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苦命鸳鸯

2020-01-25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8章 苦命鸳鸯

  随着君卿染话音刚落,罄音只觉自己的后心被重重打了一掌,她的喉咙一甜,不禁又喷出一口血雾。她默默转身,看到身后那人的模样后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你……你……我不信……”

  白溪见状大怒道:“东方朔,你卑鄙!”

  东方朔一击得手后却一直怔怔地站在原地没了动作,双目无神,似乎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些人。他缓缓抬头望着天空中的妖兽,像是在等待他的命令。

  “东方朔,受死吧!”白溪身形掠起,手持长剑站到了东方朔身前,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东方朔早已死了千次万次了。

  “太子不要!”

  罄音奋力挡在了二人之间,看向东方朔的眼神里竟充满了欣喜。她以为他已经死了,还好……还好他还活着……他还活着……真好!她转身渐渐走到东方朔的面前,想伸手去抚摸一下他的脸,她想再感受下真实的东方朔,因为他曾经是她最爱的人。不,曾经是,现在也是。

  然而东方朔的脸上毫无波澜,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眼神里竟写满了陌生和厌恶。

  “东方,我是罄音啊!”罄音没有看出他的异样,一脸动容的看着他。

  东方朔冷冷地看着罄音,忽然他的心弦被不知名的东西突然狠狠拨动了一下,他眉头微蹙,似乎极力在想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于是狠狠甩着脑袋,任谁都能看出此时的他一定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东方你怎么了?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东方,我爱你!”罄音定定看着东方朔的眼睛,语气有些急切。她知道现在的东方朔已经被妖兽控制了心神,若要让他完全清醒过来,只能靠他自己。

  “你是谁?”

  “我是你的罄音啊,你曾说过,会和我一起打败妖兽,还世界一个和平,然后我们两就去浪迹天涯,这一辈子都不分开了。”

  “不……我没有说过,你撒谎!”

  东方朔说罢竟直接刺出了一剑,就在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血剑已穿透了罄音的肩膀。罄音只感觉一阵剧痛袭来,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反观东方朔,一双眼睛却早已变成了血红色,他彻底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不,不是陌生人,而是敌人。

  罄音痛苦地摇头,她知道,此时的东方朔和东方明一样,已无药可救了。

  东方朔手上的血剑在刺伤她的同时将她的心劈成了两瓣,她原本满怀期待,现在却被伤的如此彻底。罄音不在乎身上的伤,她在乎的,只是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她爱他,却又不得不与他为敌。

  她能做得到吗?也许,能吧?也许……

  她像是一只失望的小兽,把自己受伤的情绪全部收敛了起来,一双眼中满是幽怨。她冷笑道:“东方,你爱过我吗?如果我杀你,你会恨我吗?”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东方朔的声音寒冷如冰,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底,令她痛到无法呼吸。他说罢又说,“我没有爱过任何人!”

  “所以一直以来你都是在欺骗我是吗?”罄音的声音极其颤抖,脸上写满了痛苦和绝望。

  “对,我一直以来都是在骗你!”东方朔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些话他说得很轻松,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般轻快。

  妖兽看到一脸惆怅的罄音,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轻笑道:“司命大人,她既然敢这样伤你的心,那么你现在很想杀死他对不对?讲真,我也很鄙视这样的渣男,要不这样,我帮你个忙,咱们一起将他杀死如何?你只要亲手杀了他,我就放过你和墨玥城,还有你这些朋友。这交易稳赚不赔,要不要考虑考虑?”妖兽一边蛊惑着罄音,一边控制着东方朔。

  “我呸,你休想!”罄音的脸因愤怒而极度扭曲,她嘶吼道,“放了他!”

  “哦?你说放就放?我不要面子的嘛?要我放了他简单,得要你们其中一个人来换!”

  “你放了东方,我做你的人质!”罄音的声音中带着些不容置疑的坚定,她已经决定了,只要他放了东方朔,她就立即咬舌自尽。她本就是戴罪之人,死不足惜!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为表诚意,你得先杀掉你一个朋友。名扬、墨玥城、君卿染,你选一个。”

  “你卑鄙!”罄音转头看了其他三人一眼,随后又冲妖兽大声吼道,“我在此发誓,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么说你是不肯跟我合作咯?”妖兽也不恼,低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哎,一会你就会明白你究竟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他说罢身形一闪便闪到了东方朔身前,他一把将东方朔的脖子狠狠收紧,但见东方朔像是一个被人随意支控的娃娃,一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甚至连痛苦都感觉不到,就像是一只木乃伊。

  罄音咬烂了嘴唇,暗暗攥紧了拳头,只觉整个身体都燃起了愤怒的火焰,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包括自己。

  “啧啧啧,你口口声声说爱他,为何现在却无动于衷?原来你也不过是个只会动嘴的小女人罢了!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妖兽说着又加重了力道,众人只见东方朔脸上青筋凸起,竟是连呼吸都做不到了。

  君卿染连忙冲罄音说道:“罄音,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他就会放过你们,用我一命换你们这么多命,我死也值了……”

