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第259章 我就是道理

    第259章 我就是道理

    刚刚那一瞬,向坤有种莫名的直觉,让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右边的舷窗外。

    离飞机很远的地方,有一只大鸟正在飞速地远离。

    天空很蓝,天气很好,可视范围很远,但如果是正常人,根本意识不到也看不到那只大鸟,因为离得实在是太远了。

    即便是向坤,也没法看清那到底是只什么鸟。

    但他知道,他会有那种直觉,那么那只鸟就一定有问题。

    于是他在确定了那只鸟的方位后,第一时间就切换了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可以隐约地看到一个非常细小、如屏幕坏点般的蓝点正在飞速远离,不过两秒钟后便是以他的视力也已经看不到,可见距离有多远。

    那应该是一只变异的飞禽,至于是隼、雁、鹳还是其他大鸟,又或是小鸟变异后长成的大鸟,就暂时不知道了。

    对于这样突然的发现,向坤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惊讶,毕竟他所接触到的第一个变异生物就是猫头鹰了,按照概率来讲,相比起人类吸血鬼,这世界上其他变异生物数量显然要更多。

    它是刚巧路过附近?

    向坤在脑海里构建附近的地图,对比着那只大鸟飞离的方向,推测着它可能前往的地方。

    按照他所接触过的非人类变异生物行为习惯来看,它们都会对人类有很大的警惕,懂得刻意地避开人类,一般不会轻易进入人类聚居地,即便空中也是如此。

    它在这里出现,莫非也和那只巨型猫头鹰一样,饮血变异的次数达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摄入其他变异生物的鲜血了?

    向坤没有想太多,短时间内他对于追索这只可能的变异大鸟,并没有很强的兴趣和需求。

    毕竟那只大鸟可能前往的区域太大、也太难预估了,为了这空中的“惊鸿一瞥”,要去找到它,可能性太小。

    抵达机场后,老兄弟游猛和他老婆梁玉珑一人开了一辆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次他们是直接乘飞机到达剑州市,而没有先去刺桐市,准备今天直接就到铜石镇去,给唐宝娜他们定的酒店,也是在铜石镇。

    毕竟接下来的几天,主要活动区域还是在铜石镇及周边。

    带着一行人下了飞机出了接机口,向坤便将唐宝娜、杨拙、张倩等人介绍给游猛夫妇认识,然后去停车场分成两边,上了他们俩开来的小车。

    过来接机,游猛自然没有开他那辆小破面包,而是借了一卡罗拉、一辆速腾。

    看到国道边上的重重山岭,杨拙的女友小敏好奇地问道:“这里就是向哥的老家吗?”

    开车的梁玉珑笑道:“向哥的老家在刺桐市,这边是铜石镇,剑州市下辖,从这边坐车上高速,差不多四个小时左右可以到,当然坐动车的话,可能会快点。不过听我老公说,向哥小时候在铜石镇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应该也算半个铜石镇人。”

    “你们怎么会想到在这里开兔肉餐馆的?”

    “我老公家里本来就是做餐饮的,他很早就开始做这一行了,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兔肉是向哥上次来的时候建议的,之前流出到网上的那个视频,也是那时候拍的,当时他真的就是在跟我们说要怎么做美食视频来宣传我们的餐馆。”梁玉珑很实诚地说道。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自成感叹道:“上大学的时候,向坤可是一点都不会做饭的,他的厨艺基本和我是一个水平的——用开水泡面加火腿肠,而且我泡面的手法、剥火腿肠的技术还要更好一点。没想到他现在不研究代码了,改研究起厨艺来,竟然也是做得很有一套。我听常彬说,向坤现在的厨艺相当牛掰,这次咱们到他的地盘,可得让他露一手。”

    这辆车上,除了梁玉珑尝过向坤上次做的那半生不熟的竹鼠肉外,自成以及后座的杨婕、杨拙、小敏,都是从来没有吃过向坤做的菜。但他们从杨真儿对向坤那“向大厨”的称呼,也可以对向坤的厨艺有个基本的猜测,对于接下来几天的用餐,都是有些期待起来,毕竟在他们的印象里,向坤本就是全能的,不论什么事都能做得很好。

