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猛卒

421.第420章 反守为攻

    第420章 反守为攻

    锋利无比的陌刀劈过,削铁如泥,无坚不摧,一根根长矛被削掉,十二名强悍的沙陀士兵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被斩为二十四截,顿时内脏滚出,腥臭扑鼻,后面的士兵都蹲下地干呕起来。

    后面冲上来的士兵目睹眼前血腥一幕,都吓得胆寒了,但已经无从退却只得硬着头皮冲上来,但等待他们的依旧是毫无悬念的杀戮,利刃齐下,血肉横飞,城头上一片惨叫哀嚎,一连杀了五轮,城头的尸体堆积起来,后面的士兵胆寒了,畏缩不敢上前,天桥上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空档。

    放火士兵抓住这个机会,将十几坛装满火油的土坛子扔了过去,坛子碎裂,火油流满一地,一支火把扔了进去,火光轰地燃起了,迅速向下蔓延,士兵们趁机将一捆捆干草扔了进去,干草枯枝遇到烈火,立刻迅猛燃烧起来,躲在攻城巢车内的数十名沙陀士兵被火点燃了,一片惨叫,士兵们连滚带爬从底部逃出,很多士兵身上还有火。

    只片刻,攻城巢车浓烟滚滚,火舌肆虐,二十架攻城巢车先后都被点燃了,唐军士兵再次发动了弓弩攻势,城头上万箭齐发,箭矢如疾风骤雨,下方的沙陀士兵在哭喊声中一片片栽倒,紧接着第二轮万箭齐发、第三轮、第四轮.......一连十轮万箭发射,沙陀军伤亡极其惨重。

    ‘当!当!当!’撤军的钟声敲响,剩下的沙陀士兵狂奔逃命,却难逃头顶上的箭矢,好不容易才拼死逃出箭矢的射程,却又难逃投石机的打击。

    朱邪金海望着奔逃中的士兵一片片倒下,心如刀绞,他长叹一声,调转马头向大营撤去........

    这一战沙陀军遭遇前所未有的重挫,也是朱邪金海始料不及,一万五千军队只逃回四千余人,还有近半受伤,超过一万士兵倒在了张掖城下。

    大营内哀鸿遍野,三万大军伤亡超过六成,军心几近崩溃,士气低迷。

    烈山阿鲁情绪失控了,他的部落的五千士兵只剩下不到一千人逃回来,他冲着朱邪金海大吼道:“这就是你要的战争,沙陀军就算有二十万人不够你挥霍,沙陀军根本就不适合打攻城战,你偏要放弃自己的优势去和唐军血拼,才短短两天时间,就伤亡一万八千余人,你还有颜面回去见可汗?”

    “给我闭嘴!”

    朱邪金海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咆哮如雷,“你再敢冲我大喊大叫,我必取你的人头!”

    几名万夫长连忙将烈山阿鲁劝出大帐,朱邪金海气得眼前发黑,他也没有想到最后的短短半个时辰,局势会突然失控,从第一架攻城巢车起火,到士兵全线溃败,几乎一半的士兵都死在最后这段时间内。

    唐军弓弩威力之强大,这是朱邪金海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也是沙陀军死伤惨重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他们反复做过试验,他们的皮甲和皮盔在一百五十步外可以挡住军弩的射击,在八十步外可以挡住弓箭的射击,也这个缘故,他们没有给每个士兵制作盾牌,盾牌一向都不是沙陀士兵的标配,只有保护主将的少数亲兵才会装备。

    如果专门制作三万面盾牌,他们的财力也负担不起,但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完全和试验结果不是一回事,弓箭在一百二十步外依旧能轻松射穿士兵的盔甲。

    其实还是因为沙陀军将士攻城经验缺乏,他们都不知道城头上射箭和平地射箭完全不是一回事,从高处抛射下来的箭矢要比平地射箭的威力大得多。

    朱邪金海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早知如此,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制作一批简陋的盾牌了,其实朱邪金海并没有完全想清楚,就算制作一批简陋的盾牌,也同样挡不住高处抛射下来箭矢的强大势能,除非他们拥有和唐军一样的复合式大盾,但他们却没有这种技术。

    朱邪金海长长叹了口气,令道:“传令全军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出发。”

    停一下,他又忍不住恨恨道:“令烈山部今晚当值,在外围放哨!”

