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变异老鼠

2019-09-04 作者: 大王喂你鸡汤
  第13章 变异老鼠

  “你说的可是真的?”名若离不可置信的看着竹枝,想要从他的言语中判断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竹枝的眼神没有半点躲闪,也就是说这个让主人忌惮的人是个废物?

  竹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半句多余的话。他相信名若离已经将他的话听了进去。

  “这样的话……”她的眼神微眯,像是在算计什么似的,“那就给他们多加点料。把底下那几只妖怪放出来吧,顺便把君卿染身上的毒也解了,我特别好奇,凭借他们的力量能否逃过那几只怪物的追杀。”

  “是!”竹枝说罢拿着名若离给的药物直接下了暗道去找他们。

  此时白溪和君卿染正在和几只怪物打斗,由于君卿染中毒的缘故,白溪放不开手脚,以致险象环生。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危,但也不太可能逃出生天。

  竹枝简直连忙上前与白溪站到了一处,将身前的妖怪逼退了些,这才急匆匆地说道:“白师兄,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一个高人,这个药可解君兄体内的毒。”

  白溪单手持剑,警觉地看着四周冷声道:“好,你先帮她解毒,我给你们护法!”

  他说罢将君卿染交到了竹枝手上,没有了君卿染碍手碍脚,他竟以一人之力抵挡住了数只妖怪的围攻,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反观竹枝默默点头,随即轻轻掰开君卿染的小嘴直接将药丸塞了进去。

  喉咙里的异样让君卿染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缓了好久,她的意识才慢慢恢复。她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双眼,惊讶地问:“竹枝?”

  君卿染看了竹枝一眼立即被一旁的打斗声吸引了目光,眼看几只妖怪把白溪围在了中间,就要就地击杀,她立即明白了他的处境,不由紧张得攥紧了手。她连忙冲竹枝喊道:“喂,你还抱着我干嘛?你是傻子吗?白溪都快要被杀死了,你还不去帮忙?”

  可能是她太关注白溪那边的境况,以至于忽略了竹枝眼底的阴霾。

  竹枝紧抿唇瓣,他顿了顿,随即点头,之后拿起武器渐渐靠近白溪。突然一个妖怪向竹枝扑去,但见竹枝猛地完后一倒,手里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开关,竟又凭空出现一个密封的房间。竹枝冷笑着在墙上摸索了片刻,那房间竟无端被打开一扇石门。他立即钻进了门里,随着他大笑三声,房间和石门竟像人间蒸发似的没了影踪。与此同时,周围竟又多出了数倍体型更大的妖怪。

  君卿染震惊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喊道:“白溪,竹枝他……”

  “没事,你体内的毒已经解了,按照我教你的法门御敌,咱们先出去再说。”

  “那竹枝怎么办?他好像被那个石门吸进去了。”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再担心别人吧!”

  白溪的话令君卿染心里很不是滋味,竹枝好歹是他们的伙伴,居然这般见死不救?她试着运转体内的灵气,果然发现竹枝已解了自己的毒。她起身立即走到刚刚竹枝消失的地方手不停的在墙上找着机关,全然不管身边到底有多危险。

  ‘噗’

  君卿染微微一愣,但见白溪的剑从自己的身侧传了过去。她缓缓转身,郝然看见他的剑已刺穿了一只妖怪的眼睛,而那妖怪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一对爪子竟已搭上了自己的肩膀。若不是白溪,她……有可能已经被妖怪给伤了。

  白溪冷冰冰地拔出长剑生气地说道:“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我可没有你这么冷血,你不就竹枝,那我来救!”君卿染不理会他,继续找着墙上的暗门。

  白溪想说的话全部被堵在嘴里,只是恶狠狠的骂了句:“你怎么这么蠢?”

  “靠,你说我蠢?”君卿染干脆不找了,直接冲溪大吼。

  她正要跟白溪掰扯掰扯,却见一直妖怪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飞奔了过来,二人一不小心便被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君卿染无意间摸到了机关,那个密闭的房间郝然出现。她学着竹枝的动作在墙上摸索了一阵,只听得一阵巨响,石门果然再次被打开了。

  正在这时,那只妖怪再次扑了过来。君卿染在惊慌之余拉了白溪一把,而人一同掉进了一个大坑里。出乎意料,君卿染始终没有感到一丝痛楚,只是嘴上温软的触感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直到白溪用内力擦出一个火花,两人终于看清了大坑里的场景。

  此刻君卿染的薄唇正贴在白溪的嘴上,她不由睁大了双眼,仓皇将身下的人一推,坐直了身子,脸红成了猴子屁股:“你……你居然……你夺走了我的初吻?”

  见白溪还在地上躺着没有动作,她不由又着急了起来:“喂,你怎么了?不会是想抵赖吧?”

  白溪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淡淡了扫了她一眼:“无妨,只是被猪压断了手而已。”

  “猪?哪里有猪?”

  君卿染缓了好久才知道白溪口中的猪说的竟然是自己,她生气地拿手胡乱指着他,她本来气势汹汹想好好怼他一番,但话到嘴边却又像是被白溪说中了心事一般不自信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还顺道捏了捏自己肚子肉的小肉肉轻声问:“呃……我很胖吗?我觉得还好吧?”

  君卿染的呆萌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完全被替换,白溪感到一丝难得的轻松。

  君卿染确认自己没有变胖之后狠狠的瞪了眼白溪撇嘴道:“明明是自己弱不禁风,偏要把罪名扣到我头上来,哼。”

  “快起来,有东西过来了。”

  君卿染话音未落便听到了白溪警觉的声音,她想问些什么,却见白溪早已把自己拉到了身后。她歪着一颗脑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却什么也看不到,于是无奈地问:“什么东西过来了?我怎么什么都看不……?”