    就在杨拙、小敏小两口继续对自成和梁玉珑问起和向坤的厨艺有关的事情时,前面游猛所开的那辆速腾忽然左右猛摆了几下,就像喝醉了一般走了会蛇形,渐渐靠边停了下来。

    好在他们的车速本身也不算快,靠的也不是非常近,梁玉珑及时地刹车,避免了对前车的追尾。

    只不过他们没有追到前车,却是被后车给追尾。

    ……

    一分钟前,游猛所开的速腾上。

    向坤正跟游猛确认着晚餐的菜谱,在来之前,确定了同行的人后,他就已经安排好了酒店、机票,并且跟游猛商量好了让他来接机,以及同行几个人大概的口味,有什么样的忌口,什么样的用餐习惯,准备什么样的菜式比较合适。

    虽然他没有亲自做菜给张倩、杨拙、杨婕他们吃过,但却都一起吃过一两次饭,所以对于他们的口味,还是有一个基本了解的。至于自成就更不用说了,从大学就住一块,这家伙喜欢吃什么,他再熟悉不过。

    游猛按照向坤的交代,把食材已经都准备好了,该切块的切块,该泡水的泡水,该腌制的腌制。

    等会到了地方,他们俩会一起准备晚餐,一人准备几道,可以加快速度,也可以让晚饭的口味更丰富。

    光听着他们俩讨论,后座的杨真儿就忍不住吞口水了,然后跟一脸好奇的张倩吹嘘“向大厨”的神厨艺。

    正和游猛讨论着某道菜是加一点辣好还是只加蒜就可以的向坤,忽然伸手过去握住了方向盘。

    游猛一愣,但他还来不及冒出疑惑的反应,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车身已是猛地向左侧一倾,便要向左拐去。但向坤的手像铁钳一样牢牢抓住方向盘,微微向右带了一点,又向左带,再向右,不停地、不同幅度地快速打着方向盘。

    与此同时,向坤也对游猛道:“松开油门,先别踩刹车,让它降下速度靠边再刹车,左后轮爆了,小事情,OK的。旁边没车,不用担心,你老婆的车被人追尾了,速度很慢,没事的,顶多保险杠蹭破点漆。”

    他的声音平稳而徐缓,完全听不出一点紧张或是惊慌,语气和刚刚在说加辣还是加蒜没有什么区别,让后座的张倩、唐宝娜和杨真儿甚至有点他们还在进行着刚刚那个讨论的错觉。

    而且爆胎后,车身除了最开始抖了那下外,并没有太大的颠簸,依然还是比较平稳地慢慢靠向路边。

    在唐宝娜她们意识到爆胎后,车都已经快停下了,根本还来不及冒起什么惊慌害怕的情绪来。

    在车停下后,才意识到向坤刚刚的那番“操作”,也未免太……云淡风轻了吧?

    “三位贵宾,没事吧?”车停稳后,向坤才回过头笑着问道。

    刚刚他其实提前看到了一块对向车道上的不规则铁片,被一辆快速驶过的渣土车碾过时打了出来,疾射向他们这辆车,快速的计算和预判后,推测被击中的位置应该是左后轮。

    如果是他在驾驶这辆车的话,可以通过油门、刹车的控制,让那块铁片打不到轮胎甚至打不到他们这辆车。

    但他坐在副驾驶,只是个乘客,靠声音命令游猛的话来不及了,只能是出手帮游猛稳住方向盘,然后靠着他对车身姿态的感知,靠着对轮胎与路面的接触摩擦附着力的判断,快速地调整车身姿态,不断将它从极限失控的边缘拉回。