    烈山阿鲁竟敢冲自己咆哮,那就让他的部落承担最疲惫的事情,一夜无眠在外巡逻当值。

    .........

    入夜,张掖城的南城门悄悄打开了,一万骑兵在郭宋的率领下从南城门出来,绕向敌军大营,尽管大部分唐军士兵经过大半天的激战,都已筋疲力尽,但稍稍休息后,又强打精神跟随主帅出城,准备夜袭沙陀军大营。

    去年一万唐军骑兵就是准备偷袭沙陀军,反而中了对方的埋伏,现在唐军再次故技重施,不过已经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对方没有三万大军,而且同样疲惫不堪,士气低迷,就算唐军被外围巡哨士兵发现,沙陀人也不是唐军的对手了。

    一万士兵由五名中郎将统率,而主帅郭宋则率领五十名武艺高强的士兵绕到北面,北面是羊马营,这是草原军队的传统,薛延陀如此,沙陀人也不例外,沙陀人攻城不需要骑兵作战,三万匹战马都是放在马圈里。

    郭宋率领五十名手下埋伏在外围看了半晌,却没有看到来回巡哨的敌军士兵,着实让他有点惊讶,这时,一名手下弯腰跑来,低声道:“都督,有外围巡哨的,但都是固定哨,相距五十步才有一人,很多巡哨士兵都在睡觉。”

    这明显和前两天戒备森严的防御不一样了,降低了防御等级,郭宋想不通其中的缘故,但这却是天意。

    他们率领士兵飞奔上前,前方确实有一名固定哨,正卷着毛毯睡觉,两名唐军士兵摸上去,一刀将他结果了,郭宋一挥手,众人迅速疾奔,向数百外的羊马圈奔去。

    长长的羊马圈围栏内有三万匹战马,每匹战马背上的马鞍都在,也是沙陀军能迅速分清楚战马归属的主要原因,马鞍的颜色和编号使主人能够寻找自己的马匹。

    而另一边则是三十万只羊,是三万大军十天的粮食,现在还有二十余万只,但郭宋的目标并不是羊。

    郭宋率领手下轻轻翻过了围栏,他们每个人的后背都背着一只皮袋子,皮袋子里放着二十支便携式火把,这些火把都很短,像一根根骨头,但沉甸甸的分量却不清,都是用白蜡木和枣木制作,前端缠着布条裹满油膏,一点火就着。

    “时间差不多了,动手吧!”

    众人一起动手,推到了数十丈长的一段围栏,三万匹战马就像堰塞湖找到倾泻口一样,纷纷向围栏外奔去,郭宋很清楚这些马匹很快就被人发现,他和手下翻身上马,催马向大营疾奔而去,果然,几名马夫大帐里奔出来,发现战马逃走,开始大喊大叫起来。

    郭宋已经顾不得这些马夫,纵马冲进大营,他们都已点燃了一支火把,不断取出火把点燃后扔到一顶顶大帐上,大帐开始迅速燃烧起来,蔓延极快,一顶接着一顶,接着风势迅速向四周蔓延。

    郭宋带着众人才扔掉十几支火把,便发现烈火蔓延的势头已经超过他们,郭宋大喊一声,“跟着我撤!”

    他们一边奔跑,一边用突厥语大喊:“着火了,速去禀报大帅!”

    这些叫喊确实很有迷惑性,很多沙陀士兵想拦住他们,听见他们的叫喊又连忙闪开,生怕耽误了他们向大帅禀报,郭宋率领手下一阵风似的冲出了沙陀大营。

    沙陀大营内已是烈火滔天,火借风势,风助火势,不断有大帐被烧断绳索,被大风卷起,在空中燃烧着飘向远处,使烈火出现了跳跃性的蔓延。

    大营内到处是东奔西逃的沙陀士兵,他们大喊大叫,向没头的苍蝇乱奔乱跑,很多人跑着跑着便一头栽进火中,还有不少伤兵根本逃不出大帐,直接被烧死在大帐中。

    无数士兵逃到羊马圈,却发现战马已经没有了,只得光着脚继续向北奔逃,他们却不知道,一万唐军骑兵已经在北面给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