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嗜血蝙蝠

2019-10-01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2章 嗜血蝙蝠

  “罄音姑娘,罄音姑娘……”

  罄音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她吃力地睁开眼睛,喉咙里的血腥味和头上的痛感让她清楚的意识到刚刚那不是一场梦。

  “你怎么了?我是君卿染!”

  罄音连忙紧紧的抓着君卿染的手,声音因为焦急而变得有些颤抖:“快去救东方朔,他引开了妖兽,往那边去了。”

  名扬却冷冰冰地说:“罄音司命,就算我们去了也没有任何胜算。你这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吗?为了区区一个东方朔而搭上我们的性命,值得吗?”

  “我……”罄音低下了头,名扬说的没错,就算是他们所有人一起上都不可能是妖兽的对手,更何况她和白溪还受了重伤。

  名扬叹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了正在那纠结的君卿染。

  “老头,你看我干什么?我不拖你们后腿都不错了,你还是祈求我下次逃跑能跑快一点吧!”

  “徳性,也不知道你这没脑子的呆瓜是怎么当上神女的。”

  听着名扬语气中的嫌弃,君卿染皱了皱眉头,不满的说:“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被逼的?没准我还真不是神女呢。”

  这个老东西也真是的,一天不怼她就不舒服。

  名扬看了看罄音,随即开口:“罄音司命,这丫头的记忆还能恢复吗?”

  罄音点了点头:“应该是可以的,只是我现在受了伤,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当日她在召唤神女的时候被意外打断,以致神女失去了前世的记忆。虽然这并非全是她的过错,但她也难辞其咎。她定定看着君卿染,决定最后再试一试。

  “喂,你要干嘛?我可不要当小白鼠,既然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等明天再说好了。”

  “无须担心。”

  罄音说罢双手一阵摆动,指间突然冒出一道蓝色光束,极速没入了君卿染的顶心。

  君卿染的脸上写满了纠结,心中也不由变得不安了起来。但看到白溪和名扬俱是一副淡然的神情,她也不好不配合。只是在心中暗自嘟囔,我哪里失忆了?会不会是这些人弄错了?

  想着想着,她忽然感到很困,睡意袭来,让她的眼皮来回打架,紧接着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不久竟沉沉睡去了。

  不知就这样沉睡了多久,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君卿染缓缓睁开了眼睛。

  “神……女?”罄音试探的叫了一声。

  君卿染睁眼便看见了眼前这几个陌生的面孔,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突然伸手摸了摸罄音的衣袖大惊道:“我了个去,我说这位小姐姐,你这古装在哪儿买的呀?多少钱?啧啧啧,混COSPLAY的一般都是有钱的大佬,一定没有错。这布料、这手工、这艺术,当真是极品。”

  ‘咳咳’

  听见男人低沉的咳嗽声,君卿染随之抬起了头,当看到一袭白衣翩翩公子模样的白溪顿时愣了,她连忙红着脸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在心中暗喜:我靠,难道这就是老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这个人长的简直了,也太帅了吧?人间极品!

  君卿染朝白溪抛了个魅眼,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溪,不害羞地说道:“小哥哥,你是来相亲的吗?你好,我叫君卿染。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哦对了,你在哪里上班?有车有房有存款吗?嘿嘿,就算没有也没关系,我自己开了一个律师事务所,一年能赚蛮多钱的。大不了我养你呗。”

  “卿染?”白溪看着君卿染越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是是是!”

  君卿染说着看向其他人,一双眼睛不停的在周围几个人身上来回的打量。她顿了顿,终于明白了过来,他们应该是来帮这个小哥哥把关的。咦?不对,这个小姐姐脸上怎么还带着伤?嘴角也有血渍?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在拍电影?哇塞,这妆容也太真实了点吧?还有这白头发长胡子的老头,还有这白衣帅哥,嗯,应当是自己不小心误入他们剧组了。这位小哥哥一定是个刚出道的明星。不得不说,现在的小鲜肉真的好鲜呐。

  感叹了一番后,她的脸瞬间就垮下来了,心情也瞬间不美丽了起来。她嘟起嘴淡淡说:“我知道了,你们在拍电影是吧?这是在拍什么新剧啊?我觉得这剧情真是特别高级,上映时我一定会去贡献票房的。”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那么问题来了,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我是一个律师,刚才好像接到我妈电话要我来这儿相亲,该不会是我走错路了吧?”

  君卿染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脸疑惑。

  屋子里剩下的三个人相互看了看,也惧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难道罄音不仅没有帮君卿染恢复记忆,而且把她先前的记忆都给弄丢了?

  白溪试探地问:“卿染,等下我们要去消灭妖兽。”

  君卿染满脸黑线,头上顶满了问号。这些哥们也太拼了吧?这周围都没有摄像头了,就这还和她演戏呢?想不到这小哥哥这么年轻,难道脑子有点问题吗?还是太敬业了?导演不喊‘卡’,就要一直演下去吗?她撇嘴说道:“你说什么?打怪兽?那是奥特曼干的事好不嘞?”

  此情此景,任谁都看了出来,君卿染是彻底失忆了。看她现在这副模样似曾相识,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便是这样疯疯癫癫,说什么拍戏之类的让人听不懂的话。但现在情势危急,她又失去了记忆,这颗如何是好?

  “她失忆了!”罄音轻抿唇瓣,说出了这个大家都难以接受的事实。只是相对来说,罄音更加难过一些。因为东方朔此时生死未卜,只有神女才能够救他。她顿了顿又懊恼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明明不是这样的呀?该不会是……”

  “是什么?”白溪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大概是神女之前的记忆不太友好,使她不愿意记起这一段往事。”

  白溪定定看着君卿染,她此刻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乱入这个世界的过客,一双眼睛里满是迷茫。

  君卿染看着同样困惑的三人,也满是疑惑地问:“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失忆了?也就是说,在我没有失忆之前你们是我的朋友?”

