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太上执符

497.第479章 离心离德

    第479章 离心离德

    “神性!”魔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呵呵,好一个神性!我魔祖此生绝不为神!我要抛弃所有神灵的虚伪、狡诈,彻底与神灵断绝所有瓜葛!”

    “你抛弃我,便等于抛弃了自己的良知、善念,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杀不死我,就像你杀不死你自己。你是死圣人,我亦是死圣人,你不死不灭,我同样不死不灭!”那朦胧人影在黑莲最深处轻轻一声叹息,随即归于沉寂,在无声息。

    “圣人!”魔祖立于西昆仑之巅,心中升起一股忌惮:“诸位圣人,一个比一个神秘,一个比一个更加妙妙莫测,我终究是不曾‘活过来’,不曾睁开眼去看圣道之路的风景,不能真正领悟圣道的威能。”

    “阿弥陀、原始尚且有如此威能,真不知道那上清、太清又有何等的伟力,每一尊圣人皆不可小觑。我与诸圣做对,稍有不慎便是一招错满盘皆输的下场!”魔祖低声嘀咕了一句:“与三族斗,拉低了我的身份。唯有与圣人斗,方才能其乐无穷。”

    魔祖眼中露出一抹感慨:“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确实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进可夺取帝王大道,纵使有诸圣阻路,争取帝王大道失败,自己退一步还能凭借天魔大道成圣。

    “阿弥陀屡次算计于我,坏我大道,着实是可恶!不过,我总有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直觉告诉我,这阿弥陀身上有我一桩大机缘,涉及到大气数、大运势,未来必然会有道不尽的福运。能与阿弥陀结下因果,乃是多多益善的好事,此时阿弥陀与我结下的因果越深,不知为何来自于冥冥中的灵觉告诉我,我以后的路越加好走!”魔祖站在西昆仑之巅,开始祭炼体内新得到的先天灵宝,周身涛涛气机冲霄而起,一座黑色莲花,闪烁着紫色闪电凭空涌现,将其吞没。

    西昆仑之战,以魔祖手持诛仙四剑,杀的三族血流滚滚,然后无意中出世的黑莲坏了魔祖诛仙剑阵而告终。

    三族大军败退,魔族大军又一次席卷极西之地,无数三族大军纷纷败退,狼哭鬼嚎的退出了极西之地。

    时至此时,魔祖雄踞极西,有圣人修为,更有先天至宝在手,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俯视着大荒,随时都可能西出昆仑席卷天下,囊括八荒吞并四海。

    灵台方寸山

    杨三阳手掌伸出,三宝如意落在其手中,被其拿在手掌轻轻抚摸。三宝如意流转着一层清辉,伴随天魔大阵融入其中,整个三宝如意又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

    说来也怪,这天魔大阵犹若无形无相一般,可以与任何一座大阵融合,能够统筹、和谐一切大阵,如果说先天大阵与先天大阵之间,就像是两尊交错的齿轮一般,那么天魔大阵就是齿轮之间的润滑油,使得三宝如意内的大阵越加和谐,再无任何不妥、不协之处。

    “好宝物!好宝物!魔祖好歹也是跨入了圣道的圣人,更有先天至宝在手,却抵不过此宝物的一指之力,这宝物若给老祖我拿在手中,大荒何人还敢与我为敌?老祖我看谁不顺眼,直接一指头戳死就是了。莽荒虽大,何处不能去得?纵使三族,面对老祖我也要俯首称臣。”

    “你想得太多,三宝如意内的圣胎还在孕育之中,不可轻举妄动,免得伤了胎气,坏了三宝如意未来的发展!”

    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光,抬起头看向远方星空,打断了白泽的白日梦:“况且,那般攻击,也不是随意就能发出的,若坏了圣胎中的胎气,误了我这一尊法身的进化,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确实是得不偿失,这圣胎诞生于混沌之中,汲取天道养分亿万年,堪称是与天道平起平坐,累积了无数底蕴。

    眼下那些底蕴尚且还不曾消化,若是何时那圣胎能够破胎而出化作真形,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圣人。

    到时候有何等威能,就算杨三阳都无法察觉。

    现在看来,杨三阳的四尊圣胎中,阿弥陀日后能化作三千大世界之主,潜力与诞生于混沌中的圣胎并列第一。

    至于说玉清与太清,此时尚且差了一筹,未来潜力及不上此圣胎与阿弥陀。

    不过,大荒机缘无数,未来如何谁又能说得准呢?

    “虽然修出四尊圣人果位,但是我的心中却未必有安全感,人力如何及得上天道之力?现如今天道不断进化,只要其乐意,随时都能有大荒中的修士晋级圣道,强行塑造出十几尊圣人!”杨三阳看向无垦星空中的天道,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天威莫测啊!”

