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07章 我要打一场跨国官司(谢谢取名字就算了的盟主打赏)

    第407章 我要打一场跨国官司(谢谢取名字就算了的盟主打赏)

    “小陈,你这阵子怎么老是来东大呀?”

    自从国教院开学那天差点闹出群体事件,陈汉升就连续好几天来仙宁大学城进行“政治避难”,想尽快让风头吹过去。

    陈汉升这样殷勤陪伴,萧容鱼当然高兴啦,不过她也很奇怪,陈汉升对于枯坐图书馆是没什么兴趣的,不过这次居然能耐得住性子。

    “哎,说来话长。”

    陈汉升正在睡觉,揉着眼睛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只是事发地点“遇见奶茶店”变成了“火箭101”,他担心萧容鱼好奇心上来了,真的要去奶茶店转转。

    “这样啊。”

    小鱼儿终于明白了,调皮的拍了下陈汉升头顶:“乖,那你就安心在这里避难,酬劳就是要陪我散散步、吃蛋糕、还有买点衣服小饰品什么的。”

    “拜托,你们秀恩爱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

    坐在对面的边诗诗一脸嫌弃,把书本举起来挡住视线。

    陈汉升不甘示弱,也要去拍萧容鱼头顶,两人在图书馆里无声的打闹一会,最后小鱼儿玩累了,瓜子脸垫在手背上,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时不时抖动一下长长的睫毛,特别的可爱。

    陈汉升笑了笑,伸手放在萧容鱼圆润婉约的后背上,轻轻的来回抚摸。

    这是一种恋爱男女经常出现的动作,亲昵的小互动能够增加情感,小鱼儿转过头,冲着陈汉升甜甜的笑着,颊边攒出动人的梨涡。

    两人小声的聊着闲话,小鱼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噘着嘴说道:“最近孙教授身体不太舒服,我去看过几次,可是一想到心里就很沉重。”

    “医生怎么说?”

    陈汉升年后忙的都没空拜访孙壁妤,听说这个傲娇老太太身体不太好,还真的有点担心。

    萧容鱼叹一口气:“医生诊断是心里积郁,可是我们问她原因,老太太又倔强的不肯说。”

    陈汉升想了想:“估计和吴姐或者孙棠棠有关,这娘两没回国的时候,孙教授可是能骑着自行车撞小轿车的。”

    “讨厌!”

    小鱼儿牵着陈汉升的手臂晃了晃:“要不咱们今晚一起去看看她吧,你陪老太太说两句话,感觉孙教授也挺喜欢你的。”

    “莫不是她想让我当外孙女婿,其实孙棠棠姿色还阔以。”

    “陈汉升同志,你的政治避难到此结束,即刻起驱逐出境。”

    ······

    虽然话是这样说,傍晚陈汉升还是买了点马蹄糕去孙教授家里,天气越来越热,不过校园里还是很荫凉的。

    东大这种百年大学,老校区没有什么太高的现代化建筑,看上去都是藤蔓攀延的老式楼房,要不就是合抱粗的梧桐树,遍地的绿植挡住了视野,走在校园里总觉得安谧清爽。

    尤其教授住的家属楼那边,经常还能看到一片一片的小菜园,下面种着青菜,上边搭着丝瓜架,这种景色陈汉升以前在建邺大学、清华、燕大也见到过,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沉淀”吧。

    边诗诗也跟在后面,她是打定主意跟着小鱼儿混吃混喝了。

    孙教授的门依然开着,纵然吴亦敏和孙棠棠已经住进来了,不过她依然保持这个习惯,方便学生进来讨教。

    “小鱼儿来了啊。”

    吴亦敏先是亲热的和萧容鱼打个招呼,然后略微平淡的和陈汉升说道:“你好。”

    至于边诗诗,吴亦敏只是点点头。

    “吴姐,孙教授今天怎么样了?”萧容鱼问道。

    吴亦敏有些担忧:“还是沉默的看书,也不说什么原因。”

    孙棠棠倒了三杯水过来,她现在也不像初见面时那么傻姑了。

    “最近忙啥,还在狮子桥那边兼职吗?”

