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猛卒

296.第295章 善意提醒

    第295章 善意提醒

    登记很简单,就是职方司的官员做一个备案记录,很快便结束了,郭宋随即跟随刘基来到他的官房,刘基给郭宋倒了一盏茶道:“最近有不少关于你的传言,大多数是对你不利,你要明白什么叫三人成虎,各种对你不利的言论堆积起来,足以左右上位者对你的看法。”

    “有什么不利的言论,刘兄不妨对我说说!”郭宋平静道。

    “有很多,比如有人说你目无朝廷,目无天子,擅自代表朝廷和思结部达成重大决定,还有人说你贪污战利品,将大量黄金珠宝占为己有,还有人说你公开违反朝廷律令,擅自给百姓授田,还有人说你飞扬跋扈,欺压地方士绅,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要命是两条,一是说你野心太大,安插心腹掌握军队,有成为藩镇的迹象,还有说你暗中拖朔方军后腿,导致朔方军惨败。”

    郭宋大怒,究竟是谁在朝中散布自己的谣言。

    他克制住满腔怒火道:“这种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朝廷也相信?”

    刘基叹口气,“所以我才说三人成虎,事实上,朝廷已经在对这些传言进行逐一核实,郭使君,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导致有人对你不遗余力地下手,连常相国都认定你有问题,才说服天子把你召回来调查。”

    刘基提到相国常衮,郭宋顿时明白了,恐怕这件事和张家有关,看来自己还真小瞧了常衮和张家的关系。

    沉思片刻,郭宋问道:“李怀光和常相国是什么关系?”

    “听说李怀光就是常相国推荐的。”

    刘基忽然明白郭宋的意思,他低声问道:“你是说,是常相国在背后捅你的刀子?”

    郭宋淡淡道:“我并没有说是他在背后捅我刀子,而是在回答你的问题,你问我得罪了谁,我确实是得罪了常相国。”

    ........

    郭宋从兵部出来,随即去了东宫,却被告知太子殿下去了凤翔府,要过几日才回,他只得怏怏不快地回了道观,中午时分,郭宋吏部见到了颜真卿。

    颜真卿带他来到一家新开的茶馆里,两人在二楼一间包厢里坐下,颜真卿笑道:“煮茶喝不惯,还是喜欢喝煎茶。”

    唐朝喝茶有两种方式,普通人家都是喝煮茶,再放一点盐以及其他调料,最后连同茶末一起吃掉,而文人雅士嫌这种喝法粗陋,便改用煎茶方式,用泉水煎茶,最后去茶末后饮茶,这种饮茶方式对茶和水要求都很高,所以陆羽在茶经中详细介绍了各种茶和泉水的好处。

    这家新开的茶楼就是以水好而出名,颇得官员以及文人雅士们喜欢,生意不错。

    “丰州是怎么喝茶的?”颜真卿又笑问道。

    郭宋摇摇头笑道:“在丰州主要喝奶茶,也是因为家家户户都有干酪,大家煮茶时都会放一点,我自己会喝点煎茶,水不错,可惜茶不太好,这次来京城我也准备买点好茶饼回去。”

    颜真卿呵呵一笑,“回头我送你两斤蒙顶茶,真正的贡茶,让你好好尝一尝好茶。”

    这时,侍女进来给他们上了茶,颜真卿挥挥手,让侍女退下,他给郭宋斟满一盏茶,淡淡道:“这一年朝廷变化很大,你知道吧!”

    郭宋点点头,“我今天才听说,知政堂消失了。”

    “知政堂还在,准确说,是多相表决制度消失了,我现在是有相国资格,但并没有相国实权,现在有相国实权的,只有右相常衮和左相韩滉,其他三个相国都是虚相,各自管一块,像我管吏部,段秀实管刑部,李勉坐镇中原,只有天子召开小朝会时,我们才会列席。”

    “可这样一来,常衮是不是权力太大,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元载?”

