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猛卒

205.第204章 雪夜东进

    第204章 雪夜东进

    大历十年的最后一天,在漫天飞雪中,一支七十余人的队伍悄然离开了焉稽镇,沿着赤河向东进发。

    这是敦煌向导给郭宋的建议,冬天沙陀军几乎不会出门,春天才是他们的活跃期,而且冬天河西走廊大雪封路指的是甘州和凉州,瓜州和肃州下雪并不多。

    冬天出发就是稍微艰难一点,但一般不会遭遇沙陀军。

    郭宋在权衡利弊后,最终决定在冬天出发。

    大雪纷飞,七十三人携带战马,乘坐着骆驼在凛冽寒风中疾行。

    他们带了一百多头骆驼,这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便利。

    “郭长史,我过来时,蒲昌海没有牧民,倒是有不少鹿群,士兵们可以猎鹿补充粮食。”

    他们的向导依旧是之前从敦煌过来时雇的汉人向导,他经郭宋介绍,和安西都护府搭上了关系,常常替安西都护府去敦煌买一些物资,赚了不少钱。

    风雪很大,他们说话基本靠吼,郭宋高声问道:“蒲昌海不是结冰了吗?怎么还会有鹿群?”

    “靠湖边的积雪下面还有青草,鹿群可以找到吃的。”

    “那好!去了蒲昌海再说。”

    队伍一路东行,十天后,唐军抵达了蒲昌海,这时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一望无际的白雪平原上,闪烁着晶莹瑰丽的光泽,远处的湖边,一群群马鹿扒开积雪,悠闲地吃草。

    唐军顿时激动起来,郭宋对梁武笑道:“你带五十名弟兄去猎鹿!”

    “遵令!”

    梁武换乘战马,带着五十名骑兵疾奔而去,他们这半年时常出去打猎,练就了一身高明的打猎手段。

    他们兵分两队,一队驱赶,一队埋伏,数十支射出,瞬间倒下了十几只大鹿,其他鹿群受了惊吓,没命地向远方逃去。

    当天晚上,唐军在蒲昌海湖畔燃起了篝火,炙烤鹿肉,鹿肉烤得焦黄细嫩,撒上盐和香料,喷香的美味扑鼻,士兵们举杯畅饮奶酒,欢声笑语不断。

    两天后,唐军抵达了沙漠,他们将用十天时间穿过这片大沙漠,抵达敦煌。

    和第一次来相比,唐军准备得十分充分,携带了足够的水和食物,还有一百多头骆驼,尽管黄沙肆虐,风沙漫天,流沙四溢,杀机重重,但唐军依然能艰难地一步一步向东行走。

    大历十一年的正月二十日,这支历经艰难的唐军终于抵达了敦煌。

    敦煌县也下了大雪,士兵们在大云寺烤火休整,方丈智光大师合掌对郭宋道:“阿弥陀佛,三百骑兵只剩七十五骑归还,贫僧愿为战死的将士们超度亡魂!”

    郭宋合掌道:“那就麻烦大师了!”

    这时,一名僧人上前低声对智光大师道:“敦煌城来人了。”

    智光大师点点头,对郭宋道:“张施主和曹施主都来了,请公子随我去方丈房。”

    “辛苦大师了!”

    郭宋合掌感谢,跟随智光大师来到方丈房,一进屋,三名男子站了起来,郭宋认识其中两人,曹庆云和张枫,曹氏家族和张氏家族的家主,之前郭宋已经见过了。

    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人,二十岁左右,相貌俊秀,目光沉静如水,他紧紧抿着嘴唇,有点好奇注视着郭宋。

    曹庆云和张枫显得很兴奋,之前他们不知道郭宋哪年才回长安,所以有点不太重视,但现在郭宋回来了,显然是要回长安,那就可以把他们的消息带回长安了。

    曹庆云和张枫连忙迎上前躬身施礼,“参见郭长史!”

    “两位家主又见面了,不必多礼,请坐!”

    三人坐下,郭宋瞥了一眼年轻人,笑问道:“这位是......”

    曹庆云笑道:“这是犬子曹万年,是个读书人。”

    曹庆云回头看了一眼年轻男子,对他道:“还不快给郭长史见礼!”

    曹万年虽然有点惊讶郭宋的年轻,但还是坦然自若地给郭宋行礼,“学生曹万年,参见郭使君!”

    “不必客气!”

    郭宋对曹庆云笑道:“令郎儒秀于内,风度飘逸,将来必前途无量。”

    “过奖!过奖!”

