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第230章

    第230章

    十五分钟都没到,三个人几乎每个人都喝掉了两杯扎啤!

    南溪觉得这三人之间一定有事情,可她又不好开口问,只得沉默的坐在一边上,看着几个人一杯没一杯的喝!

    直至南溪的手机响起,打破了包厢的沉默,号码来自于蓝琦儿!

    蓝琦儿在电话中说,张牧和人打架了!现在正在警察局!

    ……

    三个人坐上白玉川的车子赶往警局,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诧异!

    张牧在他们的心中,和李渭欢一样,有些不成熟,做事情也向来是一头热,没有什么计划,凭着自己喜欢!

    但是和李渭欢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不是喜欢惹事的人,也不是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不过但凡有人想动他身边的兄弟,那他可以拿命去拼!

    当初白玉川就跟李渭欢说,“从张牧身上可以学到一种东西,叫做‘克制’!”

    张牧其实不是一个非常克制的人,但会为了周围的人去慢慢的学着克制,他在他们几个人中间,向来是那个存在感最低的人,但是每一次聚会和玩闹,离了他却还不行!

    众人担心的恰是这点,张牧不会是随便惹事的人,那么他今天惹了事情,必定是有人欺负了他身边在乎的人!

    不是蓝琦儿,就是杨素!

    刚才电话中南溪没有问太多,时间紧急,他们需要马上赶过去,张牧性子倔,万一跟警察磨起来,怕是要吃不少亏!

    李渭欢正在打电话,没有打给李牧芳,他现在是不想跟自己的母亲以及两个姐姐再有任何的联系,欠下的迟早要还,他不想让她们打脸自己!

    张牧进局子的事情不能让张家人知道,张家家教挺严,若是知道了,张牧被关禁闭或者直接被打包丢在国外都有可能!

    几个好兄弟,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如同亲生,现在李渭欢回来了,四个人好不容易再次聚到一起,自然不能就这么分开!

    而能够悄无声息的将这件事情处理掉的人,在他认识的人中,只有他的二叔,陆寅初!

    ……

    如同众人所猜想的那样,张牧今天惹事,的确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杨素!

    南溪被李渭欢带走之后,韩宝宝阻拦不住,杨素等人不想阻拦,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

    虽然常林生这个混蛋兄弟骚包的先走了,韩少京依旧热情不减,毕竟这群年轻小崽子们聚一聚的感觉,也是不错,而且都是自己亲妹妹的朋友!

    作为哥哥的,他得帮衬着!

    当然,他心底其实还有别的原因这些人,都是南溪的朋友!

    所以到底是为了帮谁,他有些分不清了!

    他先是带着这几个小崽子先去海吃了一顿,后来又带他们去了一家大型的娱乐中心!

    韩宝宝觉得今天她家哥哥很大方,所以感觉忒有面子!

    只不过韩少京没有在娱乐中心呆多久,公司来电,有个紧急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所以付了钱之后就离开了!

    走前嘱咐过韩宝宝,九点前必须散场子,按时回家!

    接到白玉川的电话时,张牧正在游戏大厅飙车,白玉川说大伙儿聚会,他自然要去,收了电话之后就去寻找杨素和蓝琦儿!

    不曾想,他刚拐进了走廊就看到了杨素,而且杨素还被一个年轻男人拽着胳膊,张牧听见杨素对那人大叫,“你放开我!”

    张牧心底一个咯噔,不管不顾的就冲了上去,直接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腰上,口中骂道,“操”

    杨素站在边上愣了半晌后连忙去拉张牧,“别打了,我们走吧!”

    张牧凝眉,“你怕什么,这种流·氓混蛋,就该好好的教训一下,否则他不知道‘大爷’俩字咋写!”

    说完,又是抬脚要往那人身上踹!

    杨素拉他,“别打了,他……是我同学!”

    张牧听了一愣,诧异的看向杨素,杨素头疼,扶额,地上的那人,正是上午在办公室走廊拦她的赵城,可不就是她同学吗?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儿再次遇到赵城,不过当她看到赵城身上穿的这身服务员衣服,心底算是明白了赵城在这里打工!

