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镇妖塔

2019-10-27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4章 镇妖塔

  一行人边说边向前走去,不多时,他们竟看到前面竟出现一个出口,出口中有些零零散散的光芒,似乎出口之后便是外面的花花世界。

  白溪远远的看着那些亮光,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们的速度很快,很快便走近了出口。看着里面如同梦境一般,几个人不禁看花了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原野,里面百花齐放,蝴蝶漫天飞舞,好一片鸟语花香。

  君卿染不由的看呆了,直接走到花前蹲了下来。那花丛中的小松鼠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立刻抱着松果消失在了这一片花海之中。

  “这里……这么会……”罄音迷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的疑惑更甚。这里更像是被人施展了什么法术,所以这些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幻境?

  名扬毕竟见多识广,他从中隐约感受到了一些戾气,也许这里表面上鸟语花香,其实则是危险重重。

  眼看着君卿染伸手要去碰那些花,他立刻出声阻止:“小心,不要碰那些花。”

  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些话如此美丽,激起了君卿染的爱美之心。她本意是想摘下那朵花戴到自己头上,经名扬这么一惊,她的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离她最近的那朵小红花后便楞在了原地。她连忙抬眼,随即看到了名扬杀人般的眼神,她只好悻悻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然而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朵被君卿染碰过的花竟立刻枯萎了,全然不复刚才的鲜艳。君卿染见状立刻躲到了白溪身后,一股危险的气息涌上心头。

  “小哥哥,这个地方未免太诡异的吧?”君卿染一脸恐慌。

  名扬看到她这副样子也没有指责她,只是沉声说道:“这里应该就是古典籍中所说的花海梦魇,其实这里就是我们的梦境。”

  他说罢看着君卿染那朵枯萎的花,若有所思。

  “那为什么卿染碰过的花会枯萎?”白溪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君卿染,如果这是花海梦魇,那么这些花就代表了做梦者的心境。君卿染碰到的花会枯萎,那就是说……君卿染会带来死亡?

  罄音没有说话,同样用手指碰了一朵花,结果那朵花竟又盛开了一些,而且比之前更加鲜艳了。也就是说,罄音会带来生机和希望?

  名扬和白溪相视点头,随即也伸出手试了一下,竟发现被自己被碰到的花也盛开了一些,和罄音一模一样。

  “不,不对!并不是她能带来死亡,而是说只有她才能摧毁这个梦境!”名扬不由提高了声音。

  这时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君卿染,异口同声地说:所以请你尽力搞破坏吧。”

  “啊,这么好看为什么要破坏啊!”君卿染有些不乐意,作为中华民族的好公民,这种事她才不要做呢。

  白溪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越是漂亮的事物就越是危险,而且这里只有你可以让它们枯萎。”

  感受到头上的温度,君卿染的耳朵忍不住染上了红晕。虽然她失忆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白溪足够只得信任,她知道他会保护她,不惜一切。想到这儿她重重点了点头,随后向花海走去。但见君卿染所经过之处,那些娇之欲滴的花全部都拉拢着花瓣,开始枯萎凋零。

  突然她被什么给绊了一下,随之摔倒在地上。

  白溪简直立刻赶到君卿染面前柔声问:“怎么了?”

  慢慢的透过那薄薄的裹裤,鲜红的血液渐渐染红了君卿染的白色布料。白溪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君卿染的伤口,君卿染嘶的一声惊呼出声。

  “你受伤了?”罄音赶了过来,看到君卿染的伤口沉声问道。

  君卿染点了点头,腿上的伤口让她想骂人,可不是事出必有妖吗?这个鬼地方简直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君卿染的伤口上,只有名扬注意到了,这些花是因为沾染了君卿染血之后才会枯萎。突然,君卿染的伤口泛出一道血光,一时之间整个花海的花像是中了毒药般竟全都枯萎了。

  “我身下好像有东西!”

