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猛卒

169.第169章 夜镇军营

    第169章 夜镇军营

    千牛卫最高统率是大将军,下面有左右两个将军,军队共有三万人,分为十个营,营的主将为中郎将,下面有两名郎将为副将。

    第一营的中郎将叫做张云,是独孤家族的女婿,身材颇为富态,大家都叫他张胖子,看起来至少有四十余岁,但实际上才三十出头,他脾气好、姿态低,在军营中人缘极好,上上下下基本上都认识他。

    这次郭宋的任务光靠他自己是很难完成,必须要得到内部人支持,柳文是第一个,他身份比较特殊,是郭子仪的长孙女婿,其次便是张云,他是独孤家族的女婿。

    张云将郭宋接进一顶大帐内,他问郭宋道:“你接触过鱼朝安吗?”

    郭宋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此人,我是昨天上午才得到天子的指示,我只知道此人皮肤黝黑,一脸虬须。”

    “那就有点麻烦了,他的两个亲兵和他长得太像,有时连我都分不清,不用说你还没见过他。”

    郭宋试探着问道:“练习马球是不是一个机会?”

    张云点点头,“打马球确实是一个机会,那两个亲兵确实不会打马球,如果下场之人,肯定是鱼朝安,问题是我不知道今天下午他会不会出来,昨晚鱼朝恩来找过鱼朝安了,我估计鱼朝安已经意识到天子将要对他动手,他更不会轻易露面。”

    郭宋沉思片刻道:“如果创造条件呢?比如引他出来打马球。”

    张云走了几步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只要打马球,鱼朝安肯定会到场看球,不过从安全上考虑,鱼朝安不会下场了,这样吧!我会找鱼朝安闲聊,这样你就知道谁是真正的鱼朝安,不过你的箭法得准一点,可别把我一箭射穿了。”

    郭宋淡淡一笑,“我会在东南方向,张将军自己要站好位子!”

    ........

    每天上午,大将军鱼朝安都会在军营各地巡视,但今天鱼朝安却没有出来巡视,自从昨晚兄弟鱼朝恩和他谈过后,鱼朝安便异常小心,不能敢出大帐一步,三百名亲兵从昨晚开始便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鱼朝安是屠夫出身,今年五十余岁,皮肤黝黑,虬须豹眼,长得体壮如牛,力量很大,且身穿铁甲,又有几名武艺高强的贴身护卫,一般人想行刺他很难。

    要杀他只有一个办法,远距离射穿他的头颅,目前为止,李豫也只相信郭宋能办到。

    午饭后,按理应该是鱼朝安练习马球的时间,每天他都会打上半个时辰,风雨无阻,但今天他有点犹豫,从安全上考虑,他不想打马球,但长久养成的习惯又让他心痒难耐,一时间,鱼朝安有点左右为难。

    这时,有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大帅,张胖子求见!”

    张云人缘极好,上至大将军,下至普通士兵,都叫他张胖子,鱼朝安也很喜欢他,尤其张云也喜欢打马球,而且打得很臭,竭尽全力也赢不了鱼朝安,不像其他马球手会故意输给他,很能满足鱼朝安的求胜之心。

    鱼安安呵呵笑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身材富态的张云走了进来,笑眯眯道:“我刚学了几手,大帅要不要来试一试。”

    鱼朝安顿时眉开眼笑,“试就试,我还怕你吗?”

    一名亲兵小心翼翼劝道:“大帅,还是不要打马球吧!”

    鱼朝安大怒,一记耳光打去,“我想做什么事,需要你来指点?”

    亲兵不敢吭声了,张云故作为难道:“如果大将军不方便那就算了。”

    “谁说不方便了,打球去!”

    鱼朝安本来就心痒难耐,张云一来,便彻底将他打球的欲望撩拨起来,谁劝也没有用了。

    千牛卫军营内有一座很大的校场,但中央大营内也有一座小校场,成为鱼朝安的专用球场。

    小校场当然不适合骑马大力抽射,只能进行二十步外射门训练,这也是一种打马球的方法,叫做文打,就是不骑马,步行定位射门,颇有点打高尔夫球的感觉。

    两人拿着球杆走到场上,球门在东面,正好是逆光,打球时颇有点刺眼。

    鱼朝安正要让人把球门拿到北面去,张云笑道:“我刚刚学的几招就是打逆光球,把球洞移到北面去我还施展不了。”

    “那好,就打逆光球!”

    张云把球放在小木台上,一杆打去,球‘砰!’的一声打在木板边缘,弹了出来。

    张云脸一红,连声道:“这个不算,我再打一球!”