    杨三阳此时心生感慨,却不知三祖回到族中,忙着安抚下属,已经是焦头烂额。

    诛仙大阵内,三祖只顾着护持自家精锐,将附属部众无数修士的生死置之度外,顿时令无数附属部落心寒如冰,一时间气势大跌,人心向外,再难汇聚。

    失去了人心,对于三祖来说,乃是致命的打击。

    好在,那些附属部落在诛仙剑阵中遭受重创,而三族的精锐却依旧存在,面对强势霸道的三族,附属部落虽然心有怨言,却不敢抒发出来,只能强行忍着。

    昆仑山

    三祖汇聚一处,此时灰头土脸的坐在那,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场中气氛跌入了谷底。

    “怎么办?魔祖如此强势,而我等此举又失了人心,这简直是致命的一击。魔祖果然老谋深算,他根本就没想过全歼我三族部众,而是挑拨离间,叫我三族失去人心罢了!”祖龙面色阴沉如水。

    此时回到不周山,他也回过味来,一双眼睛里露出阴沉之光:“简直是狗娘养的,魔祖不愧是修炼的天魔大道,简直太狡诈了。”

    魔祖又不是丧心病狂,也知晓天道大势,怎么会真的诛灭三族所有部落?

    “我宁愿那黑莲没有出世,叫魔祖真的歼灭那些附属部落,好叫我等不必那般被动!”凤祖的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亿万部众虽然是精锐,但若回去搜刮一番家底,终究是还能聚集起来的。但现在魔祖玩这么一手,直接离间了三族与附属部落的关系,反倒是不如所有附属部落的修士,皆死在诛仙剑阵内。

    那些附属部落在诛仙剑阵中死伤无数,血流漂橹可不是假的,亿万大军至少死了三成。

    那些死了家属的,能没怨言吗?

    对三族能不恨吗?

    三祖只救自家嫡系部落,对手下修士见死不救,你叫众人怎么办?

    怎么办?

    人心若是没了,再想汇聚起来,可就难喽!

    “哼,都是一群蝼蚁罢了,谁敢反抗,那便直接灭了谁!如今对抗魔祖当前,岂容生乱?”凤祖眸子里露出一抹冷光:“单凭我等,想要降服魔祖,堪称是难上加难。如今还需请些强援才可!”

    “强援?哪里有强援?”麒麟王面色阴沉起来:“想要降服魔祖,非要请圣人出手不可。不说圣人高居混沌之中,渺渺不可追寻踪迹,就说圣人会不会为了我等而去得罪另外一尊圣人,那也是难说的事情。”

    “找到了圣人,谁又会知道圣人的态度?须知魔祖就是那小蛮子放出来的。那小蛮子与圣人有些瓜葛,这背后究竟是不是圣人算计我等,与魔祖联合起来做局,谁也说不准。”麒麟王的声音里满是凝重。

    听了麒麟王的话,祖龙目光一闪:“圣人替天行道,岂会违逆天道大势?天道大势在我三族,圣人绝不会贸然出手算计我三族。至于说请不下圣人,到可以请来时空二祖。道兄的昆仑镜有无穷神妙,若能将昆仑镜借给时间之神,时间之神未必不能与魔祖周旋。”

    “简直痴心妄想!你的混沌珠怎么不借我用用!”麒麟王闻言顿时炸了,立即反驳魔祖的话。

    “我是就事论事,那时间之神若得了昆仑镜,必然可以抗衡魔祖……”祖龙争辩。

    “不必再说,昆仑镜我是绝不会让出来的,除非你将混沌珠补偿给我,或者放在我这里做抵押!”麒麟王打断了祖龙的话。

    听了这话,祖龙还要争辩,却被凤祖打断:“莫要说了,如今事到危机关头,你们二人居然还为了利益各自盘算。我等纵使不拿出先天至宝,时空二神也要出来助我等一臂之力。你可莫要忘了,当年魔祖被封印,时空二祖的手脚也不是那么干净。到时候魔祖一统大荒,帝王证道,时空二祖能有好日子过吗?”

    此言落下,三人默不作声,麒麟王看向青鸟:“贤侄女既然能请来心经,想来是与圣人有所瓜葛,不如去问问圣人,此事如何?”

    青鸟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圣人怕是不会插手。”

    “为何?”三祖一愣。

    青鸟当然不会说,你拆了人家道场,害了人家儿子的话,只是摇摇头,闭口不言。

    ps:感谢大佬“pingchuwu”的两次万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