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79章 你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第179章 你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在28日下午带着木雕去拜访过“牛师傅”,又在司机老王的指引下把木雕拿去振发大厦那咨询公司做“法事”后,第二天一早,冯修业就自己一个人跑去市第一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当然也包括去皮肤科抽血做化验。

    虽然有一部分结果得过几天才知道,但大体上的情况都是没问题,也让他暂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体检完去父亲家看了一眼,从家里做饭的阿姨里得知,他父亲也去医院做检查了。

    冯修业自然冒出了一个问题:难道父亲也是因为做了梦,才去做检查?那他做的是什么梦?

    不管怎么样,做完检查后,冯修业只觉得整个人都畅快了许多,再加上已经和几个情人做了切割,好像肩膀上一直压着的铅块卸下来扔掉了一般。

    回到家,和妻子孩子在一起,冯修业也有了谈性,少有地和妻子聊起了工作上的事和接下来的旅游计划。平时不怎么搭理他的小儿子,竟然也突然亲热了不少,虽然最后发现是想要买新玩具……

    31日,冯修业一大早去公司,正查看准备好的、一会要开会讲到的内容时,秘书过来说,外面有个自称某咨询公司、穿着很古怪的人带着个盒子要见他。

    一听那咨询公司的名字,冯修业就知道是振发大厦那位老先生的人,不过按理说,他们法事应该还没开始搞啊,视频都没发过来。而且搞好了,按照约定,也应该是自己去振发大厦他们公司那“验收”,怎么就突然找上门了?不会是又要推销什么连锁套餐要钱吧??

    冯修业心下虽然疑惑,但还是让前台把人放进来。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咨询公司见过的英俊年轻人抱着盒子进来时,唐宝娜也跟进来了。

    冯修业一愣:“娜娜,你怎么……”

    然后他看到了年轻人抱着的盒子没有盖盖子,直接看到了里面躺着的八臂八眼木雕,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在外面唐宝娜恰巧看到了那木雕,所以跟了进来。

    果然,唐宝娜皱眉看着那年轻人,对自己的老板兼二舅问道:“这个木雕……不会是外公那个吧?怎么会在他手里的?”

    那年轻人却是不管他们在说什么,直接把那盒子放在桌上,对冯修业说道:“冯老板,你这个东西……‘问题’太大了,我们家‘先生’处理不了,您的钱我们会退还到您之前付款的账户里的。”

    看到年轻人放下盒子要走,唐宝娜和冯修业同时拦住了他。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木雕有什么问题?”唐宝娜问。

    “什么叫你们家‘先生’处理不了?”冯修业则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家‘先生’吩咐我送过来的,今天早上他一起来就说这木雕有很大问题,他搞不定……反正他的意思是不收您钱,把这木雕送还给您,您再另外去找人处理吧……”年轻人说完,也不管两人的反应,直接离开了。

    其实他也有些不太明白,自家那“老板”一向贪财,这都已经装到口袋里的钱,法事也已经做完了,居然还主动“吐”出来,实在是有些反常。

    不过他又想起今天早上看到“老板”那双眼布满血丝、脸庞发青的憔悴模样,还有那不断念叨着“来找我了”的话,就忍不住心里有些打鼓:

    “老板”不会是疯了吧?

    年轻人离开后,唐宝娜自然是继续追问二舅那木雕的情况,冯修业倒也没有隐瞒,将他28号中午在父亲家客厅睡着,做了噩梦看到那八臂八眼怪物的事说给外甥女听。

    然后又说了刚刚那年轻人的来历,是振发大厦某个咨询公司的,其实就是专门处理这些“特殊问题”的人。

    末了,冯修业很是凝重地说道:“娜娜,这个木雕看来确实有点问题啊,你外公应该也做了类似的梦,现在连那位‘先生’都搞不定,这木雕要不咱们还回去,或是直接处理了吧?话说你那朋友是什么来路?会不会这其实不是他自己雕的,是他从什么人那得来的,不太干净?”

    舅舅这话惹得唐宝娜大怒,直接拿了木雕就走,很是生气。

    她这时才明白,28日下午,舅舅打电话来问木雕的事是要做什么。

    向坤做的木雕能有什么诡异的?还做噩梦?那座saber的木雕一直都放她卧室,为什么她就没有做什么噩梦?居然怀疑她朋友做的木雕“不干净”?

    唐宝娜连带着,把外公都列到了生气名单里。如果觉得木雕有什么问题,可以先联系她啊!为什么要让舅舅拿着去找什么“咨询公司”?那些人听描述就是骗子好吧!舅舅迷信就罢了,外公怎么也跟着糊涂了?

    回了自己的座位,唐宝娜就给木雕拍了照片,发给了向坤,十分气愤地把自己的发现跟他说了。

    唐宝娜:“我二舅虽然平日里有些喜欢琢磨‘堪舆之术’什么的,但不像是会这么愚昧、迷信的人啊!还有我外公,明明就是个不信鬼神的老知识分子,居然也会同意我二舅的做法,真的是想不明白啊!”

