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身世

2019-09-26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20章 身世

  见东方朔有些动摇,罄音回头看了眼君卿染吩咐道:“你……照顾好他。名扬大侠很快就到,到时请代我转告他,就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而且……”

  她说着又看向虚弱的白溪轻声说道:“现在也是时候将真相告诉他了。”

  “喂,真相?什么真相?我说大国师,你可不能把我们扔在这里不管哟?”

  君卿染还要说些什么,却见那两道黑影瞬间在风雨中消失不见,如果不是那扇开着的破门,她还真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个老人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君卿染并不是傻子,她在心中暗暗断定,此人应是名扬无疑了。

  “想必这位就是名大侠了,久仰久仰!”君卿染起身学着电视里的人物冲名扬抱了抱拳,随即指着白溪道,“前辈,白溪他……”

  名扬轻轻摆手。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爱徒,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关好门窗,却又不急着医治白溪,而是坐在地上不知在摆弄些什么。

  君卿染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长头发白胡子的老人,原来名震天下的名扬竟长这副模样?

  名扬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老妖精一般的存在,哪里不知道君卿染心里想着什么。他看了君卿染一眼轻笑道:“小姑娘,你以为我应该长什么模样?”

  君卿染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回答:“我原本觉得你应该和武当山的张三丰一个模样,没曾想你竟然长成了幽冥二老。”

  名扬哈哈大笑:“臭皮囊而已,长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了。好了,不要再纠结我长什么样子。丫头,老夫还得请你帮个忙。”

  “但说无妨!”

  “去那边抱些茅草过来。”

  “哦。干嘛用?”

  “生火!”名扬笑得很慈祥,“小姑娘看上去聪明伶俐,怎的如此愚钝?只要生堆火,不是就安心很多了吗?”

  “你……”君卿染撇了撇嘴,口中的‘你才愚钝’怎么都不敢说出来。她摸着自己的脑袋,心想自己果真是愚钝,若是早些生堆火,也确实可以安心一些。再说了,这里阴暗潮湿,若是让寒气进了白溪体内可怎么办呐。

  “无妨。他的修为深厚,即使身受重伤,也能抵御寒气的。倒是你,若是身受风寒,那就不好咯。”

  君卿染大惊。这老头怎么什么都知道?连自己想什么都能知道?这么说自己还不敢随随便便想事儿了?想到这儿连忙转身,乖乖去另一边抱柴生火去了。

  名扬笑着将白溪扶起来,不知他做了些什么,只见白溪喷出了一口血雾,脸色依旧惨白。而更让人担心的是名扬也虚弱了很多。

  君卿染见状连忙上前扶住白溪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显然,这是一句废话。

  白溪轻轻咳嗽了几声,终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君卿染一脸担忧,他轻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又调息了片刻,名扬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过来。他轻轻拍了拍君卿染的肩膀笑道:“不用担心,他的伤已经无碍了,再休息一会就会痊愈。”

  君卿染点了点头,拿出手帕把他嘴角的血渍给擦干净,便和名扬一起扶着他躺在了火堆旁。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白溪的面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伤势显然已经好了大半。

  “你醒啦?”见到白溪没事,君卿染开心得像个孩子,她连忙冲一旁的名扬叫唤着,“喂,老头,白溪醒了。”

  听到她叫自己老头,名扬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刚刚在闲聊的时候这家伙就一直叫自己老头,没想到这会还叫上了瘾了?哎,但碍于身份,自己还不能说什么。这该有多尴尬。

  “师父。君……她是无心的,你不要怪她!”白溪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师父,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名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您……”

  名扬却立即拉下一张脸:“不想见到我也不必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他自然是知道他这个徒弟的,向来好胜心强,如今这副模样,指定是觉得给自己丢人了。

  君卿染见名扬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立刻说道:“老头,不准凶,吓坏他怎么办?”