    好在他们本来也不是在高速上,车速也不算快,加上又是后轮爆胎而不是驱动轮,总算是让他很稳定地控制了下来,后座上的三位女士甚至都没太感觉到车身的失控。

    不过后面梁玉珑开的那辆车被追尾了,倒是意外中的麻烦。

    当然,相比起他们这辆车严重失控造成更大的车祸,这样两个小问题,也称不得麻烦了。

    ……

    自成和梁玉珑下车检查追尾的情况,后车是一辆奥迪A8L,其实两车都差不多刹住了,撞的并不严重。

    卡罗拉的后保险杠有点裂痕,掉了些漆,A8L的前保险杠也是掉了些漆,看起来都没太大事。

    奥迪车上的四个人也都下来了,除了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高壮小伙外,其他三个都是看起来三十多到五十左右不等的中年人,大腹便便,满脸通红,浑身酒气。

    “驾照有没有考过啊?怎么开车的!瞎**搞!”从后座下来的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一边检查着A8L受损的情况,很是不悦地说道。

    后座另一边下来的光头中年人扫了眼梁玉珑,嘿嘿说道:“女司机嘛,有没有驾照都一样。”

    同样下车的杨婕听到这话就很不爽了,皱眉道:“前面有突发情况,我们紧急刹车一点问题都没有!是你们没保持足够车距或者开太快,才会刹不出追尾,这是你们全责好不好!明明是你们的问题,还在那扯歧视女性的言论,你的素质在哪里?”

    梁玉珑扫了眼他们的车牌,看了他们一眼,拉了拉杨婕的手,低声道:“别跟他们吵,我们报警、报保险来处理就是。”

    “这位小姐姐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是过来玩的?哎呀,这铜石镇好玩的地方还是不少的,我刚来玩了两天,就有些乐不思蜀了,有没有兴趣一起结伴同游、同玩啊?”那光头中年人被杨婕给驳了一通,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呵呵笑着凑到前面来。

    他的话似乎没有带脏字,但那满脸的酒色、暧昧中带着猥琐的眼神,还有那轻佻的语气,却是让包括杨婕在内的几人都是忍不住皱眉,心里极不舒服。

    自成本就对杨婕有些好感,听到这话当即就是忍不住上前挡在杨婕前面,对那光头中年人道:“你给我离远点。”

    “哎?你是这小姐姐的老公吗?不是的话我跟她说话,管你什么事啊?”那光头中年人反而向前走了一步,两人快抵在一起了。

    自成被他酒气熏得直皱眉,下意识推了一他一把:“你给我远点!”

    光头中年人退了一步,旁边的高大司机和其他两个中年人立刻围了上来:“你这小子有没有礼貌,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你知道齐总是谁么?要是磕着碰着了齐总,信不信你走不出铜石镇?”

    本就容易冲动的杨拙也是和自成站到了一块,一副捋着袖子准备干架的模样。

    眼看着几个人推推搡搡、拉拉扯扯似乎有打起来的趋势,梁玉珑和杨婕、小敏也是焦急起来,想要把他们拉开,但哪里拉得开。

    不过下一刻,忽然又一个光头出现,强行插入到了几个男人中间,强行将他们分开。

    这光头自然就是向坤了,在他绝对碾压的力量面前,几个人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要柔弱。

    当然,他只是对A8L上下来的那几个人出手,那手一掐他们抓在自成、杨拙衣服上的手指关节,就让他们乖乖松开脱离,然后靠着强壮的身体直接将他们隔开。

    短短两、三秒钟,那边的三人就被推开到了一边。

    “哎哎哎,你干嘛,哎哎,哎……”那戴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被挡得直后退,差点绊倒,紧紧抓着司机的裤子才勉强站住,气得本就酒气通红的脸更红了。

    “不要动手,好好说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要讲道理,讲法律。”向坤微张着双手,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但下一刻,他的眼神却是变得有些深邃和诡异,直接投向了三人身后的光头中年人,与其目光有了一瞬的交触。

    他刚刚过来的时候,瞬间就判断出,这辆车是属于那戴金丝边眼镜中年人的,那司机也是他的人,但那车上四人里,地位最高的,却应该是那个光头中年人。

    “讲道理?我告诉你,在这里,我就是……”金丝边眼镜中年人扶了下自己的眼镜,梗着脖子正准备放自己的“口号”。

    忽然,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充满恐惧的惨叫声,把金丝边眼镜接下来的话给吓回了肚里,下意识回头看向身后的光头中年人。

    只见那被称为“齐总”的光头中年,此时正一脸恐惧地看着他们。

    看到他们回头,“齐总”赶紧拉开车门上车,上车前大喊一声:“走!快走!”

