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番外(十八)周茵的思想独立

    第94章 番外(十八)周茵的思想独立

    周茵,七班在进入高三后最大的黑马。木老师在暑假补课的末尾说:高三有着数不尽的惊喜和惊吓,是的,周公是高三七最大的惊喜和惊吓。

    周茵给过梁辰惊喜和惊吓,不是成绩上的急升急落,她突然成熟的思想造成的地震冲击波远远比成绩上的高升让人动摇。

    周茵闲时练笔的文章是薛姎找到的,这是梁辰两年前传授的写作绝招,连着唐蕊偶尔也会几百字的2B青年的感人宣言,周茵的小随笔倒是惊人了。

    “从原始部落时代到二十一世纪,几千年来,多少人不忍世人的非议、大众的评判、俗世的道德伦理······向死亡臣服,抛弃家人、朋友,去往那他们心中的极乐世界。可是他们忘了,他们心中污浊不堪的凡间,有他们的至爱,有着挂念着他们的凡夫俗子。

    他们这一死,倒是了却了全部的烦恼和忧伤,却留下那些心系他们的人啊!只得在那原本就凄凉萧瑟的秋天,在他们的坟前哭诉自己的思念,给这个秋日再添茫茫无尽的悲伤。让这大地无情的感染那些失意的游子、愤懑的政治家、和不得志的大诗人们。让他们书写那磅礴的秋意,让那后世的劳苦大众在这本是丰收的大好日子,感慨这群人的不如意。那一人体面壮烈的死却让后世的人们感伤,把这好好的秋季编造成最坏的日子,仿佛世间至秋则悲,叶黄则萧瑟。本是一处处不输春景的秋色在这一生一死间,却被人所厌恶,害怕伤及自己的心神。

    望及秦淮河畔,三千烟花楼,多少轻浮女。世间都骂这妓女荡妇,都骂这烂人,毁了多少人家,乱了这世间的伦理天德。她们在这世人的辱骂声中苟且偷生,可谁又知,她们为何沦落至此,她们为何还存在这世间。孟子云:人之初,性本善,每一个人都不是天生的坏种,只是那些被沾染了罪恶的人啊!将这罪恶强行的泼洒到这些可怜人的脑海。

    那些声称着高风亮节的“好人”却一次次扑向那些可怜的女子,当自己的污浊被世人揭露,那一个个可怜人,便成了垃圾桶,世人所有的肮脏和不屑都冲向她们,可怜的人愈加可怜,而那些“清白的人”却显无辜。

    可她们还是活着,怀着屈辱与希望,带着这人生中最珍贵的宝藏——生命。活着,多好啊!每天至少能看见阳光,能和自己熟悉的姐妹聊聊天,能望见星辰,能看见希望,能遇见未来······

    也许在某个孤独的黑夜,她们想过死亡,可是她们为什么要去死?她们不是不劳而获,而是用自己贞操换回生命。每一次的陪笑,不是欢乐是苦痛;每一次起舞,不是表演,而是无奈;每一次的呻吟,不是满足,而是为了生存。

    你试过没希望的生活吗?你试过每一天都背着骂名吗?你试过每一天都被人当成工具吗?你这样还能活着吗?

    这些如同秦淮河畔的女子的人们还活着,在屈辱中生存。有时为了某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和目的,为了心中的希望,也许有时屈辱的生比体面壮烈的死更令人钦佩。”

    “你不觉得有些汪精卫的味道嘛!曲线救国战略。”梁辰还记得他那时在看《苏轼传》解闷,高三该读一点苏轼的。

    “我就觉得写得很好,人家写出了千古男权之下,秦淮女子的悲情生活,歌颂了她们为了希望为了未来活下去而忍受屈辱的坚韧精神。”薛姎嘟囔着嘴,话语很是小声,他实在没有什么底气。

    “你当语文考试的阅读理解呢!还有,你偷窃人家的隐私算是什么精神呢?薛姎小姐。”梁辰翻动着书页,用半边脑子和薛姎辩论。

    “我和薛姎谁跟谁啊!”周茵突兀地出现在薛姎身后,左手搭在她的肩上,笑着说道。“组长为什么觉得我写得不好呢!”

    “我没说你写得不好,只是思想层面有问题。”梁辰合上了书页,他最近像极了隐士高人,连简简单单的关书说话都带着仙风道骨的劲头。

    “我论证得也没错啊!”周茵还是笑嘻嘻地模样。

    “可还记得《正气歌》?”梁辰真能背《正气歌》,这是李老头在少年时布置的任务之一,他说常念《正气歌》能避鬼邪,能养浩然之气。“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有些时候,死比生更重要,因为死了才对得起家人,对得起故交好友,对得起自己的一生,钱谦益苟且偷生之流当是我民族所不耻之表率。”梁辰背着手出门了,他不是要和周茵辩论出个你胜我负的,人各有思想,这本就没有对错。

    “梁子,我还是觉得生命更加可贵。”周茵在玻璃窗旁叫住了前行的梁辰,她的语气是如此坚决。

    “对啊!你说得也没错。”

    我们有时总是忍不住想要塑造自己的人设,想要遮盖那些不利于自己的事实,想要对他人做出评价,想要说我是正确的以及为什么我是如此正确,对待他人只有情绪和结论,而独独少了对自己的反思和批判,但没有自我的剖析,我们的前方永远是白茫茫一片,一无所见,既看不见他人,也看不见自己。

    今天晚上最后一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