    “66666,闯哥牛批啊!就是应该这么搞啊!哎?你刚说你卡了?”杨拙的声音响起。

    自成愣了一下,嘿嘿笑道:“是啊,卡了一下,不然我就五杀了。哎,特奶奶的联通不给力!”

    从“超感状态”中脱离出来的向坤,听到这话也是一脸懵逼,他并没有刻意去帮自成反杀,事实上他就算想也办不到,连精确地点开一个应用都还无法做到,怎么可能精密地操控游戏角色,他其实只是单纯地干扰自成,让他没法自如操控而已……

    向坤像是发现了一个新玩具一样,再次进入“超感状态”,借着分布在各地的“情绪注入”物品做“传送门”、“跳跃点”。

    有“情绪注入”物品,可以让他的感知“降临”,而有“超感联系”的物品,则可以让他一定显得地对周围物体进行影响。

    所以,他直接感应了那“兔子木雕”,在“超感状态”下,“降临”到了那木雕周围,然后很快就发现了与他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那块骨头。

    在常彬结婚的那天,向坤就已经感应到那骨头离开了秦岭无人区。

    但是从后来的持续感应来看,那块骨头并没有被送往齐澄市,而是被送往了另一个方向。

    被送往的城市,是向坤在变异后没有去过的,所以他能够根据感应判断大概方向,却无法确切地知道所在具体的位置。

    现在看来,至少知道那骨头和兔子木雕都被带到了同一个地方。

    根据他过往所总结的信息反馈来判定,现在所处的,应该是一栋高层楼房的地下二层。即便现在已经过了凌晨,这一楼层依然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

    向坤之前就不止一次地通过兔子木雕,在“超感状态”下感知周围的情况,所以对那些运送兔子木雕等物品离开秦岭无人区的成员身体的反馈信息还是有些了解的。

    按照他的判定,此时离那块建立了“超感联系”的骨头最近的一个人,应该就是之前从秦岭无人区运送这些东西出来的成员之一。

    现在这些东西所处的位置,肯定是“神行科技”的又一个秘密研究基地,这时候还在那些东西边上的,肯定相关的研究人员。

    向坤琢磨着,自己似乎可以做点什么?

    ……

    宝罄市,安铁镇,某个高新科技园区中。

    某栋建筑的地下二层,穿着一身工作服的方苹芳正在一间实验室内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各种数据,皱眉思考着。

    从秦岭无人区带着那些东西出来后,她就坐上“良先生”安排的专车,跟着那些“东西”,一路到了安铁镇的这个研究中心里。

    这里便是方苹芳,也是第一次过来。

    很显然,相比起齐澄市那个研究基地,这里的设备要更齐全也更新一些,保密和安保的情况也要更完善,应该是刚刚建好没多久的。

    本来“良先生”打算给这次进入秦岭无人区的成员都放个假,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段,毕竟在秦岭无人区里的大半个月探索,对大多数人而言,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很大的一个考验。

    但方苹芳拒绝了休假,而是主动向“良先生”申请,想要继续参与对那些秦岭无人区中带出来的物品的分析和研究。

    事实上,最主要的分析目标,就是那个“兔子木雕”。

    但他们通过各种设备的测试和研究后,却没有得出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唯一可以说有点用的,就他们知道了那兔子木雕是用一个尖头金属物凿刻出来,从木雕上残留的一些金属碎屑可以知道那雕凿工具的材质,后续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尝试寻找市面上类似形制、材质的金属物件。

    但这个方式有点像大海捞针,可能忙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木雕上没有残留任何人类或类人生物的DNA和指纹,这点同样是让他们很奇怪的。毕竟出现在秦岭无人区里那个“人”,连鞋都没有穿,直接赤着脚到处跑,难道雕这兔子的时候,还会刻意地戴着手套?

    想到回来的路上,做的那个特殊、诡异的“兔肉乱入之梦”,方苹芳在有些许恐惧的同时,却更多的是兴奋和激动。

    当初回国来,接受“良先生”的聘请,签下保密协议,进入“神行科技”的这个秘密部门,不就是因为可以研究这些未知的、神秘的事物吗?

    这两天,她把注意力从兔子木雕转移到了其他秦岭无人区中带出来的物品上面,看看能不能从那些东西,还有那个脚印上,打开突破口。

    实验室里的灯光忽然闪烁了一下,方苹芳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研究中心的设备都是非常现进的,相关的配套设施都也做得很好,电压一向很稳,她这几天也都是待到很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灯光闪烁的情况。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