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第609章

    第609章

    这件事情虽然是千芷怡引起的,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校长的女儿。

    不过,校长平时很严肃,应该会公正处理吧。

    算了,最坏也就被退学。

    皇甫玥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敲门。

    里面立刻传来声音:“进来。”

    她开门进去,就看到校长正坐在办公桌前,手上在处理文件,看到她后,将笔放在一边。

    校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脑袋上只有少得可怜的白发,离秃顶不远。

    身材臃肿矮小,带着副老花眼镜,下颚还有颗大大的黑痣,痣上面有几根长长的毛……

    皇甫玥完全无法把这样的校长跟校花千芷怡联系在一起,这长相也差太多了。

    她严肃的喊:“校长好。”

    “嗯,夏洛玥同学,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缘故,现在已经对学校造成很大的影响?”

    校长不苟言笑的盯着皇甫玥,一双眼睛在眼镜底下打圈的转。

    听到这话,皇甫玥本能的想要解释:“校长,那是因为……”

    “你不用说了,不管原因如何,影响已经造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对方直接厉声打断她的话,明显不想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然后从抽屉抽出一张纸放在桌上,又拿了一只笔压在上面。

    “这是你的退学通知书,你签个字吧。”

    说实话他还挺舍不得让她离开的,因为夏洛玥是大一新生里成绩最好的。

    课程虽然才上不久,但那些教师对她的评价都很高,觉得她在服装这方面会有很大的前途。

    而且人也不错,不少老师跟同学都挺喜欢的。

    可谁叫他的宝贝女儿不喜欢她,他也就不得不让她离开学校。

    听着校长的话,皇甫玥不由得冷笑,原来看起来正派的校长也只是个滥用私权的人。

    她不甘心的想要再次解释:“校长,这件事情有很大的误会,我……”

    “签字吧。”

    又是不耐烦的无情打断,皇甫玥攥紧了拳头,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就因为他是校长,所以可以对她说辞退就辞退。

    一种委屈的情绪布满她整个心房。

    她堵着一口气,走到办公桌面前,拿起笔就想签字。

    签字就签字,反正她过段时间就要去帝都,到时候也会找过别的学校。

    忽然,她手上的笔顿住,瞳孔一缩,通知书上写着被辞退的原因:聚众闹事,打架……

    这是给她以后找学校,制造了明显的障碍。

    哪个学校,会接受一个这么有前科的学生?

    滥用私权就算了,被辞退也就算了,还想让她以后都找不到学校?

    这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皇甫玥攥紧拳头,眯起双眸:“这通知书我是不会签的。”

    校长站了起来,趾高气扬:“你要是不签,那我就打电话叫你家长来签这个字。”

    他可是听说了她跟家里人闹了矛盾,被退学的事,她肯定不想让家里人知道。

    他笃定了她会签字。

    让家长来签字?

    他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她?

    皇甫玥冷笑:“随便你。”

    说完,她转身就想离开办公室。

    “夏洛玥!”

    身后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让她的脚步停顿,她倒想看看,他还想说什么。

    倏然,一道铃声响起,皇甫玥听到身后传来接电话的声音。

    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校长就呵呵直笑,狗腿得很。

    那低声下气的声音,让皇甫玥好奇的转过身,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将刚刚还趾高气扬的校长,一秒钟就变成了哈趴狗。

    只见校长对着电话点头哈腰的连说了几个是。

    挂了电话后,抬起头就笑眯眯的看着她。

    皇甫玥看着挂了电话笑得一脸灿烂的校长,只见他绕过办公桌朝她走了过来,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夏洛玥同学,你怎么站着啊?”

    皇甫玥眯起眼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下一秒,她就被他拉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眉欢眼笑的:“快点坐,你就当这是你的家一样,不要客气,随便坐,想喝什么尽管说!”

    他笑的时候,下巴上的那颗痣随着他颤抖,身上的赘肉也跟着抖了抖,看起来滑稽的很。

    皇甫玥强忍着没笑出来,她倒想看看校长还想玩什么花样。

    “校长,您没事吧?”

    只见他拍了下手,舔了下嘴唇:“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倒是夏洛玥同学,有什么事吗?”

