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男神

10.第10章 神秘的帮助

    第10章 神秘的帮助

    2013款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正要进小区,坐在后座上的何梦向外一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汪言?!

    看着汪言爬上货车,拿下来一个西瓜,回到小区门口和物业经理纠缠,何梦被勾起好奇心。

    “隋叔,停一下!”

    司机位置上的中年男子稳稳停车,疑惑回头:“小姐?”

    “你去问问那边是怎么回事。”

    “好。”

    司机一句废话都没有,下车直奔汪言一行人。

    不大一会,折返回来,言简意赅的与何梦汇报。

    “那少年是勤工俭学的应届生,想在小区门口卖西瓜,物业方面不敢同意。”

    “哦?”

    何梦大感有趣,隔着窗户玻璃,望向汪言。

    少年被变故搞得有点懵,正茫然的看着幻影。

    两人的视线,隔着镀膜的玻璃,交接不止一次。

    汪言什么都看不到,何梦却被他的呆头呆脑逗得嘴角上翘。

    “他怎么会想到要在别墅区摆摊卖瓜?”

    隋叔回道:“据说是研究院的新品种,量不大,但是单价很高,不好去菜市场卖。”

    “哦。”

    何梦点点头,目光在汪言身上定格几秒钟。

    少年的身体有些单薄,头发很乱,满头大汗,但是精气神却和上学时截然不同。

    在何梦的印象里,汪言是比较沉郁内向的性格,自尊心又格外的强烈。

    前几天吐得极惨,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然后搞笑的给自己发来200块钱红包,说什么没时间来升学宴。

    何梦原以为,汪言是不想接触自己圈子里那些富家子弟,没想到是真的有事要忙。

    呵呵呵,勤工俭学卖西瓜?

    有趣!

    想到此处,何梦决定帮他一把。

    “你跟物业打声招呼,让他在这儿卖吧,别拿大喇叭扰民就行。”

    “好。”

    隋叔点点头,正要走,又被何梦叫住。

    “告诉物业经理,不要透露我们的信息。”

    “明白。”

    隋叔再次折返。

    没多久,胖经理点头哈腰的同意,汪言振臂欢呼。

    何梦看着,莞尔一笑。

    隋叔回到车上,含笑问:“小姐,是你同学?”

    “嗯,同班三年。”

    “那你不去打声招呼?”

    “没必要,走吧,回家。”

    何梦摇摇头,面容恢复平静。

    幻影缓缓驶过门岗,在汪言感激而又纳闷的目光中,一路远去。

    “那是谁家的车?”汪言终于没忍住问。

    胖经理摇摇头:“本小区内部的一切信息都得保密,小同学,你还是抓紧支你的摊子吧,哈哈!”

    “受人恩惠,再怎么着都得记在心里吧……张叔,您真不能告诉我啊?”

    “你记着有什么用?!”

    胖经理摆摆手,突发感慨。

    “人自助则天助,那种大人物,咱们永远够不着,你就当做是天帮的吧!以后有能力了,碰到有人需要帮助,随手帮一把就好。”

    张叔的三观正的哟,跟御景的保安一比,简直了都。

    汪言肃然起敬。

    但是感激之余,心里却对那句“永远够不着”很有意见。

    我现在是够不着,以后啊,没谁能让我够不着!

    眉宇间写满雄心壮志,看得胖子十分好笑。

    “快去支你的摊吧,老刘,搭把手帮帮孩子!”

    “好嘞!对了张叔,我叫汪言!”

    汪言兴冲冲的回到车上,把小货车开到门前广场,停在雕塑旁。

    然后拉下货车车斗的后栅,把冰桶和秤摆好,再在车身上拉一条横幅……

    中年保安刘叔搭手帮忙,两分钟不到,摊子就算支好了。

    “哟,小汪,你人不大,口气真不小啊?”

    胖经理看到横幅,笑眯眯打趣。

    横幅上写着——【农研院新品种,世界顶级西瓜】

    不卖弄辞藻文采,要的就是一个简单直白。

    “具体什么口感,您尝尝就知道!”

    汪言把刚才那个瓜搬回来搁到折叠桌上,擦擦刀,动手开切。

    刀尖顺着表皮中央划一圈,然后稍微切深一点,轻轻一掰……

    咔嚓!

    一声裂响,黑蜜被整个掰开,露出里面红彤彤的沙瓤。

    馥郁的清香弥漫开,胖叔和刘叔抽抽鼻子,面露惊讶:“哎哟,闻着就挺不错的啊?”

