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打蛇打七寸

2019-10-09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3章 打蛇打七寸

  名扬闻言立即会意,他收起长剑一跃而起,竟悬在了九天之上。白溪和罄音也腾空而起,护在了名扬两侧,给他做掩护。

  名扬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微动。忽然之间,只见名扬的手心中冒出了两团紫色火焰。他大喝一声,紫色火焰迎风就长,快速向涌上来的蝙蝠飞去。

  那些变异的蝙蝠像是无穷无尽似的,他们似乎知道那紫色火焰的厉害,全都疯了一般去袭击名扬。为了护法,罄音和白溪不得不全神贯注。转瞬之间他们已经挥出了数百剑,剑光所及,那些蝙蝠直接变成了一缕灰烬,落在地上消失的干干净净。

  此时君卿染捂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蝙蝠给盯上。他们现在无法护自己周全,或许只有装死才是唯一的活路。

  “呔,九昧真火之下,尽数化为尘土!”

  名扬又怒吼一声,紫色火焰忽然像烟花般炸开,强大的光亮刺的人睁不开眼睛。蝙蝠感受到了强光的刺激,全部想要往洞穴里钻。名扬哪里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但听得他又低声吟诵了几句,用全部内力催动着九昧真火,将火的力量发挥到最大。那些变异蝙蝠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和尸体烧焦了味道,令君卿染弯腰‘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而那些蝙蝠也很快被烧成了灰烬,虽有几只漏网之鱼,却也无关紧要了。

  好不容易处理掉了这些蝙蝠,白溪等人稍稍缓了一口气,并没有因此松懈。他们知道,这镇妖塔深不见底,底下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呢!

  白溪疼惜地看了一眼正吐得天昏地暗的君卿染,眉头轻蹙,心里满不是滋味。他可以保护她不让她受伤,但这呕吐……他真的有些无能为力。

  待君卿染好受一些,白溪将她揽在怀中。他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忽然听得名扬正色说道:“丫头,待会到了下面切记要跟在我们中间,不要到处乱碰,这屋里几乎全是机关,如果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一点。”

  被骂的君卿染可怜兮兮的把眼神投向了白溪,这个老头真的是太凶。

  白溪看着她那无辜的眼神没有说话,这个傻丫头确实过于迟钝。如果刚刚不是他眼疾手快,这家伙估计早就掉到了洞里面去了。也得给她一个教训,他也就没有理会她了。

  君卿染见白溪不理会自己,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名扬:“知道了,老头就你话多。”

  “你……”名扬被这丫头气的太深,立刻吹胡子瞪眼起来。

  “师父,她就是个小孩子。”白溪看着名扬生气色样子忍不住开了口,话语中有些无奈,仔细听还有些宠溺的意味在里面。

  名扬哪里不知道自己徒弟的心思,冷哼一声直接向暗道走去,徒儿大了,不中留了,学会胳膊往外拐了。

  一帮人直接从入口出发向洞穴里面走去。

  “小心点,这暗道里面可能会有一些什么机关或者异兽。”

  罄音走在前面,一只手拎着刚刚从上面带下来的东西,另一只手拿着剑,小心翼翼的向洞穴里面走去。

  君卿染在最后面,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洞穴里面的东西,那双爪子也不闲着,东抓抓西抓抓。

  “收回你的爪子。”突然君卿染觉得手上一痛,名扬一回头就看见那个臭丫头在墙上摸来摸去,顿时拿着剑鞘敲一下,嘴上也没有闲着:“你看看你,你这么不谨慎,等下触碰到什么机关,是不是要我们几个给你陪葬啊!”

  那老头说的有板有眼的,君卿染缩回手放到嘴边吹了吹,这个老东西打人还不是一般的痛。

  “我只是看看这个墙上有没有灰,证明这是不是经常有人来,你这老头只知道教训人。”

  君卿染不情愿的看着名扬,这老家伙是不是看她不顺眼啊?怎么老是针对她?