  她边说边仔细看着三人,奈何脑子里竟丝毫没有印象。她向记忆更深处寻去,忽然感到胸口一阵抽痛。她痛苦地捂着胸口,一张脸霎时变得惨白。她咬着牙说:“好痛,我的胸口好痛!”

  白溪见状连忙上前将她抱紧。

  名扬和罄音用眼神交流了一下,脸色沉重。

  罄音拿出了轮回之境,里面呈现出来的画面让众人顿时惊呆了。但见那妖兽此时已经冲出了镇妖塔,到处吸食成年男人的精气。镇妖塔被破,墨越国将陷入一个空前的危机之中。

  “不好,妖兽已经冲破封印了,如果我们不去阻止的话,墨越国将会血流成河。”罄音看着轮回之境中的景象,脸上写满了焦急。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东方朔……早已凶多吉少。

  名扬眉头紧蹙,他们现在根本就无法和妖兽抗衡,即使前去阻止也只会白白送命而已,可是不去的话,这天下……

  君卿染抬着头,一双眼睛呈现出来的是血色的,一张清冷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是在看向白溪的时候,眼角才微微有些松动。她突然冷冰冰地说:“你们与其这样纠结,倒不如先去镇妖塔里看看。他在镇妖塔被封印了如此之久,塔中自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罄音闻言竟直接跪在了地上,脸上也露出一丝欣喜:“罄音叩见神女。罄音自知闯下大祸,死不足惜。只是东方朔依然心存善念,还请神女出手相救。”

  看着地上跪着的罄音,君卿染淡淡开口:“事已至此,谁是谁非都已不再重要,你们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打败妖兽,将百姓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的元神撑不了多久,罄音,快带他们去镇妖塔。剩下的,就要靠你们了。”

  “是,罄音遵命!”

  罄音话音未落,君卿染早已昏死了过去。

  名扬随即点了点头:“神女说得对,妖兽被封印在镇妖塔之中数千年之久,期间一定发生了很多事。”

  “那我们现在即刻启程。”白溪一脸坚定。

  名扬又看了眼白溪怀里的君卿染缓缓摇头道:“还是等神女醒过来再动身吧,此事干系重大,她才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一环。若没有了她,我们连一丝胜算都没有。”

  “可是……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白溪话音未落,却见君卿染忽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她快速从白溪怀中跳了出来问:“动身去哪儿?”

  白溪见她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见她没有发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随即回答:“我们决定要去镇妖塔找到打败妖兽的办法。”

  君卿染还要问些什么,却见三人心事重重,于是迷糊中踏上了前往镇妖塔的路。一路上君卿染像是一个好奇宝宝,看着宰相府的装置,一时之间被迷了眼。心想,这些东西都是真正的古董啊,要是拿到现代,肯定每一件都价值连城。眼看名扬带头进了一条地道,她连忙问道:“哎我说,这镇妖塔不应该是一座塔吗?怎么坐在地下?”

  三人俱都给了她一个白眼,然后继续向下走去。

  “这里就是通往镇妖塔的暗道。”罄音看着那床上的枕头对他们说道。

  白溪看着屋里的摆设,这妖兽居然这么谨慎,上次的入口已经被封住了,他竟又在这里重新打通了一个出口。

  君卿染听到罄音这么说,径直凑到床边看了看枕头,满脸黑线:“你说……这枕头是暗道机关?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她说着直接抓住了枕头想要一探究竟,谁知枕头被抓起的一瞬间,那床直接从中间向四周打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入口。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撇嘴尴尬地笑道:“嘿嘿,这果然是个暗道,真是神了。”

  突然底下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君卿染伸了伸脑袋,想要看清楚这洞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不看不要紧,乍看之下忽然看见洞穴底下出现无数双红色的眼睛,她惊叫了一声立即扑进了白溪的怀里。

  此时就连白溪都差点没站稳脚跟掉进去下去,名扬身形一闪扶住了白溪,白溪则紧紧将君卿染揽在怀里,生怕她发生什么意外。

  罄音冷哼一声,将圆月弯刀护在了身前,眼中满是杀意。

  洞穴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名扬冷声道:“大家小心,封印被破,那些妖孽没了束缚,此番会是一场恶战。”

  白溪重重点了点头,随即将自己的大褂脱下裹住君卿染,然后将她安置在了角落柔声道:“你安心待在这里,我发誓,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君卿染重重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呆在原地,紧张地看着他们的那边的情况。听到白溪那些话,她的心里只感觉暖暖的。即使今天就这样死了,能有他陪着,也不算太糟糕。

  “哼,尔等魑魅魍魉,出来受死!”名扬大喊一声,手中的长剑顿时白芒大盛,将洞穴之下照得恍如白昼。

  紧接着,洞穴之下那些东西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般一阵打乱,随后全部朝他们涌了过来。迎着剑光,众人郝然看清了那些东西的模样,他们身形极小,像是蝙蝠,但是嘴里却多了一对獠牙,身上那对翅膀也像是一把锋利的利剑。

  这些本来就是正常的蝙蝠,只是在这妖塔中生活了数千年之久,一直以妖兽所吸噬的精气男人血肉为生。久而久之,这些蝙蝠便开始变得嗜血,身体也发生了变异。

  “不好,是变异的嗜血蝙蝠!”看着大片大片的变异物种涌了上来,罄音连忙冲名扬喊道,“蝙蝠惧光惧火,名掌门,快用你的九昧真火对付他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