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恶战

2019-10-27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7章 恶战

  名若离猛然喷出一口血雾,黯然神伤。

  是的,她根本就下不得手。

  那妖兽见名若离没有伤害名扬,不由说了一句‘废物’,直接使用内力一掌打在了名若离身上,名若离的身子倒飞而起,飞到了五丈之外。

  “小离……”

  “师妹……”

  名扬和白溪腾空而起,名扬将名若离抱在怀里,眼中喷出了怒火。他早在之前就发过誓,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而白溪和名若离一起长大,自然也十分疼爱她,如今见她受伤,也暗暗攥紧了拳头。

  “臭丫头,帮我照顾小离!”名扬说着将名若离送到了君卿染和罄音手中,回头定定看着妖兽,一副就要拼命的架势。

  妖兽大笑道:“啧啧啧,不错不错,要的就是这种气势。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呢?杀几个一心求死的人有什么乐趣?再愤怒一点,让这个游戏增加一点难度。”

  “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白溪一咬牙腾空而起,他手持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妖兽的胸口。

  谁知妖兽竟然丝毫没有躲闪,任凭长剑刺穿自己的胸膛,却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他轻笑道:“力量是够了,但是没准度,你这一剑若是再准一点,没准就可以刺伤我咯。”

  他说罢突然大吼一声,身体中突然散出一股异常强悍的力量,将白溪震到了三丈开外。

  白溪一个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殷红的血液。他缓了好久才缓缓起身,面色有些凝重。他知道,现在的妖兽和上次在镇妖塔里的妖兽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他现在比当时至少强了一倍有余。而当时的妖兽就可以将自己秒杀,更被说现在了。也许,这里的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白溪……你没事吧?”君卿染惊呼一声,脸上写满了担忧,却令身旁的名若离醋意大发。但她也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于是只好甩开君卿染的手,自己向后退了两步,一脸不悦。

  白溪轻轻挥手,以示自己无碍,然后又将目光落到了妖兽身上。

  罄音顺着白溪的目光看向了妖兽,忽然间恍然大悟,她怒道:“怪不得你的功力恢复得如此之快,原来你吃了很多修道之人!妖兽,你竟敢违背天道!”

  “哈哈哈,我即是天道!”妖兽一脸鄙视地看着众人,仿佛在看一群渺小的蝼蚁。

  “修道之人?”白溪震惊的看着罄音,怪不得他总感觉这妖兽功力大涨,原来是吃了修道之人,想到这儿他连忙问名扬道,“师父,名门师兄弟们可安排妥当了?他们……”

  名扬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暗道了一声不好。

  罄音连忙拿出了轮回之境,众人但见妖兽趁着他们前去镇妖塔这段时间直接杀进了名门,将名门弟子的道行全部归为了己用。看到这儿名扬脸色一凛,暗道了一声“该死”,事态十分严重,按这样的形势下去,那这个天下……

  白溪脸色同样好不到哪去,他看着名扬沉声道:“师父,如今之际,只好让流殇阁众弟子前来一同降妖了。”

  名扬重重点头,随即从怀中取出一个七彩烟花点燃绽放。所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这七彩烟花正是流觞阁紧急集合的信号。

  妖兽惬意的看着他们做完这些,依旧嬉皮笑脸地说道:“麻烦名大侠让那些弱不经风的家伙速度快些,我正愁一一找他们去了,等吃完了他们,我的功力也该恢复到巅峰了。到时别说是你们,就是神女出世,我又有何惧?”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据我所知,当年你的功力应该在巅峰吧?还不是照样被神女给封印了?你以为你天下无敌吗?说做梦了。”罄音不满的怼了回去。

  “嘿嘿,你以为神女会比我好过吗?我只是被封印,而她呢?她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吧。而且……你以为她可以杀死我吗?若是能杀死我,她为何还要将我封印?她表面上假惺惺地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其实只是因为没有那个能力而已!”

  “你放屁!神女当年放你一马,就是要你……”

  “要怎样?改过自新吗?呵呵,我在你们人族的眼里是罪大恶极,但你们却殊不知,我在妖族的心目中可是鼎鼎大名的大英雄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族人,我何错之有?”

  “少拿你那些谬论来蛊惑人心。妖兽,我要让你知道,即使神女不在,我也可以将你重新封印!”

  “哦?你可以来试试!”