    杨素不想惹事,也不想害的张牧惹事,伸手拉着张牧道,“我们走吧,别管他了!”

    张牧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杨素,目光瞥到她手腕部的青紫,扫腿再次踹向赵城的身上,赵城登时疼的“嗷”叫了一声,杨素连忙拉着张牧走,顺便给蓝琦儿打电话!

    蓝琦儿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刚才她家里人来电话,她出去接了,杨素出来找她,没想到会遇到赵城,杨素觉得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可是杨素等人想走,有人未必能够允许他们走,两个人刚拐进出口走廊,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那人站在那里,堵着路不让两个人过去,杨素看着这人脑满肠肥,彪悍的不得了的模样,心底有些怕,准备拉着张牧从别的出口离开!

    但刚走两步,就被人给扯了回来,猥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姑娘,长得挺好看啊,跟哥哥喝一杯怎么样?”

    张牧死死的拉着杨素的手不撒手,对着那人怒目,“松开!”

    那人不理,一脸的嚣张姿态,“哟,原来是有人的,啧啧,小哥长得不赖啊,在哪儿卖的啊,告诉爷,爷好去捧你的场啊!”

    一句话,说的张牧一阵恶心,他斜睨了男人一眼,再次声音沉冷的开口,“我再说一遍,松开!”

    “强哥……”

    正在几个人对峙之际,赵城的声音传来,杨素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她转过头看了赵城一眼,眼神里面冰寒彻骨!

    赵城回避杨素的眼神,看向那个彪悍男人,声音谦卑的开口,“那个,强哥,这个女孩儿,是我女朋友,这事儿和她没有关系……打我的是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子,你帮我教训一下他就行!”

    “赵城,你他妈·的混蛋!”

    杨素气得大叫一声,用那只没有被男人拉住的手扬手甩了赵城一巴掌!

    很响亮,可见她是下了狠劲儿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那里,杨素自己也愣住了,但是那时候,她心里除了愤怒什么感觉都没有,若一定要说别的感觉,那大概就是手有些疼,有些麻!

    现场是怎么混乱起来的,杨素自己也有点懵,她记得赵城当时气煞了去扯杨素,张牧不管不顾的踹了赵城一脚,赵城喊了一声“强哥”,现场就乱了!

    ……

    南溪等人赶过去时,远远的看着蓝琦儿,还有韩宝宝在一边站着!

    看到李渭欢等人来,韩宝宝有些害怕,将身子往蓝琦儿后面躲了躲!

    韩宝宝是怕自己被连累,毕竟他们几个是跟着自己出来才会出的事,谁知道几个人来了,压根看都不看他一下,直接问蓝琦儿,“人呢?”

    “还在里面!”蓝琦儿答道!

    李渭欢抿唇,刚才陆寅初在电话中说,会很快处理,最长十五分钟,人就会被放出来!

    白玉川开车到这儿,算一算,有十分钟了,也就是说,再等五分钟就可以!

    李渭欢道,“先等我分钟,应该很快就能出来!”

    众人愣了愣,没有说话,李渭欢也懒得多说,拉着南溪到一边儿,问南溪渴不渴!

    南溪摇头,不渴。

    李渭欢说的不错,五分钟不到,张牧和杨素走了出来,张牧的一张甩脸已经彻底毁了,鼻青脸肿,杨素脸上有泪痕,南溪连忙去拉她,杨素什么话都没说,搂着南溪就哭了起来!

    众人先去了医院,给张牧的皮外伤做了处理,张牧问,“没有告诉我家老爷子吧!”

    白玉川笑,“哪能?”

    顿了顿,他说,“不过你这副熊样子若是回家被你家老爷子看到了,也是瞒不住!”

    张牧道,“准备到白少爷那儿蹭吃蹭喝了!”

    白玉川一个虚拳打下去,“活该受的!”

    ……

    南溪拉着杨素在医院的小道上散步,杨素的精神状态比南溪想象的要好许多,虽然之前的确被吓坏了,但是她这次没有晕血,这点让她颇为自豪!

