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猛卒

611.第605章 闻讯知敌

    第605章 闻讯知敌

    当天晚上,十三名准备跟随杨波大干一番事业的十三名中低层将领被清洗,第五营的一千名士兵则打散到其他四营中去。

    清洗了内部异己,薛长寿动员百姓们张灯结彩,迎接郭宋的到来。

    时隔多年,郭宋再一次回到了丰州。

    一路上依旧是大片的荒野和废弃的沟渠,但在距离九原县还有一百五十里时,终于看见了大片大片的麦田,远处是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村落。

    郭宋记得很清楚,当初他离开丰州时,丰州农田向西扩张到八十里,现在却扩张到了一百五十里,足足翻了一倍。

    从当年自己刚进驻时的一两千人口,到现在数万人口,丰州发展之快令他感慨万分。

    但显然,丰州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和河湟谷地一起,成为自己的两大粮仓。

    在距离九原县城还有十里,前面敲锣打鼓,彩旗飘扬,薛长寿亲自率领大批百姓出来迎接郭宋到来了。

    郭宋翻身下马,和薛长寿以及前来迎接自己的将领们一一拥抱。

    和李季紧紧拥抱一下,两人都泪水都忍不住流下,郭宋给了李季肩窝一拳,笑道:“老伙计,你真的老了。”

    郭宋没有记错的话,李季今年才四十岁出头,可两鬓已经斑白了。

    李季笑了笑道:“只要使君回到丰州,我就会越来越年轻!”

    “说得好,以后有大家的用武之地,相信每个人都会越来越年轻。”

    郭宋翻身上马,在众人簇拥下向城内而去,他向百姓们挥手致意,数千百姓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使君回来了!使君万岁!”

    望着一张张激动的脸庞,望着所有发自内心欢迎自己的百姓,郭宋眼睛有些湿润,他当年在这片土地上倾注了大量心血,这一切都有了回报。

    .........

    九原县城内的变化也很大了,南门附近的大片泥坯民居都消失了,变成了形状各异的民居,大多是用木头和青石混修,外墙涂上石灰,显得结实美观。

    薛长寿笑着解释道:“现在九原县城内的宅地也不便宜了,一亩地要五十贯钱,修一座一亩的宅子,前前后后要两百贯钱左右,大部分人家都不可能一次性修好,都是分几年慢慢修建的。”

    “西受降城的商业如何?”郭宋问道。

    “还不错,很繁华,无论回纥还是其他草原部落都很依赖西受降城的贸易,所以那里很安全,基本上不受战乱影响,那里商人云集,丰州官府也获得大量商税利益,另外还通过运输和仓储获利。”

    “运输和仓储获利怎么说?”郭宋有些不解。

    薛长寿微微笑道:“使君或许不知,丰州的航运已经开通了,可以直达蒲津关,丰州有一百多艘货船,组成一支很大的货运商队,将丰州的粮食运到关中出售,又从关中运来油盐、布匹和其他生活用品,然后还替商人运输货物,商人们的货物运到九原县储存,官府再提供骆驼队和军队护卫,将大量货物送去西受降城,又从受降城运回来。”

    “丰州的粮食也输往关中吗?”郭宋惊讶问道。

    薛长寿沉默一下道:“这里说来话长,我等会儿再给使君细说。”

    郭宋向沿街欢迎他的百姓们一一挥手致意,百姓们欢呼雀跃,欢迎他的归来,还有不少人看起来依稀有点眼熟。

    一群白发苍苍的老者在郭宋战马前跪下,郭宋连忙扶起他们,“各位老丈,快快起来,不要这么客气!”

