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1章 心累

    第191章 心累

    向坤以一个会做木雕的纯朴宅男人设,和那女生聊了一路,让她手里始终保持着至少一个小黄人木雕,并且刻意地引导着她回忆各种搞笑、蠢萌的动漫角色。

    最后在女生到达要下车的站点之前,向坤确实感觉到了她有一丝开心的情绪,但综合整个聊天的过程来看,他认为这些情绪基本全是靠他的引导,和木雕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十二木雕在直接影响清醒人情绪的方面,依然屁用没有。

    那女生下车后,向坤又凑到了一个同样在打瞌睡的乘客边上,试图用木雕影响他的梦境,但可能他睡的不够沉,所以失败了,直到他醒过来之前,都没能成功感知到梦境。

    等了半小时,向坤才终于在另一名打瞌睡的乘客身上,感知到梦境,引导着那乘客看到了一个他拿着手机狂笑不止的梦境,而在梦境中,有一个小黄人站在他肩膀上,和他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在他醒来后,向坤又制造了机会,让他接触到了木雕。

    向坤想要试试看,有先被梦境影响过的人,是不是更容易被木雕在现实里影响情绪?

    然而经过试验测试,依然没有用。

    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向坤在地铁上晃荡了五个多小时,也是有些累了,瘫坐在地铁座椅上愣愣地发呆。

    这种累不是身体上的累,也不是精神上的累,而是心累——原本设想好的“试验”,因为事前不应该的“马虎”而白费功夫,之后的各种尝试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结果,让他有种自己在浪费时间的感觉。

    不过即便是发呆,他的感官还是在下意识地进行各种信息的收集。

    车厢里那一个个乘客手里手机发出的声音,全都被他“共享”了过去,除了很多BGM炸裂的短视频外,也听到了些他感兴趣的新闻,比如什么:

    “神行科技公司获得无人机航空运营许可证,将在试点小区开始推行无人机物业系统,在包括安保巡逻、卫生监督、物业设施的检查管理等方面发挥作用。据悉,神行科技这次投入使用的物业无人机总共有七种型号,各个型号大小不一,性能不一,各有专用,与传统无人机有很大不同……”

    “……对三名失踪背包客的搜救已经进入到了第三天,已有更多专业搜救队投入搜救活动,目前尚无进一步的进展。三名背包客是在上个月15号进入秦岭深山无人区……”

    向坤拿起手机,正准备详细地搜索一下他所感兴趣的新闻,不远处忽然吵嚷起来,似乎爆发了冲突。

    向坤注意力刚转过去,大脑里就冒出了刚刚下意识收集的车厢内各种相关信息,知道那边是两个男人因为抢座位而争吵,现在正站着对峙,这争吵似乎有进一步升级为武斗的趋势。

    向坤刚上车的时候,这车厢内乘客不多,不过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站接着一站,车内的人已经多了不少,没有空座位,站的人也不比坐的人少多少了。

    那两个争吵的人周围的乘客立刻拉开了距离,有一半的人都是拿起手机开始偷偷拍照或录视频。

    这两位要是真打起来,估计很快就会成为很多人朋友圈和微博上的谈资。

    向坤继续低下头看手机,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更没有要干涉的想法。而且根据他所收集的感官信息做出的判断,这俩哥们大概率是打不起来的,顶多就是吵吵一路。其实到了现在,这两人争吵的核心已经未必是那位子了,都是为了一口气而已。

    不过几秒后,向坤忽然抬起头,又看想那边争吵的两人,他冒出了一个想法。

    向坤今天带着十二黄人坐地铁,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他之前无聊的时候,手里捏着一个小黄人木雕进行深入感应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感应着木雕的同时,放松大脑,让自己处于几乎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状态时,可以隐隐地感觉到,他当初对那木雕进行“情绪注入”过程中的情绪。

    相当于向坤把这木雕当成了个“存储设备”,而情绪则是上面的数据。

    不过那情绪感知非常的微弱,只能让他感知到一点点当时的感觉,并没有办法让他直接进入那种情绪中。

    要说对情绪的影响程度,可能都未必有一首能唤起他情怀的老歌,或是节奏劲暴的纯音乐来得强。

    但相对来说,这种情绪引导的方式,要比听歌看视频之类,来得更隐蔽。而且对某些情绪,比如“开心”之类,其实用一般的方式是很难引导的,毕竟很多第一次看很好笑的笑话、视频、相声之类,再看第二遍、第三遍,效果就大幅下降了。

    而小黄人上所“储存”的“开心”情绪,虽然很微弱,却可以让向坤完全地感知到那种情绪,然后借此引导。

    他手里握着那小黄人,看着不远处争吵的两名男子,慢慢地开始觉得这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滑稽,两人吵得赤红的脸,也有点像猴子屁股,动做亦是让人发笑。

    他的脑海里,甚至想象出了两个小黄人在哇啦哇啦吵架的景象。

    不知不觉,向坤笑出了声来,一分钟后,整个包厢内看着那两个争吵者的人,都是露出忍俊不禁的笑容,还有个应该刚上幼儿园的孩子,甚至指着两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正在争吵的两人慢慢地停了下来,无比懵逼地看着周围的乘客,表情先是有些莫名其妙,然后有些茫然,接着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有些尴尬地失笑摇头,向车厢两个方向走去,拉开了距离,也不再争吵。

    几分钟后,当地铁到站,从情绪中出来的向坤便下了车,现在他终于是不“心累”了,甚至颇有点神清气爽。

    倒不是因为他主动进入“情绪同化”状态阻止了一场争吵,而是因为他这次七八个小时的地铁之行,终于是有成功的试验,得到了有效的结果和数据。

    而且对于“情绪同化”这个能力,他也总结了更多的心得,获得了更方便进入和引动的方式。

    结合上次动车之上无意中针对占座者而引发的“情绪同化”过程,向坤基本可以得出结论:

    在他进行“情绪同化”的过程中,成为他情绪目标的人——上次的占座者、这次两个争吵的乘客,本身不会立刻受到影响。

    不过从那两个乘客后续的反应来看,不排除他们后来受到影响,觉得对方很滑稽的可能。

    照这个推论,“精神震慑”和“情绪同化”,也许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可以同时使用?

    明天就是国庆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希望在外面玩的能玩得开心,在家里宅着的能宅得舒心。国庆期间似乎本章说被关闭了,少了评论的陪伴,有点不太习惯。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