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我不要

2019-10-27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5章 我不要

  罄音看着君卿染一脸冷意,顿时有些不解:“卿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机关?”

  她知道,君卿染的记忆根本就没有恢复,而到现在为止,自己身上佩戴着的感应石也没有丝毫变化,所以此时的君卿染跟刚才也没有区别才是。

  君卿染的视线一直集中在这腥臭的湖水中,沉默了很久,她才缓缓开口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一早就恢复记忆了,我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欺骗那只孽畜罢了。”

  她说罢定定看着罄音的眼睛面不改色地开口说道:“罄音司命,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她的语气冰冷刺骨,突然之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名扬若有所思的看了君卿染,眉头微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溪对此也有些意外,之前君卿染好几次都将自己的元神激发了出来,但那时候的她给自己的感觉是暖暖的。但现在她给人的感觉确实冷冷的,这又是怎么回事?他具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觉的异常诡异。

  “神女……”

  “让你跳,你就给我跳,底下自然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君卿染不给罄音任何反驳的机会,面色沉寂如水。她的眼神就像暗夜中的魅火,神秘之中带着些迷人心智的蛊惑。

  “等等!”

  名扬觉得有些蹊跷,连忙拉住了罄音,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君卿染,君卿染木讷的看着他,眼底一片空洞,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被人操控的傀儡。

  “神女,既然你已经恢复了记忆,那你能告诉我们圣晶石的下落吗?现在妖兽在外面屠杀无辜百姓,百姓们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名扬盯着君卿染的眼睛,可惜她的眼底没有任何波动,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说了,你们要的东西就在下面,只要你们下去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

  突然,镇妖塔开始不停的震动,边缘的石头也开始不断下滑。看着周边的环境,名扬等人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要不我们先去漩涡里看看,这里很快就要到塌了。”罄音提议。

  名扬此时犹豫不决,他暗暗觉得,此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白溪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身边的君卿染。她面色清冷,一张脸过于死气沉沉,完全没有往日的朝气。他看着周边不断掉下来的岩石,终于开了口:“这镇妖塔马上就要塌了,反正出也出不去,倒不如听卿染的下去看看。也许圣晶石就在下面也说不定。”

  “这……”名扬犹豫了几面秒,最终还是和他们一起跳进了漩涡里。

  刹那间他们的鼻间都被腥臭味萦绕,心中那股想吐的感觉越发强烈。他们像是进入了一个无底洞,身体一直在下坠。君卿染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周围,尽管周围都是黑褐色的血水,饶是白溪这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都忍不住捂紧了鼻子,但她却像是没有嗅觉一般纹丝不动。

  白溪心里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几个人终于到达了湖底。看着周围的景象,白溪不由得心中一震,他们身处的地方竟是当日的那间当铺。只是这间当铺像是被人重新装修了一遍,原本破旧的房子被镀了一层金,金光闪烁,显得宝相庄严。

  “这是……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罄音说着轻轻摸上了身前的墙壁。突然,有什么东西刺痛了她的心房。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回忆像决堤的潮水瞬间涌进了她的脑海。脑海中的画面一幕幕闪过,她和东方朔你侬我侬的画面、天下间百姓被妖兽抽筋扒皮的画面,那些受害的百姓们血淋淋的站在她面前,眼中满是哀怨的看着她机械地说道:“你还我们的命来!”

  罄音痛苦地捂住了脑袋剧烈摇头:“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有意要害你们的。”

  名扬见状直接将罄音的手拽了回来,同时往她体内注入了一丝灵力。罄音体内的灵力被名扬的灵力带着在体内运转了一周,终于清空了脑海里的东西。她大口喘着粗气,虚弱地说:“我这是怎么了?我刚才……好像……”

  名扬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其实你看到的这些金光都是人们的怨气。妖兽收集了这些怨气,并将其镀了上去,这些可以影响你的心智,唤醒你心中的最大恐惧。”

  白溪若有所思,不知怎的脚下竟绊了一跤,他一个没站稳撞到了身后的君卿染。君卿染一个踉跄,随即双手撑到了墙上,才不至于摔倒。突然,君卿染目眦欲裂,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瞪着充血的眼睛大吼道:“都给老子滚开,这天下是我一个人的!杀,杀,杀!”

