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4章 怪异的木雕

    第234章 怪异的木雕

    李组长喘着粗气,不停奔跑着,时不时检查一下身上的装备。

    周边的景物像幻灯片一般不停变幻,有丛林,有城市,有废墟,当景物渐渐固定下来,可以看到他是在一条乡间土路上奔跑,边上有很多和他一样装束的人在一起跑,只是看不清容貌。

    不知道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栋建筑物,应该就是目的地,有个看不清脸的人在给抵达的人分发食物。

    李组长接过饭盒,打开后发现全都是肉,而且不用尝,莫名地他就知道是兔肉,红烧的。但他并未觉得奇怪,甚至那分发食物的人戴着个一长一短的兔耳朵,也觉得很正常。

    他快速地把饭盒里的兔肉消灭干净,然后专心地准备着接下来的训练。

    ……

    当李组长睡醒的时候,还是深夜,他要起来和副手换岗,值守下半夜。

    虽然正常来讲,以他们宿营后周边安置的设备,野兽毒虫什么的都不会趋近,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他们既然发现了那个脚印,发现了那个山洞,又有之前那只死野猪和薛主播三人的离奇死亡,自然不会掉以轻心,一直都是做着很高的警戒。

    起来和副手交接,然后确认所有在值夜的组员位置和状态,检查设备情况,巡逻了一遍营地周边后,李组长才找个角落,背靠着树,低头用平板查看地图,似乎还在检查周边情况。

    但实际上,他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刚刚睡觉的时候做的那个梦。

    梦的内容整体上其实并没有很特别,就是很平常的各种训练,很多东西都是已经刻到骨子里的了,这种梦他以前也没少做过。

    但是让他感觉到莫名诡异的,是在梦里频繁地出现“兔肉”。

    有些时候训练结束,在吃饭,吃的是兔肉,还有各种口味。而有些时候,就是路边突兀的就出现了一堆堆刚刚处理过的生兔肉。

    而且他只是扫一眼,哪怕那些肉并没有任何兔子的特征,他也立刻能意识到那是兔肉。

    再加上那分发食物的人,戴着的一长一短的兔耳朵挂饰,以及周围不时出现有关兔子的元素,更是加深了那种荒诞、诡异的气氛。

    在梦里他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对劲或奇怪,但醒来后,回想着这个出奇清晰的梦,他却是感到处处透着怪异,就像是感觉到身上某个地方在痒,但怎么也找不到具体痒点在哪,怎么也挠不到一样。

    为什么是兔肉?

    李组长不可抑制地想到了他们白天发现的山洞里那个粗糙无比的兔子木雕,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白天一直在想着那木雕为什么是兔子的造型,所以晚上这兔子相关的元素,就融入到了梦里?

    那梦中给他们放饭的人,脑袋上戴着的兔子耳朵,就是一边长一边短,和那木雕一模一样。

    李组长想告诉自己,这只是很平常的梦,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么想,脑子里越是不断地出现梦里的画面,还有那只兔子木雕的模样。

    那木雕……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吧?这个念头刚冒起来,李组长就狠狠甩出了脑外。

    “不能自己吓自己。”他暗暗对自己说。

    快要天亮的时候,李组长看到方博士也睡醒起来了,但一脸心事重重地在检查他们之前收集、打包好的各种样本。

    “怎么了?”李组长过去问道。

    然后他就看到,方博士正拿着那被装入一个透明塑胶袋中的木雕怔怔出神。

    李组长忽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心里隐隐有种不太妙的预感,特别是当方博士回过头问他:“你昨晚睡得怎么样?”的时候。

    李组长看着她,答非所问道:“你不会……也做梦了吧?”

    方博士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又看了眼手中那个木雕,抬头对李组长说道:“我梦到在实验室里做几个实验,但是我的实验目标是一堆兔肉,而且做完实验后,就把那些兔肉给煮熟吃了。你呢?你做了什么梦?”

    李组长听得目瞪口呆,要比诡异,方博士做的梦比他诡异多了。

    他将自己做的梦简单地描述了一下,方博士也是听得表情凝重,然后两人再看她手中那兔子木雕时,眼神都不一样了。

    很显然,“兔肉”这个元素,是两个人所做的梦最主要的共同点。虽然梦的整体内容都没有什么问题,都是在做他们以前最常做的事情,但“兔肉”的出现,却让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特别是他们莫名都觉得,“兔肉”和这个木雕可能有关系。

    等到队伍里其他人都睡醒后,李组长和方博士分别和各自的下属聊了一下,然后得知包括他们两人在内,昨晚一共有五个人做了梦,梦里都有“兔肉”这一元素存在。

    而他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睡袋都离那“木雕”的位置很近。

    李组长和方博士都立刻确定,这不是单纯的孤立事件或偶然,是那“木雕”真的有古怪!