    颜真卿沉吟一下道:“按道理说,作为对君权的一种制衡,右相确实应该手握大权,而左相作为门下侍中,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制衡右相,制度本身是不错,但关键还是要看人。

    常衮这个人怎么说呢?他憎恨腐败,重视科举和教育,这一点不错,但他刚愎自用,不听人劝,而且派系思想严重,重用同盟,打压异己,这一点确实和元载没有区别。”

    郭宋点点头,他现在关心的不是制度怎么样,而是自己面临的麻烦,他对颜真卿道:“李怀光在草原惨败,不知朝廷会怎么处置他?”

    颜真卿笑了笑道:“你其实是在关心自己会不会受到李怀光惨败的牵连吧!”

    “是!”

    郭宋并不否认,他坦诚道:“我今天才知道朝廷有种种关于我的传言,居然说我擅自代表大唐和思结部谈判,说思结出兵进攻唐军是我导致的,这显然是想把朔方军惨败的责任推到我头上,我绝不能接受。”

    “但李怀光的报告上说,他出兵剿灭薛延陀部是因为你怂恿他,他才贸然出兵,这个是事实吗?”

    郭宋说不出话来,他摇摇头道:“没想到他会无耻到这个地步,我是建议和他联合出兵剿灭薛延陀部,他拒绝了我的建议,结果他自己出兵了,现在却倒打一耙,居然说我怂恿他出兵,他一个堂堂的节度使,还会受别人怂恿吗?”

    颜真卿沉默片刻道:“作为我个人,我愿意相信你,但朝廷确实拿到了一些不利于你的证据,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拿到我什么证据,贪污黄金战利品?”郭宋冷笑道。

    “不是这个,而是思结使者承认去年秋天,你派人去思结部给思结可汗送了一封信,思结可汗应你的要求出兵薛延陀,这件事你不否认吧!”

    “却有此事,但我是以个人名义写给思结可汗的信,并不是代表大唐,根本谈不上擅自代表朝廷。”

    颜真卿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以个人的名义才更麻烦,朝廷最忌讳边疆将领和草原游牧部落私下勾结,天子一直没有对事表态,说明他心中也是有所不满,这种事情你切不可再犯,除非得到天子授权,你要记住了。”

    郭宋一时间无言以对。

    ........

    时间又一晃过去了两天,这天上午,郭宋正坐在饭堂内吃早饭,只见清风匆匆跑来,“师叔,外面有人找!”

    “是什么人找我?”

    “不知道,好像是从宫里过来的。”

    郭宋放下筷子,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只见道观外站着两名面白无须的男子,穿着内侍的官服,各自牵着一匹马。

    “两位找我吗?”郭宋走上前问道。

    “你可是郭宋?”

    内侍一开口,声音又尖又细,显然是宦官。

    郭宋点点头,“我正是!”

    “我们是东宫内侍,太子殿下召见你,你稍微收拾一下,尽快过去吧!”

    两人交代完,便翻身上马走了。

    原来太子殿下回来了,郭宋连忙回去换了一身官服,带着几名随处,骑马向皇城而去。

    不多时,他来到太极宫长乐门前,太极宫的东面是东宫,也就是太子起居、读书和处理朝务之地,东宫北面通过玄德门和大明宫相连。

    郭宋翻身下马,把马匹交给康保,并嘱咐他们道:“你们可在宫外等候,我应该很快就出来。”

    “使君自己当心!”

    郭宋点点头,用鱼牌进了长乐门,一直来到天子处理朝务的勤政殿前,去道观宣召他的两名宦官已在此等候多时。

    “郭使君请随我们来,太子殿下已等候多时。”

    “太子殿下是什么时候回京的?”郭宋一边走,一边问道。

    “昨天傍晚回京,回来就召见郭使君,说明使君在太子殿下心中的分量不轻啊!”

    郭宋微微一笑,“两位公公过奖了!”

    不多时,三人来到太子的书房前,一名宦官进去禀报,很快出来道:“郭使君,殿下请你进去,请吧!”

    郭宋稍微整理一下衣冠,快步走进了太子的书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