  白溪则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前方的声音越来越近,应该很快就会来到这儿。

  “嘘,不要说话。”

  白溪靠近君卿染的耳边轻声说着,温热的气息打在君卿染的耳朵上,让她的耳朵瞬间变得通红。她顺从点了点头,看着远处飞来的不明飞行物,乖乖闭上嘴巴,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一呼一吸间,两人随即看到了无数的影子。他们不知道那是些什么生物,只知道他们比外面那些大妖怪还要危险得多。两人看着逐渐逼近的那一团生物,近了,更近了,君卿染随即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那竟是一群变异的老鼠,数量竟然达到了数万只。

  “我的妈呀,是……是耗子!”君卿染毕竟是一个女孩,她对老鼠和蟑螂有着莫名的恐惧感。

  “幽冥之火!”

  白溪一步上前把君卿染护在了身后,他的双手在虚空中随意摆动,但见双手之中突然蹿出了数道紫色的火焰。整个区域瞬间被火焰染成了紫色,那些逼近的变异老鼠见状四处逃窜。

  原来那些老鼠害怕的是火?

  做完这一切,白溪转身将那个手足无措的家伙搂在怀里,低声说道:“搂紧我。”

  “不要,男女授受不亲……”

  话说这样说,君卿染其实早在说话之前就搂住了他的腰,将脑袋贴在了他的胸前。不知道为何,她好喜欢这种感觉。她的小脑袋在白溪怀中蹭了蹭,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心间滋生了出来。她臆想:这个男人可比先前那些相亲对象好多了呢。

  白溪抱着君卿染腾空而起,他现在修为不够,还不足以御剑飞行,但轻功还是可以的。他很快离开了这个房间,随即又看到了一个暗道。暗道里没有一点光束,暗道尽头无疑又是一个封闭的房间。

  “我们……不会永远都出不去了吧!”

  “放心,像你这么蠢的人绝对能活到最后。”

  君卿染闻言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我的天?这个人是来搞笑的吗?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挖苦自己蠢吗?不过听他说完这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内心的不安确实是渐渐平息了下去。

  “你才蠢……”

  君卿染说罢又开始在墙壁上东摸摸西瞧瞧,见她这么莽撞,白溪无奈的摇了摇头轻笑道:“这里的机关很多,而且有很多暗器机关,你……”

  “咻……”

  一支短箭稳稳从君卿染发间穿过,直接插在她后面的墙上,顺便还带下了几根她的头发。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眼里写满了惊恐。过了好久君卿染才缓了过来,她冷冷的看了眼白溪骂道:“姓白的,你先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乌龟王八蛋,我就算是金刚不坏之躯,也经不起你这般的诅咒啊。”

  说完她气喘吁吁的打算离白溪远一点,没想到随着她的移动,竟又处罚到了一个机关。一只短箭再次射出,白溪直接冲过去将她搂在了怀里,硬生生的用手臂挡下了那只箭。

  “小心,箭上有毒!”白溪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生怕君卿染再次触发机关,随即把她按在了地上,警觉地看着四周。

  君卿染看着他受伤的手臂不由得一阵懊悔:“我中毒不打紧的,起码你能救我出去,现在这样,谁也救不了我们了。你怎么这么傻?”

  她嘴上说着骂他的话,心中却是震撼无比,他从来不相信一个人会为了别人而舍弃生命。

  一直观察暗道里情况的名若离拳头不由得收紧,眼中满是嫉妒,她狠狠的将一旁的杯子摔在地上,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竹枝,骂道:“蠢货,谁让你伤害师哥的?师哥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竹枝任凭名若离杯子里滚烫的热水洒在身上,眉头微蹙:“是……白师兄自己冲上去的。”

  “啪——”

  名若离一巴掌狠狠的打在竹枝脸上,坚硬的指甲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几道刮痕,火辣辣的疼着。

  “还敢顶嘴?”名若离怒目圆瞪,满脸愤怒。

  竹枝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师妹,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小师妹吗?

  没有等到他想通这个问题,就见名若离丢下一个盒子,盒子直接砸在他的头上,他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敢怠慢,立即恭恭敬敬把盒子捧在了手心。

  名若离冷声道:“去把这个送给他们,你就跟在他们身边,想办法让师哥离开君卿染那个贱人。”

  竹枝默默点头,起身径直走了出去。经过那片变异的老鼠时,他缓缓攥紧了拳头,缓了良久,他竟直接逮住一只老鼠塞在了嘴里。他的眼中闪处异样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血的渴望。

  “白兄!君兄!你们在哪?”

  竹枝对这里很是熟悉,他很快就接近白溪和君卿染所在的地方,为了防止被他们怀疑,他在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叫他们的名字。

  君卿染搂着怀里的白溪,此刻白溪的一张脸因为失血果多变得异常惨白。随着时间流逝,君卿染的内心变得无比的忐忑。直到听见竹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回应道:“竹枝?是你吗?我们在这里!”

  竹枝闻声快速直接走了过来,看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溪,他的眼中闪过焦急的光芒,慌张的问:“白兄这是怎么了?”

  “他被毒箭伤了。”

  君卿染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竹枝身上,虽然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说,但是从她的声音中明显能听出她的紧张。

  竹枝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拿出药给白溪服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白溪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他怎么样?”君卿染紧张地问。

  竹枝看着面前渐渐熟络的两个人,不由心想:如果小师妹知道白溪和君卿染……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现在的他只能先完成名若离交给自己的任务。

  但是,该怎样才能让白溪离开君卿染呢,这明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他们两个在一起,自己又怎么对君卿染下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