    曹庆云显然是对自己的儿子非常满意,他捋须又道:“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郭长史能否答应?”

    “曹家主请说!”

    “是这样,我想让犬子去长安太学读书,能不能让他跟随郭长史的队伍去长安?”

    郭宋一时间沉吟不语,曹庆云以为郭宋怕增加负担,连忙道:“在长安我有人情,曹家在长安也有宅子,钱财之类不是问题,关键是他去不了,所以请长史带他去。”

    郭宋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瞒曹家主,去年我率三百人去安西和北庭,可现在只剩下七十五人了,我不知道朱邪金满会不会在瓜州和肃州继续阻击我们,主要是不能保证令郎的安全问题。”

    曹庆云有点难为,旁边张枫小心翼翼问道:“听说郭长史在安西休整了大半年,难道朱邪金满还会在瓜州和肃州苦等半年不成?”

    郭宋摇摇头道:“我不是说一定会遭遇沙陀精兵,否则我也不会这个时候回京,只是说有一定的风险,我不能保证令郎平安无事。”

    “一切风险我自己承担!”

    旁边曹万年忽然开口道,他上前给父亲行一礼,“父亲,这是孩儿去长安的唯一机会,再有风险,孩儿也愿意承担。”

    “好吧!”

    曹庆云终于点头答应,其实他也知道,真的遇到危险,郭宋也不会丢下儿子不管,他便对郭宋恳求道:“我们愿意自己承担一切风险,恳请郭长史帮这个忙。”

    郭宋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事实上他心里清楚,自己并非唯一的机会,有粟特商人也会经过河西走廊前往长安,而且粟特商人和沙陀军队关系不错,和他们一起走更安全,所以,曹庆云让儿子跟自己去长安,一定还有另一层深意。

    郭宋也不说破,这个曹万年看起来人不错,教养很好,很有可能他将来会是敦煌的主官,能帮一把卖个人情也不错。

    .......

    郭宋在敦煌休整了三日,第三天,曹万年带着一名老仆骑马来到大云寺,不等郭宋开口,他便对郭宋解释道:“我家忠叔对河西走廊的地形了如指掌,他能带我们走小路,避开沙陀人的巡哨。”

    “令尊考虑得很周到!”

    郭宋向老人行一礼,“那就麻烦老丈带路了。”

    老人连忙回礼道:“不知郭使君准备白天走,还是晚上行军?”

    “我打算晚上行军,白天休息。”

    “这样最好,晚上走除了当心狼群外,其他都比较安全。”

    天刚擦黑,郭宋随即率领军队出发了。

    从敦煌到甘州有一千余里,这一段路沙陀人部署了一万五千军队,之前还有一支专门在夜间行动的马匪,马匪已经被郭宋他们全歼了,要再组建起来也没有那么快,所以郭宋基本都是夜行昼伏,他赌沙陀军不会在夜间出来。

    曹万年的老仆果然很懂路,他没有带郭宋走官道,而是沿着甘泉水往南走,绕一个大圈子走另一条人迹罕至的荒道,这让郭宋松了口气。

    他其实也担心敦煌县外围有沙陀军探子,专门等自己抵达敦煌,要知道朱邪金海在沙陀的地位很高,他的命令一般沙陀将领都不敢不从,虽然时间过去了半年,还真不能保证沙陀人就放弃了猎捕他们。

    “这条道是苦行僧们走的修行道,路上没有任何城池和村庄,我们会走到大雪山脚下,然后沿着大雪山向东走,路途比较艰难,但距离晋昌县至少有六百里,近千里荒无人烟,连唐军也没有在那里修建守捉城,鹿群多,狼群也多,很多僧人刻意往这条道走,最后大都葬身狼腹。”

    “老丈好像很熟悉?”郭宋笑问道。

    “谈不上很熟悉,就是走过几次,如果是我家公子单独一人,我绝不会带他走这条路,但你们人多嘛!可以对付狼群。”

    郭宋点点头,如果遇到狼群倒是小问题。

    两天后众人抵达甘泉水上游,这里地势很高,也格外寒冷,前方数十里外便是大雪山,也就是祁连山,大雪山的另一面就是青藏高原,这里有一处二十几里的山谷缺口,吐谷浑骑兵就常常从这处缺口杀出来骚扰敦煌城。

    再向上走便是大片针叶林了,老仆带着唐军折道向东,沿着针叶林边缘向东面而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