    “您叫我来的啊,还让我签退学通知书来着。”

    话落,皇甫玥就看到他讶异的睁大了眼睛:“有吗?”

    “你说的是那个啊,别误会,我就是看像你这种热爱学习的学生,实在是太辛苦了,跟你开了个玩笑,娱乐娱乐,放松心情才能更好的学习嘛。”

    只见他走到办公桌前,利落的将退学通知书撕了粉粹,丢进垃圾桶。

    皇甫玥实在搞不懂他到底想干嘛了,忽然想到刚刚那个电话,校长是接了电话后态度才转变的。

    以刚刚校长的狗腿讨好的样子,电话那头的人绝对是个大人物,能让一方校长也害怕讨好的人……

    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张精致完美的脸孔……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头顶传来校长的声音:“夏洛玥同学,你千万不要当真,那就是个误会,翻篇了。”

    她抬起头,就看到一张肥肥的脸殷勤的凑过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上面还冒着热气。

    “来,喝点咖啡,这是你们这种小年轻都爱喝的蓝山咖啡,你试试,要是喜欢,我这里还有一盒送你了。”

    皇甫玥好笑的看着急切想讨好她的校长,忽然站了起来,微笑的准备接过咖啡:“真是太谢谢校长了,您真客气。”

    校长笑个不停,连说了好几个应该的。

    皇甫玥勾起唇角,接过咖啡,忽然手猛地一抖,大半杯的热咖啡被泼到他白色的衬衫上,随后,杯子直接摔在地上,迸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惊慌的的叫了一声,一副吓坏了的模样,她垂下眼眸看地上。

    “校,校长,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昨晚看书看得太晚,手有点酸。”

    校长心痛的看着地上碎成渣的杯子,上个月前省领导送的,瓷器茶杯,陶瓷,一套八个,八十多万,碎了一个其他七个就不值钱了。

    他怎么就手欠,给她用这么好的杯子?

    他的心都要跟着杯子一起碎了。

    偏偏他还不能生气,那人说了要是他敢让夏洛玥心情不好,他的校长职位立刻就没了。

    他勉强的笑着:“不碍事,学习太累了嘛,能理解。”

    听了他的话,皇甫玥眼眸闪过一丝笑意,爷爷在世的时候就一个爱好,收集古董,这也就练成了她这双火眼金睛。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个应该是商朝的,历史悠久,价格昂贵。

    抬眸看了眼校长,心里狂笑,面上却小心翼翼的说:“可是我把你的地板弄脏了。”

    “没事,等下叫清洁工过来打扫就好。”

    “你的衬衫也弄脏了。”

    “没事,回家洗下就好。”

    皇甫玥蹭的一声抬起头来,笑容满面:“校长您人真好。”看到他谦虚的扬手,她才说道:“对了,您倒的咖啡是热的吧?烫不烫啊?”

    校长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谁会倒杯咖啡给别人啊。

    这个念头一出,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前的注意力都在杯子上,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听她这么一说,他忽然就感觉到胸前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疼得他扭紧了眉头,火气一下子就升了上来,他刚想发火,脑海里又想起那人说的话,他顿时泄了气。

    他立刻抖了抖衬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不碍事,不烫,一点都不烫,那是冷的,冷的。”

    他刚说完,就看到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校长,您怎么给我倒冷咖啡啊?这喝了可是会拉肚的啊!”

    他的嘴角再次狠狠的抽了抽,为什么有种被下套了的感觉。

    皇甫玥满意的看着他的表情,终于觉得出了口恶气。

    他刚刚怎么对她的,她也应该怎么回报给他。

    “校长,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听到这话,校长立刻点头说好,恨不得她赶快走,只是过了几秒,见她还站着不动,他忍不住问她:“还有什么事吗?”

    只见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校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

    他惯性的扭头看了下两边,他还能有什么事啊,他就是叫她来签个字。

    现在退学不成了,还能有什么事。

    皇甫玥看他一头雾水的样子,好心的提醒:“蓝山咖啡,你不是说我喜欢的话,就送我一盒嘛!”

