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番外(十七)不是朋友的朋友

    第93章 番外(十七)不是朋友的朋友

    梁辰在最后的聚会上喝醉时,他痛诉着左依和唐楹两人对自己过去三年欠下的债务,梁辰觉得自己对不起韦棠,他同样也觉得左依和唐楹对不起自己。

    梁辰对左依的熟悉比薛姎还早上半个学期,他们在开学时就在倒数第四排相遇,梁辰那时还未崭露锋芒,甚至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功力大涨,他只觉他还是那个初中里的混子。梁辰还记得数学初学集合时,他的正确答案被一众学渣否定时自己的心里空荡荡的,那里面充斥着怀疑和害怕。

    那时候,连同周桑、刘秉坚在内的几人还是两块五分熟牛排——不熟,几个人连开玩笑都带着小心,对方分享的零食也是拒绝一二再少拿轻放,左依回忆说那时候还保留着初识的青涩,后来相熟后那种青涩被我们叫做虚伪。

    高一分组学习时,左依便是梁辰手下的大将,组里的基本格局就是左依第二、梁辰第一,至于后来的黑马周茵,她还是那个幻想白马王子的小女孩儿。

    梁辰和左依在高一时还算和谐的,规规矩矩,不打不闹,像是孟光、梁鸿那般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倒不是真是夫妻恋人,只是朋友之间的比喻。

    梁辰还记得孤狼B组那段被八个人称作大型2B青年沙雕类斗智斗勇节目,只有谭歌和左依还算秉承着矜持,梁辰向来是与民同乐的。

    快问快答是孤狼B组两大传统节目之一,这个游戏的规则就是没规则,梁辰每天早自习都会从汉语大词典里随机挑出一个汉字来,在下午的自习课时,大家在课本上寻找这个字,找到的人可以随意问其他人一个问题,十秒之内答不上来便要伸出手臂来接受“打二条”的惩罚。

    游戏当然是梁辰设计的,他的初衷完全是为了帮助大家在玩耍中记忆更多的知识,但唐蕊、周茵等一众人踊跃参与完全是为了娱乐八卦,前两天在梁辰高度维护游戏秩序下大家的出题范围还都是在政史地语数外的范围内,而之后,规则没有再束缚住唐蕊和周茵这个两个女魔头,梁辰的好心成了孤狼B组的综艺节目,只有梁辰和左依还默默地维持原状。

    梁辰傻傻的还过问着她们的政史地的背诵,是因为总有一个人要预防着木老师的突然袭击,而左依完完全全是无心参与,但总不要梁辰尴尬的好。

    左依和谭歌很像,但左依又不是谭歌。谭歌是那种沉醉在学习中无法自拔的女生,她少了许多灵动活泼,左依恰恰多了那么一点生活的乐趣。但左依始终秉承着矜持两个字作为人生的原则,初识之时,青涩的女孩多少有点害羞的,毕竟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叫唐蕊,时间至了末尾,甚至是最后的末尾,梁辰才认识到左依是个还保留着那样初见的矜持。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学期的末尾,孤狼B组解散之时,梁辰正正式式的发表了卸任感言,这是他在高中的第一个领导职务,手下整整七个人,在抗日战争时,就是一个小型游击队,周卫国的特种部队小组似乎也将将这点人马而已。

    梁辰还是准备了小礼物,几张特别的书签还有几杯普通的奶茶,高一第一个学期结束,梁辰印象里和左依似乎还是原地踏步,握手之交而已。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梁辰没能意想到和左依在三年后也是初见时的点头,倒也好,周边多了周茵、唐蕊这样疯疯闹闹的女孩子,总要有个清净地,左依就是那片清净之地。

    高三的午后,梁辰还是习惯随着下课铃声走出教室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吹吹冷风,他有时会歪着头看见左依的侧脸,她不是特别好看的女孩子,不太正宗的瓜子脸,鼻子也有些下塌,头发梳起显露出额头上那几粒因为青春而长的青春痘,但左依总有一种让人心静的魅力。

    下午时,梁辰、刘秉坚、左依总喜欢偷一点学习的时间在晚饭后闲聊一会儿。

    刘秉坚到了高三仿佛是换了个灵魂,他胸中的胆魄已然外放,像是超级赛亚人体外那冲天的光彰显着自己的不凡。可是刘秉坚还未修行完成,他还是一只脚在本科线门外的中下游分子,只是因为梁辰三年里的“言传身教”,这个门徒多少带着不敢让人小瞧的演讲功夫。

    左依呢!她只喜欢听着刘秉坚高谈阔论,讲完他一大堆励志的演讲稿后,语速徐徐的吐槽这一天复习的苦恼,她像极了家庭伦理剧里的妻子,在劳累一天后,倾诉着这一天鸡毛蒜皮的小事。

    高三之前,梁辰会觉得厌烦的,他已经受够了自己母亲在家里的絮叨,这一类几无笑点只有忧愁的内容实在入不了耳。但是高三地狱式的高压生活使得梁辰喜欢上了这样带着情感的吐槽,这就如同母亲在炎暑季节在夜里地坝上抱着他入睡时柔声地讲着一个个梁辰听不见的故事,他的心灵在这里慢慢松懈。

    左依算是梁辰那时的心灵导师吧!灵魂波荡时,听一个人的述说她的点点滴滴,很有趣的。

    梁辰还是觉得左依和唐楹对不起他,他埋怨唐楹只是因为唐楹莫名的小脾气还有那压榨了自己三年的可恶英语,而左依呢!梁辰想不出个具体理由了,他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不敢言说、不敢确定的奇怪感觉,左依从来没把梁辰当过朋友。

    这是一句谁也不可能相信的鬼话,梁辰当然不会脱口而出,即使是带着醉意,他也没有如此直白的勇气,这也只不过是他醉乱的脑子里冒出的鬼念头而已,他嘴里胡乱说出口,做个笑话讲给大家,解解酒意。

    梁辰在过后再见左依时总会莫名的闪出夜晚里涌出的定义,但他不相信的,梁辰只是感受着左依那种如初见的感觉,好像纳兰性德写的那样,一字一句,都是左依的影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