  白溪看了看师父,也觉得师父有些过分针对君卿染,他不动声色的直接将君卿染拉倒自己前面,自己则是走在最后面。

  被拉到前面的君卿染有些迷糊,看了看后面的白溪,这个小哥哥人还是蛮好的,嘴角轻轻勾起。

  走在后面的白溪可不知道她是这么想得,只是一直跟在后面观察地势,这地方有些阴暗潮湿,一股霉味在鼻间散开,周围的气氛有些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刚刚被君卿染怼过的名扬此时也默不作声了,本来他也不过是就事说事。私心他是有的,看到白溪和君卿染走的近,他不由的在心里给自己的女儿名若离捏了一把汉,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小心思。

  这洞穴里越是安静,君卿染等人就越发的小心谨慎。

  “有动静。”白溪听到周围有细小的声音传来,立刻让他们做好准备。

  君卿染听到白溪这么说,心中有些怪异,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脚底的凉意却让她只感觉浑身不舒服。直到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她不由的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脚下凉嗖嗖的?”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感觉到那湿滑寒冷的触感像极了八爪鱼的触手,不由得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听她这么说,白溪立刻拿出火折子点亮了一些东西,映着微弱的光亮,众人郝然看见脚下竟堆满了密密麻麻的蛇。

  “啊,救命啊,好多蛇,我最怕蛇了!”

  君卿染吓得跳了起来,她就知道那奇怪的感觉没那么简单,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有些慌了。极目望去,几人发现不仅地下是蛇,就连周围的墙壁上也都爬着各种各样的毒蛇。它们昂首挺胸地吐着蛇信子,‘嘶嘶’的声音让人胆寒。它们蓄势待发,像是在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把他们吞下去。

  “不好,这些是烈焰蛇,不仅有剧毒,而且这种剧毒十分难解。”罄音眉头紧蹙,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些蛇应该生活在干燥的沙漠中才是,但咱们会生长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难不成它们也变异了?如果它们也变异了的话,那这一关真的很难过!

  “烈焰蛇?墨越国最毒的毒蛇,没有之一,只要被它咬到,就等于是没有救了。”名扬的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手心里还是冒出了一丝冷汗。这种蛇本应数量极少才是,但看这里的数目,少说也有上万条之多。而更糟糕的是这种蛇毒根本没有解药,而是毒发的时间很快……

  一群人此刻被困在洞中,寸步难行。

  君卿染苦着一张脸看了看白溪,忽然想到有打蛇打七寸之说,她试探着问:“你们知道啥是七寸不?”

  “七寸?”三人同时摇了摇头,不明其意。

  君卿染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即说道:“蛇的七寸就是心脏部位,它们跟人一样,心脏就是他们最薄弱的地方,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试着攻击他们的七寸。”

  “只是这蛇数量众多,若一条一条打,该打到什么时候?再说了,我们动手必定会惊动其他蛇,到时候他们一起攻击我们,那我们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白溪一脸担忧。

  名扬却轻笑道:“我在古典籍中看到过,七寸确实是蛇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我们动作足够快,应该可以消灭他们的。她说得对,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那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君卿染微眯着眼睛,一张小脸上仿佛写上了志在必得,继续自信的说道,“好,那你们按我说的做,你们三人都是当今的高手,我刚才也看到了,你们可以在转瞬之间刺出百余剑,再附加上剑气,一次性攻击数百条蛇应该不成问题。现在你们三人合力将所有的力量都打在蛇的七寸部位,动作要快准狠,争取一次性攻击到更多的蛇。”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即同意了君卿染的建议。三人运起全身灵力,将全部力量注入到了自己的武器中,三人腾空而起,快准狠地攻击着这些蛇的七寸。

  君卿染果然看到那些蛇毫无招架之力,脸上的得意之色不由更加显摆了。看着那些蛇逐渐的被消灭,君卿染逐渐放松了警惕,甚至在原地给这些蛇唱了一首《凉凉》。

  在唱到一半时,君卿染忽然感觉腿脖子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她连忙低头,却什么都没发现。她轻轻挠着被咬的地方,只感觉不痛不痒,兴许是自己的错觉吧,于是也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很快周围的蛇都被他们杀的干干净净,君卿染看着周围蛇的尸体,眼神忽暗忽明,在漆黑的通道中有些不真切。

  罄音将最后的一条蛇砍断,笑着问:“你是怎么知道打蛇要打七寸的?”

  君卿染故作轻松地说:“我可是神女,这些常识性的问题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嘛!”

  白溪看着君卿染开心的模样,清冷的脸上也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罄音看着周围的环境,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我有些搞不懂,这些烈焰蛇本应该生活在沙漠中,但为何会大量在这里出现?”

  “你担心……这是个圈套?”白溪看了眼罄音,直接道出了她心中所想。

  罄音微微点头:“确实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名扬淡淡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走,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招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