    走出校长办公室,皇甫玥看了眼手里的塑料袋,得意的扬起了笑容,感觉走路都带飘的。

    袋子里装着一大盒进口的蓝山咖啡。

    屋外的人脚步轻飞,屋内的人正好相反。

    皇甫玥一离开,校长就顿落凶光,狠狠的瞪着那扇门,然后对准它在空中踢了一脚。

    结果扯到被烫伤的地方,疼得他叫了一声,掀起被泼到咖啡的白衬衫,一大片肌肤已经被烫得殷红……

    明明气得要命偏偏还不能发火,为了保住校长职位,他只能咽下这口气。

    他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也不知道夏洛玥跟那位是什么关系?

    不行,他要叫她宝贝女儿离夏洛玥远点……

    ——

    皇甫玥回到教室上课,想到安丫头今天帮她跟千芷怡打了一架,就把从校长那拿来的咖啡直接给了安丫头。

    除了千芷怡的出现,一切如常。

    只是时不时的会出现几个陌生女性面孔出现在她眼前,每个人都会拿出一份礼物交给她。

    皇甫玥将这些全部打包塞进包包里,准备带给它真正的主人。

    傍晚下课后,她到了校门口。

    就看到早就停在那的劳斯莱斯,周泽跟之前一样绅士的等在车旁,为她打开车门,她上车后,车子启动。

    皇甫玥看着依旧忙碌的男人,阳光透过车窗洒在他乌黑亮丽的头发上,让他整个人都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迷人到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的膝盖上放着台笔记本,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指正在键盘上按个不停,按键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让她的心跳都跟着那声音跳跃起来。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这话还真不假。

    她的眼神带着痴迷,就那样安静的看着他。

    原本在键盘上动个不停的手忽然停了下来,皇甫七封用余光看到她的眼神,心里某处就变得柔软下来。

    这种花痴的眼神,别的女人他只会厌恶,也只有她是特殊的。

    皇甫七封合上电脑,放在前面的桌子上,扭头看着皇甫玥。

    他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薄唇轻启:“好看吗?”

    她看着他光洁白皙的面孔,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深海般幽蓝的双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听到他的问话,她痴痴的回答:“好看。”

    刚说完,就看到男人嘴角的弧度越来越盛,皇甫玥猛地反应过来她刚刚说了什么。

    她既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色诱了,连他什么时候合上的电脑都不知道。

    他是不是发现她盯着他看很久了?

    她眼神立刻呈现飘离状态,有些心虚的扭头四处飘,就是不看他,最后盯着车里的装置:“我是说你的车改装的很好看。”

    她尽量的让语气显得平淡些,表现得跟平常一样,心脏却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脸上烧了起来。

    皇甫七封好笑的看着口是心非的她,也不说破,淡淡的应了声:“嗯。”

    她红扑扑的脸蛋闪着色泽的光亮,像九月里熟透的苹果一样,就连雪白的耳根后面都染上一圈绯红,整个人可爱极了,也带着极致的诱惑。

    听到他没有波澜平缓的声音,皇甫玥顿时觉得身心缓和了一些,感觉他的视线还停留在她身上,她干脆看着车外,准备对他视而不见。

    倏然,身上一重,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熟悉的体香包围着她。

    她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皇甫七封,她刚开口说话就被对方堵住了粉唇,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离开了她的唇。

    看着他呆愣的表情,他理所当然的解释:“既然你怀疑我是断袖,那我就用行动纠正你。”

    皇甫玥一愣,这报复心理是有多强啊,就是个误会,纠正一次就够了。

    她被下药主动送上门,还主动把衣服都给扒了,他都不为所动,她能不怀疑他的取向有问题吗?

    他说他不是断袖,她马上就信了。

    因为断袖是没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异性如此亲密接触的。

    可好歹她也是班上长得最好看的,他既然能忍得住她的诱惑?

    想到这,皇甫玥就鼓着腮帮子,莫名的就有些气愤。

    她抬头瞪着他,却发现他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她,语气却很轻柔:“小玥,回帝都吧!”

    他想要立刻娶她,而婚礼要回帝都办。

    老佛爷也还在等着他将他的孙女带回去。

    回帝都?

    不是说好了过段时间吗?

    皇甫玥还没开口问他,就感觉身上一轻,他皇甫七封已经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