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黑衣人

2019-09-25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9章 黑衣人

  破庙,风雨交加。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他疗伤?”

  正懊恼中,君卿染突然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连忙看向四周,试图找到声音的出处。然而,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颗心不由悬到了嗓子眼。

  “谁?谁在说话?”

  “你不必害怕,我即是你,你即是我。”那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君卿染这才发现那声音果真是从自己身体中传出来的,不由又问:“那妖兽……是你帮忙打走的?”

  “是!”

  听到如此肯定的回答,君卿染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欣喜的说道:“既然你如此神通广大,那有没有办法救救白溪。”

  她说的有些着急,看着白溪越发苍白的脸,脸上写满了惊慌。

  “对不起……我不可以!”

  “为什么?”

  “我一直被封印在你体内,刚才之所以能暂时突破封印是因为你们遇到了生命之危,如今你们已然得救,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再次被封印。”

  “那白溪怎么办?他是为了救我才弄成这个样子的。我不要他死,我宁愿死的是我!”

  “你先别急,按我说的做,他会没事的。你先将他身上带着的药丸取出给他服下,放心,会有人来救他的。你……”

  那声音还未将要说的话说完便消失了,君卿染试探的叫了好几声,然而却一直得不到她的回应,这才确定她重新被封印了。

  她丝毫没有停顿,直接从白溪的口袋中拿出了几粒药丸给他喂了下去。但见他的呼吸开始慢慢变得匀称,君卿染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由又叹了一口气,将白溪紧紧搂在了怀里。

  突然,窗外闪过一道人影,在闪电的照射下越发让人毛骨悚然。

  “谁?”君卿染看着那身影快速走过,顿时警觉了起来。

  但听得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猖狂的笑声,与此同时,破庙的大门被一阵狂风猛的吹开。君卿染只见那人一袭黑衣站在门前,满头长发在风雨中肆意飞扬。他的脸逆着电光,君卿染看不清他的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感觉此人的身形是那样熟悉。

  “你……要干什么?”君卿染双手持剑挡在白溪身前,她握剑的姿势有些笨拙有些好笑,但脸上却写满了坚决。以往每次都是白溪保护自己,这一次,她要以自己的力量保护白溪。

  “你问我要干什么?那你觉得我会干什么?”黑衣人止住了笑声,一步步朝他们逼近。

  轰隆隆,一道惊雷炸起。在闪电的照射下,君卿染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

  “你是那妖兽派来的?”

  君卿染已猜到他一定是为了白溪而来,毕竟现在的白溪毫无战斗能力,这正是杀他最好的时机。她的语气很笃定,似乎已经认定他和那妖兽是一伙的。

  她想再说些什么拖延时间,却猛然想起这个黑衣人的身形竟与那日在大殿中想要杀死自己的屏风男有些相似。她蹙眉问道:“你……你是馨儿的主人?你到底是谁?”

  君卿染不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个人不是来杀白溪的,而是来杀自己的?

  黑衣人见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嘴角不由微微上扬。他轻笑,想不到这个蠢货倒是有点脑子。他缓缓停住脚步,犀利的目光在君卿染和白溪身上不断徘徊。

  “不错。”他没有再控制自己的声音,那熟悉的嗓音果真与那日无异,“只不过这次我来不仅是要取你的命。既然你们相亲相爱,那你身后的那个人,我让他给你陪葬好不好?”

  他说罢嘴角突然闪过一丝嗜血的笑容,眼中跳动着兴奋的火焰,好似杀人对他来说,是一件异常快乐的事情一样。

  君卿染看了一眼地上的白溪,见他眉头紧蹙,她心中不由有些慌乱。但她可是一个金牌律师,在她的人生字典里,官司可以输,但气势决不能输。事已至此,她也顾不得那许多了,于是故意装出一副很淡然的样子笑道:“我才不要哩。你不是要杀我吗?说好杀我一个就只能杀我一个,我可不要连累别人。更何况,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干嘛要他给我陪葬?嘿嘿,倒是你,给我陪葬还差不多。”

  “呵呵!”男人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像是一潭死水般没有任何波动。准确的来说,他看君卿染就如同在看一个将死的陌生人。

  君卿染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忍不住开口:“不过我有一事不明,如今我就要死了,还请你不要让我不明不白地死去。你为何要杀我?总得给我一个理由。还有,你到底是谁?”

  “好。理由嘛,跟上次一样。既然你和这个孽障关系这么好,那就一起去下地狱吧!”

  “等一下……”

  “呃……”

  不知为何,黑衣人竟果真停下了手。他不解的看着君卿染,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停下。

  君卿染一愣,忽然想到小说和电影中一个铁的定律——反派全部死于话多。按现在的人设,自己和白溪是正派,而这个不明来历的黑衣人则是反派。倒不如多跟他聊一聊,也许聊着聊着他就心脏病突发而死翘翘了呢。

  想到这儿她睁开刚刚因害怕而紧闭的双眼,一脸后怕的问:“你杀我是因为我是神女,是你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可白溪与你无缘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他?还有,你叫谁孽障呢?叫白溪吗?他是一个好人,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孽障了?”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黑衣人,大有一种你若不告诉我我就死不瞑目的意思。