  白溪、名扬和罄音三人立即从中听出了问题所在。君卿染是神女,神女怎会有征服天下的决心?所以说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君卿染,或者,是有人占用了君卿染的身体。而普天之下,能占用君卿染身体的,只有妖兽。

  名扬立即说道:“罄音,轮回之境中有没有神女那段不愿提起的记忆?”

  罄音一愣,随即应道:“有。但是那段记忆被封印着,我试了好几次,都无法解除封印。”

  “那怎样才能打开封印?”白溪问。

  罄音回答:“除了神女自己打开封印之外,或许可以试试用她的血来破除封印。”

  “血?”白溪突然兴奋地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这里有现成的,咱们试试!”

  名扬手疾眼快,他立即用长剑在君卿染手腕处割除一道伤口,一滴鲜血在剑尖出极速旋转。名扬和罄音二人相视点头,罄音祭出了轮回之境,名扬将长剑上的一滴鲜血印到了轮回之境上。

  只见轮回之境突然散出了一道红色光幕,在光幕中,那段模糊的记忆被渐渐驱散迷雾,变得清晰了起来。

  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只见妖兽率先出现在了红色光幕之中。他在人间为非作歹,吸干人类的精魄不说,还吞噬掉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变成了毫无知觉的傀儡。在妖兽身前是一片巨大的火海,那些傀儡们呆滞而木讷,排着长长的队伍向火海走去。

  妖兽仰天长啸,突然将手中的火球扔向火海,但听的‘轰’得一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灰烬。而妖兽手中的火球,郝然正是早已丢失的圣晶石。

  ‘噗’

  罄音突然喷出了一口血雾,紧接着悬在空中的轮回之境开始摇摇欲坠,最终重新飞回到了她的手心。三人转身看去,但见君卿染眼睛发红,脸上写满了恨意。而趁机袭击罄音的,也正是君卿染。

  突然,君卿染扭曲的眼神中有闪出一丝无奈,她大喊道:“你们快离开这里!”

  “神女……”

  “卿染……”

  罄音和白溪见状就要上前,却听得君卿染愤怒地吼道:“别过来!”

  她说着痛苦的抽出手边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们一眼,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们,冷冰冰地说:“嘿嘿,有点意思,今日你们羊入虎口,一个都别想跑!”

  “你们快走!”

  “我要杀了你们!”

  君卿染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两个声音也慢慢重叠到了一起,脸上满是痛苦。白溪知道,她正在承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不由掉出了眼泪。他曾发誓,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可如今……

  君卿染忽然面色一冷,双手成掌以最大的力气轰向了金色墙壁,随之那金色墙壁开始剧烈摇晃,然后整个世界也剧烈摇晃了起来。

  罄音看着摇摇晃晃的洞穴,不出意外,只要再过一刻钟,这里就会变成一片废墟。

  “哼,想同归于尽?你舍得吗?”君卿染大笑着说。

  “我已经犯过一次错误,决不能再犯第二次错误。也许,死……是一种解脱!”

  君卿染回头看了白溪一眼,随后一步步向当铺里走去,背影中带着些绝望,瘦弱中有掺杂着一抹最后的倔强。

  “卿染……”白溪大叫,他不想,不想这一转身,就永远见不到她了。

  君卿染低声嘶吼:“走!忘了我,忘了我!”

  “我不要!”白溪转身把自己手中的剑扔给名扬坚定地说道,“师父,对不起,我不能再坚持我自己的梦想了。我是太子也好,名门弟子也罢,若没有了她,我的人生将毫无意义。再见!”

  名扬怒道:“胡闹。你若死了,墨越国怎么办?墨越国需要你,天下黎民百姓更需要你,你若死了,我该怎么向先皇交代?”

  白溪轻笑:“这个世界离了谁都照样转。我知道,治理国家,会有人比我更加出色。比如——你!”

  白溪说罢腾空而起,运起全身力气轰向虚空,但见虚空中凭空现出一个传送门,他将名扬和罄音扔到了传送门里,然后将传送门抹去,毅然追上了君卿染的脚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