    于是他立刻连线良先生,将这个情况详细地汇报。

    李组长讲完后,方博士又补充了一些细节,然后便等着良先生的指示,但是让他们俩都有些惊奇的是,良先生竟然沉默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回应,但是从设备上的指示灯来看,网络是通的,通讯还在进行中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就在李组长忍不住想出声询问一下良先生还在不在的时候,那极有辨识度的、带着刺耳摩擦声的声音响起:“除了做梦外,还有没有其他异常?”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良先生又仔细地询问了几个问题,并且再一次通过摄像头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木雕,然后说道:“带回来。”

    本来不就是要带回去么……

    听到这有点像是废话的三个字,李组长心里愈加地不安起来。

    从良先生刚刚的态度和表现来看,似乎对这个情况也是很意外并且一无所知。

    他们在追踪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脚印的主人到底是什么?

    崖壁山洞里到底之前生活着什么样的生物?

    这个木雕究竟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在梦里影响他们的会是兔肉,而不是兔子或其他东西?

    李组长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各种怪异的想法和猜测也越来越多,他平常看的灵异悬疑类电影、电视剧不多,但生活在这个时代,多少还是接触一些的。

    所以不由自主地会想到那些东西,想到类似的情节,特别是在这远离人类社会的深山老林中。

    他看向边上的方博士,这位一直以来行事果决、心思缜密的女博士,此时的表情也是前所未有地凝重,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甚至比他还要来得担心的样子。

    很显然,对于方博士而言,那莫名其妙出现在梦里的“兔肉”,是远比之前找到的受腐蚀大树、脚印、山洞、死去鸟禽、兔子木雕都更来得复杂和难以理解的问题。

    李组长抬头看向头顶高空中给他们提供通信支持的无人机,心中竟然冒出个念头:

    他们这些人,可以安全地回去么?

    当天晚上,李组长和方博士商量后,决定晚上宿营的时候,把这次在山中获得的样本都集中起来放置,和人员睡觉、休息的区域拉开距离,然后由醒着值夜的人轮流看着那些东西——当然,主要看着的就是那个兔子木雕,虽然李组长和方博士都没有特别交代过,但所有人都知道。

    李组长、方博士之前询问其他人睡眠情况、有没有做什么梦的时候,虽然是分开私下问的,而且问的也比较委婉,但他们这队伍总共就这么二十多人,而且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事,不是一起出过多次外勤,就是天天在同一个实验室忙活,关系都很好,有什么特异的情况,即便不去特异传播,也很快就人人皆知、人人皆有察觉。

    所以这一晚上过去,虽然再没有任何人做那种怪梦,没有被“兔肉”入梦,但队伍的气氛还是变得愈加的诡异和沉重起来。

    虽然没有人说出来,但大家都知道,那个在山洞里发现的“兔子木雕”有问题,会让人做怪梦,梦到“兔肉”。

    明明木雕是兔子,梦到的却是兔肉,那人呢?队伍里很多人只要想到这点,都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所以回程的这一路,大家比来的时候要更加小心翼翼、加倍警惕,负责警戒的组员甚至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稍微有点动静,就一惊一乍的,而且很多人晚上居然都失眠了,于是白天赶路的时候,状况更加严重。

    这样的情况,让李组长和方博士都十分地担心,他们害怕整个队伍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会被那诡异的木雕以及木雕背后可能的存在趁虚而入。

    李组长甚至想过,如果再出什么诡异的事情,他就把那木雕先留在山林里,连着定位器放在一块,回头再让良先生派人来取。哪怕因此被良先生和公司处罚,扣掉大笔奖金,也在所不惜。

    他必须地对这些组员的生命安危负责。

    但接下来的几天,虽然队伍一直气氛压抑、精神紧张,却终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也没有再出现什么怪异的事情。

    1月14日,距离他们进入秦岭无人区二十多天后,他们终于安安稳稳地回到了外面的大路上,和留守在外的接应人员会和,乘坐交通工具离开。

    在一辆SUV的后排,李组长回头看了眼放在尾箱中、已经装到了密封容器内的木雕,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是隐隐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期待感。

    他希望公司接下来能从这次带回来的东西里找到些什么,然后再次派他到这里来探索,或去其他地方追索那木雕、那脚印、那山洞里的存在相关的线索。

    虽然知道一定会有危险,甚至可能面对他前所未见、想都未曾想过的情况,但他发觉,对那种未知的探索和追查,是他真正想要追求的感觉,是能够压过对金钱的欲望、对危险的惧怕的冲动。