    陈汉升打量着孙棠棠,她穿着休闲的连帽衫和牛仔裤,质量不能说多好,不过总归没那么旧了。

    孙棠棠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回道:“接了一个模特广告,最近在拍照片。”

    陈汉升看在孙教授的面子上,主动说道:“广告行业有很多潜规则,你长的也漂亮,要是有人和你谈条件,多少钱也别答应,我帮你介绍更安全的工作。”

    “谢谢小鱼儿姐姐,谢谢汉升哥。”孙棠棠礼貌的点点头。

    “小事~”

    陈汉升想拍拍孙棠棠的肩膀以示鼓励,小鱼儿在旁边“咳”了一声,还瞪了他一眼,陈汉升笑嘻嘻的收回手:“最低工资8000块的那种。”

    孙棠棠听懂了“8000块”的含义,蓝幽幽的眼睛注视着陈汉升。

    8000块摸一次,这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小鱼儿防的再深,也绝对想不到陈汉升还能这样撩一下。

    这时,孙教授从书房出来了,她的气色果然有些暗沉,原来花白的头发很有风采,现在却只剩下衰老的痕迹了。

    孙教授听到陈汉升和孙棠棠的对话,不过她没说什么,亲密的拉着小鱼儿走进书房。

    吴亦敏和孙棠棠眼睛里都是羡慕,这种待遇孙棠棠一次没享受过,吴亦敏也要追溯到小时候。

    边诗诗倒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任谁和一个校花当闺蜜,没有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是不行的。

    “小陈,你也过来。”

    小鱼儿平时都让陈汉升在客厅自生自灭,今天罕见的把陈汉带在身边,估计是刚才吃了点飞醋。

    孙教授没说什么,像往常一样让小鱼儿摘抄案例片段,很多还是英文的。

    书房里只有“沙沙”写字的声音,等到萧容鱼摘抄好了,孙教授又讲解其中的精髓。

    “牛逼!”

    陈汉升心想我见过开小灶的,但是没见过这样开小灶的,孙教授就好像一个武学宗师,正把自己的内力一点点传授给小鱼儿啊。

    小鱼儿每次过来,都要被拉着传道受业一个多小时,难道这就是“长得好看”的隐形优势吗?

    陈汉升觉得很无聊,可每次想出去,小鱼儿就从书本里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好吧,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

    陈汉升只能打开书橱这里摸摸,那里翻翻。

    “老太太。”

    陈汉升突然想起一个事,随意的问道:“建邺大学有个博士师姐,她想找小鱼儿合伙开一家律师事务所,您觉得这事可行不?”

    “非常困难。”

    孙教授简短的回道。

    陈汉升也不气馁,大大咧咧说道:“钱是小事,还有什么困难?”

    “有些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比如资质,比如名声。”

    孙教授对萧容鱼说道:“你真的想试试?”

    小鱼儿很乖巧:“我听您的。”

    孙壁妤宠溺的笑了笑,有时候见到萧容鱼,她就好像找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小鱼儿,成立一家律师事务所,资质只是一方面,最重要要有行业内的认可,这样才能做得下去,所以一般新成立的事务所,都希望打赢一次震惊全国的官司,这样······”

    孙教授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眼神却越来越亮。

    萧容鱼看了一眼陈汉升,陈汉升双手轻轻下压,示意不必紧张,静观其变。

    “小鱼儿,陈汉升。”

    孙教授突然说道:“你知道我心情抑郁的原因是什么?”

    “是什么?”

    陈汉升表示不知道。

    孙教授重重拍了一下桌面,表情很激动:“我作为国内法学行业的奠基人,《婚姻法》很多都是我亲笔撰写的,结果自己女儿离婚了一分家产没拿到,这不仅是人格上的侮辱,更是国家上的歧视,还有知识上的蔑视!!!”

    “你们成立律所,尽快的成立!”

    孙教授突然站起来,打开卧室门说道:“我要通过这个律所打一场跨国官司,为自己,为亦敏,为中国人争一口气!!!”

    ······

    (今晚没了,大家别等,平安夜快乐。PS:有书友留言平安夜怎么和女孩子搭讪,其实如果你性格不像陈汉升这样开朗,少说话也没关系,但是要尽量保证每句话幽默风趣,不要动情太早,那样心里会有包袱,简单点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