    金丝边眼镜和自己的两个雇员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下一刻,车门重新被打开,“齐总”的光头重新露出来,瞪向他们:“你们他妈聋了吗!快走!快他妈走啊!!!”虽然在嘶声大骂着,但他眼中的恐慌,却是满满地溢出,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得到。

    虽不明所以,但“齐总”的地位在那摆着,金丝边眼镜还有求于他,所以不敢怠慢,回头瞪了眼向坤和其他几人,便要和司机重新上车。

    但向坤却快步走过去,挡在了驾驶室前,对那金丝边眼镜说道:“这就想直接走?那你们可是肇事逃逸!”

    “你……”金丝边眼镜又要发作,但看了眼坐在后座那状态明显不太正常的齐总,只能是强忍下来,对司机说道:“拿一千块给他!”

    司机掏钱的时候,向坤却摇头:“一千块不够,你看那车撞的那么惨,保险杠估计要换了,怎么也要三千。”

    “什么鬼,那破车就掉一点漆要三千?一千就够你换两根保险杠了!”高壮近一米九的司机也怒道,一边说着,还一边向向坤走过去。

    向坤虽然比他还矮半个头,但却一点不担心,笑眯眯地说道:“要不就报警,等交警过来定责,然后走保险呗,你们应该有三责吧,到时候看保险定多少,就是多少呗。”

    不远处,杨拙、自成、杨婕,以及从那辆速腾上过来的张倩、唐宝娜等人,都是一脸惊奇地看着向坤在这强行“索赔”。有些无法理解,明明刚刚还盛气凌人,一副不讲道理模样的几个人,为什么突然在向坤面前就怂了?

    金丝边眼镜其实并不想怂,这里可是铜石镇,他没理由怂,更不能在齐总面前怂,他瞪了眼向坤,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梁玉珑等人,收回目光后缓缓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估计不是这铜石镇的人,但你朋友里应该有铜石镇的人吧,你们去打听打听……”

    这时候,A8L的后座车窗降了下来,传来一声爆怒的嘶喊:“刘飞宝!你他妈在啰嗦个屁!快点拿三千块给他!回头老子补给你三万!”

    金丝边眼镜不解地回头,迎接他的却是齐总恶狠狠的、仿佛要杀人般的、带着血丝的眼睛。

    他吓了一跳,赶紧吩咐司机给钱。

    那高大的司机为难道:“老板,我现金不够……”

    “那就转账!”

    于是司机看向向坤:“微信收款!”

    向坤淡定地摇头:“我就要现金,要么就等警察和保险来吧。”

    金丝边眼镜回头又看了眼车后座上那死死盯着他的齐总,咬了咬牙,回头和另一名雇员开始掏口袋,最后三个人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又把车上手套箱、扶手箱里的零钱拿出来凑了凑,勉强到了两千八的现金,向坤让自成拿过后,才移开了站在驾驶室车门前的身体。

    看着A8L离开后,杨婕、杨真儿、自成等人都是围了上来,惊奇道:“什么情况,那个光头老板怎么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自成忍不住打量着好友说道:“你不会有个什么‘地下世界话事人’、‘龙头大佬私生子’之类的隐藏身份吧?”

    “隐藏你个头!你YY小说看多了吧!”向坤笑着踹了自成一脚,然后对同样一脸疑惑的杨婕等人说道:“你们知道两个带正电荷的粒子相遇时会怎么样么?”

    “相斥?你怎么突然讲起这个来,这有什么关系?”杨真儿不解。

    向坤笑道:“当一个光头向另一个光头走来的时候,他们同样会产生斥力,更丑的那个光头会被吓跑,帅的留下,这就是光头相斥定理。”

    噗!