    鱼朝安哈哈大笑,“老弟的球技一如既往的高超,让我来教教你吧!”

    鱼朝安推开张云,挥挥手,“站远一点,让我打这一球!”

    亲兵将球摆好,鱼朝安挥杆打出,他眯眼望着球在刺眼的阳光下射向球洞,他忽然发现怎么变成了两个黑点?

    不等他反应过来,黑点霎时间到了眼前,是箭!鱼朝恩猛然发现黑点竟然是一支箭,但已经晚了,‘噗!’一箭射进了他的眉心,箭尖从后脑透出,当场毙命。

    所有人都呆住了,张云忽然大喊:“有刺客!”

    三百名亲兵乱成一团,纷纷奔上前,张云挥手大喊:“快去抓刺客!”

    百名士兵醒悟,转身向外面奔去。

    张云一心逃离,又大喊道:“把大帅抬进帐去,我去请军医!”

    张云翻身骑上一匹马,催马飞奔而去,亲兵们乱成一团,并没有意识到张云在刺杀案中扮演的角色,张云一路逃回了自己的大营。

    “射火箭!”

    一进大营,他便大声令道:“数十支火箭腾空而起!”

    这是事先约定的信号,在大帐附近的五千羽林军在右卫大将军独孤立秋的率领下抵达千牛卫大营。

    此时营门已经被张云的手下控制,大门开启,独孤立秋率军进入了大营,张云上前行礼,张云是独孤立秋的侄女婿,他抱拳道:“鱼朝安已确定毙命,卑职亲自验证,一箭射穿了他的额头。”

    “可有人去给鱼朝恩报信?”

    “有!但被卑职手下拦截住了。”

    “干得好!”

    独孤立秋赞许一声,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道:“郭公子呢?”

    “我在这里!”

    张云身后一名士兵答应,独孤立秋这才注意到张云身后的人,果然是郭宋。

    独孤立秋抱拳笑道:“恭喜郭公子立下大功!”

    郭宋淡淡道:“还没有完全成功,现在庆贺尚早!”

    独孤立秋点点头,“郭公子说得对,现在庆贺为时尚早。”

    他回头喝令道:“大军进营!”

    五千士兵进了千牛卫大军,包围了中央大帐,三百名鱼朝安的亲兵全部被抓捕,一个也没有能逃脱,随即鼓声大作,这是召集大将的鼓声。

    只片刻,郎将和中郎将们纷纷赶到中军大帐,此时军营中各种小道消息传出,有说鱼朝安遇刺受伤,有说鱼朝安已经遇刺毙命,也有人说这些消息都是迷惑人的假消息,鱼朝安根本就没事。

    之所以造成消息混乱,是鱼朝安的亲兵们封锁了消息。

    数十名将领济济一帐,帅帐正中端坐的却不是鱼朝安,而是独孤千秋,众将愕然,纷纷窃窃私语,这时一名文官高声道:“传天子圣谕!”

    众人纷纷单膝跪下,文官展开圣旨高声道:“鱼朝安能力欠缺,人品不端,不适合再继续统领千牛卫,特免去其大将军一职,由右卫大将军独孤千秋接任,众将皆听其调度,不得不抗令,钦此!”

    这时,左将军韩奇站起身质问道:“此任免永嘉郡王是否知道?”

    独孤千秋眼露寒意,他知道韩奇是鱼朝恩的心腹,是自己掌权最大的障碍之一,他重重一拍桌子,厉声喝道:“韩奇,你敢质疑圣旨?”

    韩奇握住刀柄高声道:“五年前天子亲口所说,千牛卫大将军的任免由永嘉郡王决定,我记忆犹新,金口玉言也能言而无信吗?”

    他话音刚落,只见寒光一闪,快如疾电,韩奇躲闪不及,一把细长的飞刀插进了他的额头,韩立呆立片刻,轰然倒下。

    独孤千秋也没有想到郭宋出手如此之果断,他见众将都被镇住了,便冷冷问道:“还有谁要违抗圣旨?”

    众人一起躬身道:“不敢违抗!”

    “好!既然韩奇已死,便由第一营中郎将张云接任千牛卫左将军之职,另外,千牛卫右将军王真武升任左卫大将军,千牛卫右将军一职由我兼任,其余将领职务皆不动,希望大家忠心于圣上,关键时刻不要烧错了香,连累整个家族。”

    王真武属于中立派,升为他左卫大将军,便能降低他的抵触情绪,这样便有利于独孤立秋牢牢控制住千牛卫。

    独孤立秋随即下令封锁消息,不准任何人将鱼朝安的死讯传到狩猎营地,同时又秘密派人通知天子,千牛卫已被完全掌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