    “真的,很久都没有见过能够闻到甜味儿的瓜了!”

    好品种里的瓜王,那能一样?!

    汪言得意的笑笑,继续切瓜。

    就在此时,附近传来一阵跑车的轰鸣,一辆带着三叉戟标志的跑车呼啸而来,在门前路上减速,准备拐进别墅区。

    看到西瓜车,那辆车突然停下,打驾驶室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

    “咦?咱们小区门口居然让摆西瓜摊?”

    胖叔陪着笑迎上去:“王姐!那孩子是勤工俭学的高中生,卖的是特殊品种的瓜,咱们最顶头的boss特许的,要不要来一个尝尝?”

    那中年女人只是好奇,并没有管闲事的意思,闻言来到汪言面前。

    “哟?特殊品种?什么品种啊,怎么卖的?”

    来了!

    第一单生意!

    汪言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激动,切下来大小适中的一块,递给对方。

    “黑蜜4号,最新的实验品种!现在我空口白话的说什么,您未必信,尝尝就知道!”

    然后又给胖叔和刘叔各递过去一块。

    红彤彤的瓜瓤,表面极沙,却不空,饱满坚实,汁液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往外溢,卖相是一等一的好。

    市面上的瓜,都是七成熟就摘下来,拉到市区,慢慢捂熟,哪能跟汪言开挂在土里挑出来的瓜王相比?

    中年女人尚且有点犹豫,胖叔和刘叔热得满头大汗,当场就一大口啃下去。

    “哟!好甜好沙!”

    “好吃啊小汪,真特么极品!”

    两个自来水公益托吃得满嘴流汁,眼睛锃亮,中年女人没忍住,秀气的咬了一口。

    紧接着……咔哧咔哧!

    一块儿瓜都吃光,她才意犹未尽的抬起头。

    “你别说,真甜!小同学,你的瓜怎么卖的?”

    戏肉来了!

    在原计划中,汪言定的是十块钱一斤。

    但是考虑到现在的环境——全鼓角最牛哔的别墅区,好不容易才在这里扎下窝——汪言心一横,咬牙叫出一个天价。

    “20钱一斤!”

    噗!

    刘叔喷了。

    那阿姨瞪圆眼睛,愕然看着汪言:“你说什么?没开玩笑?!现在精品超市里最贵的西瓜是多少钱一斤,你晓得么?”

    汪言豁出去了,手心里全是汗,表情却是那种爱咋咋地的决然。

    “阿姨,价格高不高,得看具体的情况。

    眼下这节骨眼儿,全鼓角您找不到比我更好的瓜,市区人口150万,车上总共就50个沙瓤黑蜜,您说它该值多少钱?

    实话跟您说,我确实不少赚,但是您肯定不差这点钱。

    我也不指望着卖瓜发家,但是这么大热天的来回折腾,我得把大学生活费赚出来,对吧?

    所以您就问问自个儿,好不好吃、喜不喜欢就得了。”

    汪言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法跟成年人玩心眼儿,更不擅长讲价掰扯。

    索性直接上刺刀:我就是要宰你们这些土豪,爱买不买。

    打法极其反套路,针对矿城暴发户“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特性,行险一搏。

    中年女人的反应很奇特,瞄一眼汪言唇边绒须,饶有兴致的问:“你今年高三刚毕业?”

    “啊?对。”

    汪言被问一愣。

    您的关注点怎么那么歪啊?

    王阿姨又漫不经心的瞥一眼车上,嘀咕着:“哟,居然用网箱装着,挺像那么回事啊?”

    “怕磕怕碎,里面得垫海绵。”

    汪言回应完,突然想起来之前打好的草稿,到现在一次都没用上,那怎么行?

    立即磕磕绊绊的开始忽悠。

    “像是新品种的瓜,要是按照科研投入和最终产果的比例来换算,那成本简直高到没边儿了。

    当然,人家肯定不可能用天价往外推广。

    但是不管怎么着,确实比普通瓜金贵,口感不好人家不可能允许外流,对不对?”

    刘叔不明觉厉的点头,好奇的又问一句:“我看这瓜上都贴着标签,干嘛的?”

    汪言贴上去的。

    上面是“农”字+英文字母,下面是一串数字。

    “那个啊,是瓜的身份证。上面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下面就是编号。”

    信口胡诌,贼像那么回事。

    汪言自己都差点信了,更不用提吃得满嘴香甜的刘叔他们。

    品质好,就是最大的说服力。

    中年贵妇不再质疑什么,掏出手绢来擦擦手,低头翻包。

    “那行吧,挑好的,给我来10个。”

    啥?!