    他的视线抬起,透过尾箱的后玻璃,看着远处迷蒙在白雾中的山林,喃喃自语着什么。

    ……

    时间回拨,12月26日的清晨,向坤在小区门口上了常彬的迈腾,准备一块去机场接自成。

    一看到常彬,向坤便飞快地更新了一下认知模型,得出了判断:

    他看起有些疲惫,但情绪还是比较高涨,显然准备婚礼的事情很费神,但自成到来,他们哥仨再度相聚,还是让他非常期待和兴奋。

    向坤正准备闲扯几句,问问常彬婚礼筹备的情况,手机忽然响起来。

    一看来电提示,是“诗铃妈妈”,他便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接了起来。

    “向先生吗?早上好啊,在忙吗,有没有打扰到你?”诗铃妈妈很礼貌地问候着。

    “没什么事,正坐朋友的车准备去机场接人呢。”向坤笑着说道。

    “向先生,你寄给刘诗铃的礼物昨天已经收到了,她非常喜欢,很感谢你。”诗铃妈妈说着,似乎是把手机拿给旁边的女儿了:“来,你自己跟你向叔叔说谢谢。”

    接着便是刘诗铃的声音响起,好像还带着一丝的哭腔:“光头叔叔,我妈妈太难教了,我教不会!!”

    “哎?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不是让你说谢谢么……”诗铃妈妈嗔怪的声音隐隐传来。

    向坤也忍不住咧嘴笑,他自然知道小胖妞说的是什么意思。之前他去星城的时候,给小胖妞又留了一枚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硬币,让她教她妈妈学习翻硬币,想要看看诗铃妈妈有没有办法也从硬币上获得一些特殊联系。

    小胖妞很显然是认真地去执行这个任务了,但现在看来,好像是比较困难。

    向坤笑着说道:“没事的,你妈妈可能擅长的不是这种魔法,回头光头叔叔再想个其他魔法。对了,我送你的礼物怎么样,好用吗?”

    他之前给小胖妞通过快递寄了个礼物,所送的礼物是他制作的一双木筷。当然,这木筷也进行了“情绪注入”。

    在他所认识的人里,吃东西吃得最香、最专注的就是小胖妞了,所以向坤在知道怎么“采集”、“转化”其他人的情绪后,就想到了从小胖妞这里获得吃饭时满足和欢欣的情绪了。

    小胖妞的声音立刻欢快起来:“好用!我现在吃饭不用勺子了,都用那双筷子!我现在用筷子很厉害了!”

    又和小胖妞聊了几句,在知道她们母女已经到了幼儿园后,便结束了通话。

    向坤感知了一下小胖妞身上两枚硬币、一张A4纸的状况,又感应了一下那双筷子。

    三件“超感联系”的物品,感应程度依然继续稳步下降,很显然小胖妞继续在从这三件物品上得到某种东西。“情绪注入”的筷子也成功感受到了一股很淡的、开心的情绪,应该是属于小胖妞的,刚刚她说过,这筷子她也会带到幼儿园去吃饭。

    接下来向坤又快速地一一感应了众多他建立过“超感联系”、“情绪注入”的物品,其中也包括离开秦岭无人区时,特意留在那里的几件。

    除了留了一颗建立了超感联系的球珠在那变异蜘蛛岩壁山洞附近,以帮助下次万一有需要返回时进行定位外,他在离开前,还找了一小块野兽的骨头,建立了“超感联系”,刻意留在了山洞里,放在那几只嗝屁了的飞禽边上——原本山洞中的大量藤蔓,在变异蜘蛛死掉后,大部分都已经消失。

    除此外,他还花了不少时间,找了块木头,用箭头雕凿了一个十分粗糙的兔子木雕,虽然看起来相当粗陋,但至少是完成了“情绪注入”的过程。而他在雕凿过程中,所建立的情绪,是他在制作和研究兔肉菜谱时的专注情绪。

    这木雕同样也被他扔在了那山洞之中。

    他相信,如果那“神行科技”的人后续会进入山中,以他们之前展现出来的行事风格,找到那山洞的话,那不论是骨头,还是木雕,都肯定会被带回去。

    到时候,通过这两件物品,他就可以十分安全地得知很多信息。

    不过暂时而言,那骨头没有被移动的迹象,那木雕也没有任何情绪的反馈,显然还没有被人发现。

    ——

    推荐一本很特别的,以执法者角度来讲故事的新书《镇武司》。

    【可能有书友没注意到里面提示的日期,稍微提一下:李组长和方博士那条线的时间,要比主角的时间线晚一点】。感谢新舵主“媛梦蝶”,感谢书友kasimking、手无寸铁的一方大爷、书友20190219223439406、牧羊人rua,起点读书 iOS、手无寸铁的一方大爷、风雨话斜阳、落井下石123、张康龙、北冥有橘、星冥文士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