    唐宝娜:“一个木雕,还能让人做噩梦??做了噩梦怪到木雕头上??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

    唐宝娜:“你这个木雕虽然八只手臂八只眼睛,但看着明明还是有点可爱的好吧!为什么他们两个大男人会做噩梦?要说接触,我最先接触的吧!我怎么没做噩梦?”

    唐宝娜:“还有那个什么‘先生’,居然一大早派人把木雕送过来,说‘问题很大他处理不了要退钱’?这不摆明着是放长线钓大鱼么?等着我二舅屁颠颠抱着木雕又跑上门去,说着好话加钱求他继续‘处理问题’?”

    唐宝娜:“反正这木雕我是不会给他们了,我本来也看着喜欢,要不是我外公看了你送给我的saber说想要一个你做的木雕,我自己都想收藏呢!”

    唐宝娜:“真是不好意思啊,突然发这么多消息……两个最亲近的亲人,居然做这种迷信的事,我这也是无处吐槽,憋不住了!”

    唐宝娜:“哎呀……真的是气死我咧!”

    向坤一脸懵逼地看着消息biubiubiu一条接一条地冒出来,隔着手机屏幕和网络,他都仿佛能看到唐宝娜怒气冲冲的模样。

    而且他感应了一下八臂八眼木雕,居然真地隐约地感知到了一点气愤的情绪。

    不过在心里,他还是忍不住替唐宝娜的二舅和外公辩护了两句:真不怪他们误会……

    这要是换了是向坤,在没有一切前置信息的情况下,遭遇这样的事情,老实说,他也会忍不住往那些乱七八糟的方向去想,反正不管怎么样,木雕肯定得先处理喽。

    “娜娜,其实我那木雕做的有点问题,我之前有很多细节没有完善,这一段突然又有了想法,正想着怎么开口请你帮我要回来再重新细修一下呢。我这边有另一个木雕作品,你把这个拿去送给你外公,然后把那个八臂木雕给我好了。”向坤没有提退钱的事,因为他知道提这个那他八臂八眼木雕就要不回来了,唐宝娜无论如何肯定不会让他退钱的。

    “不行!这个我也要!”唐宝娜发了个认真的表情。

    “那就我修完以后再送你。”向坤发消息说道,大不了他再重新制作一个新的八臂八眼木雕就是了。

    约定好了晚上她和杨真儿到向坤家吃饭,顺便把木雕带过来,向坤便结束了交谈,开始在网上搜索起刚刚唐宝娜口中得知的那个咨询公司。

    从和唐宝娜的聊天中,向坤基本上可以确定,他通过八臂八眼木雕看到的梦境,第一个病房里的属于唐宝娜外公,老人家的恐惧源自自己身体上的病痛;第二个酒店里的属于唐宝娜二舅,他的恐惧应当是担心出轨乱搞之类的行为被发现后为家人所唾弃,以及相关行为引起的疾病;至于第三个,大概率是那个咨询公司里的人了。

    但那咨询公司里的人,为什么会做那么“重口味”的梦?他的恐惧是什么?

    向坤有一定的猜测,但还不敢确定,于是通过“振发大厦”以及咨询公司的关键词,找到了那家公司的全称。

    然后又在企业信用公示系统里找到了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东出资信息,查询了他们相关的行政处罚信息,又查了被执行人信息,查了他们涉及的诉讼。

    接着又在各个平台搜索了他们相关的信息,在搜索引擎上有找到一些似乎是询问那个咨询公司背景的问题,但点进链接却是失联,从搜索引擎的网页快照来看,提问者似乎是去“咨询”过,事后觉得花的钱不值,好像是被骗了。从结果来看,这个贴子很显然已经被“公关”掉了。

    向坤大概知道这个“咨询公司”的性质了,基本就是忽悠人收智商税的,而那个主事的人,在做这家公司之前,很可能还利用某些“怪力乱神”的名义,干过更过分和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被八臂八眼木雕挑动恐惧情绪后出来的梦境,会是那般恐怖景象——用那种名义骗人骗多了,即便他明知道那些不是真的,也很容易在潜意识里埋下某些种子。

    向坤考虑了一下,拿起手机,找到许久没联系的陈警官的头像,发了条消息过去:

    “陈哥在吗?我有个事情想咨询下,我有个朋友的长辈因为做了噩梦,去了**区**路振发大厦的一所咨询公司做咨询,交了6000多块钱,虽然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那公司把钱退回来了,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那公司的业务合法吗?会不会是骗子啊?”

    以他的考虑,把这个事情点出来给陈警官知道,让官方注意到就是了,如果那后面的人确实有问题,屁股不干净,肯定能查出来。

    如果没有的话,那也不会冤枉好人。

    至于他自己,只是履行一个守法公民的职责而已。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四、五分钟后,陈警官回复的却是一个震惊的表情,然后接了一条消息:“你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感谢书友阿华5211314,起点读书 iOS、南荒战神、道无溟、站着死NBB,起点读书 iOS、墨香巧指脆、快把秀秀收了吧、哥哥好酷、雨衣007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