    汪言瞪大眼睛,惊了。

    “您、您要多少?!”

    汪言被吓得舌头有点打结。

    阿姨笑眯眯点头。

    “瓜确实好吃,是纯正的果味儿,应该没打过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说这是市面上独一份,行,阿姨信了。两三百一个的瓜,我每天吃都吃得起,但却未必每天都吃得到,对吧?来,上秤吧!”

    汪言大喜过望。

    这就开张了?!

    而且价都没讲?!

    原本做的那些准备根本都没用得上,鼓角土豪的钱未免太好赚了吧?!

    其实原因真不是汪言理解的“人傻钱多”、“只买贵的”。

    香山源的住户作为矿城最先富起来的一批老牌富豪,不但消费能力极强,而且日常生活中享受过的精品实在太多了。

    真好吃假好吃,到人家嘴里,瞬间就有结论。

    人家是愿意为20万一桌的野味买单的家庭,难得碰到如此高品质的瓜,两三百一个,算什么?

    千金难买我开心。

    汪言是小屌丝乍富,境界不到,暂时理解不了对方的消费观念,再正常不过。

    尽管心情特别激动,但是,汪言还是实诚的劝了一句。

    “阿姨,瓜是新鲜的好吃,今天确实只有50个黑蜜,但是明天我可以再拉,不用屯那么多。您放心,只要您爱吃,每天我都给您供应新鲜的!”

    “你这孩子,原来也不是那么奸商嘛!”

    中年贵妇哑然失笑。

    “谢谢提醒,但是我存它干嘛?邻居一家送两个尝尝鲜,10个都未必够。”

    “噢!”

    汪言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笑笑,翻身跳上车。

    “那您等等,我马上给您搬!”

    一个个箱子拎下来,拆开上秤,计重归位。

    王阿姨不动声色的看着,突然摆手:“哎哎,孩子,不帮我挑挑么?”

    汪言认真解释:“阿姨,每个瓜的品质都差不多,您要不信,随手指一个,我现场给您切,比刚才的差,您全砸了!”

    “噢……”

    中年贵妇恍然点头,看两眼,突然又对中号箱生出兴趣。

    “那堆小网箱里装的是什么?”

    “那个同样是西瓜,叫做极品脆,是甜脆瓤!”

    “哟,脆瓤瓜啊?口感怎么样?”

    汪言干脆把冰桶里那枚拿出来:“我请您尝尝!”

    一指头下去,寸寸开裂,上手剥皮,直把中年贵妇看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居然有这种瓜?!”

    剥皮吃的西瓜,对于没见过的人来讲,实在太震撼了。

    胖经理亦跟着啧啧称奇。

    保安刘叔却是懂的,感叹不已:“哎,早多少年都没有瓜农种脆皮了,熟的慢又难运,真就得是研究院种得起!”

    “对!”

    汪言猛点头:“果又小,熟的又晚,不搁人24小时守着,都不够黄皮子祸祸的,种它太亏!”

    按经济账算,大脆被淘汰是种必然。

    五爷是底子厚,种着玩,估计压根就没想赚钱。

    中年贵妇面对着椭圆形一整块的果肉,手足无措。

    “我怎么吃啊?”

    “我给您削一块儿,您别嫌弃,用手抓着吃吧!”

    刷刷两刀,半个西瓜变成三大块儿,屁股被刘叔拿走,二层给胖叔,中间带芯的给金主。

    王阿姨觉得有点不雅,半天没动弹,但是看着胖叔刘叔啃得满脸汁水,终于没忍住诱惑,伸手抓起大块果肉。

    一上口就再没停下来。

    “唔唔,好吃!脆瓜再给我来10个!你自个儿开价吧!”

    汪言笑得合不拢嘴,试探着问:“30?您看成么?”

    “上秤!”

    贵妇小手一挥,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把汪言爽的啊……

    总共20个瓜,黑蜜156斤,3120块,极品脆78斤,2340块,总计5460块钱,汪言给抹个零。

    5400!

    中年贵妇从包里掏出一整沓现金,数出来46张搁回去,剩下的给汪言。

    “给,数数吧!”

    汪言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那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5400不多,2天的呼吸工资而已。

    但这是汪言真正意义上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

    顶着烈日四处奔波,承受着别人的冷眼与讥讽,赔笑脸说好话……

    终于换来这一刻。

    汪言胸膛里激荡着风雷,身上又燥又热,感觉嗓子直冒烟,转身抄起桌子上的冰镇黑蜜,三口啃下去一牙。

    冰凉的西瓜带着沁人心脾的清甜,比蜜都甜。

    叮!