    只一点,就是杨素不想去追究赵城的责任,毕业的节骨眼上,惹上案底,总不好!

    杨素说,“其实关于赵城,我的确挺生气的,恨不能甩手两巴掌给他解气,但我听说他是家中独子,父母都不算多富裕,大家毕竟同学一场,我不能做得太绝,他也是即将毕业的学生,若是留了案底,这辈子怕就毁了……”

    南溪抿唇,同在一个班,赵城喜欢杨素的事情她也是略有耳闻,只是在她的印象中,赵城看起来挺温润斯文,在娱乐场所工作便看出来家庭应该不算特别好,发愤图强打零工减轻家里负担都是无可厚非,但没想到他会对杨素做了那样的事情!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张牧的伤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正和李渭欢等人有说有笑,杨素走过去,看向张牧,问他,“还好嘛!没有塌鼻子歪嘴,还能嫁的出去!”

    张牧扯起唇角笑,一张俊脸这个时候青青红红的看着很是滑稽,他说,“怎么着,怕少爷我毁了容赖上你一辈子?”

    “切!你毁了容那是我为这世界做贡献了,省了你以后顶着一张桃花脸再去祸害别的年轻小姑娘!”

    张牧“啧啧”两声,还想说什么,被白玉川驾着走了,白玉川说,“医生说,这两天你最好少说话!”

    张牧在那哀嚎,医生什么时候说了!他怎么没听到!!!

    张牧被送到了白玉川那儿,很不老实,要吃这要吃那的,说是饿了,杨素跑他房间将一切杂七杂八的零食都给搜了出来,指着张牧的鼻子道,“从今天起,这些垃圾食品不准碰!”

    “你这是要饿死我!”张牧哀嚎!

    “谁要饿死你,不是还有饭么!”

    “可我们几个都不会做啊,哦,小白倒是会,但他不可能做给我吃啊!要不,你做?”

    “你再说一遍……谁做?”杨素笑得一脸灿烂!

    “我自己做……”张牧马上改口,“我自己学着做……成吧,姑奶奶!”

    ……

    晚上,大家一起叫了外卖,就在白玉川那儿解决完了,之后白玉川开车将南溪等人送到H大后,又送李渭欢回家!

    李渭欢先前接到李牧芳的电话,说有事让他晚上回去一趟,虽然没说什么事情,但李渭欢觉得,准没好事!

    李渭欢先前接到李牧芳的电话,说有事让他晚上回去一趟,虽然没说什么事情,但李渭欢觉得,准没有好事!

    路上,白玉川劝他,“回去好好说话,不说别的,为了南溪,你也该对他们态度好点儿,否则为难的那个人,终究是南溪!”

    李渭欢眼波闪着,没说话!

    到了李家,白玉川不放心,将车子开到稍微远点的地儿等着_他怕李渭欢冲动惹出什么事儿!

    点起一支烟吸了两口,觉得李家这附近的房子都不错,不愧是富人别墅区,地皮的价格说出去怕都是吓死人!

    他抿着唇,想起这块地,好似就是KING集团的投资项目之一,而KING集团的负责人,是陆寅初!

    ……

    李渭欢一进门,就看到端坐在那里的两个姐姐,以及自己的母亲!

    他原本想说一句奚落的话,但想着白玉川之前的话,忍住了,只问,“爸呢!”

    李牧芸道,“在房间里休息……放心吧,爸现在病情稳定许多了!”

    李渭欢扯了扯唇角,有些话,不想说!

    他走到一边沙发上坐下来,端起手边仆人端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味道有点苦,他不喜欢,放下茶杯,他看向坐在对面的三个女人,等着她们发话!

    “渭欢,听说你最近几天一直住在白玉川那儿,我和妈合计了一下,觉得你还是搬回来比较好,毕竟这里才是你的家?”

    李牧芳首先开了口,语气柔润,商量询问的语气!

    李渭欢不想回来,可他不想马上拒绝,他该知道,三个女人一台戏,今晚既然让他回来,必定是不达目的不松口的!

    他且等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