  话音未落,罄音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直接抱起琵琶扑了过去。

  妖兽见她冲了过来,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随即一脚将东方朔踹开,竟徒手去接罄音的琵琶。罄音此时用上了十二分的力度,一声娇喝,把一缕元神注入到了琵琶之中,竟与琵琶融为了一体。她要用自己的身体作最后一搏,即使无法消灭妖兽,也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所有人都看出了罄音的心思,包括妖兽。但妖兽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待到罄音攻过来时,他反手朝东方朔的后心打过去一个火球,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不要……”

  罄音见状不得不收回攻势扑向东方朔,帮他挡住了那致命一击。火球击碎了罄音的五脏六腑,她喷出的滚烫的血液尽数喷到了东方朔的脸上,她倒在东方朔怀里,眼神有些不甘,转而很快换成了欣慰。

  于她而言,能死在他的怀里,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她的唇微微动了动,她想最后再对他说一句‘我爱你’,可惜,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她也没有力气再说出口了。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之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她的双手自然地垂了下去,像断了线的风筝。

  关于罄音的回忆如决堤的潮水般涌向了东方朔的心头,他终于记起了曾经的一切。

  ……

  “东方,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呢。”

  “那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当然啦,小罄音,你可要记住今日许下的承诺哟。如果有一天你敢离开我,我就恨你一辈子……”

  “恨我一辈子?这么说你会记住我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对不对?”

  “当然,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你……”

  ……

  原来……罄音一直都没有违背承诺,违背承诺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他轻轻抚摸着罄音的脸颊,眼泪忍不住掉出眼眶,顺着脸颊一滴滴落到了罄音脸上。一个男人,就在这样的情境中痛哭流涕,伤心欲绝!

  “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

  东方朔的思绪飞的很远,那时他和罄音才刚刚成年,两个人就已经互托终身了。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得听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知道吗?”罄音歪着脑袋对东方朔说着,一双眼睛里满是期冀。

  而他因为父亲的话误会了罄音,对她爱理不理,只是慵懒地回答:“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定,还有,我是不会娶你的。”

  后来,他们两个虽然相互牵挂,距离却越来越远。一如两条相交线,相交之后便会越来越远,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再后来,便到了现在,他们的距离达到了最远,生离死别,阴阳相隔。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死,音儿,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醒过来,我现在就娶你……”

  男子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凄凉,听上去异常悲戚,就像是窗台上燃着的蜡烛,油尽灯枯,那束光亮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惜,怀里的女子再也听不见这些话了,她的身体渐渐化为一阵光雨,慢慢消失不见,全都汇集到琵琶之中。据说,罄音的前世就是一把琵琶,琵琶久经人事拥有了生命,拥有了七情六欲,又化作人形升华了自己的人生。

  从何处而来,便归往何处,这就是罄音的一辈子。

  “罄音……”

  东方朔仰天长啸,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癫狂。在被俘的这些天,妖兽对东方朔进行了兽化,所以现在的他相当于半个野兽。罄音的死激发出了他的兽性,他把目光缓缓落到了妖兽身上,语气寒冷如冰:“去死吧,你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东方朔一步步走向妖兽,每走一步,杀意便增强一分。

  都是因为妖兽,他的父亲死了,他的罄音也死了,他现在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他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报仇!

  他一声怒吼,竟将身上的衣服炸开了,而更令人吃惊的是他的皮肤上竟长出了动物的毛发,同时他的嘴里长出了獠牙,手脚也长出了无比锋利的指甲,一双眸子也更加嗜血。

  “你……该……死!”

  东方朔一字一顿,杀意已达到了最强。

  妖兽看着东方朔这副模样不免有些震惊,他原本想将东方朔兽化之后为己所用,但他却小看了爱情的力量。没想到罄音的死给他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影响,更没想到他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力量。但震惊归震惊,妖兽却并不慌,因为东方朔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他轻蔑地笑道:“拜托,她是因为你才死的,而不是我。更何况,就凭你,能杀了我吗?”

  “杀不了也要杀!”

  “好,那就试试看咯。”

  妖兽双手微动,手掌间竟形成一个比刚才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火球,他冷哼一声,将火球砸了过来。东方朔自知躲闪不过,随即用上了全身灵力幻化成一个大水球,向迎面而来的火球砸了过去。

  正所谓水火不容,两个球相撞,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一层层能量波犹如水中的涟漪般散开,强如名扬白溪都被震伤了。

  战圈中的二人微微站定,虽然东方朔略逊一筹,但也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妖兽的嘴角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对东方朔竟让欣赏了起来。

  东方朔大吼一声,变被动为主动,一双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他的身形极快,如鬼魅般欺近了妖兽身前,双掌成爪,用尽力去抓妖兽的脖子。妖兽顺着东方朔的力量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然后竟诡异地跳到了东方朔的身后,以相同的招数去抓东方朔的胸口。东方朔暗道一声不好,随即一个转身将妖兽的双爪推开,四只爪子抓在一起,一时之间竟谁都没有摆脱掉谁。

  “东方朔,只要你跟了我,就可以做这个世界的王!”妖兽的嘴角微微抽搐,眼眸深不见底。

  “废话少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妖兽说罢以极快的速度一口咬住了东方朔的脖子,他狠狠甩着自己的脑袋,竟咬下了一块带血的皮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