    一名老者含泪道:“这些年我们从没有为粮食担忧,我们晚年过得很平安很富足,都是蒙使君之赐,我们都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天幸使君又回来了。”

    郭宋微微笑道:“应该说是勤劳才能让你们安度晚年,我只是给大家创造了条件。”

    郭宋和众老人告别,这才起身上马,很快来到了州衙,州衙就是当年的经略使官衙,郭宋在这里度过了三年时光。

    他住的小院一直空关着,官房也保持着原样,只是被提前收拾的干干净净,桌榻都擦拭得一尘不染。

    郭宋在自己从前坐榻上坐下,笑道:“在河西坐习惯了官椅,还有点不习惯这种坐榻了。”

    薛长寿连忙道:“要不卑职去找几个坐墩来?”

    郭宋摆摆手,“不用了,你也坐下吧!”

    薛长寿坐下,连忙问道:“使君,现在党项人的情况如何?”

    “现在应该没有党项这个民族了。”

    薛长寿吃了一惊,党项人竟然灭族了吗?

    郭宋淡淡道:“只要党项人一天在夏州,灵州就一天不得安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彻底消失。”

    薛长寿点点头,“虽然残酷了一点,但使君做得对!”

    “说说丰州,继续你刚才的话题,关于朱泚和丰州。”

    薛长寿叹了口气,“就在两天前,我们刚刚铲除一名主张投降朱泚的中郎将,才发现他被朱泚任命为大将军,瀚海都督,使君想不到吧!一个小小的中郎将,居然获得这么高的官职。”

    郭宋点点头,“确实想不到,这又是什么缘故?”

    “卑职考虑了很久,汇集各方面消息,卑职认为,朱泚应该是看中了丰州产粮这一点。”

    “继续说!”

    薛长寿又继续道:“使君也知道,丰州盛产粮食,百姓的粮食堆积如山,卖不出去,丰州官府无力收购,同时也不需要,所以我们就组织船队将丰州的粮食卖去关中,结果受到了关中的热烈欢迎,听说连朱泚都亲自接见了卖粮食的官员,我们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发生了这个中郎将事件,我们才意识到朱泚已经盯上了丰州。”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朱泚没有派军队接应吗?”

    薛长寿愣了一下,“这个卑职没想到,我们也没有找到相应的情报。”

    郭宋沉吟一下道:“从常理推断就对了,丰州产粮之地既然极为重要,朱泚一定会把它控制在自己手中,而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中郎将身上,我估计朱泚一定出兵了,恐怕距离丰州也不远了。”

    薛长寿连忙道:“如果朱泚派兵,一定是从延州过来,沿着黄河北上,从东面杀来,卑职这两天都没有接到榆林县的消息,恐怕榆林县已经被控制了。”

    郭宋凭借他的政治敏感,立刻意识到朱泚要对丰州下手了,他当即立断,令九原县关闭城门,军队上城防范,他自己则率一万骑兵向东面疾奔而去,百余名斥候先一步去榆林县探查情报。

    ........

    榆林县以西约百里外的官道上,一支约八千人的军队正疾速向丰州进发。

    广通仓出了大漏后,粮食存量锐减,导致朱泚不得不开始关注粮食,他虽然占领了大片中原土地,但中原良田旱涝不均,灾难较多,不能保证粮食稳产,直到丰州运粮来关中贩卖,朱泚这才发现了丰州是块宝地,土地肥沃,灌溉充足,病虫害也少,非常便于打理,一名农夫可以种植两顷小麦,丰州完全开发出来,几十万士兵的军粮就完全有保障了。

    朱泚也同样在关注崔宽的一举一动,当崔宽准备联合党项人南下时,朱泚便意识到时机到来,他立刻派兵北上,夺取丰州。

    这支军队正是由朱泚派出,为首大将叫做李环山,朱泚心腹将领之一,朱泚当然不可能让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来控制丰州,他必须要把产粮重地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支军队原本一半骑兵,一半步兵,占领榆林县后,他们从县城内强征了数千头牲畜,使步兵也有了代步脚力,队伍加快了行军。

    八千军队沿着黄河浩浩荡荡向西而行,在远处的小山岗上,几名河西军斥候发现了敌军,他们立刻调转马头,沿着小路抢在敌军的前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