    物理相关专业在读研究生的杨婕本来以为向坤有什么高论,正认真地听着,没想到他竟然一本正经地说了这么句话,当下没绷住情绪,笑喷了出来。

    杨真儿同样是一脸呆滞,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经向坤这么一搅和,两辆车出了小事故带来的焦躁,以及那齐总一行人带来膈应,一下都消散得差不多了。

    检查了一下那卡罗拉的屁股,确定只是保险杠稍微擦破点漆,有点不知是以前还是现在碰出来的裂痕外,并没什么问题后,大家又一块去帮游猛换好了备胎。

    两辆车重新上路后,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天色有些暗了,他们回去后做菜的时间有点紧了。

    车上,通过心跳、气味、表情等感知信息,再由详尽的认知模型判定,向坤知道,后座的唐宝娜、杨真儿和张倩,情绪又重新高涨起来,刚刚那个小意外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向坤的表现,反倒变成了他们讨论的趣事。

    其实刚刚在那A8L上的人和自成、杨婕他们产生口角时,向坤的脑中就冒出了多个解决方案。

    理性来讲,他应该要用更保守一些的应对方案,既可以保证同伴们的安全,也可以尽量避免后续的麻烦。

    但向坤最后还是选择了稍微激进一些的方案,他的态度是,杨婕和自成等人是他请到铜石镇来玩的朋友,不能让他们受委屈,心理上的也不行。

    所以在分开两群人后,向坤立刻通过眼神的接触,给了那光头齐总一个“投影”。

    那是他通过感应“八臂八眼木雕”所“召唤”来的“投影”,一个源自于他的恐惧情绪的怪物形象。

    在这次饮血期之前,向坤要对其他人进行“投影俱现”的影响,需要先对人进行情绪上的影响,然后才能“打开通道”,将想要投影俱现的画面传递过去。最早前是用“情绪同化”,后来在常彬婚礼上通过“精神震慑”加“投影俱现”实现了“组合技”来进行山寨式的“催眠”或者说胁迫。

    但在这次饮血期后,向坤直接从小苹果那里得到了她“开发”出来的新能力。

    在这个新能力中,通过感应“情绪注入”木雕,将那些情绪所代表的形象俱现化,直接强行投射到目标意识中。

    因为通过“情绪注入”目标获得的投影,是“集成”了本身情绪的,所以可以直接打开“通道”,强行在目标感知系统中俱现出完整的形象来,并同时带去情绪影响。

    在与向坤对视后,光头齐总看到向坤身边出现了一个两米多高,长着八只手臂、八只眼睛、浑身都是恶心肉瘤的恐怖怪物。

    这不是那木雕形象的简单投影,这是向坤当初恐惧的真实俱现,毫无修饰,毫无美化,恐怖而狰狞。

    齐总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以为自己酒喝多了,看到幻觉了,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但下一刻怪物走到他的面前,抬手握住了他的光头,那恶臭的气味、头顶的触感、强大的压迫感以及自身内心的恐惧,都给了他强烈无比的、极有冲击性的真实感。

    那怪物用仿佛一边嚼着肉块一边说话的声音,给予了他最直接的威胁,把他胁迫着上了车,然后和他一起坐在了后座上,巨大的身躯几乎将后座完全塞满,他甚至能感觉到的汽车底盘因为承受巨大重量大幅度地下沉。

    对齐总而言,不仅有来自怪物的恐惧,来自对自己感官和自身存在的怀疑,还有内心深处觉得身体正在从内往外开始飞速腐烂的恐惧。

    他只想摆脱这些,只想尽快地离开,只想确认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在做噩梦,又或是已经身在炼狱。

    “八臂八眼怪物”的投影只是针对齐总一人,其他人并无所感。

    那戴金丝边眼镜,名叫刘飞宝的中年人,显然是本地比较有权势的人。

    向坤自然要防止他事后的报复,不是防他们对自己的报复,而是对游猛、梁玉珑他们。

    他相信自己通过那齐总进行的影响可以做到这点,不过保险起见,他在分开刘飞宝等人和自成、杨拙他们时,暗暗地塞了一颗“超感联系”的球珠在刘飞宝外套口袋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