  名扬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他提高了声音骂道:“你这臭丫头?我凶你啦?我明明凶的是我的好徒儿,你嚷嚷什么?你现在还没过门就敢对我这样,过了门该怎样?我今儿还就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跟溪儿在一起。”

  他说罢又冲白溪说道:“溪儿,这媳妇儿可要不得,为师以后给你找个温柔的。”

  “老头,你说谁不温柔了?我就要跟你的好徒儿在一起,怎样?我今儿也告诉你,我这辈子非他不嫁!”

  白溪见着两个人幼稚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暖。但忽然又听到什么‘在一起’‘媳妇’‘嫁娶’等字眼,不由又红了脸。

  “啧啧啧,你一个丫头这么蛮横无理成什么体统?我怕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哟。”

  “要你管!”

  “我才懒得管!”

  “那你还管!”

  “哼,老夫还不理你了呢。”名扬气呼呼地转身,看着白溪,他的语气又缓和了下来,他叹了口气说道,“哎,为师迟迟不让你下山就是因为这些事,你们这些小孩子就是不懂老夫的一颗苦心啊!”

  “什么苦心,就是一颗黑心。”君卿染小声的在角落说着。

  “臭丫头,你又说什么呢?”

  “说的就是你!”君卿染抬着头,娇纵的看着名扬,接着说道,“罄音有话要我转告你。说什么是时候告诉白溪真相了,还说什么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一个个怪里怪气的。”

  名扬闻言摇头苦笑,过了好久,他才重重地点头说道:“是啊,为师夜观天象,得知妖兽和神女都已出世。现在也是时候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了。”

  “什么真相?”白溪一脸惊讶的看着名扬,他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风停了,雨断了,破庙中只有名扬一个人的声音。

  名扬淡淡说道:“想当年,宰相东方明为了谋朝篡位,竟然盗走了圣晶石协助妖兽。以致天下间妖兽横行,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墨越国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后来,先皇被处死,先皇临终前将太子托付给了我。那时我带着太子四处漂泊,万幸忠良之后大有人在,于是我们一起创立了名门。碍于他们身份特殊,更有的忠良在皇宫任职,以防万一,所以大家决定让我掌管名门。后来我们又一起暗中创建了流觞阁作为名门的地下组织,流觞阁弟子遍布全国,个个都是忠良之后!”

  “这些您不是早就跟我说过了吗?”白溪问。

  名扬点头继续说道:“没错,这些我都跟你说过了。但我隐瞒了你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

  “没错。”名扬重重拍了拍白溪的肩膀说道,“其实,你的名字叫做墨玥城,乃是墨越国的太子!”

  “什么?”白溪和君卿染异口同声,这个消息也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太子在上,请受老臣一拜。”

  名扬说罢果真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向白溪拜了一拜,正色道:“太子,老臣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能重夺帝位,如今我已召集所有流觞阁弟子,我们可立即攻入皇宫,取回属于你的东西!”

  “呃……”白溪现在有些懵。

  如今天下大乱,所有人都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一时之间他的心中像是一坛陈年老酒晕散开,无以排解。其实他根本不想去夺回帝位,只要百姓们安居乐业,人民富足,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正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名扬,却忽然听得君卿染说道:“一个妖兽就可以让东方明成功造反?这么说那妖兽岂不是很厉害?”

  听着君卿染不知天高地厚的谈论,名扬直接毫无夸张的回答:“当然很厉害。当年我们数十人合力都无法将他击杀,最后还是由神女出手才将他镇压在了锁妖塔里。可惜的是,在那不久,神女便羽化了,似乎也是因为封印妖兽而致元神崩溃。”

  “不好。”君卿染突然想起来,罄音和东方朔去找那只妖兽了,“罄音和东方朔好像去找妖兽了,如果妖兽那么厉害,那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名扬闻言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他暗道了一声不好,立即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宰相府。”

  “等一下!”君卿染又说,“东方朔是东方明的什么人?”

  “嫡长子。”

  “呃……”君卿染微微撇嘴,“既然东方明是我们的敌人,那东方朔自然也是我们的敌人咯。这么说来,就让他去送死好了,我们干嘛还要救他?”

  名扬却焦急地说道:“罄音是流觞阁六大首领之一,而且还关乎圣晶石,我们一定要去救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