  罄音双手在虚空比划了一阵,竟凭空取出了一把琵琶。

  妖兽笑道:“若是你祖宗还在,兴许能跟我纠缠一阵。呵呵,你的道行差太远了,即使有圣天琵琶在手,也不是我的对手。”

  “少废话,接招!”罄音一步跃入了虚空,犹抱琵琶半遮面,右手抚上了琴弦,满脸坚决。

  妖兽狂妄的看着罄音,似乎对她的攻击不屑一顾。他又笑道:“哎,你可知道,墨越国的司命是不可以动情的。而你不仅动了情,还为情所困。哈哈,真是好笑极了”

  “狂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领。寒冰诀!”

  白溪也纵身一跃跳到了空中,冷冷的看着那妖兽。话音刚落,白溪的手上忽然绽放出了一朵冰花,那冰花像是锋利的的刀刃,随着他一声冷哼,冰花极速旋转,花瓣离开花朵,竟形成了无数片白色的飞刀,尽数刺向了妖兽的要害之处。

  “哟,不错不错,你比那些废物强多了,我若吃了你,肯定提升得很快!”

  妖兽双手抱了一个圆,竟在身前制造了一层金色的屏障,堪堪抵挡住了漫天的飞刀。

  说时迟那时快,白溪身如鬼魅,竟突然出现在了妖兽的身后。

  “幽冥之火!”

  白溪怒吼一声,双手指间又燃起一道紫色的火焰,他轻咬舌尖,往火焰上喷了一口血,但见那火焰突然爆开,将妖兽的后背炸了十个小窟窿。

  妖兽冷不丁着了白溪的道儿,眼中闪出了无尽的愤怒,他撤去了屏障,散出了漫天的杀意。

  漫天杀意席卷而来,竟令白溪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他像是被捆住了手脚,就连呼吸一口都极其费力。

  此时罄音见妖兽受伤也顾不得其他了,她抱着琵琶五指齐动,击出了五道气浪,径直飞向妖兽的眉心。她知道,眉心乃是妖兽的照门,只要击中,他们便有了战胜他的机会。

  “雕虫小技,也敢在此卖弄?给我去死!”

  妖兽仰头怒吼,那吼声竟直接将五道气浪击得粉碎。他又冲罄音击出一掌,罄音全力招架,却还是被击飞了。罄音单膝跪地,捂住胸口,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你没事吧!”君卿染看这罄音问,一脸担忧。

  罄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随即将目光再次落到了妖兽身上。此时白溪和名扬双双上阵,三人斗得天昏地暗,场面异常激烈。

  白溪和名扬二人将妖兽围在中间,配合极其默契。但饶是如此,他们却丝毫不占上风。无论他们出什么招数,妖兽都能轻松化解。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他们这边早已尽了全力,但妖兽似乎还没有真正发力。要不了多久,他们必将被妖兽所伤。

  名扬突然冲罄音吼道:“罄音,琵琶行!”

  罄音闻言重重点了点头,这‘琵琶行’乃是司命一族最高深的功法,需处子之身才能修炼。可罄音早已不是处子之身,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东方朔。所以她虽然知道‘琵琶行’的法门和口诀,却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只是现在听名扬提起,她也只好抱着最后的希望姑且一试。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罄音起身低声唱出了这几句诗,她如仙女般在虚空中翩翩起舞,只见她一手抱着琵琶,另一只手轻抚琴弦,优美的曲调宛转悠扬,与她的歌声相互辉映,让人感觉一阵凄美。

  与此同时,名扬和白溪两人拼了命地开始攻击妖兽,每一招都用上了全力,只为给罄音争取尽量多的时间。他们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攻击终于起到了效果,妖兽眉头微蹙,显然不再像之前那样大意了。

  他们自杀式的攻击给妖兽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令他也无法估计罄音。罄音觉得这是一个绝佳时机,不由提高了声音唱道:“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此时但见罄音手中的琵琶竟变成了一张射日弓,而那琴声和歌声也渐渐幻化成了一支散发着金芒的箭。罄音把弓拉满,用尽全力射出了那一箭。金箭飞一般地射向妖兽的太阳穴,而罄音再也承受不住,又连着喷出了三口血雾!

  妖兽的速度也快到了极致,随着金芒渐盛,他竟借助名扬和白溪的力量向高处飞出少许,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他再快也快不过金箭,众人只听得一声闷哼,竟是金箭穿透了妖兽的胸膛,最后化为了虚无。妖兽喷出一口鲜血,双眼登时变得通红,恨不得将罄音抽筋拔骨!

  “罄音小心!”就在所有人都怔住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了君卿染急切的声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