  “想知道?那就下去问阎王吧。”他说罢将手中的长剑挽出一个剑花直接拔出剑,对准君卿染的胸口刺了上去。

  君卿染的心跳渐渐加快,在临死的这一刻,她的大脑里犹如走马灯一样闪出了自己有生之年的种种画面。她想,也许死了之后就能回到二十一世纪,然后通过老妈的介绍,白溪就是自己下一个相亲对象。她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真的遇到白溪,她一定会同意和他在一起,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白溪,我……爱……”

  “哐啷”

  是剑落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把君卿染从天马行空的想象中拉回了现实,她猛然睁眼,郝然看见身前竟多了一个女人。

  但见那女人手执一把圆月弯刀,身着一袭绿色长裙,给人一种神秘清冷的感觉。她站在那里,犹如一个视死如归的战士。面色清冷的看着那个黑衣人,仿佛在说:要杀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是你?”黑衣人的眼中忽然闪出了无尽的愤怒,他咬牙切齿地从嗓子眼挤出一句话,“你为何要来阻止我?”

  他怒了。

  这是君卿染第一次见他发怒,他的声音中带着无尽怒火,竟还掺杂着一丝无奈和悲哀。

  女人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身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白溪,然后递给君卿染一个药瓶轻声道:“这是名门特制的金疮药,你且给他涂抹伤口。”

  “你又是谁?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君卿染迟疑地问。

  “我叫罄音!”罄音温柔地笑了笑,看向君卿染的眼神中竟充满了友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个名字,君卿染没来由地安心了起来。她木讷地接过罄音手中的药瓶重重点了点头:“好,谢谢你!”

  “不用谢。我已通知名扬大侠,他此时也应该到了。”

  罄音话音未落,却听得黑衣人冷声说道:“罄音,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他们杀了?”

  “我不信。”罄音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满是坚定。

  男人嘴角扬起一抹嘲讽:“是谁给你的自信?纵然我受了伤,你们三个也不是我的对手。”

  君卿染突然说:“难道你不知道吗?梁静茹是她的姐姐,所以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咯?”

  “什么?”黑衣人满脸不相信,“你竟然还有一个姐姐?不可能,我们青梅竹马,你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姐姐?梁静茹是谁?她是什么来头?”

  君卿染心想反正是拖时间,现在只能拖一会算一会了。随即冲罄音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又冲他说道:“哼,你竟然连梁静茹都不认识吗?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梁静茹便是金鳞的化神!”

  君卿染情急之下说出了《风云》里的东西,如果允许,她甚至可以把《天龙八部》《三少爷的剑》等等等等全都背一遍。

  黑衣人顿时被唬住了,他惊道:“金鳞?我在古籍中听说过金鳞,难道……”

  “你听说过就好办了,怎么样,还不赶快将我们放了?否则,此时若让金鳞知道,她一定不会放过你!”君卿染几乎要笑出声了,若是这样都能过关,她以后就要上天桥说书去咯。

  不料黑衣人却冷笑道:“即使是金鳞又如何?我东方朔在此发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改变了,罄音年少时与东方朔情投意合,却不想被东方朔的父亲东方明利用,以致她看守的圣晶石不知所踪。皇帝知晓后将罄音关进了天牢,而那时的天下早已动荡不安,百姓民不聊生。东方家举兵造反,皇帝驾崩,由皇帝的弟弟小王爷继承皇位。而明眼人都知道,小王爷不过是东方明的傀儡罢了。后来,罄音被东方朔从天牢中救出。本来这就是故事的结局,然而罄音最后却得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阴谋,目的就是圣晶石。甚至于她和东方朔的那段爱情,亦是东方明的计策。罄音一气之下斩断了自己对东方朔的情义,一心修炼巫术,成为墨越国的国师,感应天命。但她不知道的是,其实东方朔是爱她的。纵然一切都是假的,但那份爱情,却是真确存在的。

  哎,或许是天意如此,两个有情人最终变成了这副敌对的场面。

  东方朔看着罄音,往事历历在目,他逼迫自己不要去想,但越是这样,就越是忘不掉。他攥紧了拳头冷声道:“罄音,如果我不爱你,你又算得了什么?你当真以为我还会像一开始那样什么都听你的吗?”

  听出他话语间的嘲讽,罄音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是啊!他以前可是什么都听她的。可如今变成这样,她又能怪谁呢?

  她只好咬着牙说:“我从来没有那样以为,你跟我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东方朔仰天大笑:“是,大国师罄音的心里向来都只有天下苍生,又哪里容得下我?”

  君卿染很聪明,再加上作为律师的敏感度和职业病,此时已经大概了解了东方朔和罄音之间的关系。这男人分明和这女人有一段过往,可是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这个女人应该是不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所以现在是郎有情,妾无意?

  君卿染自作聪明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逻辑应该没什么问题,不由笑着说:“小哥哥,小姐姐,听我一句劝,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花呢?既然小姐姐不爱小哥哥了,那小哥哥又何必强求?”

  对上男人嗜血的眸子,君卿染瞬间就闭上了嘴。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还是闭嘴吧!免得惹祸上身。

  “放过他们,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你就会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罄音觉得此刻必须得让东方朔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一直以来他都被蒙在鼓里,这对他根本就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东方朔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话,他觉得罄音就是故意制止自己杀死他们。

  见他没有任何动静,罄音的语气中又多了几分沉重:“如果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还要杀他们,那你尽管回来,到时我决不会阻挠你!”

  君卿染忽然被罄音的这句话给吓着了,不是吧?这个小姐姐这么不靠谱的吗?果然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是魔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