  君卿染还来不及感叹,周围的一切让他们四个人都差点被吓到失神。但见原先本来是一片花海的地方竟全都变成一片片白骨,那些白骨慢慢的从地底下爬了出来。君卿染感觉自己的屁股底下有些松动,低头一看,直接蹦到了白溪身上。

  这些白骨密集在这片花海之中,尽管他们站着的地方很小,但是脚下的白骨还是在不安的躁动着。

  “这是……”白溪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丧尸!”罄音紧抿唇瓣,唇角间毫无血色。

  名扬也攥着拳头恨声道:“传说在远古时期的战争期,上皇为了自己的权势到处征兵,然后派他们前往战场杀敌。由于他的鲁莽和贪心,以致全军覆没。后来有些心怀不轨者为了借助他们的力量,于是在他们死后利用他们的怨气控制了他们的元神。最后这些失去灵魂的肉体便变成了丧尸。而现在我们遇到的……大概就是这种丧尸了。”

  罄音苦笑着说:“这些丧尸可不是一般的丧尸,由于他们没有元神,所以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战斗力百分之百,现在被我们遇到,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这些家伙是丧尸?我还以为是白骨精呢!”君卿染看着那些蹦跳着向他们走开的那白骨,忍不住打了个颤,更是搂紧了白溪的脖子。

  名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君卿染,刚才是这个丫头的血滋润了这些白骨,看来这些白骨都是签过血契的,那么只要断了他们的血……

  想到这儿他连忙冲白溪喊道:“溪儿,帮丫头包扎伤口,用咱们名门的金疮药!”

  白溪听完不由心中一震,师父向来是个抠门的主,用金疮药来愈合这样一个小的伤口,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君卿染自然也知道名门金疮药的名贵,随即挥了挥手无所谓的说道:“不用了老头,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我这点小伤,用你那金疮药实在是太浪费了。”

  名扬知道他们的想法,便直接开口:“你的血是这些丧尸最好的食物,所以只要你不再流血,这些丧尸没了力量的源头,便是撑不了太久的。”

  “原来如此!”

  白溪闻言立即给君卿染贴上了金疮药,君卿染的伤口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很快愈合。与此同时,但见那些原先像打了鸡血一般的丧尸们像是没了电的机器人般行动渐渐变得迟缓,最后竟又重新倒在了地上,形成了一堆杂乱无章的白骨。本来喧嚣的四周瞬间变得死一般的沉寂,终于令几人长舒了一口气。

  君卿染一脸惊奇的看着四周的白骨问:“我的血威力居然这么大吗?这些白骨是吸人血的吗?”

  “当然不是!只有你的血才对他们有用!”名扬淡淡说道。

  “这又是为什么?老头,你不会是在框我吧?”

  名扬缓缓摇头:“其实我也恨奇怪,为什么只有你的血可以让他们复苏,难道是神女那段不堪回首的连自己都不愿记起来的记忆吗?难道是你和他们签订了血契?”

  名扬看着君卿染越发觉得奇怪,这些完全和他的想法一致,只是这些白骨什么时候和她签订血契的?是现在?还是很早很早以前?

  “血契?”君卿染不解的睁大了眼睛。

  名扬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她根本就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主,不由叹了一口气接着说:“算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

  穿过这片白骨地,四人终于来到了镇妖塔中封印妖兽之地。君卿染和白溪来过这里一次,这里的情景倒是没有怎么改变,只是那血湖中的血水完全变成了黑色,并散发着一股不同于先前的恶臭味。

  君卿染紧紧捂着鼻子看向四周,只见黑色的血湖中漂浮着数不清的白骨。突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副同样的画面。她大惊,难道自己在很早之前就来过这里?不然为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到这儿她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白溪问:“我是不是来过这里?”

  白溪回头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直接说出了她心里的疑惑:“没错,就在几天前我们一起来过这里。当时我身负重伤,后来不知怎么的就逃了出去。”

  君卿染看着周围的景象不顾名扬和罄音的阻止,竟直接捡起了血湖边的一根白骨,然后将白骨径直塞进了身前的墙中。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只见血湖中出现一个巨大漩涡,仿佛那下面有一个抽水机被插上了电源。漩涡越来越大,现出了一个直通湖底的圆坑。

  “跳下去!”

  君卿染冷冷地看着三人,此时她的双眼再次变成了血红色,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上竟现出了从横交错的青筋和血管,让人看上去狰狞可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