    系统突然爆出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你灵活运用系统技能,赚来人生中第一笔合法收入,眼前的西瓜成为无上美味,令你心旷神怡,你因此激活一项神秘奖励】

    【吃货灵觉暴击卡——西瓜】

    【你每卖出一个用吃货灵觉挑中的西瓜,都会得到额外的暴击奖励】

    【暴击倍率为所售现金的5-20倍】

    【暴击金钱将发放到系统中】

    【注:本效果的数字上限为1000个,时间极限为一个月】

    汪言被说明震得有点懵。

    愣了好一会儿,默默擦干手,小心翼翼的接过那沓现金。

    顿时,耳边又响起一声提示。

    【你卖出20个西瓜,售价为5400块钱,你得到58600的额外奖励】

    我去!

    个、十、百、千、万……五万八!

    好像……任务完事儿了?!

    汪言感觉有点眩晕。

    嗯,不是因为钱太多,是因为太阳太晒。

    没错,就是这样!

    反复深呼吸,压住狂喜的心情,打开系统商城,选中唯一的商品,确认购买。

    习惯培养仪,终于到手!

    不仅如此,系统亦升上3级。

    【每一次呼吸,将获得0.20元的现金奖励】

    【品尝美食时,有2%的概率获得与吃有关的神秘奖励】

    【当你畅饮时,有1%的概率获得与喝有关的神秘奖励】

    【经验值:0/90000】

    现金增长再次翻倍,现在是每分钟4元左右,太特么简单粗暴了。

    我喜欢!

    汪言兴致一上来,又开始做小学数学题。

    4*60*24=5760元。

    但是,升级经验继续×3,变得很夸张。

    9万!

    搁以前,是一个汪言想都不敢想的数字,父母说好给他的大学生活费,一个学期是4000块钱,要知道,今年可是2015年!

    而现在呢?

    不出意外的话,最早下午,最晚明天,系统就能升上4级,变成每天提供11500元。

    一个月30多万,要怎么花?

    闭着眼睛瞎瘠薄花!

    膨胀汪恨不得立即收摊,回家去摆弄【习惯培养仪】,但是看着眼前的贵人,还得压抑着心里的激动。

    “阿姨,您住哪?我给您送过去。”

    中年贵妇笑眯眯一指胖叔:“老张知道,你让保安送上门吧,你进不去。”

    汪言连声应好,目送中年贵妇回到车上,然后马上数出10张钞票,双手奉给刘叔。

    “叔,以后送货就靠你们啦,一趟50块,您别嫌少,帮忙的都有份!”

    保安刘叔大惊,急忙推拒:“别介别介,你赚点钱也不容易,我就是帮个小忙嘛……”

    “我赚钱还不容易?”

    汪言哑然失笑。

    “我卖这个价肯定是不少赚,而且多亏了您才能赚到,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如果客户不用送货上门,那就这么着。如果需要送,一个瓜50块,您应得的!”

    刘叔又激动又兴奋,脸涨得通红。

    “就算要给,那也太多了……”

    “不多不多,就这么定了!”

    汪言硬把钱塞过去,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彻底结束这场争执。

    做人得知恩图报,要是没有老刘和胖叔帮忙,香山源的摊儿是那么好摆的?

    饮水思源,应有之意。

    利益共享,长久之基。

    回头再看胖叔,汪言却犯了难。

    给胖叔点什么好处呢?

    汪言正琢磨着,张经理笑眯眯摆手:“不用看我,在香山源当物业经理,我什么都不缺,要是每天能让我蹭你两块儿瓜,那这日子就美的没谁了。”

    “成!”

    汪言爽快拍板。

    “以后每天开一个大黑蜜,咱们大伙吃。张叔你是主客,你什么时候来,咱啥时候开!”

    胖经理呵呵的笑着,表态不白吃。

    “往后你不用带着那些冰桶折腾,咱香山源不缺冰,每天让老刘他们给你预备好了,来就镇上,中午你也不用去外面找饭,跟我们一块儿吃,伙食保证让你满意!”

    就这样,汪言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香山源物业大队的编外成员。

    汪言猜,自己之所以会受到如此优待,一方面是因为胖叔看自己顺眼,另外一方面,来自那位神秘boss的招呼亦很关键。

    那人会是谁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